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v58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玉虛天尊 線上看-第五百零九章鳳皇?瘋皇?看書-vzz4j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啪——
任鸿随意打掉风黎的手,对视她的双眸。
“的确,今生的我没有情根,也没打算和其他女仙有什么深入来往。”
任鸿这状态,自己难受也就是了。再去祸害别人?
可算了吧。
这点自知之明,他是清楚的。
“但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前世和你在骊山上的相处,是我前世最后一段自由时光。也是我那一生中,最清闲安乐的时刻。”
在此之前,于天皇阁生活时的太羲不懂情。在此之后,入烈山王朝谋划刺杀农皇计划的雨师,也无法放松自己。
“我故意摆出这份前世姿态,是想告诉你。前世你不用带着遗憾离开。前世的我,固然情感淡薄,但并非没有感情。”
“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时光,让我懂得人世间的种种情感。”
“在那一世,我心悦你。”
说完这一句话,任鸿表情恢复如初。
再也不弄什么前世模板,而是摆出一位得道高人的模样,淡漠道:“距离天路尽头不远了,接下来继续吧。”
突如其来的冷淡,反让风黎有些不适。
望着任鸿的背影,她幽幽长叹,跟上他的步伐。
……
纪清媛一行人看着皮魔纸人葬身火海,马上返回通天河。
这时候,一位女仙背着昏迷不醒的董朱,从弱水海中逃出来。
“凰儿,董朱!”齐瑶赶紧上前接住。
女仙脸色一白,瘫坐在地上不断喘息。
菡萏给她披上衣服,姚青囊去另一边检查董朱。
“尚好,仅仅是脱力。想来他法力消耗有些大,正在自我调理。公主,你怎么把他救出来的?”
女仙略略恢复,服食仙药补充元气,缓缓开口:“我下去时,正巧见他操控九大神火上升,便借用自己的离火与他合力攻击弱水海,借反冲之势回到造人池。然后从造人池转道过来。对了,我看到焦家人在造人池。”
造人池与弱水海一体两面,一生一死。两者,皆与通天河相连。
众人和焦家人汇合,少年借助造人池的造化之力,已重塑肉身,延长寿命。
然后他们将任鸿托付的三块信物交给一行人。
“任鸿仙长说,这些东西给你们后,你们自知用意。”
昌侯趁机说起栖凤殿的状况。
纪清媛等掐指一算,立时明晓天机,动身赶往栖凤殿,阻拦四方教的行动。
四方教借四方神鸟鼎召唤凤皇元灵,当纪清媛一行人下来时候,正好到了最后一步。
四头与凤皇类似的神鸟在栖凤殿上空飞舞,唳鸣震天。
而在它们中间,一缕金光缓缓从天外虚空落下,进入四方神鼎内。
雷雄:“不好!四方教计划到了最后一步。快,把那三个信物扔过去!”
纪清媛、菡萏以及齐瑶分别拿着幽昌、发明、昌明三道信物,投向栖凤殿外面的结界屏障。
另一方面,李昀等昆仑弟子在补天宫修整后,在洛九樱带领下下山,正巧也到了栖凤殿前。
李昀看到另一方向,纪清媛三人投入信物,黑色、赤色、黄色的神鸟冲向栖凤殿,撞碎栖凤殿外的防御神禁。
“封印开了?”
他眼睛一亮,正要招呼同伴,但洛九樱速度更快!
“司马箜,纳命来!”
洛九樱挥舞长鞭鞭挞虚空,空间法则断裂,一条条玄水黑蛇从黝黑深邃的空间裂缝冒头,冲着下面四方教众们喷吐黑水。
“你们继续。”司马箜面色不改,他祭起四方神鼎,鹔鹴、幽昌、昌明、发明等四大神鸟调转方向,冲着洛九樱一行扑去。
“师妹,你区区一个冥君,也敢在我的四大神鸟面前猖狂?”
这四大神鸟被四方神鼎祭炼,拥有媲美道君级别的战力。四位道君联手,其实一个冥君能应付的?
洛九樱脸色一变,立刻对后面众人喊道:“你们先上山,不要下来!”
一个人面对四大神鸟,她的确没把握,只能勉强自保。
可就在这时,东方发明鸟羽翅震动,身上冒出一条条红色锁链,将它重新束缚。
司马箜目光一眯,看向纪清媛三人投过来的信物。
“你们手中的发明本源,也是从度朔山下弄来的?”
“不过仅仅封住一只神鸟而已。”
紧接着,另外三头神鸟开始清场。
三位道君级别的神鸟驱使风雷水火,迫使两路人马退避,不能靠近栖凤殿。
“哈哈,师妹,今天我证道,有劳你在一边观礼了。”
司马箜缓缓将天外凤皇元灵拉入神鼎,努力炼化……
“看来,这些家伙不成啊。”东岭上方,幽昌鬼帝、天香螟以及蝗道人站在一处。
幽昌鬼帝也在造人池洗礼一番,恢复血肉之躯,成为真正的幽昌神鸟道君。
而蝗道人在众人对付皮魔时,吃掉玄灵八殿的众多天材地宝,已有蜕变道君的驱使。而他的异虫之身玄奇无比,能克制天下鸟兽。
至于天香螟,她所得进益不多,仅仅是真人境界罢了。
“四方教要召唤凤皇,恰好我也有心吞噬凤皇元灵。”幽昌鬼帝:“稍后我封住幽昌神鸟,两位帮我对付其他两只神鸟。”
“好说。”
蝗道人一口应下:“都交给我就是。天香,你去对付四方教众。”
说罢,黑云散开,无数虫云向下方冲入。
幽昌道君微微一笑,也化作一片黑云蔓向下方。
下方,洛九樱祭起洞元仙图,九阴鬼杖,勉强和幽昌神鸟对战。且战且退,不断往补天宫方向走。
“可惜丁剑君死得早,不然有他在,岂能惧怕这些凶鸟?”
这只幽昌神鸟威风凛凛,活脱脱就是当年幽昌鬼帝的翻版。
“莫非,复活这只神鸟的本源,来自幽昌鬼帝?”
另一边,齐瑶展开聚仙旗,召唤瑶池之力抵抗鹔鹴神鸟。“凰公主”身上冒出炎炎烈焰,凭借自己高超的境界强行对抗昌明神鸟。
忽然一阵黑云从身后飞来,嗡嗡虫声不绝,扑向鹔鹴神鸟。
眨眼功夫,鹔鹴神鸟的血肉被啃食殆尽,只剩一具白骨。
接着是,昌明神鸟。
论起来,这只昌明神鸟和当年的善莱菩萨还有些渊源,是其血脉至亲。
同样,昌明神鸟不待反抗,便被蝗道人吃得干干净净。
“好凶的虫云。”雷雄喃喃道:“这蝗虫过境,莫非是传说之中的噬天蝗?”
“哈哈,正是本道人。”不知何时,蝗道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齐瑶大惊失色,连忙展动聚仙旗。
可灵云刚刚飘出,就被蝗道人吃得干干净净。
“嘿嘿……放心吧,本道人今天不动你们。”他用贪婪的目光扫视众人,舔了舔嘴唇。
多好的食物啊,要是吃了这些人,现在我就可以尝试蜕变,冲击异虫最高层次了。
但蝗道人清楚,要是为此得罪了那位造物主。回头自己证道不了是小事,恐怕要被那位活活折磨死。
这时,他看到“凰公主”。
一股犹如遇见天敌的恐惧,让他马上挪开视线。
等等,我怎么可能怕她?虽然她是凤凰真身,凤凰克制百虫,但区区一个化身,我怎么可能会这么害怕?
“蝗大哥,这些四方教众也送你了。”
栖凤殿,一片香雾展开,把所有四方教众纳入幻境,纷纷倒地不起。
“多谢!”蝗道人果断闪人,化作虫云吃掉四方教众。
司马箜和三人虽然联手,但也明白双方利益不和。对此毫无震惊之色,而是专心把凤皇元灵炼入四方鼎,然后自己化作红光飞入四方鼎吞噬凤皇。
教徒算什么,等我成为凤皇真身,接下来有你们好看!
面对这一突变,天香螟看向幽昌道君方向。
道君来到黑色神鸟身边,他轻轻拍手,神鸟顺服的匍匐在他身边,和他融为一体。
毕竟,这司马箜的幽昌本源,也是来自于他。甚至司马箜的四方神鸟计划,也离不开他的推手。
“幽昌陛下,司马箜已经去炼化凤皇元灵,你不急吗?”
“急什么?要是凤皇本源那么容易吃下。当年我们这四脉神鸟祖先联手,又如何会败?”
幽昌作为纯种的幽昌神鸟,拥有最古那一头幽昌神鸟的记忆传承。
当年五大神鸟争雄,凤皇一己之力压服四大神鸟,确立凤凰一脉统御羽族,为天下万鸟之主。
凤皇元灵,是那么好吃的吗?
幽昌道君目光看向洛九樱,含笑道:“洛道友,许久不见了。”
幽昌鬼帝昔年在幽世,没少跟洛九樱主导的北阴鬼庭交手。双方为了“北帝”这个名头,堪称生死大敌。
“道君?”
洛九樱心念飞转:他成了道君,恐怕要对我北斗派不利——
“放心,今天我不找你们麻烦。只要我能夺取凤皇元灵,我和北斗派的仇怨,就此一笔勾销。”
啊——
凄厉的惨叫声从四方鼎内响起。
“司马箜?”
所有人看向四方神鼎。
司马箜浑身点燃凤凰火,从四方鼎内爬出来,不断在地上打滚。
“所以说,不要小看凤皇元灵啊。”
幽昌鬼帝站在四方鼎旁边,对着地上的司马箜踢了一脚,轻蔑道:“滚吧,你的任务结束了。”
人形火炭被踹到蝗道人跟前。
蝗道人犹犹豫豫,分出一片虫云吃掉凤凰火。
瞬间,凤凰火在虫云中点燃,直接烧死这一片虫云。
“好厉害的先天凤凰火。”蝗道人果断斩断联系,再不敢收回这片虫云,并默默向后退。
四方鼎内的气息越来越强横,蝗道人好似感受到天敌的降临。
咔嚓——咔嚓——
四方鼎表面出现裂纹,然后一点点遍布整个鼎身。
只听砰地一声,神鼎爆炸,无数凤凰火对四面八方席卷,宣告凤皇的降临。
凤凰一脉乃万鸟之主,昔年第一只凤凰斗败其他四种神鸟,成为羽族之皇。其神能之大,与万鳞之主,万兽之主齐平。
感受火焰之中的那股神威,在场众人皆升起一种无法抵抗的无力感。
齐瑶握住聚仙旗,默默带着众人后退。
洛九樱那边,也小心翼翼往补天宫方向挪了挪。
火光散去,一个干瘪的小老头坐在栖凤殿前。
他双目无神,痴痴呆呆,口中念念有词。
“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我错了,不要睁眼,不要睁眼……”
“黑的,快点火。不,不要点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
说到最后,他挥舞双臂,无数凤凰真焰向四面八方射去。
众人面面相觑,看着这神神叨叨的老头。
四大神鸟本源联合,竟然召唤了一个疯子?
难道传说中的凤皇其实写错,应该是“疯皇”?
“他身上的凤凰真气做不得假,的确是天地间第一头凤凰所有,乃万鸟之主的帝气皇命。”幽昌道君站在最前方,施施然对老头说:“晚辈是幽昌传人,凤皇大人。如今风水轮流转,万鸟之主的位置,也轮到我们幽昌一脉坐一坐了。”
老者不理会他,继续埋头念叨,身躯瑟瑟发抖。
幽昌道君见他不吭声,眼神闪过寒芒,脚下一片黑芒扑向老者。
老者看也不看,一个劲低头自语。
但他身上的凤凰火,自动灼烧黑芒,再度向四面八方炸去。
感受凤凰火蕴含的无上神威,幽昌鬼帝不敢大意,默默后退。
“媲美天仙的大能,果然是凤皇本相。不过万万想不到,万鸟之主竟然是一个疯子?”
蓦地,一道凤凰火打在幽昌道君身上,瞬间冲起一条惊天火柱。
幽昌再也不敢拿大,匆匆化作黑鸟,逃到栖凤殿上。
凤皇老者没有赶尽杀绝,甚至他就没有打算攻击,仍是一副精神不正常的模样,坐在那里求饶。
此刻,他看到栖凤殿。连忙跪在栖凤殿前,冲着栖凤殿叩首:“娘娘饶命,放过我吧!”
钧天低声嘀咕:“什么鬼。四方教召唤的凤皇元灵就这玩意?”
“万鸟之主就这德行?回家之后,咱们家的凤凰们要是知道,还不羞愧死?”
他还想继续说,菡萏摁了他一下,把下面的话憋下去。
“凤皇竟然真是一个疯子,谁能想到?”
洛九樱默默看着司马箜的残骸。
他努力千年,建立四方教召唤凤皇,结果就是为了这一幕?
未免太荒诞了吧?
但一个神通堪比天仙的疯子,在场众人谁也不敢擅动。
直到,董朱悠悠醒来。
他看看四周,自己正趴在雷雄背上。
“咦?怎么是你们——等等,公主呢?刚才在弱水海,她为救我,将本命真火度给我,她怎么样了?”
齐瑶回神,没好气道:“你可算是醒了,放心,她没事。”
董朱这时候,看到身边披着红色羽裳的仙子。
“公主,谢了。”
女仙一脸羞涩,闪躲着他的目光。
纪清媛走过来,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董朱。董朱扭头看向坐在栖凤殿前的老者。
突得,他眼睛一亮。
“这位前辈我认识。在弱水海,我借九火之力打开通道时候,又看到了那座火焰神殿。而他就在神殿里跟我说话。”
董朱示意雷雄放下自己,上前试探着跟老者交流。
“前辈,你还认识我吗?”
“刚才在神殿,你还让我赶紧离开。”
老者抬头,看到董朱后神智略微恢复一点,正要开口。突然,他看到天空中泛起的紫气。
“开眼了!开眼了!快退!娘娘睁眼了!”
他激动着抓住董朱:“不要来这里,不要进来这里。娘娘说过,入墓者死!”
董朱正要安抚他,突然听到身后齐瑶的惊恐:“董朱,快回来!不对劲!”
后山方向,紫气缓缓升腾,一个巨大的漩涡正逐步覆盖整个骊山胜境。
“睁眼了,娘娘睁眼了?”
老者再度跪下,冲着后山方向磕头。
但齐瑶等人的注意力,更多放在从后山飞空逃命的两个人身上。
不,更确切说,是一个人。因为另一个人倒在他怀里。
纪清媛:“师兄和风黎师姐?”
下一刻,她脚下力道不稳,土地直接炸开。
齐瑶也是如此,黑着脸看后山那二人的行径。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任鸿对怀中的风黎仙子,嘴对嘴亲了上去。
这一刻,董朱仿佛赤裸着置身于寒冬雪域,感受到彻骨的冰冷。
浓厚的杀意,在他身边环绕着……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