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a45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風起雙神 起點-398聖壁-h1dfh


風起雙神
小說推薦風起雙神
“想让我给那个贱女人磕头认罪,除非我死了。”
他话还没有说完,自己的脸颊一边一记空响,“这是警告,女王陛下是我圣壁最尊贵之人,容不得你一个罪臣恶意中伤诽谤。”
李煜没有继续骂下去,不过他是绝对不会答应晏殊所开出的条件,但是不管是王盆重燃还是十年的赌约,他都没有准备好,该怎么办呢。“你是不是记错时间了,我们约定的时间不是明年吗?”
晏殊笑了笑,好拙劣的借口,看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从王室密库房里偷了这么多好东西,这些年我记得有8次了吧,怎么真的以为女王殿下不知道,老王当年的选择是错误的,若不是女王殿下受命与危难,殚精竭虑,在夹缝中苦苦支撑,恐怕者圣壁早就忘了。”
“难道现在的圣壁就不是,那些青教圣堂难道是假的??”
晏殊摇摇头,无谓之争毫无意义,若是能说通,当年就说通了,何必等到现在,圣壁没有实力对抗洛斯里克,老王当年励精图治,但也过于锋芒毕露,不知藏敛之道,招来那样的灾祸,可惜大好局面被生生扼杀在摇篮里。
“好了,要么我们实行当年赌约,再打一场,你若赢了,我放你走,绝对不拦你,若是你又输了,那就乖乖的和我去见女王。”
李煜这些年一直很想在法兰剑技上有所突破,不过即使借助深渊的力量,他还是不得存进,打不过晏殊的,他的招式对他实在过于克制。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了,该怎么办才好呢,正犯难,一把螺旋剑从地上升起,是篝火,一只有力的手将李煜一把拽住,“跟我走。”
随后李煜就如凭空消失了一般,地上的篝火也不见了,人就这么凭空的消失了。
晏殊皱起眉头,一个拥有营火的大人物,居然来救李煜,看来整个罪都有要有麻烦了。
“没想到团长大人你这么怕晏殊,哈哈哈。”深渊回廊的浅处,刘月夕正笑嘻嘻的和李煜打哈哈。二人很快离开深渊蜜廊,
“威廉和他的手下呢。”李煜见到外头空无一人,不可思议的问。
“我利用电梯将十层空间换了一下方位,这玩样实在太强大了,原先我一直以为所谓电梯是将乘坐者送到不同层面,我现在知道我完全理解错了,电梯调整的是各层空间的四维方位,只要稍稍调整一下,就是威廉和我们同在第十层,也完全不可能看到对方,四维空间叠层实在太奇妙了。”刘月夕越说越兴奋,亚楠老师青莲火第二层所包含的知识实在太丰富了,几乎包罗万象,很多先前不解的问题全都迎刃而解。
李煜冷冷的问,“叠层空间技术圣壁也有人懂,电梯也不止一部,早晚大王陵寝还是会被发现的,你失约了,足足晚了一个月。”
刘月夕嘿嘿一笑,“可我把不息业火搞回来了,去之前你可没和我说,罪业之都的业火是不外传的,知道我费了多大的精力才搞到手的吗?”
搞到了?李煜简直不敢相信,他原以为刘月夕会用他给的王室重宝换取大量骨魂币,来购买一朵次一级别的火种,毕竟然里是繁荣的罪都,可没想过刘月夕真能搞来罪焰,“你说你真的搞到了不息罪焰?”
“骗你干嘛。”说着,刘月夕伸出左手,一朵小青莲从手掌上燃起,这不过这一次它的颜色却有不同,“怎么样,没有骗你吧,快带我去王盆那里,这火可神奇了,功效非凡,说实话,还真有些不舍得给你。”
李煜章目结舌,是真的,他居然真的搞到了业火,而且,刘月夕的个人实力又有明显进步,自己现在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这一个月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到底遇见什么人了。不息业火被从青莲里彻底分离出来,刘月夕肉痛的将火放进王盆之内,火焰一触及王盆的底部,就开始熊熊燃烧,“这不会成为第二个罪业之焰吧。”
“怎么可能,罪业之都的环境很特殊,才能生成那样的火种,不过谢谢你,刘月夕,虽然拖了这么久,但是我其实没有想到你真的能弄来这火,应为你,我的计划又了成功的可能。”
刘月夕听了听得意,“那是,我在罪都可是经历了很多事情,在多方运作之下,经历千难万阻,这才。”
李煜直接打断他,“那下一步就是你替我去赴那个十年之约,感觉你的实力又有长进,”
刘月夕还想侃侃自己的丰功伟绩,李煜的不感兴趣让他有些不爽,“有了燃烧的王盆,我们就有了说话的底气,当年沙里万弄手段夺了老王的权,拆解圣壁之歌大战团,解散摩丝研究会,其实触及了很多人的利益,手段也是非法的,赫莲娜女王得位不正,所以现在的王城主殿,她也只能偏侧而坐,所以说,只要你能赢得和晏殊的比试,那么按照当年的规定,你就会自动成为王国右手,这一点脸赫莲娜都没有反对的权利。”李煜兴奋的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刘月夕一泼冷水浇上去,“王国右手,这样的话我也就成了洛斯里克的眼中钉肉中刺,在罪业之都的时候,我遇到了麦克唐纳大主教,并且交过手了,说实话,我不觉得你们有罪都那样的底蕴,可以和洛斯里克叫板。”
李煜异样的看着刘月夕,和麦克唐纳交手,没有死,居然还顺利回来了,“你说的是真的?”
“我有必要骗你吗?麦克唐纳已经负伤回了洛斯里克,短时间里不会出来的,不过恐怕我现在在洛斯里克是已经挂上号的,说实话,帮你讲王盆燃起,该尽的义务我都已经尽了,后头你自己来吧,我可不想和青教主教们再惹上关系。”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李煜是把刘月夕当工具人,但是如今的刘月夕要势有势,要兵有兵,找望舒女神的工作他已经有能力自己完成,以他如今的地位实力和关系,应该说暗中和女王建立某种合作来换取使用时空维管的机会这样更稳妥,他不太愿意再和李煜合作,除非李煜能拿出更让他心动的东西。
再度被刘月夕掀桌子的李煜又懂了杀机,这会儿刘月夕全然不惧,说:“你我都会法兰剑技,你又受了伤,现在不是我的对手,合作一场不易,我不希望我们最后不欢而散。”
李煜按着剑,“看来阁下用我王室重宝换了不少机缘,怎么现在羽翼丰满了,就想着翻脸不认人?”
“诶诶,什么话,我们事先的协议是我帮你弄来了根本不可能的不息业火,所有的事情全都一笔勾销,何况我还在晏殊鼻子底下救了你,这笔帐怎么算,李煜你也是做过王国右手的人,咱们就把话挑明了,想让我作这么个送死的工具人,你这算盘打的太响了,如今你我位置平等,我又没有你这么大的理想,说实话,没有绑了你去给赫莲娜女王作见面礼,我已经很念情分了,可莫要自误了。”手里有兵有势,刘月夕说话很有底气,全然不惧李煜,甚至可以说现在是他占据主动位置。
李煜没想到刘月夕罪都一行,回来有了这么大的变化,不过这样岂不是更好,越是有能力就越是能助他完成使命,“刘月夕,对不起,现在是我把问题想的简单了,我再开一个条件,你若是觉得合适,我们能不能再合作一番。”
还有什么条件,刘月夕愿意听一听,“你说说看。”
“刘月夕,你是来自异界的,早晚是要回去的,可是在一般情况下,从时空维管穿梭时空,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最轻微的也是失去所有异界旅行的记忆,当然你在这里获取的物品除了青莲火之外你也基本带不回去,但是我有办法可以让你以更小的代价回你原来的世界,甚至还能让你带不少东西离开,如何??”
刘月夕心动了,还有这般好事,他虽然已经拼命找寻友价值的魂器记忆器,多次求证得到的都是相同的结果,从时空维管回去能携带的物品极其少,而且苛刻,想来想去,也只有大量的记录魂器是最能彰显价值,现在李煜的这个说法可说是诱惑巨大,整个月亮神域对翠房星来说,就是一座宝库,任何一件寻常物件带回来都可能是突破性的技术,尤其是这里烂大街的符文技术,放在翠房星那简直就是绝了,值得赌一赌,“好,你说的是真的吗?”
“自会证明给你看。”
“可以,和晏殊这场对决我帮你出战,也可以帮你夺权,但是我不作王国右手,这样目标太大了,早晚会被洛斯里克的人盯上,我不想直接和教宗对上,这太可怕了。”
李煜点点头,“好,先赢下十年赌约再说,这是晏殊的个人资料,我所知道的全都写在里头了,你可以有针对性的练习,相信以你现在的实力,应该能够战胜晏殊的。三天后如何,我需要时间去召集我的老部下,三天后,王盆会出现在王城的之前,有它在,我可以控制所有的叠层空间,让整个圣壁之都恢复原来的样子,这样所有人就都知道我李煜回来了。”
“好,就三天到时候我也会领着我的骑士团出现在王城之前,我们以火焰为信,”刘月夕再度燃起青莲,一把燃烧的螺旋剑从地上升腾而起,他握住剑柄,随着螺旋剑一起沉入土中再也不见。
这是高阶营火才具有的功能,好家伙他居然连这个都拥有了,看来也是有不小的野心,李煜愕然,不过他转又微笑的自言自语,“也好,有他在或许真能把这摊死水搅出大风浪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