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6ne1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萬古神帝 txt-第2872章 再次悸動-rrskb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
这世上,最难放下的,除了爱和恨,情和义。
还有遗憾和愧疚。
最轻松的死法,就是没有遗憾而死,不带着愧疚离开这个世界。
白卿儿和张若尘,要说男女感情,其实还远远谈不上,顶多只有相互对对方的些许欣赏。可是,她做出的选择,却让张若尘生出,是自己造就了这一切的自责和心痛。
张若尘相信,白卿儿这么做,未必只是在报复他。
或许也是在报复荒天。
她心中对荒天的恨,对白皇后的恨,张若尘是亲身感受到过。她对张若尘,很有可能,根本就没有恨,只是将他当成了一个天资不俗,同病相怜,不讨厌,甚至还有些欣赏,并且配得上自己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她只遇到了张若尘这么一个。
两人有了肌肤之亲后,才让她有了嫁给张若尘的念头。而她心高气傲,要嫁的,一定是强者,必须是成神后的张若尘。
白卿儿和张若尘的关系,源于她对张若尘欣赏和觉得只有他配得上自己,若是张若尘不能达到神境,她还拿什么来欣赏张若尘,张若尘又有什么资格配得上她?
就算勉强自己嫁给张若尘……
可是勉强二字,已经说明了意愿。
这也是感情!
但,少了与池瑶、木灵希、般若她们那种感情的纯粹和厚重。因为无论张若尘变成什么样子,都不可能影响她们心中的情感。
又或许,白卿儿也有心中的无奈。因为她要天尊宝纱,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神女第一城,为了星桓天。
在战争面前,每个修士都是无奈的,都会身不由己。
鱼晨静观察细腻,道:“前辈似乎很哀伤。”
“没有什么可哀伤,当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刻的时候,人间种种,已经与我无关。”张若尘道。
这句话,这些年来,张若尘不止一次对自己说。
但,没一次像现在这样,很想笑。
笑自己,自欺欺人。
笑自己,向死亡妥协。
死亡就像一柄无形的剑,抵在他的脖子上,让他知道,自己下一刻一定会死去。从而,放弃了对抗,放弃了所有。
可是死亡却故意戏耍他,迟迟不挥剑下去,让他在生死边缘煎熬,让他每天都浑浑噩噩的等待。
张若尘不敢生出希望,因为人一旦有了希望,就会贪生,就会怕死。
怕死,是人之常情。
但像张若尘这样的人,一旦开始贪生怕死,今后便再也不是他,再也没有冲劲,再也休想有所作为。
“哗!”
肚脐下的玄胎,再次传出悸动。
一圈圆形的光纹,蔓延出来,急速涌动出去。
天下神女楼中,数之不尽的道锁、神纹、阵法铭纹,全部都浮现出来。有一道道光柱,冲天而起。
一片片宫殿群之间的湖面,湖水爆开。
楼中的神灵皆被惊动,纷纷飞出宫宛,以神目窥望四方。
“刚才是谁?”
“好强的神力波动。”
“天下神女楼中诸神汇聚,谁敢来捣乱?”
……
各大宫宛,混乱不堪。
怒吼声、尖叫声、议论声响成一片。
不知多少圣境修士,被刚才爆发出来的神劲波动,震慑得跪伏到在地上。
来得快,去得也快,神劲波动瞬间消失。
天下神女楼中虽然高手如云,诸神齐聚,但,却没有一个找到神劲波动到底是从何处传出。
骚乱渐渐平息。
张若尘陷入茫然和沉思,这一次从玄胎中传出的波动,是那么清晰,强度更胜上一次。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什么,引出了这股波动?
是心态上的变化?
可惜玄胎中,依旧空空荡荡。
鱼晨静和伊曼修为都不弱,可是,刚才从张若尘玄胎中传出的神劲波动,速度实在太快。快到她们根本无法分辨,是从外面传进来,还是从张若尘身上传出去。
“敢在天下神女楼中妄动神劲,却又没有造成破坏,看来那人是故意在挑衅。”鱼晨静道。
伊曼冷哼一声:“放心吧,城主肯定已经感应到他的位置。无论他是谁,城主都会让他付出代价。”
坐在一旁的张若尘,心态平和,根本不怕白皇后找上门来。
来了更好,正好把荒天夺走天尊宝纱的事告诉她。
“接着奏乐,接着舞。”伊曼道。
本是被神劲波动惊慑得跪伏在地的一位位彩衣美女,连忙站起身,继续奏乐和漫舞。
张若尘和鱼晨静一直在等待陆依和商夏,可是,等来的,却是一封战书。
送战书来的,是一位石族大圣。
“神云战台,一决高下。只分胜负,不分生死。胜者,得天尊宝纱。——石英上君。”
张若尘看完战书,便是扔到一旁。
单膝跪在下方的石族大圣,道:“上君知晓老前辈寿元无多,不喜争斗,因此,愿以一枚续命神丹为礼。无论战斗胜负结果,续命神丹都归前辈所有。”
帝品圣丹,已经是十分罕见之物。
一枚神丹,可想而知价格几何。
对一位寿元将尽的神灵而言,没有什么比续命神丹的吸引力更大。
如果续命神丹有用,或许张若尘真的会答应石英上君的挑战。
可惜,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别说续命神丹,便是一株神药,对他而言,都没有任何意义。
张若尘道:“回去告诉上君,让他先把续命神丹送来,老夫服下后,如果真的有用。再考虑,是否答应他的挑战。”
“这……好,晚辈一定将此话,转述上君。”
那位石族大圣退下去后,立即去了石英上君所在的宫宛,将张若尘的提议复述一遍。
“蠢货,没听出来那个老东西在戏弄本君?”
“嘭!”
石英上君大怒,一巴掌拍出去,将那位石族大圣打碎成一堆石粉,道:“可恶,连续命神丹都打动不了他,这老家伙难道不怕死吗?”
“既然如此,只能使用最后的办法。”石族神灵黑林,眼神阴沉的道。
石英上君点了点头,道:“将天尊宝纱在他身上的消息传出去,一定会有神灵铤而走险,出手抢夺。只要天尊宝纱不在那老东西的身上,我们再夺取,就会容易许多。”
鱼晨静自认为聪慧绝顶,可是此刻,却是完全猜不到天尊宝纱,到底是不是在这位老前辈的身上?
连续命神丹都打动不了他,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动他?
而伊曼,则是陷入震惊状态,怎么都没有想到,神女十二坊求之不能得的天尊宝纱,居然在这位老人家的身上。
“老夫得走了!”
张若尘站起身,走到老黄牛身旁,从柱上解下绳子。
鱼晨静和伊曼立即追上去。
伊曼殷勤至极,笑容媚态,主动抓住了张若尘的手臂,美眸涟涟,道:“前辈不是要见少主吗?再稍等片刻吧,陆依和商夏肯定很快就会回来。”
此刻,只要张若尘肯留下,她便是献身都愿意。
鱼晨静也不想放张若尘离开,连忙道:“前辈身上有神女十二坊最想得到的宝物,白少主肯定会见你。”
“等不了她们了,大麻烦很快就会找上门。”
张若尘牵着老黄牛,走出宫宛。
伊曼和鱼晨静想要再次阻拦,但,浑身无法动弹,连嘴巴都张不开。
走出宫宛,张若尘和老黄牛的身形,便是在空间中消失,如同隐形了一般。
关于天尊宝纱的消息,迅速传遍天下神女楼,一位又一位神灵,赶至这座宫宛,却都扑了一个空。
张若尘自然不是真的就此离开,而是牵着老黄牛,走在湖畔小道上。
先前他收集了商夏的一缕气息,此刻正是以精神力,感知这缕气息的位置,一路找了过去。
离开之前,他必须见白卿儿一面。
当张若尘找到商夏的时候,商夏正坐在湖中一只月牙小舟上。藏在小舟中的,却不是白卿儿,而是罗生天。
两人相互依偎,正在倾诉这些年的思念,与对未来的憧憬。
那么的美好。
张若尘眼睁睁的看着月舟飘过去,听尽了两人所有的情话,长叹一声:“年轻真好。”
忽的,张若尘眼神一凝,在湖泊的对岸,看到一道比罗生天和商夏更年轻的身影,心中的某种情绪,顿时爆发出来,湿润了双眼。
他将老黄牛,收入掌心,身影飞掠起来,落到湖中的一只月牙小舟上,想要更近的看一看那道身影。
是池昆仑。
池昆仑早已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修炼千年的大圣,身形卓然的站在人群中,背上,背的是宽阔且沉重的沉渊古剑。
在他前方,是一座高台。
台上,挂有两盏灯,一位儒袍老者和一个青衣少女,正在讲《万年评》。
儒袍老者坐在案前,喝下一口茶后,讲道:“红尘绝世楼,海石星天外。红尘楼评红尘人,星天崖论万年事。”
“今日要讲的第一篇,便是——是是非非一千八百年,《三十三重天》造就这个时代最惊艳的两人。”
此时,青衣少女弹奏的琵琶声响起。
弹了几个调,又停下。
儒袍老者道:“要说这万年来,最惊艳的两人,你们应该都以为说的是张阎二人。但不然,张若尘和池瑶女皇的恩怨情仇,才是这个时代最曲折、最有趣的篇章。”
听到“有趣”二字,池昆仑皱起眉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