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玩家兇猛 黑燈夏火-第十七章 前行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
“嗤,总算走了。”
旱魃扫了眼素霓笙消失的位置,轻蔑地撇了撇嘴,转头看向李昂,咧嘴笑道:“这回你就算想隐藏也隐藏不下去了,
甜妻狂想娶:老公快回家
明天你的脸就得出现在论坛首页。”
“出现就出现吧,毕竟这一天迟早都会到来。”
李昂苦笑摇了摇头,慢慢收敛起脸上表情,缓缓问道:“现在的话,能告诉我更多的真相了么?”
旱魃的表情也稍微严肃了一些,“你想知道什么?”
“杀场游戏的真相,你们的具体计划,”
李昂皱着眉头问道:“以及,为什么要选我作为代行者。”
晨曦 周而復始
旱魃与企鹅阿基利对视一眼,犹豫一下,缓缓说道:“杀场游戏,既是祝福,也是诅咒,同时,更是宿命。
一切皆因它而生,因它而起,
我们所有人,所有事,最后都要尽归于它的怀抱。
要么战胜一切,作为胜者活下去,
要么满盘皆输,迎来公平一致的灭绝永夜。”
“…”
李昂脸上浮出了复杂的表情,“能不能说点我听得懂得。”
“你以为我想说谜语啊?”
旱魃不爽地甩了甩手,说道:“永生种在现世的所有行为,哪怕只是一句话,一个动作,
都会产生影响未知的信息与因果扰动。
就像在池塘里投入石子,必然会产生席卷整个池塘水面的波纹一样。
我们已经提示到这份上了,等你掌握了足够信息,自然能推演出事情全貌。”
“行吧行吧。”
李昂摆摆手,示意自己理解,“那代行者的事情呢。
你是什么时候,咳,选上我的呢。”
“你是不是在想,我从你出生之前就开始谋划你的降临了?”
旱魃脸上露出捎带些讥讽意味的笑容,“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我为了实现我的宏伟计划,从始至终都在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
从你出生到现在,一步步引导你走到今天?
哈哈哈,
我又不是戒指里的老爷爷,有那么多的空闲和精力。”
“那是为什么…”
李昂心底一定,他非常厌恶所谓命运使然的说法,哪怕是旱魃也不行。
“当初在囚魔窟里看你有缘咯,就像我以前说过的那样,你是第一个解开封印的人。”
旱魃随意道:“不过你做的还不错,至少现在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
“你的预期…”
李昂咂了咂嘴巴,“不会是要我成为世界第一吧?”
“你?”
旱魃少女眉梢扬起,上下打量了李昂一番,笑道:“目前的实力还算可以,不过跟那个长着翅膀的小鸟人相比嘛…
呵呵。”
“差一些?”
李昂抿了抿嘴唇,眯着眼睛想了想,“我还有底牌没用。”
“你以为她就没底牌了么?”
妖道练气士 七重地狱九重殿
旱魃撇嘴道:“能和你站在一个层面的存在,都不简单。
眼界要开阔些,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代行者,别让自己的目标止步在米迦勒。”
旱魃少女走上前来,老气横秋地拍了拍李昂的肩膀,令后者脸上露出苦笑。
“对了,差点忘了这个。”
旱魃站在朱雀留下的深陷坑边,随手一招,从坑中隔空捞起了一块布帛,正是蜃龙红鬣外衣。
这件陪伴了李昂许久的完美级道具,
在被枯木泰坦刺入朱雀异像腹腔之后,终于出现了损坏,衣服边缘烧灼焦黑了一片,隐约间还能看到一两个破洞。
“啊。”
李昂有些心痛地看着蜃龙红鬣外衣,
这件道具起到了无数次保命功能,就算是出现了史诗级别道具的现在,也完全不显得落伍。
“唔…修一修还能用。”
旱魃沉吟一声,朝上面徐徐吹了口气。
比朱雀烈焰还要炽热的焚风,直接将前方范围路面上的所有碎石融成残渣,
正面承受旱魃呼吸的蜃龙红鬣外衣,表面隐隐闪烁着明亮光芒,原本被朱雀焚烧过的部分,也褪去焦黑,修复裂痕,崭新如初。
“这样就行了。”
旱魃满意地点了点头,将蜃龙红鬣外衣随手丢给李昂,
李昂接住红鬣,发现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滚烫炽热,
反而有点温热,像…电热毯?
眼下不是研究装备变化的好时机,
旱魃随意地伸了个懒腰,再次拍了拍李昂的肩膀,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下次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你…加油吧。”
李昂反应过来,“你去哪?”
“回家啊,还能去哪。”
旱魃脸上再次浮现慵懒表情,“抓紧提升实力吧,现在的你,还不够强。”
说罢,她便挥了挥手,走向企鹅。
阿基利微笑着从虚空中取出一扇粉红木门,打开门扉,露出了那一侧的月球景象。
周遭空气呼啸涌入木门当中,
旱魃径直走入门内。
在门关上之前,
李昂看见门那边的蜃龙盘曲于云宫深处,双眼微闭,闭目凝神,
其前方,正摆放着一台灰褐色的大头电视机。
二次元酒馆
吱呀,
木门关闭,还站在门边上的阿基利笑呵呵地整理了一下脖颈上的领带,对李昂说道:“这次吧,其实我也有责任。
唔…上次帮你隐藏的时候,要是让你提前被当时的素霓笙看出来,这些也就不会发生了。”
“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李昂倒是看得比较开,摆手道:“不是素霓笙,也会是特事局别人什么人找到我。”
魔法纪元黎明 云刺心
“嗯。”
阿基利点了点头,“你最近才经历过剧本任务吧?接下来有什么计划么?”
“走一步看一步吧,”
李昂随意道:“不过,得先去特事局总部走一遭。
有些事,还没算完。”
“哦?”
阿基利脸上露出了狡黠笑容,“呵呵,那我就不打扰了。下次,有缘再见。”
说罢,他再次推开木门,露出一片星光景象,
踏入门中,连同整扇粉色木门一起消失不见。
三人终于离开,现场只剩下了李昂与柴翠翘。
微风从城市废墟中穿过,发出呜咽风声,
阳光从高楼那被解离术腐蚀出的孔洞中照耀进来,
李昂与柴柴相视一笑,转身朝着特事局总部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