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620精彩都市言情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笔趣-814、兩個選擇:臣服或死亡鑒賞-2hmnb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一个没有希望的世界,本身便没有它存在的价值。”
影魔之主将手举过头顶。
“人王,你想创造一片没有痛苦的世界,但你终究王级,痛苦,才是人生的常态。”
影魔之主望着脚下东域,没有犹豫,缓缓按下了自己的手掌。
刹那间!
整个东域被影魔之主那令人无法反抗的力量压制。
影魔之主脚踏虚空,黑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
此时此刻,他便是神明,统治整个东域的神明。
东域之中,万千生灵,皆如蝼蚁般被他踩在脚下。
“要莫臣服,要莫死亡,这是我给予你们最后的仁慈。”
影魔之主低语,降下神明的审判,回荡在整个东域。
“啊……”
有修仙者口中发出痛苦的嘶吼。
他感觉自己头痛欲裂,有某种可怕的力量正将他撕扯。
细细感受,那力量竟然来自于他的影子。
“要莫臣服,要莫死亡。”
影魔之主的声音回荡脑中,男子扑通一声,双膝跪地。
他双眼犹如两盏大红灯笼,散发瘆人红光,双手抱头,肉身疯狂颤抖。
“要莫臣服,要莫死亡,要莫臣服,要莫死亡……”
男子如陷魔障,口中重复此话同时,原本雪白皮肤,竟缓缓化为黝黑之色。
他正在与自己的影子融合,成为完美无缺的影魔。
“啊……”
融合是痛苦的,是让人崩溃的。
男子忍受那种无法言语的痛苦与影子融合,不知过了多久,男子缓缓睁开双眼。
那仍旧有两盏大红灯笼般血红的眸子中满是兴奋。
“不可思议的力量,我竟然拥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力量,哈哈哈……”
男子疯狂的笑声回荡在山间,彻底陷入疯魔状态。
在臣服与死亡面前,他选择了臣服。
与此同时,有人选择不臣服。
“啊……”
同样痛苦的嘶吼从喉咙中发出,你能明显感觉到那嘶吼之中所携带的痛苦有多麽让人疯狂。
“影魔之主又能如何,我道心稳固,岂能被你所困。”
男子挣扎着,反抗着自己的影子。
他要走自己的路,不要被人掌控,当成炮灰与筹码。
但……
纵然为修仙者,能够飞天遁地,追星逐月。
可生活在这大千世界,终究需要低头。
男子反抗着强权,走在属于自己的道路上,这很让人钦佩。
只是这种钦佩,往往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嘭……
男子根本无法承受影魔之主那涵盖整个东域的神通,当场爆炸。
红的,白的,黄的,乱七八糟的颜色与血肉纷飞,染红一片大地。
一位苦苦修行,刚刚达到气海期的修仙者,便这般被影魔之主神通抹杀。
待得男子死亡后的一个呼吸,其影子蠕动着起身化为实体。
“嘎嘎嘎……”
影子发出奇怪的笑声。
他周身黑烟弥漫,将地面上那红的,白的,黄的,乱七八糟的各种血肉吸收。
仅三个呼吸后。
男子复活,看模样与曾经没有任何不同。
只不过。
真正的他已经死亡,此时此刻出现与眼前的男子,乃是完全被影魔之主控制的影魔族人。
两位男子,实力相同,下场却不尽相同。
一位守护住了自己的底线,至死都走在属于自己的道路上没有放弃。
一位则放弃了自己的底线,成为更加强大,却永远被影魔之主囚困的影魔族人。
没有人知道谁的选择是对的,也没有人知道谁的选择是错的。
好坏从来没有一个标准答案,对某些人来说,妥协未尝不是生存之道。
而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妥协便意味着真正的自己已经死亡。
发生在两位男子身上之事,也发生在整个东域,所有角落。
影魔之主的神通超乎想象的强大,其覆盖整个东域,每一处角落。
他逼迫所有人做出选择。
要莫臣服,化为影魔族,被他统治。
要莫死亡,身死道消,自此修仙界除名。
选择是艰难的。
因为当你需要选择时,便代表着你遇到了无法解决的困难。
此时此刻。
整个东域,无时无刻不在有人做出选择。
臣服或死亡。
落仙宗废墟之上。
云阳子端坐于一块青石之上表情平淡。
他也感受到了来自影魔之主的审判,痛苦流于心,而非流与形。
对他来说,如此级别的疼痛,已无法让他有任何表情上的变化。
选择对他来说并非难事。
他修行多年,道心早已稳固。
望着曾经辉煌的落仙宗如今满是废墟,云阳子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
终其一生。
他都在努力实现着自己当初许下的理想。
而事实上,落仙宗在他手中,的确向更高层次不断迈进。
相信给予落仙宗时间,未来一片光明。
可今时今日。
曾经的一切如过眼云烟,化为眼前这满是残垣断壁的废墟之地。
“结束了,该结束了。”
云阳子感受着此时此刻的孤独,选择随着自己的理想而离去。
他周身有白光弥漫,一股玄而又玄的力量自他身上流动。
细细感受,那竟是化道的力量。
作为落仙宗宗主,他不会允许自己变成影魔。
而不变成影魔唯一的方法便是化道,以修仙界最高规格的葬礼祭奠自己那不会的理想。
云阳子表情平淡。
到了他这个年纪,有些事想的很开。
死亡对他来说,并非不能接受之事。
只是他此时内心之中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舍。
“唉……”
一声叹息,道尽无数沧桑。
“师兄,师弟,师妹,来不及与你等道别,我先走一步,若有来生,你我再续仙缘……”
云阳子身上出现点点白光。
白光如泡沫,于空气中点点破碎。
随着白光逐渐增多,云阳子整个被白光包裹。
仅数个呼吸间,云阳子便化为一片白光,化道礼葬。
他将变成光,变成灵气,永远守护在落仙宗这片土地之上。
“师兄!”
东域某处山林之中,正承受痛苦的云千里猛然清醒。
他感觉冥冥之中,有与他关系密切之人离开。
细细感受,那竟是师兄的气息。
“为了不成为影魔,师兄选择化道吗?”
云千里神情格外严肃。
化道非常特殊。
修仙者将自身修行的一切还给修仙界。
在这期间,天道为了感谢这些愿意化道之人,会给与他们一些小小特权。
比如会让某些与此人亲近之感受到那一丝丝的联系。
那虽然只有一缕感受,却也能够传递出化道者最后一缕情感。
算是临死前,天道最后的馈赠吧。
“师兄既有如此选择,师弟岂能苟活于世,成为那任人摆布,如傀儡般的影魔。”
云千里抬眼,望向脚踏虚空,催动不世大神通的影魔之主。
影魔之主此时此刻便是真神,东域最强存在。
“既要死,好男儿自当战死沙场。”
云千里身形动,杀向影魔之主。
双方实力的差距完全不能以道理计算。
纵然如此,云千里仍旧用尽自己所有力气,试图与影魔之主对抗。
想法是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凭借的他实力,根本无法靠近影魔之主,甚至无法引起影魔之主注意,便被影魔之主那可怕的神通碾碎,当场身死道消。
云阳子化道,云千里战死。
古铜宝镜,化镜为牢中红娘猛然惊醒。
她感受到某些与自己非常亲近之人消失,而那个人,定然是云阳子师兄。
“你也感受到了。”
雷刑刚毅的脸庞格外严肃。
他也感受到某些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之人消失不见。
“嗯,云阳子师伯以他自己的方式离开了,还有……云千里师叔战死。”
郑拓言语中带着不安的伤感。
云阳子师伯与云千里师叔对他极好,在他幼小时,二者对他照顾有加。
一路行来,有如此长辈照顾,郑拓心中暖暖。
今日。
万万没想到,二者竟以这种方式离开。
云阳子化道他能够理解。
亲手建立的落仙宗被毁,落仙宗底蕴弟子全灭,只剩下他手中的年轻弟子。
回头。
加上影魔之主如此强大,统御整个东域。
可以说大势已去。
落仙宗根本不可能在如此乱世在度崛起。
云阳子师伯深知其中道理,加上也是其决定拯救生灵,导致落仙宗底蕴弟子出走全灭,其心生愧疚。
多方原因让云阳子失去信心,选择以化道的方式永远与落仙宗在一起。
至于云千里师伯,他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云千里师伯的天赋怕比武道叶青青还要强大,其应该是感受到云阳子已化道,所以也选择以自己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太残酷了。
郑拓此时此刻,深深感受到无力与残酷。
面对影魔之主这种级别的对手,你完全没有丝毫反抗的可能。
纵然以他的心性,也难以对影魔之主有任何反抗意念。
那种强大,已超出他的理解。
红娘与雷刑没有嚷嚷着给两位师兄报仇,也没有让郑拓放他们出去战斗。
他们安静的站在那里,没有说话,如同死人。
郑拓不知该以怎样的言语安慰二者,索性,便一句话不说,让二者独自消化此时。
想来。
二者也经历诸多风雨,对于此等之事,想来能够理解才是。
人,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死,这是一件很酷的事。
郑拓对云阳子与云千里师叔的选择充满敬畏。
至于是否报仇。
如果有一天他的实力能够碾压影魔之主,他会出手将其斩杀。
他会告诉影魔之主,曾经有两位与自己亲近之人因你而死。
至于现在,苟着吧。
影魔之主的强大超乎想象。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神明不过如此。
整个东域在其神通面前,已彻底被改造成第二个影魔域。
不过。
在这第二个影魔域中,有两处地域显得格外不同。
八仙山与帝都。
八仙山由曾经东域十大宗门中的八大宗门组成。
从根本上来讲东域就是八仙山的家,他们才是土生土长的东域人。
面对入侵的影魔之主,八仙山是除去帝都外,唯一敢正面抵抗影魔之主的势力。
“影魔之主,好久不见。”
八仙山中有老者开口,似与影魔之主相识。
“我到是谁,老毒物你竟然还活着,真是好久不见啊!”
能与影魔之主平辈交谈之人的出现,让苦苦支撑的八仙山众修仙者看到了一丝丝的希望。
“老头子我别的本事没有,活着,倒是有些本事。”
老毒物身穿花花绿绿彩袍,笑眯眯与影魔之主交谈,丝毫没有因为影魔之主的实力而有所畏惧。
“活着,我看你是活够了吧。”
影魔之主杀意涌动。
当年他攻打东域,除了人王,的确还遇到几个难缠的家伙,老毒物便是其中之一。
此人擅长使毒,神鬼莫测,第一次相遇时他便吃了大亏,出了大糗。
且老毒物这个家伙除了使毒,保命手段更是匪夷所思的多。
他曾针对老毒物布置计划,欲要将其击杀。
但结果却是没有任何效果,白白浪费时间。
此刻在遇老毒物,他并不意外。
“哈哈哈……”
老毒物大笑。
“影魔之主,我是否活够还由不得你这一尊分身说了算,怎么,怕我人王大人有后手不敢真身降临。”
老毒物笑眯眯,吃定影魔之主模样。
他知道影魔之主生性多疑,对付这种多疑之人,他有一百种方法玩弄对方于股掌之间,一百种。
“影魔之主。”老毒物继续道:“你别说,我人王大人还真有后手给你准备,你真身若降临自然无敌,可惜只是分身,余威犹在,实力的话稍稍差点。”
说着。
八仙山中一位没有双臂的老者,身穿灰袍,背着一把生锈铁剑,面若寒霜的出现在老毒物身后。
同时。
随着无臂老者出现的还有一位白发白须,颇为富态的老人家。
见此二人出现,影魔之主面色稍有紧绷。
“老剑圣剑无尘!老寿星彭铿!你们两个竟然也还活着!”
对于在度出现的二者,他在熟悉不过。
当年,人王座下有四老二战神。
老毒物,老剑圣,老寿星,老帝师,此为四老。
四老实力极强,当年他与人王大战,四老带给他极大麻烦。
“既然你们三个都还活着,想来,老帝师应该也还活着吧。”
影魔之主目光扫过百万里,望向帝都所在。
帝都上空,老帝师展露出自己真正的实力,保护整个帝都不受侵染。
以帝都为中心,方圆三百万里无一只影魔出没,这便是老帝师的威慑力。
人王座下四老齐聚,乃当今东域最顶尖战力。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影魔之主面对四老,仅仅只是开始有些惊讶,过后便归于平静。
“四老又如何,手下败将而已,你们不会真的以为,凭你们四个巅峰传说级的实力能与我抗衡吧。”
影魔之主面对四位传说级巅峰的存在没有任何压力,反而显得星期斐然。
战胜一个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对手与战胜一个实力强大的对手,那种感觉对他来说完全不一样。
“哈哈哈……”
老毒物大笑,“影魔之主我说过,后手我等已准备完毕,就待你真身降临,好将你一举斩杀。至于现在,自然是将你这祸乱东域的分身斩掉,给我东域生灵出一口恶气。”
话说着,老剑身直接动手。
老剑圣沉默寡言,但这动起手来当真是雷厉风行。
也不见他如何,背后生锈铁剑飞出,转眼间杀向影魔之主。
霎时间!
天地轰鸣!
巅峰传说级强者出手,引起修仙界天道震动,欲降下责罚。
不过这震动来的快,去的也快。
“生死有命,今日之战,天道自不会干预。”
魔小七本体端坐青青草原低语开口。
原来。
所谓的天道压制传说级强者,根本就是十阶阵法的威能之一。
目的就是为了不让传说级强者破坏东域生态平衡,给弱小修仙者更多向上提升的机会,同时抑制传说级强者的野心。
如今魔小七本体撤掉人王壁垒压制,传说级强者于东域大战不在会受天道压制。
故此。
老剑圣全力出手,催动生锈仙剑,杀向影魔之主。
面对老剑圣如此手段,影魔之主当即面露严肃。
四老手段如何,心性如何,他在清楚不过,此刻动手,便是不死不休。
“也好,让我斩了你们这四个旧时代的余孽,以你等血与魂,铸就我新的影魔大域。”
影魔之主抬手打出一道黑光,将生锈仙剑击飞。
不等四老出手,他主动出击,杀向四人。
四老不甘示弱,皆全力出手,大战影魔之主。
东域迎来真正的大毁灭。
四位巅峰传说级强者大对决,毁灭天地的力量肆虐整个东域每一寸土地。
坚硬的东域大地被五个人的力量打沉。
原本就已龟裂的天空,在五人力量的冲击下破碎更加严重。
山峰崩塌,大河断流,万年深山老林被成片成片被连根拔起。
五人对决,没有留手,全力以赴下让整个东域所有生灵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恐惧。
郑拓躲在古铜宝镜中,望着虚空之上的巅峰对决。
不知道为何,冥冥之中他竟感受到一丝特殊的气息。
细细感受,那气息叫他眼前一亮。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