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c31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起點-第十三章 培養一箇中央銀行行長分享-i5mav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名人效应,总会带来匪夷所思的意外收获。
作为欧洲风头最盛的投资管理大师,南博银行销售的两只基金尽管管理费用高达百分之二十,但在沈建南的大名下半个月之内就还是销售一空。
当然,这也离不开HRH Prince Charles的帮助,要知道,王室可是大不列颠最大的豪绅、道德的典范,当媒体‘不小心’曝出王室也买入了南博银行所发行的基金后,不知道多少平民百姓也购入了南博银行开放的几只基金。
连太子殿下都买了,怎么可能不赚钱?
身为第一资本在欧洲资金的实际运行管理人,威廉岂会不知道这其中的猫腻,老实说,他真的觉得自家老板简直无耻到了极点。
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账。
如果去当官,就自家老板那德行估计也是属于周扒皮系列的典范。
不过无耻这个词未必就是一个贬义词,就像对于威廉这种家伙来说,他在心里暗自腹诽着沈建南的无耻,却又觉得佩服极了。
这不,沈建南的话刚说完,他脸上就露出了特别尊敬的神色。
“威廉。我觉得,你这混蛋一定在心里骂老板。”
趴在威廉桌子上的老萝卜头突然说道,小眼睛盯着威廉,似乎是在等他眼神露出不对,就要去打小报告。
威廉完全没有什么心虚的反应,朝着老萝卜头伸出了一根中指,自顾自的讲着电话。
“老板,那我该怎么做。”
“这还用我教你么?用一号产品的资金在维克多集团建立多头,用二号产品的资金在维克多集团建立空头。后面等HRH Prince Charles的人联系你。”
“我明白了。”
“对了,等九鼎银行的资金到位,在土耳其里拉上建立足够的头寸规模,可能,很快我们就会用上。”
“要动用公司的资金么?”
“这个不着急,下个月我会去美国一趟,到时候我再给你准确的结果。”
“OK。”
“还有其他事情么?”
“老布鲁克昨天跟我谈了,他希望我能够早点结婚。”
老布鲁克,自然就是庞德.布鲁克了。
自从接替罗宾.利.彭伯顿出任英格兰银行行长一职,这位到了知天命之年忽然又迎来政治生命春天的男人,对于威廉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每天都要打电话煲上一会电话粥不说,还会隔三差五的来请教威廉一些有关央行货币政策方面的建议,那股黏人的劲头,如果不是知道布鲁克有妻子,还有女儿,威廉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弯弯的了。
当然,这其实不能全怪老布鲁克。
在英国脱离欧洲汇率机制这件事上,老布鲁克一开始其实并不确定是留在欧共体符合英国的利益还是离开欧共体符合英国的利益,他之所以公开唱反调只是因为政治立场上的需要。
反正自己的政治生涯就要告终,还不如趁机唱反调赌上一把,搞死对方,自己也许有咸鱼翻身的机会,搞不死对方,反正自己也没什么损失的。
结果,他赌赢了。
在所有人,包括首相梅杰以及财政大臣拉蒙特都一致想要保住英镑汇率的情况下,他赢了。
虽然,英镑的价格遭到了巨大贬值,但随着英镑累计贬值让英国出口的产品得到了周边国家以及美洲市场和亚洲市场的青睐,订单每天都在像雪花一样流入不久之前出于停工的企业。
失业率持续降低,请失业金的人数也在不断减少,一个工作数百人排队竞争的情况也在好转,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一切正在朝着有利的方向发展。
就连英镑的价格也开始逐渐企稳,呈现了反弹上升的迹象。
谁能够在很久之前就会预料到这种变化?
神。
恶魔?
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一切跟威廉曾经说得那样。
老布鲁克很清楚,究竟要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够让他走上英格兰银行总裁的位置。
每一个家族的辉煌背后,都隐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埋头奋斗。
不是么?
斯宾塞家族可是活生生的例子啊。
如果可以的话,老布鲁克真想再生一个女儿……但他更清楚,要想将布鲁克家族的光辉继续传递下去,现在就必须要牢牢和威廉绑在一起。
这是一个早在预料之内的消息。
虽然沈建南挺鄙视威廉这家伙的,明明吃的是硬饭,最后生生把硬饭吃成了软饭。
“结婚的日子有没有确定?”
说到结婚的日子,威廉哇的一声差点哭出来。
“老板。你得为我做主啊,老萝卜头这个混蛋非要跟我同一天结婚……”
“这个注意不错,双喜临门,正好一起热闹热闹,省的我还得给你们准备两次婚礼。”
“老板。你也赞同?哦买噶,我的上帝,您实在是太伟大,太英明了,我爱你。”
“滚。该死的萝卜头,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结婚的,老天,你难道想让我的婚礼成为一个笑柄么——英俊潇洒的威廉,和一个睡了他前妻女儿的混蛋一起结婚……”
“……”
“……”
五分钟之后,沈建南笑着挂断了电话。
英格兰银行总裁,王室,前财政大臣,卡隆梅,有着这些关系在,想要拿下罗罗,基本不会有太大的悬念了。
至于斯宾塞家族,虽然就算能搞垮维克多集团也不会对这种几个世纪的豪门造成太大伤害。
但男人,谁能够受得了一顶又一顶绿帽子扣在脑袋上。
何况,还是未来的一国君主,到那时候,有的是机会收拾这帮混蛋。
“建南。你看我穿这件衣服怎么样?”
富贵不归故乡,如锦衣夜行。
特别对于女人来说。
不日就要回国,可能见到曾经的同学、曾经的朋友,卢新月一个下午都在忙着穿什么衣服才好。
一会换一件公主裙,一会又换一件职业套装,一会又换一套最潮流的连衣裙,搭配金项链觉得不满意,搭配钻石项链又似乎太招摇。
衣服首饰多了,似乎也是一种烦恼。
不过,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还别说,穿上一套白色的花边连衣裙,缕缕蕾丝花边配着一款珍珠项链,白皙的脖颈和垂直起伏的曲线,彰显出了她傲然的身材,纯真的模样在她那双妩媚的双眼下,有一种赏心悦目的诱惑之美。
沈建南由衷赞美起来。
“新月。你就是天生的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就会油嘴滑舌。我问你正事呢。”
“我是说真的。你的身材就是穿什么衣服都显瘦,不穿就显胖。”
“臭流氓。嘴里就没有一句正经话。”
“不信你自己看看镜子啊。”
说着,沈建南拦着卢新月的腰肢,强迫她朝向了镜子。
一张绝美的容颜倒影在了一尘不染的镜中,白皙的肤色娇艳欲滴,微翘的琼鼻泛着一丝汗渍,睫毛修长,一双细长的眼睛瞎,乌黑的眸子透彻而又明亮。
“新月,我怎么发现,你好像比以前还要美了。”
“……”
卢新月咬着银牙一言不发。
就沈建南脸上那邪恶的笑容,她哪里还不知道这家伙在暗示什么。
但她又不得不承认,自从沈建南回来这几天,她的气色确实好了很多,脸色红润了不少就算了,就连皮肤都似乎光洁了不少。
“流氓。还不都是你干的。”
“嘿嘿。我怎么干的?”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