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pkc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起點-第三千四百四十章 口諭推薦-4f6mr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小說推薦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我很好奇,妖精女皇为什么会有这种清淡的表情,难道她也认为,这种连个人生活都要干涉的霸权组织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吗?
怀着这种想法,我回到家,并向泰勒老爷子询问。
老爷子闻言,只是呵呵一笑。
这一笑,可把我笑毛了,不禁恼怒道:“老伙计,你到底什么意思啊?要是不说清楚的话,我可是有权断你几天的酒!”
老爷子闻言,面色一僵,这才缓缓道:“还以为你早就认清了她的本心呢。”
“呃?本心?您的意思是说,妖精女皇陛下,早已把全部心思投入到壮大月光城的实力上面去了?”
“不是壮大月光城的实力”老爷子道:“而是让妖精族重回巅峰,俾睨众生。”
“这……她老人家难道还没放弃这个野望?”
“除非现实能让她彻底死心,否则以她的性格,再难以实现的事情,也要尝试去做。”
老爷子抿了口酒,继续道:“而国家力量的壮大,会使她争霸天下的道路变得更加顺畅,你觉得,她有反对的可能吗?”
老爷子的话不无道理,我很信服,只是就这样服软,让艾米丽加入国家力量组织,我不甘心。
于是,我向老爷子求助,希望他能帮忙,一块儿拒绝国家力量组织吗,最好施展雷霆手段,叫对方明白,我们无畏公会是不好惹的。
然而,老爷子却拒绝了我的邀请。
“我不方便出面”老爷子道:“不瞒你说,混小子,如果我出面相助的话,那些与我实力相当的老家伙,也会出面干涉的,那时候,你就算不想挪动背后的势力,也不得不请他们出面了。”
“如果是一个国家力量的话,我有能耐把对方干趴下,哪怕对方来三个,我也不惧,可对方是一整个组织,据说人数过万,我是单拳难敌四手,根本无力阻挡啊。”
“对方不会以多敌少的”老爷子摆摆手,提醒我道:“就算他们有那个心思,也要顾及颜面,更何况,你背后的势力也不是摆设,谁敢保证,在被惹怒的情况下,你不会毫无顾忌的引来使徒及驱逐者军团对其重拳出击?”
“有这两层保证,国家力量组织不敢对你怎样。”
“真是的”我嘟囔道:“早知道会有今日,我不如一开始就带着大伙儿去维奇堡定居去,起码在那儿,我可以横着走,完全不用考虑有人会对付我。”
“温室终归不适合巨树的成长”老爷子面露温和微笑:“只有时不时与挫折相遇,战胜它,并踩过去,你才会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参天巨树。”
“不瞒您说,老伙计,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像普通人一样,过着咸鱼一般的生活。”
“已经不可能了”老爷子缓缓摇头,道:“自从你被杜威大师收为义子,就不可能再过上平凡的生活。”
想想杜威大师给我的生活带来的优质变化,再想想自己受到的委屈,所有无奈,终究只能化作一声长叹。
没办法,义父给的优质生活条件太丰厚了,我无法抵御。
既然无法借助外援,那就只能依靠自己。
还是那句话,想把艾米丽收入国家力量组织,除非我同意,否则睡也甭想如愿。
如果你们想强迫,尽管放马过来,单打独斗,只要来的不是中等以上级别的国家力量,我都有把握在一挑三的情况下完胜。
如果是中等以上的国家力量的话,可能就会暴露底牌了,但在底牌加持的情况下,一打二不在话下。
倘若对方是高级别国家力量的话,打可能打不过,跑却是一点问题也没有。
假若对方来的是顶级国家力量的话……想想也不可能。
如果对方敢出动顶级国家力量,我也就有借口把使徒和驱逐者军团给调来了。
因为出动顶级国家力量是有条件的吗,第一,对方有对国家造成毁灭性危害的,第二,对方确定一定是国家的敌人,并且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国家的盟友,第三,对方暗杀了一位,又或者全部的在任君主。
基本上可以说,出动顶级国家力量的条件,就是对方是丧心病狂的叛国者,又或者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
若是真把我当成了这两者中的任何一个,我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并且我的脾气也没好到你把我推进泥潭,我还笑脸相迎的程度。
午餐过后,我又去了趟皇宫,找到妖精女皇陛下,询问她如果我和国家力量组织发生冲突,什么样的冲突范围,是可以被接受的?
精灵女皇面露怒色,介于妖精女皇在旁边,也不好开口。
一旁,妖精女皇沉思片刻,道:“艾米丽最初也的确是被当做未来的国家力量培养的,而且国家力量组织也不像你想的那样。”
“我什么也没想,奶奶,我只希望艾米丽能够陪在我身边,而不需要受到太多的桎梏,仅此而已。”
“国家力量组织不是监狱,何谈桎梏?”
“可他们连婚姻生活都要干涉,这还不是桎梏?”
“国家力量只会拆散并不适合的情侣组合,并不是见情侣就拆散。”
“是否合适,是情侣之间的事情,与国家力量组织何干?”
我反驳道:“哪怕就是真不合适,也是他们之间说再见,这方面,国家力量组织是不是管的太宽了?要是以后我和艾米丽吵架了,是不是他们也要出手干涉,将我俩拆散啊?”
妖精女皇望着我,片刻,笑着摇摇头:“孩子就是孩子,也罢,既然此番和国家力量组织对上了,你就好好做,至于底线,只要不造成大规模人员伤亡,都可以接受。”
“好的,奶奶。”
我终于露出笑容。
之前的焦灼与等待,都是在等妖精女皇陛下的这句话。
只要有了这句口谕,我就可以放开手脚,做我想做的事了。
要问我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很简单,我要用实际行动,告诉那些敢打我未婚妻主意的人和组织,别看我平时看起来笑呵呵,实则却也不是好惹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