meryh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末代駙馬 愛下-第二十二章 謠言來源推薦-952×0


末代駙馬
小說推薦末代駙馬
天已经黑了,白色的月光透过窗口照进屋内。
周显侧首看着锦瑟,她斜枕在自己的左臂上,倾斜着身子,上身完全依偎在他怀中,如葱白一样的左臂放在他胸前。锦被一角隆起,可以看到她若隐若现的半抹酥胸。月光照在她的脸上,使她白净的皮肤显得更加晶莹剔透。
瓜子脸上带着一些醉红色,一双柳叶眉又细又长,小巧的鼻子仿佛披了一层露珠。白皙的脖颈线条分明,两边锁骨微微隆起,随着睡梦中呼出的气息轻轻颤动。只有脖颈右下方有一道粗长的伤疤,仿佛一个丑陋的虫子趴在那里,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周显伸出右手,小心的触摸那道疤痕。时间过了太久,伤疤变的十分僵硬,摸过去有一点微微的粗糙。女孩爱美,漂亮的女孩尤甚。自她受伤之后便一直穿着高领的衣服,以遮掩那道疤痕。周显最初只是担心她受的伤,但从来没有认真想过她内心最大的担心却只是这一道有碍她美丽的伤痕。
突然想清楚了这点,周显转过头仰面向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锦瑟扭动了一下身子,口中喃喃,似乎是在梦呓。周显慢慢把锦瑟的手臂从自己身上移开,然后从他头下抽出自己的左臂,缓缓起身。等下了地,他缓慢拉动锦被,给她盖上。看着锦瑟如玉的脸庞,周显弯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亲吻了一下,心中暗暗发誓今后绝不让她受这样的伤害。接着他穿上衣服,跨步走出房门。
有些事,该做决定了。
南阳大胜之后,李自成调出五万精锐立即南下襄阳,刘体纯率城中守军也配合着发动全面反击。何腾蛟看形势不对,心生恐惧,抛弃手下大军独自逃亡,一时间军心大乱而引发全军崩溃。
秦良玉止不住败势,只得率部南撤。想要退回荆州,凭借那里坚固的城墙和足够的粮草辎重防守。刘体纯对她紧追不舍,一路猛攻狠打。虽然损失惨重,但靠着手中精锐的白杆兵,秦良玉最终还是退入了荆州城。
可惜的是何腾蛟于一日前先行赶到,但他不但没有组织城中剩余兵力准备抗敌,反而在惊恐之下,带着城中所有的兵力向南逃向长沙。一边是城中散乱的军心、民心,一边是源源不断到达的闯军士卒。秦良玉纵是良将,此刻也无能为力。她打开府库,将粮食分给百姓,让他们自己逃出城去。
在荆州休整了一日之后,秦良玉率领剩余白杆兵西撤,通过夷陵返回四川。但出川时的近三万白杆兵,此刻所剩已不到八千。
刘体纯率部就驻扎在城外,但在秦良玉离开之时,并没有再发起进攻。而在确定秦良玉完全离开之后,他才率部进入了荆州城。刘体纯同样也没在荆州待多久,三天之后,他留下三万人马给白旺。让他留守荆州,而他本人带着大部分精锐北上与李自成会和。
数日之后,李自成整编归附的官军,集合大军四十余万,在洛阳誓师西进。
在此之前,他和隆武帝朱聿键达成了和解。他派人送还了在南阳俘获的朱聿鐭以及他另外的三个弟弟,而朱聿键则杀了背叛李自成的许定国并把他的人头送去了开封。并且双方约定以他们目前所占之地为界,不再彼此相攻。与此同时,另一个协议也悄然达成。双方共同出兵进攻山东,等攻下之后,运河以西及济南府归闯军,而兖州、青州二府归隆武军。
但这是一个脆弱的联盟。
李定国出兵攻下峄县之后,便完全止步不前。因为在其北侧的枣庄及滕县,周显屯了近万士卒,而且随时可以得到济宁方面驻军的增援。随着隆武军攻掠淮南,李定国手中兵力本就不多。对于闯军的不信任,使他更不可能会为了对方火中取栗。但李定国还是部分履行了自己的同盟责任,待他占据峄县之后,他亲率骑兵渡过会通河。靠着骑兵迅速快捷的优势横行鲁南,到处劫掠,逼的周显不敢将大军调往鲁西。
李岩率部前往南阳之后,贺锦成了豫东闯军的主将。限于那时兵力不足的问题,他和鲁西的官军维持着相对的和平。但南阳大胜之后,李岩说服李自成准许李梅和李化鲸两部人马返回豫东。
更因为闯军在南阳的大胜,使很多人的心理产生了变化。之前在豫东、鲁西以及黄河两岸横行,不愿依附闯军,也不愿归降官军的大小贼寇纷纷主动前去投靠贺锦。而当地乡绅也纷纷献出金银、粮草,只求能在闯军这里先混个一官半职或混个脸熟,而在当地招募士卒也变的容易了很多。
因此一时间贺锦粮草充足,兵员充足。虽然李岩信中告诫他量力而行,以守为要,但贺锦并没有打算那么做。他渡过黄河,在定陶集结重兵,然后兵分三路。其中一路向东,收复成武、单县、金乡。一路向东北,陈兵荷水北岸,牵制巨野官军。最后一路由贺锦亲自率领,也是闯军的主力,猛攻曹州。
因为周显早有准备,虽然贺锦给城中守军造成了不小的损失。甚至数次已经攻上了城头,但始终未能进一步扩大战果。而他在巨野同样毫无进展,只有东路那路进展顺利,占据了数县之地。这使闯军掌控了济宁之南的运河一段,并可随时进军济宁。
在进攻曹州失利之后,贺锦又增兵金乡,威胁济宁。但他知道济宁守军众多,而且官军在那里经营了很久。他不敢直接攻打城池,只是陈兵济宁南侧,天天派人在城外骂阵,只希望将官军逼出城来与之决战。
因为官军对他的叫骂没有过多理会,而闯军的叫骂使人觉得官军势弱。谣言越传越广,越传越离谱。再加上闯军主力大军西进势如破竹,形势对大明确实越来越不利,使这些传言增添了不少可信度。而在山东境内,最大的传言是闯军已经攻陷曹州,鲁西已经完全落入闯军手中,只剩下济宁这一座孤城。
而实际上,刘孔和仍旧率部在曹州坚守。反之,闯军的攻势反而显现出疲态,已经完全停止了进攻。
这样的谣言对于大部分知道实情的人并不会有直接的影响,但对于消息闭塞的普通百姓却影响极大,且极易引发骚乱。
对于谣言的来源,周显一直心存疑虑。待他招来陈锋以及负责济南府治安的孙石成,询问过之后才知道不仅在济南,在青州、兖州、东昌都有类似的传言。而谣言的源头不在外,而在内。
这段时间,周显推行了不少新政。其他的还好,但对土地按亩数进行征税却触犯了所有乡绅的利益。
在明末,藩王虽多,但分散在各省便不算多了。官员虽多,但有官员外任的朝廷律则在,他即使拥有大量土地也不会在山东。这两类人虽对税制有所抵触,但并不大。而且周显掌控着山东境内的所有军队,随时可以强力压迫他们接受。
但乡绅却是中国封建社会的统治根基,他们占据土地和其他的大部分资源,古代九成识字的人都是他们的子弟或学生。他们彼此的关系错综复杂的就像一个没有丝毫规则的蜘蛛网,一个连着一个,严密而紧凑。
而且大部分乡绅在普通百姓看来,他们见多识广,身份高贵,并非都是欺压乡邻的恶霸。大部分乡绅会从自己所得中取出一些金银,做着补助乡邻,修路建桥等等的这些事情。在乡邻间,他们靠着乡党,德高望重,有着绝对的统治力和影响力。
面对周显的强势,他们不敢直面抗争。便选择利用普通百姓消息闭塞,分不清真假的特点,和自己的影响力到处散播这类的谣言。
试想,如果大明都要完了,周显这个山东总督自然也随之掉价。他们将自己对周显的不满,还有自己的主观臆断,全部放在了这些谣言之中。或许最初有些根本就是无意的,但说的多了,连他们自己都信了,而他们的这种想法也直接或间接的传给了普通的百姓。
而随着谣言越传越广,众口铄金,谎言逐渐占据了主体。虽然里面有一些并非是谎言,但在这个时刻,确实可能引发了无穷的麻烦。
而谣言的源头很难查清,也很难对他们做出具体的处罚。
看周显脸上阴晴不定,孙石成为自己辩解道:“督帅,实际上这些事我们早就有所察觉,并派人追查此事。但谣言到处乱传,根本找不到源头。若是出手抓人,会要抓很多,很有可能引发更大的混乱。”
周显沉默了片刻,点头道:“你做的对,但你们应该早点把此事告诉我,这样最少可以早些做一些预备。”
孙石成低头抱拳,姿态十分谦恭。“属下之前没有意识到此事的严重性,请督帅降罪。”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