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5p60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御鬼者傳奇》-第7715章 深仇得報(第五更爆發)閲讀-ahb4y


御鬼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鬼者傳奇
“啾噢!”
“吱吱吱!”一鸟二虫瞬息落在了旁边地面,就想再给巨大尸邪灵来个致命打击,旁边的鲨头水鼠瞧得眉飞色舞、热血沸腾,下意识尖声叫道:“对对,快杀了它!”
“等等!”可就在这么个工夫,关横偏偏和对方唱反调,突然开口道:“鹪宝,你们先住手。”
“啾?”闻听此言,金鹪雏鸟虽然有些诧异不解,可对于关横的话,它素来是言听计从,于是对两只小蟫叫了一声,大家都往后退了退。
但即便如此,这时的巨大尸邪灵都已经奄奄一息了,这家伙甚至连再次浮起来的气力都没了。
“可恶。”眼见关横阻止金鹪雏鸟灭杀尸邪灵,鲨头水鼠心中恼怒之极,因为这家伙在恐惧,生怕对方会泄露些自己一直隐瞒未报的讯息。
不过关横现在根本就没理会水鼠会怎么想,他迈步走到尸邪灵近前,一把薅起对方的灵体,而后冷冷开口:“和我说说你与鲨头水鼠的仇怨有何而来吧,说不定我还能让你继续复仇呢。”
“什么?!”听到这话,巨大尸邪灵有些诧异的低呼道:“难道、难道你们不是鲨头水鼠的帮手吗?”
“你放屁!”尸邪灵这话一出口,魔魈登时大骂道:“瞎了眼的畜生,你说谁是那个渣滓水鼠的帮凶?一个下贱邪兽而已,它也配!”
“对于你这种错误的说法,必须马上更正过来,否则老子随时都有可能因为愤怒撕碎你,明白没有?”
霎时间,独角冰蛟、甲貅王和土宫蟾同时释放出杀气威压,巨大尸邪灵原本就怕得要死,此刻更是不停颤栗。
见到它这副胆怯的模样,关横微微冷笑,然后开口道:“要是没做亏心事的话,你怕什么?若不是你刚才抢先攻击我们,兴许也不会落到如此凄惨的下场。”
其实关横的意思,若是没有鲨头水鼠的事情,尸邪灵最后的下场也不过是死得稍微利索点而已。
不过此刻,巨大尸邪灵也顾不了其他事情了,它开口说道:“我和这水鼠有极深的仇恨,所以若是能亲手杀了它,我可以不惜任何代价。”
“那就说说,你们两个的恩怨如何而来吧。”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紧接着,巨大尸邪灵就开始讲述自己、鲨头水鼠和整个红血滩相关的秘密,借此揭示彼此之间数之不尽的仇怨往事。
在很多年前,红血滩的前半段归鲨头水鼠统治,但是那个家伙从来都不敢轻易踏足红血滩后半段区域。
因为在那里有一对极为厉害的巨大尸邪灵,对方作为统领,麾下聚集了无数尸兽和邪灵,甚至还在不断蚕食水鼠的势力范围,十分嚣张跋扈。
但是鲨头水鼠自忖实力比不上对方两大邪灵联手,故此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咽,一味地忍气吞声,没敢和对方发生冲突。
不过,狡猾的鲨头水鼠也知道,长此以往下去,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一切,打下的江山,都会被这巨大尸邪灵吞并,要真是那样的话,鲨头水鼠绝不会甘心的。
于是,水鼠想了很多办法和对策,用来离间两个巨大邪灵的关系,它结交了其中一个尸邪灵,就是后来的尸邪灵之王,甚至引诱对方和自己联手对付另一个尸邪灵,结果,这两个狼狈之徒很成功的驱逐了对方。
从此以后,鲨头水鼠和自己的巨大尸邪灵盟友立下互相帮助的誓约,事实上它们也是这样做的,甚至在水鼠遭受外来入侵者重伤以后,尸邪灵之王还为它提供了养伤的地底溶洞。
其实,它们两个都知道,这并不是什么纯洁友谊的体现,而是为了预防万一而已。
原因很简单,遭到这俩家伙驱逐的巨大尸邪灵比它们每一个的实力都要强些,单打独斗的话,鲨头水鼠和尸邪灵之王根本不是对方的敌手。
为了预防那家伙回来报仇,它们需要彼此都好好的,到时候才能联手和对方有一战之力。
“在我被驱逐之前此处曾经是属于我的藏宝秘境。”
说到这里稍微顿了顿,巨大尸邪灵朝着四周围看了看,然后继续道:“但是现在,竟然已经被鲨头水鼠霸占了,哼,这个家伙肯定想不到,秘洞内除了表面上的那些东西之外,另有几样特殊宝贝被我藏起来了。”
“水鼠,你知道这件事有何感想?”此时此刻,巨大尸邪灵冷笑道:“你们费尽心思把我赶跑,到最后却连老子最重要的宝物都没看到,是不是很不甘心?”
“可恶,你这个家伙得意什么?”见到对方面带讥讽,不住冷笑,气得鲨头水鼠怒吼道:“那些家伙是不会放过你的,到最后,你和我一样要死!”
“呵呵呵,水鼠说得不错。”听到这个家伙的话,关横毫不犹豫的说道:“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东西,我自然也不会放过你们。”
“不过呢,尸邪灵,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情。”关横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微翘浅笑:“那就是,给你向鲨头水鼠复仇的机会,让它死在你前面!”
“好,就只有这一件事就足够了。”巨大尸邪灵狂笑道:“因为这就是我唯一的愿望,为了感谢你,我会把溶洞内埋藏宝物的地点相告,杀!”
“呼!”下个刹那,尸邪灵已经发了疯似的扑向鲨头水鼠,后者吓得浑身栗抖,不由得惊声尖叫起来:“别杀我,咱们可以联手突围出去,你不必……”
“噗呲!”没等鲨头水鼠把话说完,巨大尸邪灵已经豁尽最后一丝力量,化为一道漆黑尖锥,恶狠狠掼入了这家伙的眉心。
“扑通!”前额飙窜血雾的鲨头水鼠瘫倒在原地,这家伙嘴里断断续续哀鸣:“我……我不甘心……我不想死……”
“嗷嗷嗷!”说时迟,那时快,咆哮的巨大邪灵变成大片邪气罩住了对方,“嘶啦、嘶啦……噗呲!”邪气好似回旋风刃一般,不断切割鲨头水鼠的血肉。
这个恶毒的家伙,为了治愈自己的伤势,不惜吞噬自己的血脉,如今却连一个痛快的死法也得不到,也是应得的恶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