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uyx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匠心 線上看-698 兩個任務相伴-uvmd3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荣老爷子走了,临走让楼先生与许问互换了电话。
楼先生留下了两个号码,一个是他的,一个是荣老爷子的。
这样日常他可以跟楼先生联系,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直接打电话给荣老爷子。
“我都没有爷爷电话。”荣老爷子离开之后,荣显啧啧了两声,说道。
他也没什么羡慕的,荣老爷子临走时像所有人的爷爷一样,特地叮嘱了他两句,今天要早点回家,不要回去太晚,以后有了目标就要好好学习。
这些,已经足够荣显高兴的了。
“哥,你要我帮忙做什么?”高小树关心的则是另一件事,他还有点紧张。
许宅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大,他对自己很不放心。
他真的能行吗?让他修东西,真的不会把东西修坏吗?
不过许问的态度却非常轻松,他实话实说:“确实大部分都还不行,但我会选一些比较简单的,你可以循序渐进,也当是练手了。”
“我也可以!”荣显高高举手,再次表示。
“你确实也可以试试,但我觉得,另一项任务可能更适合你。”许问沉吟片刻,道。
“什么什么?”荣显积极主动地问。
“还记得我之前说的吗?前面残缺的门头图案,要修复的话需要做什么样的前期准备工作?”许问问他。
他强调了“图案”,所以荣显马上就意识到了:“需要根据现有的部分把少了的部分推出来,也就是照着画?”
“是,但也不完全是。已有的能看出重复的部分当然能照着画,但完全缺失的部分应该怎么办?打个比方说,一张仕女图,头没了,只剩身体,你要怎么办?”许问问他。
“对啊,这要怎么办?”荣显想了想,确实觉得很棘手。
“一般来说,有两种办法。第一种,看看这画是单人的还是多人的。如果是多人的,可以参考同一张画其他人的长相或者风格。”许问说。
“那要是单人的没有参考呢?”荣显问道。
“那就看看能不能找到同一位画家的其他作品。同一个人画的美女的长相总是会比较相似的。”许问道。
“有道理。那要是这也找不到呢?”荣显又问。
“那就更麻烦一点,根据画家同时代的其他作品寻找类似的风格,或者之前时代的画作,找到延袭下来的风格,进行推断。”许问回答。
“那要是不知道画家是什么朝代的呢?”荣显不是抬杠,是真的想知道。
“那就要断代。所谓断代,就是判断作品的时代,这方面书画还比较方便一点,因为画风相对比较特殊,容易判断。其他譬如瓷器之类,就需要观察很多细节了。”许问说。
“也就是说,这是动脑子的活!”
“对。”
“那是那是,我这么聪明,动脑子的活当然得安排给我——不对,你是不是觉得我动手能力不行,怕我把东西给弄坏了!”
荣显突然警惕。
“你要这么想也无妨。”
许问话刚一出口,荣显的脸就垮下来了,许问笑了,摇了摇头,道:“只是觉得你应该比较擅长这方面的工作。当然,我也不希望你把实践能力丢下了。小树也是,做事专注是好事,但也要多动动脑子,不能埋头一根筋地只做一件事。我给你俩安排两个任务,你们自己安排时间,交错进行。”
“好嘞!”荣显明白了,爽快答应,高小树也连连点头。
接下来,许问给他们安排任务。
第一个任务,是维修通往四时堂二层的楼梯。
那楼梯全由木制,是一块块木板拼成的,木板的大小、厚薄全部都有讲究。
这项任务主要给高小树,许问也不需要他真正把楼梯修起来,现阶段的任务就是把维修楼梯需要的木板全部准备出来。
这任务听上去很简单,高小树连连点头,许问看他一眼,笑了笑。
他知道,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任务真正的难点所在。
第二个任务不在四时堂,在后院池塘的旁边。
那里有一座六角凉亭,现在塌了一半,只有一半强撑着。
这是荣显的任务,他要把凉亭六个角的图形画出来,需要按照比例尺,将尺寸还原。
他们考初级木工的时候学过基础绘图,但那是真的很基础,相对制图,识图看图的部分更多。
所以这个任务的难度一看就知道很大。
不过荣显学过画画,电脑技术也不错,这对他来说是有利的。
当然,就像许问之前说的一样,相比技术,理解并分析凉亭的情况才是关键。
许问是把这个作为工作分派给他们的,是工作当然就要有薪水。
高小树那边,按木板的块数计酬,全部完成之后,再计一次总酬。
这样,高小树就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开始挣钱了,多少也可以为家里减轻一些负担。
荣显也有工资,不过他这项任务比较特殊,要全部完成之后才有钱拿。
“好好好,没问题。快点,我要去看荣显亭了!”荣显摩拳擦掌,迫不及待。
“那亭子叫什么?”高小树愣着看他。
“荣显亭啊!不管以后它叫什么,现在它就叫这个!”荣显大声宣布。
“那这个梯子……叫小树梯?”高小树试探着问。
“可以可以,好名字!”荣显大力支持。
“嘿嘿,小树梯……”高小树迅速就对一座楼梯产生了归属感!
时间不早,两人被许问赶回了家,明天才能过来工作。
荣显大声抗议,强烈要求先去看一下荣显亭再走,被许问拒绝。
“霸道!法西斯!”荣显气死了,大声嚷嚷着出门,向高小树宣布,“我必明天早上一早就来骚扰他!”
赶走两个小的,许宅顿时安静下来,只剩下许问和陆远两个人。
从头到尾,陆远一句话也没说,安静得像个隐形人。
“你怎么看?”这时许问问他。
陆远的表情有些迷惑,过了一会儿,他才问道:“这间屋子……叫四时堂?”
他凝视着四时堂,看着它的每个角落,目光犹疑不定。
“对。怎么了?”许问问道。
“我在家里的一本手札里……好像看到过?”陆远回忆道,“我小时候在家里翻出来看到的,印象挺深刻的。里面提到了四时堂,说是班祖建给自己新婚妻子的……婚房?”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