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upi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愛下-第470章 來自自然的饋贈相伴-u1ozy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还有,你想当王的话,那样可不行,”非赤跟非离趴在一起闲聊,“你要学会统治……”
“统治?”非离疑惑追问。
“就是有一大群追随者,让它们帮你做事,这才是王,”非赤道,“其实我也不太懂,这是非墨告诉我的,非墨是一只乌鸦,它也会飞,不过没有海鸥大。”
非离:“那它好小只。”
非赤:“但它还是很厉害,很多鸟都听它的,可惜它去美国了,不然可以让它教你怎么统治……”
非离:“美国?”
非赤:“非墨说,是在大海另一边的陆地,很远很远,主人找了飞机送它和它的手下过去。”
非离:“它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啊?”
非赤:“因为……”
……
在等池非迟吃东西的时候,非赤跟非离说完团子说非墨,说完非墨说十兵卫,连带着白蛇大白一家和那些跟着池非迟夜跑的猫也说了。
非离就跟非赤说海里的情况,各种各样的生物、各种各样的趣事。
池非迟来了兴趣,听着非离的描述,不时报一下人类对那种动物的称呼。
海里的事他也不知道多少,听非离说说还是挺有意思的。
一顿饭,池非迟吃了快一个小时。
非离等池非迟收拾了桌子,才仰头看了看天空,“主人,那个人是八年前的今天死的,我们赶紧把东西送给那个孩子吧,他看到应该可以开心一点。”
八年的今天?出海死在了海上?
池非迟回想着柯南这次遇到的案子,三个嫌疑人的父亲都是今天死的。
他又跟案子扯上关系了?
“非离,那个人搭的船是不是被人撞了?”
“咦?”非离一愣,回想着,“是吗?我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在海里了,所以我也不是清楚……”
“是的,是的!”
三只海鸥从高空鸣叫着落下,叽叽喳喳。
“有另一艘船把他们的船撞沉了,故意的!故意的!”
“那个用船撞别人船的男人现在肯定已经死了。”
“今晚天刚暗下来的时候,他被人灌醉后用渔网缠住放在沙坑里、又用船压在身上,海水已经涨潮了,他肯定会被淹死。”
“是当年那三个人中其中一个的孩子做的……”
好像所有的海鸥都喜欢剧透案子。
这一下好了,池非迟又把整个剧情想起来了。
非离仰头问,“是不是我说的那个孩子?”
“好像不是又好像是……”
“天色太黑,我没看清……”
“我也没看清……”
三只海鸥有点分辨不清。
“不是。”
池非迟给了非离一个肯定的答案。
这个案子的三个嫌疑人,名字他都记不清了,不过凶手会很早就去餐厅里制造不在场证明,没有去祭拜八年前死在海上的父亲。
非离说的那个‘孩子’会每年去祭拜,那就不是凶手。
现在要考虑的问题是,现在已经死人了,他再跑过去,在海滩上留下痕迹,说不定会被当成嫌疑人。
而他的出现,说不定也会让那个‘孩子’因为时间或者别的原因,变成嫌疑人。
不过……
有柯南在,事情早晚会真相大白,被怀疑一下好像也没什么影响。
……
寺庙后方的墓地临近悬崖,一盏孤灯悬挂在房檐下,亮着昏黄灯光,在海风吹动下摇摇晃晃。
皮肤黝黑、身材高壮的男人坐在一座墓前,听着海浪拍在悬崖脚的哗啦声,对着墓碑低语。
“今晚就只有我一个人过来……”
“今年过得也还不错,还是老样子……”
“荒卷用船拉网、把靠近海岸的鱼都捕光了,我们在海滩上做海岸巡逻员,防止有人溺水,顺便清理一下游客留下的垃圾……”
“我们决定跟荒卷那家伙谈谈,他们两个先过去了,我来跟您说说话,等会儿就过去找他们……”
一只海鸥掠过上空,低低叫了一声。
墓前,一圈香燃烧过半,一缕缕白烟升腾起来,又被风吹散。
男人笑了笑,仰头看向漆黑的夜空,“你以前老是跟我啰嗦,要遵守大自然的规则,不能贪得无厌,可是呢,贪得无厌的家伙还活得风生水起,你却不在了,你当年可是最厉害的渔夫……”
他突然想起,他父亲还没有出事前的半年,又跟他啰嗦着所谓的规则。
‘老头子……你每次捕鱼可是最多的耶,要是让人知道你一直啰嗦不要贪得无厌,会被人当成是虚伪哟!’
‘笨蛋!这跟收获多少有什么关系?我说的是,捕到小鱼要记得放回海里去,这就是规则!有灵性的动物不能伤害,以后可不要捕鲸,这是我的规则!’
他父亲那时候笑哈哈拍他背,愣是把他的背拍得生疼,得意道,‘信次啊,你老爸我这么厉害,就是因为我是受到自然馈赠的人!’
“自恋的老头子,要是真的受到自然馈赠,你又怎么会葬身大海……”根津信次着快燃到尽头的香圈,叹了口气,起身拍了拍衣服,准备离开时,视线余角突然瞥见后方有个黑影,吓了一跳,连忙转身看去。
他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怪人。
怪人身形高大,穿着一件背上是黑色、前方是白色的大斗篷,戴着兜帽,兜帽下的面具也是黑色,在脸颊处又留着两块白斑。
根津信次吓得低吼一声,闭着眼,一记老拳就打了过去。
“啪!”
拳头被轻松抓住。
“我送你父亲的尸骨回来。”池非迟换了个温和男性嗓音,说出来意。
装鬼怪有风险。
遇到这种一被吓到就直接动手的人,身手不好还真搞不定。
根津信次一愣,睁开眼打量眼前的怪人,“我……我父亲?”
“跟我来。”池非迟松开抓住根津信次拳头的手,转身去悬崖边。
根津信次一愣,没多由于,跟了过去。
这个怪人的声音很温和,让人觉得满满的善意,他决定去看看。
虽然他的父亲葬身大海,他不觉得能将尸骨找回来,这个墓地里葬的大多是这一带的渔夫,也有不少是衣冠冢,但……
他还是忍不住报有一丝希望,这个怪人悄悄出现在他身后,就像鬼怪一样,万一是真的呢?
他对自己有信心,跑应该还是没问题的,这里又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村子里的人都认识,还怕一个怪人?
池非迟走到悬崖边,转头看旁边的两个袋子,依旧用着温和声音,开口道,“左边袋子装的是你父亲的尸骨,还有他两个同伴的部分尸骨,被没有找全,后边袋子里……是我家小离送你的。”
“小、小离?”根津信次有点懵。
“十年前的今天,小离想靠近海岸边看看人类,正好遇到了捕鱼回来的你的父亲,”池非迟转身看大海,“是你父亲提醒小离正在涨潮,还驱赶小离离开海岸边,让小离避免搁浅在海滩上的命运,之后两年,在你父亲出海的时候,小离一直在关注着……”
根津信次愣在原地。
十年前?
他记得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父亲每次出海都能捕到很多鱼,也差不多是那个时候被称为最厉害的渔夫。
那个时候,他还会跟着自己父亲出海捕鱼,可没见过什么小离……
不,等等,他记得有几次,他父亲会对着波光粼粼的海面窃窃私语。
‘你又来了啊……’
‘不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玩吗……’
‘你不见见我吗?你在怕我吗?我那晚可不是想伤害你……不过算了,你躲起来也好,那就乖乖躲好吧……’
‘今晚要涨潮了,不要靠近海岸啊……’
他当时还以为是自己老爸无聊养出的坏毛病。
细思极恐!
所以那个‘小离’到底是什么东西?
池非迟继续用温和语气道,“八年前那个暴风雨的夜晚,你父亲和同伴搭船出海……”
根津信次回神,抬眼盯着站在悬崖边的怪人。
“小离在海里遇到了暗流,没能及时赶过去,她赶到时,你父亲已经死了……”池非迟顿了一下,“她很难过,一直想将你父亲的尸骨送回来,还有想将她在海底发现的一些东西送给你,希望你能好好生活下去,不过她没办法靠近海岸,你又没有再出海,一直到今天才托我帮忙送过来。”
毕竟这是人家老爸的事,他觉得有必要让根津信次了解前因后果,同时,也希望根津信次珍惜这份礼物。
虎鲸很少有主动攻击人的时候,他也希望能有一个虎鲸报恩的传说流传下去,哪怕只有一个渔夫坚持不捕杀虎鲸,那也算是将这份有来有往的恩情延续下去了。
“那小离到底是……”根津信次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猜测。
涨潮接近海岸会搁浅、帮他父亲捕鱼、怪人黑白色的斗篷和面具……
海里的虎鲸!
这个怪人难道是……虎鲸成精了?
“我不希望她再靠近海岸。”池非迟没有理会根津信次的试探,往前走。
“等等……”
根津信次眼看对方直接踏出悬崖边缘,下意识地上前,只是伸出的手很快顿在空中。
对方没有笔直往下坠落,而是斜飞出去。
昏暗夜色下,斗篷被风吹动,黑面隐在黑夜中,只能看见一条晃动的白,向着远处海面而去。
根津信次一愣,回神后,连忙放声问道,“我父亲当年出海,真的是遇到了意外吗?”
“不是。”
黑夜中隐约传来那个温和男声的回应,很快又消散在夜风中。
根津信次站在悬崖边。
这个答案他并不意外。
八年前,突来暴风雨,他父亲听说荒卷出海之后还没回来,就跟同伴一起乘坐渔船出去寻找。
事后,荒卷回来了,他父亲乘坐的那艘渔船被海浪打到了岸上,船身破损,可是明明没有沉没的船上,却没有一个人……
是荒卷那家伙故意开船撞了他父亲乘坐的船只、将人撞下大海!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