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1x4z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就是賣豬肉的 愛下-728 豬副產品圈子的柯南-e3iri


我就是賣豬肉的
小說推薦我就是賣豬肉的
“唐人?”
曹金华反复揣摩了几遍助手发来的东西,特别是在网络上引起争议的那篇帖子,让曹金华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仔细想了好久,脸上逐渐浮现出恍然之色。
网络上之前出现的文案跟这次的文案手法极其相似,都是通过列举出一堆关于九鼎商贸的事实,然后引人深思。
帖子内关于王泉和九鼎商贸的信息资料三汇同样掌握的有,曹金华深知想要掌握这些资料并不是一两天就能收集齐全的,而且也不是一般人想要了解就能能够了解到的,可见发帖的人早早就对九鼎商贸有了防备之心。
行外人写不出这种公关性极强的文案,普通行内人士又掌握不了这么详细的内容,这篇文案就紧跟着鹏举商贸的声音出现,除了唐人集团还能有谁?
心里有了答案,曹金华瞬间皱起眉头。
前几次的文案都刻意把三汇带入其中,明显是想挑拨离间借刀杀人。之前因为不知道幕后推手是谁,曹金华不想轻易成为别人手中的刀,现在知道了幕后推手的身份,曹金华非但没有豁然开朗的轻松感,反倒觉得一阵恶心。
不耻唐人行为的同时,曹金华又是忍不住疑惑。
他不知道唐人集团为什么要针对九鼎商贸,以至于他们提前就开始造势布局。更想不明白,如果唐人集团下定决心针对九鼎商贸,以他们的实力绝对能够独自应对九鼎商贸,为什么还要拉上三汇?
为了把九鼎商贸赶出南湖市场?
如果是这样的话,价格战才是最简单有效的手段,别说是九鼎商贸,就算是加上远洋商贸和天麟商贸也不够看。只要唐人集团下定决心,一定能拖垮这三家商贸公司,况且,远洋商贸和天麟商贸不一定敢陪着九鼎商贸一起冒险。
放着简单粗暴的方法不用,偏偏要处心积虑的这样搞,难道他们还有更大的图谋?
曹金华不是宋鹏飞,他是从生产方面晋升上来的市场部长,虽然对市场操作有一定的想法,但短时间内还是不如宋鹏飞这个一直扎根于市场的经验老手反应快。对竞争对手的了解程度也比不上宋鹏飞,所以在揣摩对手心思这一块,还有待提高。
……
“老耿,不去接货吗?”
起义门水产批发市场,耿季堂悠然坐在门口抽烟,看着市场内进进出出的车辆,还有急匆匆路过的人们,嘴角带着笑容。
听到隔壁同行的问询,再看他的面包车上拉着刚刚接回来的货,耿季堂心里不禁升起一股优越感,淡淡笑道:“不用接,人家直接送上门。”
送上门?
隔壁同行听后一愣,耿季堂最近一直用的都是唐人的货,可没见送货上门啊,难道他又更换供货商了?有了这种猜测,隔壁同行立刻招呼伙计卸货,自己却是走到耿季堂的旁边坐下,递给耿季堂一支黄鹤楼,装模作样的说道:“你命好啊,有愿意送货上门的供货商,我们只能赚点辛苦钱。”
耿季堂嘴角一勾,知道他是想套自己的话,当下也是跟着笑道:“谁的货不是卖?只要赚钱就行了,再说了,送货上门也有送货上门的不好,接货价格比你们高了。”
接货价格高?
隔壁同行狐疑的看着耿季堂,总不能比唐人的价格还高吧?
两人说话的时候,耿季堂的电话响了。
耿季堂快速接通电话,刚说了两句就起身往外走,同行知道肯定是送货车辆过来了。
几分钟后,耿季堂领着一辆四米多的冷藏车回来,隔壁同行跟着起身朝着冷藏车走过去,只是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冷藏车箱体上面印着九鼎商贸的标识,再看耿季堂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
等耿季堂卸完货,冷藏车离开之后,隔壁同行又凑到耿季堂身边,笑着问道:“老耿,送货上门的运费不便宜吧?还是冷藏车运输。”
耿季堂一脸笑容的看着刚到的货,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不贵啊,比外面的物流还要便宜一点。”
与此同时,不同地区上演着类似的情况。冷藏车专运送货上门,不用担心产品在运输途中变质,最关键的运费并没有增加,这让不少刚刚跟九鼎商贸合作的批发商欣喜不已。
……
舆论只能造势,更何况面对一个默不作声的对手。
尽管昨晚睡的很晚,贺辉还是早早的起床,只因为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洗漱过后,贺辉分别给陶冰和金川商贸派来的人联系。
“程经理,咱们可以出发了。”
“好的,等我两分钟。”
金川商贸派来的人叫程浩,是金川商贸华北地区的负责人,听他自己说,他曾跟王泉接触过。
几分钟,三人在酒店大厅汇合,而后一同去吃早饭。
吃早饭的时候,三人又是简单的交换了意见查漏补缺,都是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
驱车前往目标屠宰场,坐在后排座的程浩轻声笑道:“老祖宗的智慧真是让人敬佩,庄子说,善骑者坠于马,善水者溺于水,善饮者醉于酒,善战者殁于杀。”
“越是擅长的地方反而越是容易出事,九鼎商贸不是擅长挖墙脚吗?他们会不会想到自己也有被挖墙角的一天?”
开车的陶冰闻言一愣随后无声笑着,贺辉则是扭头看着程浩,发自肺腑的称赞道:“程经理真是个文化人,说出来的话都让人听着舒服。”
贺辉只知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跟程浩的引经据典比起来,差了不是一星半点,而且程浩的话更加贴切今天要做的事情。
程浩谦虚的笑了笑,对着贺辉说道:“贺总廖赞了,如果不是你们制定的策略好,我也不能有此感触。”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贺辉却很喜欢跟程浩说话,只因为这个人会说话,而且总能说到人的心坎里。
眼看着就要到屠宰场了,陶冰突然提醒道:“分包商那边都交代过了吧?”
贺辉满脸自信,“放心吧,只要按照剧本演就没有问题。”
……
贺鹏举第一次来公司这么早,员工还没有到齐他就已经到了。等内勤到齐之后,贺鹏举立刻吩咐内勤抓紧时间联系客户,提前问询报货数量。
平时都是下午才开始联系客户问询报货情况,有了昨天被挖客户的经历,贺鹏举不得不把时间提前,也是为了试探九鼎商贸有没有因为昨天的舆论有所收敛。
八点多钟,很多批发商还没有结束早上的卖货高峰期,接听电话的并不多,也有些接通了电话却没有心思多说什么,让鹏举商贸的内勤晚会儿再打过来。
“没有接听电话的继续打,接过电话的半个小时后再打。”
半个小时后,内勤脸色难看的敲响贺鹏举办公室的门,把情况汇报给贺鹏举之后,赶紧退出办公室。
贺鹏举阴沉着脸,九鼎商贸这是铁了心了要硬刚到底了!
想起昨天晚上李军打来的电话,贺鹏举眼神变得果决,拿起电话发送一条信息:发出去吧。
……
有人来跟屠宰场谈承包了,而且毫不避讳,似乎根本不怕别人知道似得。
“今年的行情跟去年有啥区别?去年上半年过的什么日子我一直记在心里。”田怀春愁眉苦脸的对着另外几位分包商说着,语气也是说不出的低落,看到他们露出回忆之色,田怀春又是叹道:“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那些大公司遇到风险危机时最多也就是难受一段时间,可咱们呢?咱们能跟他们相提并论吗?”
“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跟九鼎商贸合作确实挺好的,不用操心,不用受累,还能保持平稳的利润。如果没有网络上那些糟心事儿,我肯定会抱住九鼎商贸的大腿不松手。可现在,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田怀春故意停顿一下,长出一口气,接着说道:“再者说,九鼎商贸分包商的位置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承包权如果真的被人抢了,咱们这些人将何去何从?短时间内九鼎商贸能给咱们安排新场子吗?屠宰量能跟眼前这个场子相比吗?”
有人顺着田怀春的思路开始发愁,自然也有人不赞同田怀春的想法。
“王总办喜宴的时候可是说过,九鼎商贸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个合作伙伴,且不说承包权还没被人抢,就算是被人抢了,王总手里还有那么多优质屠宰场的承包权,随便拿出一个场子就够养活咱们几个了,我觉得没必要担心。”
“老邢说的不错,我也觉得没必要担心。我再说句不好听的,与其在这里担忧发愁,还不如赶紧通知九鼎商贸。九鼎商贸的李总不是在康源么?给他打电话让他赶紧过来一趟。”
田怀春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说话的两个人,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却是装出一副气馁的模样摇头叹息,随后看向坐在自己斜对面的男人。
男人冲田怀春轻轻点头,紧接着挤出一丝难堪的笑容,苦笑道:“话是这样说的,但他们真会把自己手里的场子让出来分给咱们吗?要知道每分出一个场子就意味着九鼎商贸的利润在降低……”
听到这人的说法,其他几个分包商脸色不由变得犹豫起来,把自己碗里的肉分给别人,是谁也不愿意这样干吧?
尽管已经知道对方有过抢承包权的行为,接到电话之后李宏还是忍不住震惊,这是穷图匕见了吗?销售方面打不过就想换个路线试试?
李宏一刻也没敢耽误,开车前往出事的屠宰场,不忘给王泉打电话说明情况。
“没多大点事儿,咱们有合同在手,除非屠宰场愿意出违约金,要不然他们不敢轻易违约的。”王泉先是故作轻松的安慰李宏一句,随后又是说道,“你过去看看也好,主要是安抚一下分包商,别因为这事儿让分包商有了不好的想法。”
挂断电话之后,王泉脸色上的轻松瞬间消失不见,打鹏举商贸就是为了敲山震虎让鹏举商贸不敢轻易尝试其他的举动,可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光棍儿,不但没有出手拯救自己的销售渠道,还把心思放在了抢承包权上面!
幸好之前多了个心眼,承包合同上面刻意标注了违约金的条款,要不然还真有可能被他们打乱阵脚。
暗暗庆幸之后,王泉冷笑一声,“还是打的不够疼啊!”
……
“猪副产品行业的柯南!”
“有人说九鼎商贸是猪副产品圈子新晋大佬,还有人吹捧九鼎商贸眼光犀利操作精准,那就让广大同行看一看所谓行业大佬有毒的一面。”
“众所周知,也是行内公认的,北湖地区的副产品价格在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国内市场低洼区。可就是这样一个公认的低洼区域,现如今居然成了国内价格的高台。”
“有不少人都知道其中原因,当然也有更多的同行不清楚北湖区域的价格为什么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就给大家深度还原一下北湖区域价格从低到高的详细经过。”
“要说北湖区域的价格上涨,还要从四月份九鼎商贸在南湖市场兴风作浪开始,南湖市场被九鼎商贸搞的一片狼藉之后,转手卖给了远洋商贸和天麟商贸,九鼎商贸抽身转战北湖市场,盯上了北湖区域的屠宰场资源。”
“在北湖某些人的刻意支持撮合下,九鼎商贸不费吹灰之力快速拿下一批优质屠宰场资源,其中不乏重粮、高斤这样的大型屠宰加工企业。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些个从中撮合的人跟九鼎商贸有约定,九鼎商贸拿下承包权之后,他们承包的屠宰场出产的产品将不能在北湖境内销售,也就是说原本该销往北湖各地的副产品被他们一个约定全部挪用别处了。”
“这就造成明明拥有大量屠宰企业的北湖市场瞬间陷入缺货的危机,然而,事情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支持九鼎商贸的几个人私底下又从九鼎商贸拿到了大量的货源,虽然不是北湖区域屠宰场产出的副产品,但这种行径跟左手换右手有何区别?”
“就这样,九鼎商贸成功拿到了大量屠宰场的承包权,支持配合他们的人则是趁机囤货,利用北湖价格上涨的机会大肆赚取昧良心钱。”
“中途有不少商贸公司想要解救北湖市场于水火之中,可惜,都遭到了九鼎商贸和支持他们的那些人的联合打压,最终没能压制住不断上涨的价格。”
“在他们的可以操控下,北湖区域副产品价格一路上涨,成功抵达价格高台。这是典型的资本运作,本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大家不要忽略一件事,那些被九鼎商贸抢走承包权的北湖承包商现在是何下场?”
“九鼎商贸为了缓解他们在中原省内得罪承包商的压力,把中原省内的承包商转化成了他们的分包商,然而中原省内的屠宰资源有限,他们只能把北湖的场子分给这些分包商,以此打消分包商对他们的不满和怨念。”
“中原的承包商是得到暂时的安抚了,可那些北湖区域的承包商呢?谋生的饭碗被抢之后,究竟是死是活?”
“结合九鼎商贸之前做的那些事,不难看出九鼎商贸每到一处,不管是上游的承包商,还是下游的批发商,都会被他们直接或者间接的搞死一批。电视里,柯南每到一地才死一人,九鼎商贸每到一地却死一片!”
“毒性之大实属罕见,行业毒瘤名副其实!”
“对于这样的九鼎商贸,不知道广大同行作何感想?是心有戚戚?还是置之不理?亦或者是跪地求饶换取一口吃食?”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