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有請小師叔討論-第一百四十五章 毒師堂【臘八節快樂!】讀書

有請小師叔
小說推薦有請小師叔有请小师叔
眼眶发黑,黑衣青年瑟瑟发抖。
这可是……毒师堂无数毒师,花费不知多少心血才配制出来的剧毒,传承境巅峰强者遇上,都会被麻痹神经,反应越来越慢,最终导致修为下降……
虽不致人死命,却胜在防不胜防,没办法化解!
这位不但成功解掉,还一口吞了下去……
是人吗?
不仅是他,苍穹兽同样面容发白。
它只是嗅了真元中的一点,行动就变得缓慢,力不从心,小师叔一口气喝了一瓶,还味道好极了……是人干的事?
再忍不住问道:“小师叔,你、你没事吧……”
“喝点酒而已,能有什么事?”苏隐摇头。
给苍穹兽解毒,他就觉得不对劲,亲手拿到玉瓶,才明白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这不是残念杜庄,给他品尝的美酒吗?
禁地学习的时候,每晚睡觉前都要喝上几杯,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容易头疼,后来习惯了,觉得味道不错……有时候不喝就睡不着。
怎么……变成毒药了?
不应该啊!
绝对没品错,82年前的一品麻神浆,如假包换……
“酒?”
嘴角抽搐,众人一个个无语。
把剧毒当酒喝?
要不要这么狠,这么狂?
“可能是小师叔修为太强了,这种毒,对他没有作用,所以觉得无所谓……”见他精神十足,没有一点中毒的模样,吴元压低声音。
苍穹兽恍然。
很多强大修士,的确是不怕毒药的,就像它,随便一点,就能毒死普通人的砒霜,它一顿吃上几斤,都不会有太大问题。
对方应该也是如此。
“主人,我能不能尝尝?”乌龟略带期待的看来,它其实有些好酒的。
苏隐倒了倒玉瓶,已经空空如也:“喝完了……”
有些失望,乌龟扭头看向眼前的黑衣青年:“你还有吗?”
“还、还有一点!”哆缩了一下,黑衣青年手腕一翻,又一个一模一样的玉瓶出现在面前。
他的地位和修为,一次能够申请三瓶,所以还有两瓶的库存。
“嗯!”
舔了舔舌头,乌龟接过瓶子,将瓶塞拔开,“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干净,眼中露出了一丝享受。
“好酒……”
“……”黑衣青年再次说不出话来。
小师叔喝了没事,他认了,能让长老堂,炼器堂、炼丹堂三位堂主,亲自过来,说实力不够,他都不信!
可这头乌龟怎么回事?看起来明明一点修为都没有啊?
难不成,也不畏惧他们毒师堂最厉害的毒药?
正满是不敢相信,就见喝完“酒”的老慢,绿豆般的眼睛,看了过来:“到你了,我干了,你随意!”
“???”嘴角抽搐,黑衣青年不知所措。
“怎么?主人和我都喝了,你不喝,是不是瞧不起我们?”乌龟不悦。
嗯,跟杜庄学的,这家伙一喝酒就是如此。
“……”全身僵直,黑衣青年灵光一闪,算是彻底明白了!
刚才说,“请小师叔赐教”,对方自顾身份,嘴上没说什么,也没施展修为,实际上,已经答应了。
自己是什么?毒师!
最擅长的就是用毒,抗毒的本领,也是普通修士的几倍、几十倍。
对方施展修为,一巴掌将他拍死,明显是欺负人,于是……选了他最擅长的东西,打算在这个领域,将自己击败!
也就是……服毒!
谁撑不住,谁不敢,自然就输了。
所以,才有了刚才的一幕,对方拿来自己最厉害的毒药,张口喝了下去……至于说“酒”,是为了给他台阶,免得输了丢人!
不这样的话……如此厉害的高手,怎么可能连毒和“酒”都分不出来?
明显是故意的。
结果,他还是没理解,对方的兽宠,也来了一次,直接将事情摆到明面上,这种情况下,再退缩的话,真就没脸活下去了。
“好!”
深吸一口气,取出最后一瓶毒药,咬牙喝了一口。
剧毒进入咽喉,如同一把利刃,在体内撕扯,食道内立刻传来了腐蚀的声音,剧烈的疼痛,让他口鼻不停喷出鲜血。
“忍住、忍住……”
体内力量运转到极限,拼命压制剧毒。
换做同级别的修士,哪怕达到传承四重的墨渊,喝这么一大口,也肯定早就死了,但他身为毒师,自小就吞食过不少毒物,早就有了抗性,此刻尽管难以承受,却还能忍住。
见这家伙,喝了一口酒,就停下来,老龟面带不悦:“干啥?养鱼呢?剩这么多?”
“我……”黑衣青年不停颤抖,看玉瓶内的毒药,连五分之一都没喝完,牙齿咬得快要碎裂:“我认输!”
伤太重了!
再喝,肯定会死在这里。
真的坚持不下。
“认输?你还是不是男人?喝一口酒就认输……丢人,垃圾!”
老龟恨铁不成钢,拿起自己的空瓶子,来到对方面前,碰了一下:“放心,我刚开始喝的也不多,喝习惯就好了!人就要一次次打破极限,才能越喝越多!”
“……”黑衣青年眼前发黑。
太特么阴了!
一口一个喝酒,不喝,就是不给面子,就是垃圾……转头向四周看去,就见镇仙宗的所有弟子长老,全都目光炯炯的看来,苍穹兽也大眼瞪圆,想要看他的举动。
一咬牙,再次抿了一口。
噗!
再控制不住,鲜血狂喷而出。
“少在这里装……”老龟气的怒喝。
“好了……”
苏隐知道,继续喝下去,眼前这家伙,必死无疑,当即打断了它的话语。
此时,他也算明白了,跟杜庄残念学习的品酒技巧,可能就是毒师,而刚才喝的美酒,也是实打实的剧毒。
“这样吧,封禁堂我就先不去了,跟你去毒师堂看看!”
沉思了一下,苏隐道。
之前不想去,是因为对毒师这个职业不了解,现在知道和品酒有关,倒是可以去看看,万一弄出一道“毒师灵气”,也算不错。
这位为了邀请自己,都这样了,再拒绝不去,实在不好意思,更何况,老龟明显没喝够,去毒师堂看看,有什么珍藏没,多弄点回来,没事的时候品一下,也是不错的。
“多谢前辈……”
激动之下,再次吐出几口鲜血,黑衣青年心中松了口气。
来之前,堂内的人,下了死命令,必须把这位请过去,现在看来,这两口毒药没白喝,至少对方答应了。
“前面带路吧!”
青云修真路 练笔之作
懒得继续废话,苏隐取出床板,走了上去,老龟缓慢的爬了上来。
两人一兽,破空向大龙山的方向疾驰而去。
他们一走,热闹的寿山再次安静下来,过了不知多久,袁不易才忍不住看向不远处的吴元:“你说……小师叔和乌龟喝的,是酒还是毒药?”
看老龟和师叔如此淡然,他们也有些迷茫了。
“当然是毒药!”苍穹兽哼了一声,道:“不过小师叔修为强大,这种级别的药物,对他来说,没太大影响。”
“嗯……”袁不易等人恍然,正想感慨一下,小师叔深不可测,就见不远处的一个弟子,身体不停颤抖,眼泪滚滚而下。
“柳衣,你这是怎么了?”
吴元皱了皱眉。
“师叔祖是为了帮我出气……”柳依依眼眶透红,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帮你出气?”众人全都满是不解。
咬了咬牙,柳依依精神一动,隐藏身份的宝物失去了效果,露出了原本的样子:“我真名叫柳依依,是大兖皇城柳家的人,两年前,我全家被人一夜覆灭,而凶手就是刚才的那位毒师……邱渊!”
刚才和老龟“拼酒”的那位,正是她的仇人邱渊。
师叔祖突然提喝酒,“龟师伯”突然要和对方干杯,很显然,都是为了替她出气……不然,哪怕修为再强大,也没必要以身犯险,去喝毒酒吧!
“这……”
苍穹兽全身一震。
此刻,它终于明白,为何这位小师叔,才出关短短六天时间,就让镇仙宗无数弟子,崇拜无比了,起于修为,终于人品!
只有这样的人品,才能值得后辈追随,不会动摇……
而自己以前的主人,白展风……除了会装逼,还会什么?
狂妃难驯:误惹冷魅腹黑王
越想越气,猛地抬头:“诸位在这里稍等我一下,出去一趟就回来……”
嗖!
一纵身飞了出去,时间不长来到大兖皇宫。
嘭嘭嘭嘭!
片刻后,房间内传来了类似打沙包的动静,和皇帝白占青犀利的惨叫。
上次被毛驴揍了一顿,还没消气,现在想起之前的“垃圾主人”,更加愤怒,不找个出气的地方,实在消不了火。
……
苏隐不知道自己无意中的品酒,会引来柳依依如此感激,此刻的他,正盯着旁边的老龟:“你刚才喝了那么多‘酒’没事?”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只是普通人,却能品尝剧毒而不死……但肯定和残念传授的品酒法有关……
学习品酒是十六岁以后才开始的,刚喝的时候,杜庄准备过不少醒酒汤,有的需要提前喝,有的是后面喝。
刚开始,以为可以减缓头疼,现在看来,有可能是解药的一种。
至于后来,喝习惯了,身体有了抗性,自然也就不畏惧了。
只是……他能做到这点,老龟怎么也能做到的?
“我没事!”老龟尴尬一笑:“我吃过醒酒汤的药渣……”
杜庄残念配制“醒酒汤”,一般不让苏隐看到,所以,药渣之类,都是在禁地的小河中清洗,而这些东西,就被在里面生活的老龟吃了。
有了这种基础,再加上自身实力也极强,服用点毒药,自然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好吧!”苏隐苦笑一声,接着道:“那你的实力……”
“比驴哥弱一些,具体多厉害并不清楚,不过……上次主人撞死的那头青鳞巨蟒,我可以直接电死!”
想了一下,老龟道。
它具体有多高实力,自己并不清楚,但比毛驴弱是肯定的。
“好吧……”苏隐眼睛一亮。
这样说起来,这头大家伙的真正实力,已经超过了传承七重,至少在大兖州,算得上最顶尖了。
从禁地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老龟也算了解了不少,主人询问,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聊了一会,黑衣青年前进的速度慢了下来,苏隐抬头看去。
就见已经离开了大兖皇城的范围,一条蜿蜒如同巨龙模样的山脉,出现在在眼帘,高度大概在三千米左右,上面被白雪覆盖,长度足有数千里。
联盟所在的基地,大龙山!
“这座山,不太像自然形成的……”苏隐有些奇怪。
眼前这个,有龙首、龙须、龙身、龙爪、龙尾……好像一条真正的巨龙趴在地上,与其说是山脉,还不如说是好多山堆积在一起硬生生打造的,与正常“生长”出来的山脉完全相同。
“回禀前辈,大龙山的确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联盟强者,花费了巨大代价,从别处移过来的……”
一边咳血,黑衣青年一边介绍。
“移来?”苏隐不解:“移山做什么?”
“用来镇压、封印【灵渊】!”黑衣青年道。
苏隐疑惑:“灵渊?那是什么?”
这次轮到黑衣青年疑惑了:“前辈没听过?”
“我从开始修炼到现在,一直在禁地,相当于一只闭死关,直到六天前才出来……”苏隐道。
“也是,我把这件事忘了!”
愣了一下,黑衣青年想起听到的消息,尴尬一笑,解释道:“灵渊的事,为了防止恐慌,联盟是不允许外传的,诸多宗门,也就宗主才有资格知晓……前辈现在是镇仙宗的最强者,也会参加宗主大会,我就提前跟你解释一下,免得到时候什么都不知道!”
苏隐点点头,见他一直咳血,有些过意不去:“要不,先治疗一下?”
“不用了,我还撑得住……”
吞下几枚解毒药丸,感觉身体舒服了一些,黑衣青年面容发白的摇头。
这种剧毒虽然厉害,却不致命,最多修为短时间内,下降的厉害,回到毒师堂,自然有办法解决。
真让这位出手……真就丢人丢大了!
挑战对方,人家为了照顾他,使用他最擅长的手段,轻松碾压后,自己还要对方解毒……真要这么做,毒师堂的长老,真不用做了!
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黑衣青年继续道:“大陆上没有自主诞生的灵脉,想必前辈已经知道了吧!为了让更多人能够修炼,联盟每隔五年,就会提供一批一品灵脉、二品灵脉之类……既然没了灵脉,这些东西,从何而来?”
“不是说,是聚灵师的功劳吗?”苏隐道,他听苍穹兽解释过了。
黑衣青年道:“是聚灵师汇聚了灵脉,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足够灵气,没有灵脉根基,聚灵师再厉害,又如何汇聚?”
苏隐一愣。
是啊,没有灵气,就像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想汇聚灵气,也肯定是做不到的。
黑衣青年道:“是灵渊!这里面不仅有大量的灵气,每隔五年,还会有大量的天材地宝出现,大陆诸多宗门,能够维持到现在,无数修炼者,能够越来越强,靠的就是这个地方!”
苏隐问道:“既然是……灵气的来源地,为何要用大山镇压、封印?”
“灵渊有灵气,有宝物,自然也有危险,里面生存者一种特殊的生命……灵渊巨魔,这种东西,可以靠吞噬人类修士来进步,是人类的天敌……不封印的话,一旦冲出来,无数普通人,都会因此灭亡……大陆将会陷入战火,永无宁日!”
黑衣青年苦笑,道:“联盟八大堂,其实就是用来镇压它们的,我这么着急,拼了命都要邀请前辈过去,就是因为毒师堂的堂主,六天前出现变故的时候,被体内挤压的剧毒反噬,生死不知……一旦救不活,毒师堂镇压的区域,恐怕会直接失守,届时,真就麻烦了!”
“所以……我明知不是前辈的对手,依旧要不自量力的挑战,实在是毒师堂,真的没办法了!”
“哦!”苏隐恍然,之前知道的消息,立刻融会贯通:“这样说起来,炼器堂的那位李朝奉前辈,也在镇守封印?”
“是!炼器堂镇守的通道,用的是他炼制的兵器,残念活着还能稳住,一旦死亡,会和我们毒师堂一样,陷入真正的危险……”黑衣青年解释道。
苏隐点头。
现在他对联盟这个存在,算是有一定了解了。
之前一直以为,这地方就是诸多宗门高手的“养老院”,“福利”、“待遇”很好,所以才导致他们不回来,闹了半天,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联盟有着镇守“灵渊”,守护天下的责任,还有汇聚灵脉,分发灵脉的义务,有了这些,各大宗门才能源源不断的提供强者,守住整个乾源大陆。
当然……这些都是这位的一面之词,具体是不是真的,还需要亲自看了才能知道。
“联盟八大堂,分别占据大龙山的八个地方,长老堂,位于最中间的长老峰,距离龙首和龙尾的距离都相等,其他地方出现危险,方便支援。龙首,是封禁堂镇守,其中有强大的封禁,让灵渊巨魔,不敢入侵半步!”
看向眼前巨大的龙形山脉,黑衣青年解释:“然后是炼器堂,炼丹堂、驯兽堂、阵纹堂和毒气堂镇守龙尾,聚脉堂,则是游动的,只要哪处封印下方的灵气浓郁,他们就出现在哪里,抽取灵气,汇聚成灵脉……”
苏隐再次点了点头,略带好奇的看过来:“这么说……你们毒师堂研究剧毒,实际上是用来对付灵渊巨魔的?”
“嗯,毒师职业,有伤天和,但用来对付巨魔,就没什么问题了,只要能守护住通道,让巨魔不再入侵,我们这些人,哪怕再辛苦,又算得了什么!”
黑衣青年眼中露出一丝火热。
“这……”
看到他这个样子,不想作伪,乌龟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之意,想要说些什么,最终没说出来。
柳依依说,她们一家,是因为得罪了大兖皇室的宰相邱兆君才被屠灭满门的,死因是被毒杀,而这位邱渊正是毒师堂的长老,更是传承境高手,有能力,也有实力!
所以……她认为就是此人干的。
但……通过刚才的对话,这位对守护大陆,有着特殊的感情,也愿意为之牺牲,不可能为了一点矛盾,就屠灭一个大家族吧!
不过,这些都不是它该操心的,它就是头乌龟,能吃点好东西,喝点小酒,就很开心了,没必要想这么多。
二人交谈过程中,龙尾出现在视线,两座高大的殿堂,分别矗立在左右两座山峰之上,比邻而建。
一个阵纹,一个毒师。
“前辈,请!”
床板落了下来,停在宫殿外面。
黑衣青年,并不着急向前,而是取出一个令牌,扔向空中。
光芒闪烁,大殿外面的一道封印,像是被激活,一个通道浮现出来,两人一龟,向里走了过去。
毒师堂,是半封闭的堂口,几乎谢绝一切拜访,所以,外人是没办法直接进入的,除非有长老亲自带领。
苏隐向眼前的封印。
是一种很普通的渔网,由灵气维持而成,威力不算太强,但一旦全力运转,传承四重强者,想要击破,也没那么容易。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些封禁中,蕴含着一丝丝淡淡的酒香,和之前青鳞巨蟒喷射的毒气有些相似……也就是说,其中蕴含剧毒!
接触的久了,修为不够的话,很容易陨落其中。
“阵纹中蕴含毒气……如果我能弄出这样的封禁,是不是表示……可以融合阵纹灵气和剧毒灵气?”
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现在的他,想要快速进步,融合灵气是关键,而……如何将职业融合,更是重中之重,虽然现在还没阵纹之气和剧毒灵气,可一旦找到,让两者成功融合,他的修为是不是就可以轻松突破宗师九重,冲击传承了?
这样的话,就算出门不带乌龟、毛驴,也不用太过担心安全的问题了。
“不对,这些封禁好像连接的范围很广……”
很快,苏隐看出了不对劲。
毒师堂上方的封禁,并非指封印了一个堂口,而是无数条细线连接在一起,向远处蔓延,将整个大龙山都笼罩在内。
“八大堂口,全是同一个封禁,由龙首的封禁堂主导,结合封禁山的力量镇压!八堂即使分开,也是联合在一起的,所以才能多次抵挡住灵渊巨魔的冲击……”
黑衣青年道。
苏隐点头。
也对,只有这样一张巨大的渔网,才能笼罩这么大的范围,将八大堂紧密联合在一起。
说话间,二人一兽,来到了毒师堂的门前,推开厚重的大门,缓缓走了进去。
门内并不是宽敞的大殿,而是分割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房间,每一个里面,都飘飞出不同的酒香。
“十五年的贵涴春,用冰窖珍藏的夜帝红,九蒸九酿的青浦香……”嗅了一口,苏隐微微错愕,感觉不是到了毒师堂,而是到了美酒的珍藏馆,飘扬的气味让人沉醉。
“同为毒师,大家大部分都在研究毒药,还有如何让自己的杀伤力更强,再加上没外人过来,显得有些脏乱……”
又向里走了一会,黑衣青年满脸尴尬。
毒师堂做为猎杀灵渊巨魔最多的堂口之一,外人心中,应该是威严强大的,结果,真正来过才知道,和普通的小作坊没啥区别。
到处都是扔掉的废旧瓶罐、药渣,还有风干的药材之类,一些房间,还锁着一些特殊的妖兽、动物。
“这些都是用来试毒的……”
配制出新的毒药,要有生命去试,才能确定是否好用,才能确定剂量和威力,而这些妖兽、动物就是用来做这个的。
“邱渊,你来了……这位想必就是镇仙宗的那位小师叔吧!”
正在前进,一个老者走了过来,眼中带着焦急之色:“堂主已经坚持不住了,还望小师叔,尽快出手……”
“过去看看吧!”
来都来了,苏隐也不多说,紧跟在对方身后,急匆向里走去,时间不长来到一个宽敞的房间。
里面到处都是瓶瓶罐罐,还有些药物浸泡的残肢断手,像进入了修罗场,到处透露出阴森的味道,房子的中间,一张大床平放,上面躺了一个老者,周围站着七、八位中年人,个个气息雄浑,不比黑衣青年邱渊弱。
居然都是传承境以上的强者!
不愧是杀敌最多的毒师堂,单这份阵容,屠灭一个一流宗门,轻而易举,镇仙宗这种级别的,五个加起来,可能都抗衡不住。
他看向房间,房间内的众人,也全都看了过来。
这位小师叔才出现,就让三大堂堂主亲自迎接,本以为修为很高,气度无双,真正见到,才觉得有些失望。
八岁的模样,眼神清澈干净,体内没有一点真元波动,走在路上,会觉得毫不起眼,没有一点高手的气度。
就这样一个小家伙,能够起死回生,炼制丹云级丹药?怎么感觉不太像呢?
不过,此时已经没其他办法了,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对方身上。
“这就是我们堂主,还请小师叔诊治……”带路的老者,指了一下床上躺着的老者,道。
也不多说,苏隐几步来到跟前,沿着木床转了一圈。
毒师堂的这位堂主,脸色发黑,全身的皮肤已经出现了青灰色,生机中断,口鼻处,几乎听闻不到任何呼吸,不仔细观察,都会觉得是个尸体。
难怪黑衣青年那么着急,这种清苦,很多人都会觉得已经没救了。
“谁来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苏隐环顾众人。
“六天前,天地出现变故,灵渊巨魔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疯狂进攻封禁,以及我们毒师堂留下的毒气屏障,堂主无奈之下,只能亲自出手,重伤后,体内压制多年的剧毒,再也遏制不住,瞬间爆发,然后……就变成了这样!”
带路老者叹息着摇了摇头。
毒师为了进步快,拥有更强的抗毒性,配制出更强的毒药,从修炼开始,每天都会小计量的服用剧毒,修为强劲的时候,可以轻易压制,不出现问题,一旦重伤,就会承受不住,从而导致多年的积累爆发,量变引起质变,出现不可挽回的局面。
眼前这位,就是如此。
全盛期,不算什么,重伤之后,多年的隐患,激发出来,即便在场的都是用药高手,也都无能为力,一筹莫展。
“这种情况,只有丹云级的解毒丹,才有效果,药材我们已经准备好,小师叔如果方便,现在就炼制,只要能救醒堂主,付出再多代价,都在所不惜……”
老者继续道。
“嗯!”
打断对方的话语,苏隐手指伸出,轻轻搭在对方脉搏上,片刻后眉头皱紧:“你们可知,他平时……都服用什么样的毒药?”
“这……”
苦笑一声,老者摇了摇头:“每一位毒师,服用什么毒,对什么毒能起抗性……属于修炼上的秘密,就算师徒关系,都很难清楚……堂主经常服用什么,我们是真的推断不出来!若是知晓,也不至于,到现在都没任何办法了……”
这是实话。
每一位毒师,对毒的抗性都不相同,自己擅长什么,算是底牌,很少给外人知晓的。
“他体内是多种剧毒融合在一起同时释放,如不知道基础毒药是哪几种,想要救治……很难!”
苏隐解释道。
不同的毒药融合在一起,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变异,很难分开不说,治疗也会难上很多倍,不知道基础的毒药是什么,就算是他,想要治好,也没那么简单。
除非……用特殊的手段,但眼前的众人,应该不允许他这么做,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先问问,是否有人知晓。
“就因为确定不了,才找得小师叔你,解毒丹可以解百毒,丹云级的,应该不管他体内何种毒素,都能解掉吧……”
一个中年人皱了皱眉,道。
要是知道堂主经常服用什么药物,他们也能解,用得着找外人?
“丹云级的解毒丹,是能解百毒,但是……他现在毒气攻心,身体都硬了,差不多到了濒死阶段,不服用这种级别的解毒丹也就罢了,一旦服用,必死无疑!”
苏隐哼道。
警察是能救人,但挟持你的歹徒,刀都插到脖子里了,人也变得疯狂了,此刻,再拿警察威胁,恐怕就不但不是救人,而是杀人了!
此刻的毒师堂堂主就是如此,毒气攻心,濒临死亡,一样样将体内的混合毒药解掉,层层推进,或许还有办法,直接服用威力巨大的解毒丹……神仙都无法成功。
“那怎么办?”
“既然是他服用的毒药,肯定随身带着,将这些毒药全都拿出来,我想办法一个个品鉴,或许,就能找出经常服用的是哪几种!”
沉思了一下,苏隐道。
“全拿出来?”
众人全都一愣:“一位毒师身上带的剧毒,最少要上百种,一样样找,这太难了吧……”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独门秘术 逍遥V叶
苏隐微笑。
“那好!”
知道时间耽搁不起,一位老者上前,直接将堂主的储物戒指捏碎,一瞬间,房间空旷的地方,出现了一大堆瓶瓶罐罐,足有上百个。
武神 主宰 sodu
感受到其中散出来的毒气,诸多毒师,个个神色凝重,齐刷刷后退了几步,暗暗运转真元,进行抵抗。
堂主是一位传承七重的超级强者,他使用的毒药,连传承九重强者,都可以轻易麻翻,他们就算不弱,也不敢轻易触碰。
“这么多毒,还有很多相似的,怎么鉴别?”
一位老者再也忍不住,传音问道。
其实,这也是其他人疑惑的地方。
大部分毒药,为了让人服用,都会做的无色无味,正常观察,是看不出来的,只能使用后看效果……而这样做,时间太久了,堂主目前的情况,根本等不及。
“我也不知道,或许他有什么好办法吧……”
带路的老者也摇了摇头,正觉得奇怪,就见少年,屈指一弹,一汪清水浮现,安静的洗了洗手,取出餐巾,挂在脖子上,满是幽雅的来到瓶瓶罐罐跟前,取出一个玉制的高脚杯,倒出一些。
闭上眼嗅了一口,幽雅的品尝。
“22年的青竹翠,锻炒青木草的时候,多了些火候,如果能少上七个呼吸,苦味就一会减少一些,更加甘甜,可惜了!”
“85年的断黄液,酿制手法没问题,但对了一味鸡尾草,如果将这东西,换成牛尾草,味道会没这么冲,口感更好!”
“这个时间短,应该酿制出来不到三个月,而且是用七种不同的东西勾兑出来的,味道太烈,想要骗人喝下去很难,硬灌的话,效果不错……”
一边品尝,苏隐一边感慨。
“……”
“???”
房间安静的落针可闻,所有毒师,全都傻在原地。
(大家别忘了吃腊八粥啊!老涯曾经做过美术老师,画的画很受大家喜欢,明天看看能不能画一幅会喷火的鹦鹉。至于毛驴、乌龟,大家可以继续评论啊!最后,月底了,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