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笔趣-406. 此間無佛分享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苏安然猛然转头。
提醒声响起,但却并未指名,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认为是对着自己而来。
而众人的视线前方,并未有敌人的身影。
那么答案自然只有一个。
敌人在身后!
几乎是所有人,在同一时间都各有动作。
空灵是猛然转身,手中有一抹灵光跃动,那是她的本命飞剑。
宋珏则是突然一矮身,同时身形一转,右手搭于刀柄上,已然准备拔刀而出。
而石破天和泰迪两人的反应,更是干脆了然。
石破天头也不回,直接反手就是一刀往身后劈了过去;泰迪稍微保守一点,做了一个防守的动作,毕竟他的兵器是长枪,想要来一手回马枪的话,没有马还是有点难度的。
唯独东方玉。
他整个人直接就朝着前方飞扑而出。
谁让他现在毫无战斗能力。
也幸亏几人前行的时候,彼此之间还是稍微空出了一些距离,这也是东方玉要求的,以免有人踩到陷阱或者遭遇袭击时,会导致其他人也一并被卷入攻击范围内。
而他们每个人各自不同的反应,也彻底表现出他们遇到危机时的第一潜意识:这群人里,除了东方玉和苏安然外,全部都有严重的应激反应攻击症状。
但是!
石破天的刀挥空了。
泰迪的防守也没有产生互动感。
飞扑而出的东方玉也没有感受到袭击的来临。
猛然转身备战的空灵和宋珏,以及转头而视的苏安然,却并未看到敌人。
“这……”几人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荒谬的感觉。
刚才那声提醒,是谁发出的?
“夫君!”
神海里,石乐志的警醒声猛然响起。
一道凌厉的剑气瞬间破空而出。
在众人的视觉盲点里,一道黑影猛然袭出,朝着东方玉直扑过去——恰逢这一瞬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已被彻底转移,哪怕感知到了异响,再想施手救援也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唯独石乐志控制着苏安然发出这一道剑气。
但这一幕,却也并非没有诡异之处。
因为苏安然明明已经侧转了半个身子,回头看向了自己的身后,但却是抬起的右手朝着飞扑而出的东方玉身后打出一道剑气,若非这道黑影的出现,无论怎么看似乎都是苏安然想要杀了东方玉的一幕。
“嗷——”
一声凄厉的凶吼声,骤然响起。
扑向东方玉的黑影被苏安然的先天庚金剑气所伤,整道影子当即便炸散开来。
而扑倒落地的东方玉,也似乎知晓情况的危急,所以他根本就没有起身看向自己的身后,直接就是一个懒驴打滚,朝着泰迪的方向滚了过去。要知道,以东方玉的洁癖程度而言,能够让他如此不顾形象和肮脏的地面,就这么在地面打滚,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事情了。
石破天一个箭步就冲到东方玉的身边。
宋珏也同样提刀回撤,赶往东方玉的身边,她的动作虽是比石破天要慢了一步,但她的速度却是一点也不慢,甚至可以说是后发先至的比石破天快了一步赶到东方玉的身边,将他护入了自己的守护范围内。
就连泰迪,也同样是硬生生的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攻击欲望,没有去攻击那道破碎的黑影里陡然飞出的另一道更为细小的黑色身影。
因为在场的人都很清楚,东方玉的安危比当前任何事务都要重要,毕竟只有他才能够布置净化魔气的特殊法阵,给众人提供一个安全的休憩场所——虽说如今他们已经不会受到魔人和魔傀儡的围攻袭击,但若是没有进行法阵布置的话,他们也同样不敢彻底放松的进行休息,因为东方玉布置的法阵不仅有净化魔气的效果,而且似乎还有某种屏蔽气息的特殊功效。
在场的几人里,唯一还有攻击能力的,唯有苏安然和空灵。
但此时,苏安然却并没有再次出手。
甚至,他还阻止了想要出手的空灵。
“苏先生?”空灵一脸不解的望着苏安然。
苏安然没有开口,但他只是凝神望着那道细小的黑影飞走的方向。
其他几人也很快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怎么回事?”泰迪沉声问道。
在惊世堂的小队里,泰迪是队长的身份,石破天则是小队的副队长。而且哪怕是此刻,他也是整支队伍里实力最强的人,所以泰迪总是会下意识的依旧觉得自己是领头人,要负责在场所有人的安危。
东方玉和其他人的脸上,也都露出不解之色,纷纷转过头望着苏安然。
苏安然自然也并不清楚怎么回事。
刚才阻拦他继续出手,同时也阻止空灵追击的人并非是他,而是石乐志。
“好强!”
不等苏安然开口,东方玉却是突然面色凝重的开口说道。
此时他已经在宋珏等人的保护下,从地上爬了起来。
“什么好强?”
“好强烈的魔气。”东方玉沉声说道,“小心了。”
几人立即凝神戒备。
“踏——踏——踏——”
一阵沉闷的脚步声突兀的响起。
伴随着脚步声的响起,黑暗仿佛降临了——众人的前方,所有的景色全部都被这股黑暗所吞噬,不管是天空也好、大地也罢,甚至就连周围的其他景物,全部都消失了,唯独留下的便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深邃幽暗。
那是连光都无法照耀进去的区域。
宛如黑洞。
众人顿时便感到了一阵心悸。
一股微妙的恐慌,开始在众人的内心滋生。
苏安然、空灵等人或许尚不知道这股恐慌气息的滋生代表什么意思,但泰迪、石破天、东方玉、宋珏等四人的脸色,却是猛然间就变了。
因为他们再清楚不过这种气息所代表的含义了。
那是高等生命气息的压迫感。
来人的实力远在他们众人之上!
这一刻,这几人已经彻底明白正缓步向他们走来的到底是什么玩意了。
一名魔将。
已经彻底觉醒,真真正正的魔将。
黑暗,如潮水般涌动过来。
但比魔将的身影更快让人察觉到的,却是毫不遮掩、浓郁得让人作呕的腐臭气息。
那便是魔气。
宛如实质般的魔气,在众人的感知范围中,宛如八爪鱼不断舞动着触须一般的张扬着。
只是轻微的闻到这股气息,几人便已经开始产生几分眩晕和恶心的感觉。
这一刻,仿佛神海里突然闯入了一位话痨的不速之客,正不断在嗡嗡吵闹着。
几乎吵得人头疼。
“吞下!”苏安然甩出几个细颈瓷瓶。
这些瓷瓶每一个都装着不同的灵丹,一共五种。
明心静气丹、祛魔丹、辟毒丹、养心丹、净心通灵丹。
全部都是针对魔气、煞气等之类的速效灵丹,价值不菲。
在玄界,能够毫无顾忌的一口气拿出这么多珍贵灵丹的人,除了太一谷的苏安然外,别无分号。
就连药王谷的弟子都不行。
而几人也没有客气,毕竟此时的情况的确相当危急。
如果他们不想被魔气侵蚀影响而入魔的话,那么他们就得立即服用这些灵丹。
五颗灵丹一一入口后,众人的神色便有了明显的好转。
“为什么?”
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
几人的脸色再度一变。
这声音响起的瞬间,便犹如有一口巨大的铜钟正在他们的神海里敲响一般,震得在场六人的大脑一阵嗡嗡作响。
这并非魔气侵蚀。
乃是一种类似于音波的攻击,只是附带上了精神冲击的特效而已,所以就算苏安然坐拥一大堆灵丹资源,对此手段也毫无办法,只能凭借自身的修为实力和神魂、神识强度硬抗。
毕竟,这种直接作用于心灵的特殊攻击手段,唯有坚韧的神魂和强大的神识才能抗衡,这也是为什么修士自第二个大境界开始就会凝练神识的原因——神魂的修炼,是真的没办法,不到凝魂境之前,除了吞服特殊的仙丹灵果外,根本就没有修炼和壮大神魂的方法。
当然,苏安然算是一个例外。
别看黄梓当初给苏安然的《锻神录》不怎么靠谱,只能凝练和壮大神识,于其他武技、术法方面毫无加成。但实际上这门功法,却是极其少有的,能够在神海境的时候就开始逐渐强化修士神魂、神海、神识的顶尖修炼心法。
再者,苏安然的神海里,还住着一位前身修为极其可怕的大佬。
哪怕石乐志只是被分离出来的一缕残魂,但横渡苦海登临彼岸后的尊者所自我分离的残魂,也依旧是强大无比。
所以这灌脑的魔音,对其他人的影响非常强烈,但对苏安然来说,则是毫无效果可言。
他甚至有点想要发笑。
因为这名魔将发出的声音,有点像是那种已经十几年没有开口说话的人,然后某一天突然想要开口,于是便发出一阵沙哑难听还有些结巴的声音。
与其说对方是在开口说话,倒不如说对方是以强大的精神作用力直接将想要表达的话语印入到众人的神海里,强行让众人接受的他意思,而根本不管在场的人是否能够承受。
“为什么不愿意接受皈依,而是要选择如此痛苦的受难方式呢?”
声音再度响起。
石破天最先承受不住,整个人猛然发出惨嚎声,抱着头就倒在地上开始打滚。
他因宝体破损,境界有所跌落,可以说是在场的几人里受创最重。
而且武修有一个很大的毛病。
地仙之前不修神识。
而神识又是决定一名修士的神魂能否壮大的判断标准,所以四舍五入的说法,就是武修在地仙之前不修神魂。
通俗点说,就是魔防太低了。
当然一般情况下,武修也很少甚至根本不会遇到懂得这类针对神魂、神识攻击手段的修士——玄界之中,地仙之前拥有掌握此等专攻神魂神识手段的,唯有道宗龙虎山,或者一些懂得神鬼法的道门及鬼修。
所以大多数时候,武修都是凭着一对铁拳闯天下,锤得自己的敌人满头包。
篮坛上帝之眼 里斯本夜车
可惜,他现在就遇到了克星。
所以石破天第一个失去了战斗力。
泰迪还能够忍耐,但他的五官几乎都要扭曲到一起了,脸色也是煞白煞白,恐怕不是动用了秘法,就是身上有什么特殊的能够抵御这类特殊攻击手段的秘宝道具。
唯一还能算是神色如常的,唯有空灵、宋珏、东方玉三人——苏安然比较特殊,不在此列。
这三人里,空灵乃是剑修,而且她的意志极为纯粹,再加上妖族的特殊性,因而影响算是众人里最低的。
东方玉虽无法施展术法,但并不代表他的神魂也会变弱,要知道他可是能够斩魂分身的狠人,这种针对神魂的手段,于他而言还不如当初他斩落了自己的一道神魂分身疼。
至于宋珏。
虽然喜欢拿刀砍人,但她的确是货真价实的道门弟子,而道门弟子可不像武修那样不修神识神魂的。
但有一点很明确。
那就是此时除苏安然外的其他几人,都在承受魔音灌脑的轰炸,光是运转真气抵抗就已经非常的困难,所以自然没有听清这名魔将到底在说些什么。
唯有苏安然,听得清清楚楚。
“皈依?”
苏安然眉头紧皱:“你是僧人?”
当今玄界,还会说出“皈依”二字的,唯有正统的佛门弟子。
也就是昔年的灵山正统派,如今的大日如来宗。
其他的,哪怕是欢喜宗和小雷音寺,如今也几乎不再说“皈依我佛”这样的字眼了。
“佛门!”
隐匿于黑洞般的黑暗区域内,那名魔将突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怒吼声。
似疯魔狂暴。
因为周围那片黑暗,竟让人产生了一种翻涌滚动的视觉。
甚至就连在众人的感知范围内,那股张牙舞爪的魔气,也变得沸腾起来。
“不许在我面前提到佛门!”
咆哮声再度响起。
这一次,不仅石破天抱头痛呼,就连泰迪也同样撑不住的倒地翻滚起来,两人的面容扭曲,隐隐间似有魔气正从他们的七窍里钻入。只是因为之前吞服的灵丹正在发生效用,所以这些魔气钻入后,却又很快就被他们体内的药效驱散、绞杀,并未能让他们两人堕落入魔。
而东方玉、宋珏、空灵等三人,脸色也同样变得难看起来。
与黑暗之中,有一道狰狞的面容陡然闪现。
它张开巨口,做出一个咆哮的动作,但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但在苏安然的视线尽头处,却是有一个人正缓缓出现。
它的身形并不如何高大,相反甚至还有些消瘦,看起来约莫一米六左右的样子。
这人的身上穿着一套破破烂烂的僧衣,还披着一件袈裟。
但这件袈裟却不是常见的黄、红二色,而是深黑色——并非咖啡色、靛青色,而是真真正正的如墨般漆黑的颜色。
“此间无佛!”
“故不许颂佛!”
“皈依的不是佛,而是我。”
“因为,我即是佛。”
“魔佛!”
这名僧人缓步走出,一步一句话。
至尊灵皇 背着书包上学去
当他最后吼出“魔佛”二字,整个天空顿时炸响。
苏安然等人一阵恍惚间,却是看到无数的佛门寺庙建筑平地而起。
但却又是在顷刻间,被一股巨大的魔气所吞噬,将这片佛门建筑渲染得魔气森森,狰狞可怖。
“小世界……”苏安然的脸色,终于变得难看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