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愛下-1008、建鄴的落花時節(二合一求月票)看書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凌晨1点左右,陈兆军和萧宏伟终于到建邺了,两位父亲进门时,身上都夹带着一股深夜的冰冷空气。
当然他们脸上的表情更冷漠,陈汉升站起来叫了一声“爸”,没有一个回应的。
“小鱼儿呢?”
萧宏伟换好了鞋子,问着客厅里的吕玉清。
“在卧室里,可能和诗诗先休息了。”
吕玉清一边说,一边和丈夫走向卧室,在整个过程中,萧宏伟都没有看一眼陈汉升。
“咯嘣!”
老萧两口子进入卧室后,还顺手锁住了门。
客厅里只剩下陈汉升一家,还有隶属“陈党”的陈岚和王梓博,几个人面面相觑,谁都感受到了萧局长泾渭分明的疏离感。
“哎!”
陈兆军摇了摇头,缓缓走到沙发上坐下来,陈汉升殷勤的倒了杯热水:“爸,辛苦了。”
“辛苦倒是不怕。”
老陈接过水杯时,感慨的说道:“就怕事情解决不了啊。”
梁美娟也瞪着儿子,陈汉升讪讪的低下头,不过老陈很有大局观,他不会在这种时候指责陈汉升的,当务之急就是尽快的梳理问题。
“在过来的车上,我和老萧交流很少,但是他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陈兆军说道:“我就仔细想了想,所谓‘知女莫若父’,小鱼儿这样的决定,应该没有出乎他的意料。”
“可是······”
梁美娟连忙说道:“小鱼儿要带着宝宝出国啊。”
“唔······”
陈兆军沉吟半晌,突然看向了陈汉升:“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如果劝说不了小鱼儿,那能不能把小小鱼儿留在国内呢?”
“把小小鱼儿留在国内?”
陈汉升差点被吓出冷汗,他还以为老陈看透了自己的企图,后来才反应过来,父亲的意思只是单纯的留下陈子衿。
“这个比较难。”
陈汉升冷静下来后,否定了这个思路:“萧容鱼本意就是想带着闺女离开建邺,如果看不到婴儿,她又怎么可能登上飞机呢。”
“也是。”
陈兆军随口一提,转而思考其他应对方案了。
陈汉升心脏“嘭嘭嘭”跳的很快,其实老陈刚才已经无限接近自己的计划了,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窗户纸。
只是计划里的内容太过惊世骇俗,宽厚的老陈怎么都不会往那方面猜测。
“那只能先这样了。”
过了一会,老陈叹息着说道:“先顺着小鱼儿出国吧,然后再想办法把她劝回来。”
结婚这么多年,陈兆军一直是梁美娟心里的顶梁柱,事情纵然再危险再急迫,只要老陈没有做出决断,梁美娟总觉得还是有希望的。
现在丈夫都没有办法了,梁美娟一下子瘫软下来,难过的说道:“那以后······是不是都见不到我家小小鱼儿了。”
“你不要哭嘛。”
老陈心疼发妻,伸手帮忙擦着眼泪:“这只是缓兵之计,上次小鱼儿出国,最后不也是回来了嘛。”
听到这样的安慰,梁太后心情才稍微好一点,这就好像告诉一个重症病人,这个病以前有过治好的先例,所以你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妈,你既然舍不得陈子衿,干脆也跟着出国吧。”
陈汉升突然插了一句:“这样就能照顾到她了。”
“我也跟着出国?”
梁美娟之前从没有过这样的念头,不过现在想想,似乎可以接受啊。
“那小小憨包呢?”
梁美娟马上想起了小孙女。
不过相对而言,留在国内的小小憨包更舒服,因为美国的生活条件肯定比不上国内啊。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不仅央视《新闻联播》这样说,德高望重的孙壁妤教授也表示华人在美国会受到歧视,还有经常出国的陈汉升。
陈汉升年后去过一次印度,生意谈得很顺利,但是他回来就拉肚子了,大骂“狗日的阿三,他们上完厕所都不洗手,真他妈的恶心”。
久而久之就给梁美娟形成这样一种感觉——外国那么混乱,还是中国熨帖。
“老陈你觉得呢?”
梁美娟又问着丈夫的意见。
“也不是不可以。”
陈兆军想了想说道:“只是吕玉清肯定也要跟着过去的,你能抢过她吗?”
······
没有出乎所料,卧室里的小鱼儿一家,此时也正在商量“出国陪护”的问题。
本来,吕玉清以为丈夫过来会劝说女儿留下,结果老萧确定了小鱼儿的心思后,直接支持了她的决定。
“你女儿是什么性格,难道还需要我多赘述吗?”
萧宏伟说道:“所以都不要再劝了,我进门后都没骂陈汉升,一来是懒得多费口舌,他就是这样的人,骂也没有用了;二来老陈和梁美娟对小小鱼儿总归是真心的,这次宝宝出国,估计他们肯定很舍不得。”
边诗诗在旁边没有吱声,其实从小鱼儿宣布这件事情开始,基本没有挽回的空间了。
“以后就要相隔万里以外了。”
边诗诗看向自己最好的朋友和闺蜜,上次萧容鱼去美国,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那场跨国婚姻官司,当时边诗诗还在学校,她可以一直陪在身边;
第二次再去美国,萧容鱼可能要定居在那边了,诗诗同学也有了自己的生活,自然没办法陪在身边了。
萧容鱼能够感觉到边诗诗的不舍,她虽然精神很憔悴,仍然努力的笑了笑:“诗诗,我们可以视频呀,我到美国以后,我们每天都要QQ视频的。”
“嗯······”
小鱼儿越是这样说,边诗诗心里越是堵得慌。
有视频又能怎么样,哪里有现在这样抬手就能触及的方便啊,而且还要考虑到时差,边诗诗都能想象到那一幕心酸的场景:
某日,自己吃到一块味道很nice的甜食,正要兴奋的掏出手机和小鱼儿分享时,突然想起她人在美国了,自己的胳膊一点点放下,笑容也一点点的消失,甜食也索然无味。
不过比起友谊,对萧宏伟和吕玉清来说,更多东西需要考虑:
房子,陈汉升已经准备好了;
保姆,到时询问家里的林阿姨愿不愿意一起过去,上次在美国保姆就是林阿姨,她还掌握了一点简单英语;
至于家里的陪护人员,吕玉清自然是当仁不让了。
衣服等生活用品倒是不难,只是还要给港城老家的亲戚一个解释······
一直到凌晨4点多,萧宏伟觉得自己这边商量的差不多了,准备出去和陈兆军碰个头。
虽然两家的矛盾再次凸显,不过陈汉升依然是小小鱼儿的父亲,陈兆军和梁美娟也是小小鱼儿的爷爷奶奶,所以大家有必要交换一下意见的。
客厅里也没人休息,陈兆军和梁美娟也在低声商量真;陈汉升闭眼好像在打盹,又好像在思考;王梓博时不时的唉声叹气。
陈岚呢,斜依在沙发上刷着手机网页和QQ空间。
“咯吱~”
卧室那边传来动静后,客厅里的所有人都精神一震,萧容鱼出来的时候,陈岚噘起嘴巴叫了一声:“嫂子。”
“你怎么还没睡呀。”
萧容鱼摸了摸陈岚的脑袋:“明天不上课吗?”
“我舍不得你······”
陈岚泪目的说道,她这时有八分真感情,还有两分是演出来的。
萧容鱼挨着陈岚坐下,陈岚也顺势倒在嫂子的怀里,手臂还紧紧搂住小鱼儿的腰围。
也就是这件事太过严重,如果陈汉升和萧容鱼只是普通的情侣吵架,陈岚分分钟帮助哥哥嫂子重归于好。
“老陈。”
萧宏伟率先开口,他先用眼神扫视一圈,在陈汉升身上逗留了最久,最后面对陈兆军:“我们敞开天窗说亮话吧,小鱼儿要带着小小鱼儿出国,我和老吕是支持的。”
梁美娟虽然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不过听到这样说,她鼻子还是一酸,当然没有人能够无动于衷,吕玉清也是不住的深呼吸调整情绪。
“前前后后都是汉升的错。”
老陈认下了所有错误,然后带着商量的口吻说道:“小鱼儿想出国,我和梁美娟都能理解,但是能不能把宝宝留下,我内退手续已经办妥了,很多时间都可以带孙女的。”
“宝宝还很小,离不开妈妈。”
萧宏伟没有答应。
老陈脸色有些失望,但是没有在这个问题纠缠下去。
这并非陈兆军不够坚持,也并非他不爱陈子衿,睿智的陈主任心里很清楚,如果继续纠缠下去,很可能因为宝宝的抚养权问题,最后需要对薄公堂了。
那样两家就算是彻底闹翻了,也会影响陈汉升和小鱼儿的关系,经过这个春节,谁都看得出来他们之间还是有感情的。
另外陈兆军定下的策略就是“缓兵之计”,既然眼下拦不住,那就徐徐图之,总有办法再把母女俩“骗”回来的,所以现在不能产生更大的隔阂。
不得不说,如果不是陈汉升早就有了布置,这就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爸~,妈~”
萧容鱼心里也清楚,这样对老陈和梁太后很不公平,所以轻声说道:“你们随时都能去美国那边看望,如果方便的话,还可以一直留下来。”
小鱼儿本意是安慰,因为建邺这边还有一个孙女呢,他们怎么可能长时间逗留美国。
不过陈汉升就好像在等着这句话,他马上就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我妈跟着去美国吧,这样省得她在家里担心和焦虑。”
“什么?”
不过萧宏伟和吕玉清都是一愣,为什么要梁美娟过去?
吕玉清正要表明自己态度的时候,陈汉升半开玩笑半当真的打断道:“放心吧,我妈也一定会认真照顾的,不需要怀疑。”
吕玉清有些发懵,梁美娟对小小鱼儿的疼爱不需要质疑,那是奶奶发自内心对孙女的感情。
只是怎么说呢,总觉得有些不妥,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妥。
陈兆军也皱了皱眉头,陈汉升在这件事情好像特别的执着,一定要梁美娟去美国似的。
其实老陈分析又差了一点点,陈汉升并非一定要梁太后去美国,他需要的其实是吕玉清留下来。
只是现在一切都没有揭开,所以大家都不能看清真实用意。
“我们怎么会怀疑呢。”
萧宏伟也猜不透,不过吕玉清和梁美娟谁陪都是一样的,他沉吟一会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辛苦老梁了。”
“我倒是不辛苦······”
梁美娟摆摆手,其实她已经在盘算,剩下来的这段时间里,自己一定要多陪陪小小憨包,因为下次见面可能要几个月以后了。
······
随着夏天的临近,天空亮的越来越早了,不知不觉就早上6点多,但是满屋子的人都没有困意。
对于昨天晚上商量好的决定,大家都在尽量说服自己接受。
过了几天,萧容鱼离开的时间也定了下来——4月12号。
那时正值春色浓郁,建邺满城都是落花的日子啊。
月牙湖的是迎春花;
下马坊的是蝴蝶兰;
中山陵的是郁金香;
鸡鸣寺的是樱花······
到处都是鸟语花香,草长莺飞。
梁美娟经常抱着小小憨包在公园里散步,陈汉升最近也很忙,有些时候就好像在“交代后事”一样,细致的把各项工作都安排好。
不过,每次他下班回家后,总是一个劲催促梁太后去看望陈子衿。
梁美娟都觉得这个儿子是忙傻了,自己长时间见不到的是小小憨包,不是小小鱼儿!
陈汉升也不解释,时间就像淙淙流水,很快就到了4月10号。
这一天下午,萧容鱼正在公寓里收拾东西,其实衣服和律所资料都整理好了,不过离别那天越来越近,萧容鱼心里总是有种空荡荡的失落,好像有什么物件忘记带上了。
大末日时代
“还剩什么东西呢?”
萧容鱼看了一眼正在熟睡的女儿,这是最最重要的“物件”,只要她在自己身边就行了。
“嗡~嗡~嗡~”
突然,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有人打电话过来。
萧容鱼看了一眼屏幕,居然是陈汉升。
“在?”
陈汉升声音还像往常那样活泼:“出来走走吗!”
我的第二个人格
“现在?”
萧容鱼犹豫了一下:“闺女正在睡觉,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大事,就是今天在办公室,看到厂里的清洁工人打扫道路,一扫就是一大片的落花。”
陈汉升笑了笑:“想起以前你对我说过,如果再把你丢了的话,一定要在落花时节把你找回来。”
······
(伏笔在744章,这算是填坑吧,说明老柳没有忘记这些内容,求个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