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重生之星空巨蚊-第23章 我家親王要死在這裏?【求起點訂閱】相伴

重生之星空巨蚊
小說推薦重生之星空巨蚊重生之星空巨蚊
五天的时间。
对普通人而言,时光如驹,转瞬即逝。
区区五日而已,本来没谁觉得珍惜什么。
但这五日,对当今的星球上各大国家的国民们,却是让他们记忆犹新,或许会记一辈子的时光。
因为这五天时间,应该是绝大部分国家的国民们,身为他们国家公民的最后几天。
伴随着霸主国的投降,秘密的与信黑国谈好条件,再雷厉风行在全世界上演了‘和平投降’的大戏后。
整个国际的形势,就如瞬间破败。
所谓的对付信黑国联盟,如那气球般,先前你抵抗的有多狠,如今就破的有多快速。
连世界本来最强霸主国,都投降了,其他国家哪还能有抵抗的决心与意愿。
整个联盟,树倒猢狲散,之后几天,就像是生恐慢了别人一步,争先恐后的向信黑国表达了投降的意愿。
谁都知道。
大势已去,星球这么多的国家,联合起来都打不过信黑国,那么当霸主国这最强的战力投降过后,他们唯一能够做的选择,那就是投降了。
否则等待他们的,唯有信黑国铁骑大军的无情践踏!
谁不投降,那就是傻子。
哪怕那些君主国家,也瞬间就像是变了态度。
好像先前抵抗得好像想同归于尽的,也变了个脸色,派人上门说先前都是那个已经被灭君主国家的挑拨离间,他们中了计,否则是会打开大门,迎接信黑国无敌大军的。
至于别人信不信,他们不知道,反正他们是信了。
骗人的最强程度,就是连自己都骗到了。
对此。
信黑国有关方面,表达了最大的谅解与友善态度。
这是投降,而非是谈什么条件,信黑国就算再有气,可看到人家把所有的条件都放弃了,唯一的要求就是保存着王室的血脉与相当的地位,这种最低限度的条件,再拒绝,那只能再启战端了。
信黑国早就得到了上面,也就是贾岩亲自发话的要求,便是如果有人要来投降,那不管他们提什么样的要求,只要不过份的,不想立国中之国的,都全部答应。
这场世界大战的游戏,别说是其他国家的民众,连信黑国民众,外加贾岩本人,都有些玩累了。
如今能结束,那就结束吧,否则大家伙都累了。信黑国反而有可能是第一个倒下的。
“接受了?”
“是的,我们接受贵国的投降,怎么?看你们的神态,还不满意吗?莫非还想要亲自与我国的贾岩元帅面见不成?”
“不不不,岩元帅近来肯定日理万机,我们怎么能去打扰岩元帅大人的工作,能够接受我们的投降,我们高兴啊。”
“好好,你们高兴去吧,下一个,二十二号。”
“是是,我们高兴去了,哈哈,二十二号国家,你们进门吧,要投降尽早,工作人员可忙着呢。”
排在二十一号的国家使者,兴高采烈的走出了信黑国外交部门。
没错。
现如今的信黑国,投降要走流程。
你在外面宣布了没用,无效,必须要有使者在信黑国内部的几个部门走流程。
因为来办理投降业务的国家实在太多了,所以信黑国几个部门不耐烦之下,像是普通业务般,搞了个摇号排队的机制。
一天办理二十几个国家,而有意愿在这几天投降的国家,多达两百多个,那就是需要十几天才能办完。
而所有的投降国家,都争先恐后,谁都不傻,知道越是投降晚的国家,未来恐怕都会被列在‘冥顽不灵’的柱子上,恐怕原国民的地位,以及那些高层的地位都会有所下降。
所以他们急啊。
一群群的各国派遣而来的使者,都坐在大厅里等候着,焦头烂额,汗都急出来的也有。
“二十二号以上的号码,明天早上再来摇号吧,今天只能办理这么多了。”
“啊!?我……我是二十三号,明天又要重新摇号吗?这位朋友,请多多通融下吧,再不投降,我怎么回去跟国家的人民交待啊。”
一名看起来颇有点高位者气度的男子,整个人如遭重噬,跌跌撞撞的起身,拉住工作人员的衣领,就差没有将人家衣领都扯坏了。
“你居然想动手?知道这里是哪里吗?这里可是信黑国外交部门!”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激动了,我不是有意的,不过,还请您通融一下,昨天我也是差两名而已,请通融啊。”
“不行,看到天色没有,我们下班时间是五点,再办理一个就下班了,明早乞求运气好点吧。”
“这……”
看着那位传达消息的工作人士,背着双手离开,在场的一个个使者,都难受无比。
这样传达消息的工作人员,换在他们的国家,根本就是个小角色,他们翻翻手掌都能压死。
但在信黑国中,不论哪个民众,他们都不管有任何的看不起啊。
特别是这样在政府单位里上班的,他们要是敢得罪,说不定明天他们被动点手脚,就不可能排上了。
“这叫什么事,我堂堂大林国,本来一流大国的国家,想要投降,还得排号……”
那位跌跌撞撞的老者,捂着自己心脏,觉得难受无比。
他是来自一个大国,曾经还能与霸主国叫板的‘大林国’的使者,而他在那半封建的国家里,地位是亲王,几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可到了信黑国,本来想摆谱的,没想到求见贾岩,人家回覆没空,并且还隐隐约约的透露出了‘你配’?的意思。
其后,他认识到了自己的幼稚。
一个小小的大林国,就想与贾岩元帅平起平坐的谈投降?
想多了。
人家贾岩元帅,连霸主国的人都不想见,如今更是掌握了近乎整个世界,他区区大林国的亲王,又算得了什么?
投降之后,说不定就是普通人身份呢。
所以他退而求其次,来排队投降了。
只是在这里打击也不浅,几天下来,每次都排不到他,一个人还不允许带随从进门,如普通人般焦急的等候着摇号,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煎熬。
“这信黑国,还真就是国上国?所有民众,全是人上人?”
这位亲王,认识到了,什么叫作战胜国,什么叫作丧家之犬。
四周的使者们,都是有门面的头脸人物,甚至有几位,与这位亲王都有过外交会面的经历。
可他们此时,都不过是摇着头,看着这位亲王捂着胸口,跌跌撞撞的离开,只能是爱莫能助。
对他们来说,大家全是丧家之犬,没有谁比谁好过的,与情同情别人,不如恳求明天能轮到自己。
噗嗵。
刚想完这些,那位走出门口的亲王,竟是在大门口倒了下去。
“亲王!亲王您怎么样了。”
这位次林国的亲王,只带了一名随从,这位随从也算是相当的遵守规矩,在门口等了一天。
可等到了自家的亲王现身后,却见亲王一头栽倒,顿时慌了。
跑上前来,欲要施行救援。
“你们还看着干什么?这是我大林国的亲王,快点叫救护车来救他啊,要是我家亲王出了意外,你们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这位随从竟是将他在大林国里的态度,带到了信黑国里来。
四周的路人皱了皱眉头。
哪怕有些拿出了电话的,也冷笑了声,悄悄将电话收回了口袋里。
情花毒 米艾
如此霸道的家伙,就不应该帮他。
亲王是吧?
看他死在此地,是否有人吃不了兜着走。
“你们……你们快点叫车啊,我家亲王!我家亲王……求求你们了,快点……快点……”
这位下人说着,已经感受到众人那冰冷的态度,也知道自己是哪里做错了。
这可是信黑国。
当世最强……
不,应该说,是接下来的这颗星球上,唯一的国家,也是唯一的霸主。
以后他,包括他手里搀扶着的亲王,亲王的家人,皇室等等,都会变成这信黑国的掌控之下。
在这样国家的首都,他还摆谱?
那不是找死吗?
所以他明白了自己的态度哪里不对,连忙是跪下来,对四周磕头。
“对不起了,我向诸位道歉,请你们帮帮我们吧,对不起了。”
哦?
这样的态度吗?,倒是可以一救了。
身旁也不是全为铁石心肠的人,不少路人摸出了手机来,准备挂电话了。
不过与此同时。
众人只觉一阵的春风拂面。
在场的人,只觉眼前花了阵,就看到一名奶里奶气的小姑娘,可爱精致的站在所有人中央,好奇无比的看着躺在地面上的老人。
“咦?”
那位随从呆若木鸡。
他其实有点实力,不然国家里哪敢让亲王来到信黑国,就算信黑国不动手,若是有什么别国别有用心者偷袭,说不定亲王就要倒霉了。
所以他的实力,不说一流,但接近一流是有的。
但此时此刻,他却怎么都感受不到,这名小女孩是如何出现的。
五岁?
还是六岁?
这么小的孩子,居然有这么好的身手。
不愧是令人色变的信黑国,果然藏龙卧虎。
小女孩漂亮的大眼睛眨呀眨。
“这个老爷爷怎么啦?地上很冰的,现在天气不热哦,会感冒。”
她指着躺地上的老亲王说道。
“这……我家亲王病了。”鬼使神差的,随从答应了声。
“哇,病啦?病很痛的,我来看看。”
小女孩吓了一跳,连忙蹲下来。
“你……”随从想护着自家亲王,但没想到,他的手掌被小姑娘随意一拔,竟是拔到了旁边去。
天!
这什么实力!
还真的比自己都强了?!
五岁小女孩?!
邪宠吻上狼唇 幸福宝宝
这位随从脸色大变。
顿时的,他只觉寒气直冲脑海。
不好,这肯定是刺客,否则哪有什么五六岁的孩子,比自己这个一流高手都要强。
他连忙是用尽全力,想一掌拍击这位小姑娘。
噗。
接下去,让他呆若木鸡的情况发生了。
只见自己全力一掌,竟被小女孩随手伸起的手掌心握住。
动弹不得!
这该何等的力量!
“我救人呢,想玩一边儿去!”
小女孩仿佛对这位贪玩的大人相当无语,甩了甩后,把随从甩飞开来,毫无抵抗之力。
小女孩甩开他的手掌后,接住要砸落地面的老者头颅,仔细观察。
“啊……刺客!有刺客要杀我家亲王!”
这位随从跌跌撞撞被甩到了一旁,此时才后知后觉的猛的朝着身边的众人大叫起来。
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恐怕是阻挡不住如此恐怖的小女孩,唯有让藏龙卧虎的信黑国民众都出手,才有一线生机。
岂料,他迎来的是身边众人怒目而视,以及讥讽的目光。
“你个外国佬,知道这是谁吗?”
“刺客?我看你才是刺客才对。”
“如果爱迪莎大人亲自当刺客,是你家什么鬼亲王的荣幸才对。”
“他根本就不配好吗?”
几名路人的不屑言辞,令得这位随从脸色变了变。
再仔细打量那仔细观察自家亲王的可爱小女童。
从大山出来的人 三年之后我还在
“啊?是她!”
其后,这位下人整个人色变了,甚至瑟瑟发抖起来。
他做为出使信黑国的大人随从,哪能不认识这个国家当今已经在媒体上露面的大人物呢。
特别是那位‘岩元帅’,以及岩元帅身边,几乎是被世界公认的‘最强神童’爱迪莎参谋长,他更是几乎将这两位的面容,印在脑海里。
因为来到信黑国中,得罪谁可能都有点转机,但唯独得罪这两位,以及岩元帅的妹妹,是毫无转机的。
自己怎么就如此笨。
出 閨閣 記
应该在爱迪莎参谋长出现的瞬间,就认出她的才对。
要怪,就怪自己与亲王大人在此地吃了太多的亏,认为岩元帅与爱迪莎大人是高高在上的人物,一般根本不可能撞见……
“哇,这个人,是心脏病发作了哦,要死啦!嘻嘻嘻,爱迪莎还是第一次看到心脏病的病人呢,心脏乱跳,蹦蹦蹦!”
爱迪莎随手放开了手里拎着的老人,让他脑袋自由落体,咚的掉在地上。
爱迪莎认为要死的人,就不应该抱着了,反正都要死掉了呢。
“啊?要死!?我家亲王要死在这里?这这这……”
随从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