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第九十六章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熱推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玄武走了。
当然,不是那种安详地走,而是安全地走。
当它向李楚释放出了足够的善意之后,见他没有什么动作,便径自转身,重新融入那片虚空之中。
转眼消失。
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李楚有些纳闷。
“这玄武看起来……貌似还挺友善的?”
“呵。”
小和尚笑着摇了摇头。
“荒古之年有十大神兽,五吉五凶。虽说四象列为五吉,但你不要以为它们是真的亲近人类。因为它们原本的名号,是叫‘十凶’!”
“所谓五吉,不过是被招安了才变成五吉而已。”
“剩下那五个大凶,则是依旧冥顽的几个,无法降服。”
“事实上,所谓的五吉五凶,也可以被视为实力的分水岭。十大神兽虽然都是人间绝顶的境界,但是战力也分高低。其中打不过人类的,就成为了五吉。剩下的,就成了五凶。”
“像是这一次,那沧海君摆明了已经与玄武达成协议。若不是有什么能够令玄武忌惮的东西,恐怕他会毫不犹豫地帮助沧海君毁灭神洛城!”
李楚喃喃了下:“令玄武忌惮……”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小和尚凝眉道:“它方才一直在看向我们,应该是觉得你我二人合力,有与人间绝顶匹敌的能力……”
“这种自古老岁月中走来的神兽,增强力量对它来说可能很重要,但也没有那么重要……完全没有必要为此冒陨落的风险。”
“而它为了向我们示好,还果断反杀了沧海君……”
小和尚擦了擦光头上那一颗显眼的冷汗。
“真得好险。”
“还好我们两个吓退了它。”
是吗?
李楚心中仍然略有疑惑。
但也附和着点了点头,“是啊,好险。”
与此同时,他也将目光转向了天禄峰的另一边。
神洛城内。
他的心目一扫而过,发现整座神洛城都笼罩在一股诡异的烟气之中。
似是幻术。
“我过去看看。”
出于对花都大会、花都大会的观众、花都大会的某些投资方的担心,李楚身子一纵,又迅速回落到神洛城中。
这才看到。
整座城都被牡丹花包围,但此时所有的花瓣中都释放出了一股烟气,使得全城人都陷入了一个庞大的幻境中。
原来……
沧海君的布局中还有这一手吗?
这些花除了当做召开花都大会的理由,原来还是施展幻术的引子。他的手下,有人可以借助花粉来施展幻术。
他想让神洛城的百姓全部在幻境中死去。
如此丧心病狂,究竟是为了什么?
对于抵御幻术,李楚还是有一丝小小的自信的。加上担心发生什么变故,他直接就找到了那些“炁”的中心。
风暴中心的那朵花。
花绮罗。
此时想来,她与沈明那位爱人的交换,定然也是沧海君的杰作。
为的就是今日这一场将全城人聚集起来的幻梦!
啪。
李楚落在舞台上。
一身羽衣灿灿的花绮罗侧头看向他,神态从容,并不惊慌。
“既然你能出现在这里,那主上应该是失败了?”
“是的。”李楚冷漠道:“你已经被包围了,趁早放弃抵抗,解除幻境,有可能可以争取宽大处理。”
“宽大?”
花绮罗笑了起来。
“我们可是魔门中人,做的屠城的买卖,怎么宽大?你当是做面条吗?”
李楚默然了下。
她说的对。
身为沧海君的嫡系属下,她的确已经很难有善终。
“无妨,我们当初做这件事,就猜到会有今天这个结局。”花绮罗似乎看得很开,“赌赢了鸡犬升天,赌输了自然就鸡飞狗跳。”
说着,她的声音渐渐低落,眸光忽然涣散起来。
“我将这具肉身完完整整地保留着。如果那个姑娘想要回来……依然可以……”
噗通一声。
话没说完,一个华丽的身影就倒了下去。
李楚的目光转圜了下,走上前,才发现她是主动散去了魂魄。
这是一种难度很高的死法,神魂修为不够的人还做不到。
当然。
是绝对没法和沧海君“召唤玄武吞自己”的难度相提并论的。
对于她的死,李楚也并没有太大触动。
毕竟魔门中人除了像万里飞沙那样极个别的意外,都是要害了不知多少条性命才能上位。无论是怎样的死法,都很难让人感到同情。
当然。
沧海君的“召唤玄武吞自己”还是让人情不自禁地觉得很可怜。
这实在无法避免。
当花绮罗的身子倒下那一刻,笼罩在神洛城上方的花雾开始散去,在北风中嘭然化成无数光点消失。
下方的观众们也迅速醒来。
台上跳舞的女子消失了,转眼又变成了一个青衣利落的小道士。
而小道士身前,躺着一抹娇柔的身影。
“好家伙!”
顿时有人惊呼出声。
“这小道士昨天来破坏谢姑娘的首秀,今天竟在花姑娘的舞台上当众行凶!”
“逮住他!”
“不能让他走!”
“快看看花姑娘有没有事!”
看着周围群情汹涌的人们,李楚很想解释一下……
不是的,我刚刚拯救了神洛城。
可是显然没人会听他说什么,李楚只好无奈地摇摇头,脚踏飞火流星瞬间消失。
反正事后朝天阙一定会出通告的。
还是先溜为敬。
……
当天晚上。
李楚做了个梦。
他在梦里看见了一个小小的货郎,他出身穷困,靠着精明的头脑做些小生意,渐渐让日子过得充裕。
原本生活也算怡然。
直到他认识了一个花魁。
他对那位花魁一见倾心,要攒上好多天的钱才能在有机会见上她一面。
但他乐此不疲。
那位花魁名叫雪娥,她很想在花都大会上取得好成绩,但几年都不如愿。
直到有一天,她遇见了一位收购灵魂的老者。
她与老者达成了一个协议,换取了绝美的舞姿。
舞姿行了,她也行了。
她在花都大会上一鸣惊人,拿下了那一年的花国状元,万丈荣光加身。
小货郎十分黯然,因为他攒上一辈子的钱也不太够见上花魁一面了。
可是花魁却来找了他。
花魁说,她与人做了交易,必须要出卖一个爱她的灵魂。
霜剑绝尘
可是整座神洛城,只有小货郎对她是真爱。
即使是当她一朝爆红,拥有万千拥趸之后,依然没变。
是的,无数人狂热地追捧她,为她一掷千金,但真爱她的依然还是那一个人。
这似乎很离奇,但事实如此。
事已至此,似乎只要将小货郎的灵魂交给那人就可以了。
可是……
花魁也早就爱上了那位小货郎。
她不希望他死。
于是她来提醒他,让他赶快离开神洛城。
小货郎很害怕,但又很担心。
花魁让他放心地走,说神洛城这么大、我的拥趸那么多,还担心找不到第二个爱我的人吗?
小货郎最终也还是走了。
其实不想走,其实他想留。
但对于死亡的恐惧还是令他迈开脚步。
他远走他乡,之后的际遇十分离奇。他因为心性与天赋被一位魔门大能相中,收为门下弟子。当他自觉有一些修为之后,便赶快回到了神洛城。
而后他才知道,原来花魁在那一年就死了。
神洛城这么大,她依旧没有找到第二个爱她的人。
所有一切都是假的。
小货郎心中埋下了一颗恨意的种子。
对自己的懦弱,也是对这座城。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
没说完温柔只剩离歌。
怀着这样的执念,他在陆地神仙的关口被困了十年。
他开始萌生出一个疯狂的想法。
既然这座城如此冰冷无情,那不如,就让它在最繁华的时刻冰封吧。让城里的所有人都在她的幻梦中死去,然后永久封存。
他很会做生意。
尊 上 小說
但他的执念恰恰也是因为一场生意。
在那场生意里,他获得了苟延残喘的机会,却失去了最爱的人。
他布下这一场豪赌,或许也不是单纯地想要突破,或许只是求一个解脱。要么超然世间,要么魂归一处。
死亡,未尝不是一场久别重逢。
在这座古老的城池里,每年冬天都会有盛大的风雪,每年五月都会有绚烂的花开,每个夜晚都会有美人在翩翩起舞,可那跳舞最美的姑娘却永远回不来了。
三十多年过去了。
再也不会有人怀念她。
……
一觉醒来,已经是翌日清晨。
新雪初霁。
李楚望着窗外,短暂地出了出神。
沧海君真是一个执念很强的人啊。
没说完的故事,他居然在死后也必须要用托梦的方式来讲完。
这种人。
难怪能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