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xy18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魔法導論 線上看-第二百六十七章 愛情看書-2ybvi


魔法導論
小說推薦魔法導論
来的人樾樾见过几次面,是小钻风沈疼,在武沐身边鸡犬升天,现在已经是国安局长秘书了。
能让他跑腿找人,也只能是武沐的指使。
“何教授。”看到樾樾从里间出来,沈疼站起身,礼貌地说。
“是师姐让你来的?她现在在哪儿?”
“头儿最近比较忙,局内出现了些消极的声音,正在整顿。还有国内的安全问题,比较复杂,所以现在抽不开身。”
“那你来这里是?”樾樾疑惑地问道。
“头儿托我给您带个话”,沈疼恭敬地说道:“‘虽然不知道你遇到什么问题,但没有什么事情比家人的安危更加重要。’”
樾樾等了等,发现沈疼没有继续往下说,奇怪地问:“就这些?”
“就这些,一字不差。”
“家人。。。”樾樾略微思考,便苦笑道:“师姐这是在讽刺我么。”
她本就是因为担心家人安危回到北方城的,但是当发现父母被保护得很好时,却没有立即出发。
一直以来,樾樾都是以先天下之忧而忧,而当世界遭受灾难时,面对着无数苦难的人们,面对无论如何都无法躲避的危机时,她的表现令人失望。
樾樾知道这一点,但是她没法解释,只能装作逃避的样子。
这时,她看向了沈疼,视线落在了他的身后,好像看着他背后的那个女人。
她下定了决心。
“你帮我给师姐带个话,‘照顾好我的家人’。”樾樾微笑着对沈疼说道。
“好的。”沈疼点点头。
次日一早,樾樾出发了,她似乎找到了困扰自己的问题的答案,在通往未来的道路上轻装前行。
。。。
危机暂时告一段落,但人类没有丝毫掉以轻心,面对一个不要怂就是干,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和解的人工智能,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卷土重来。
为此,人共体魔法委员会里一群大魔导师,带领团队夜以继日地展开研究,他们都是人类各个领域尖端的代表,从人文到政治,从有机到无机,然而此时,大部分人都是在盲人摸象,因为他们面对人类从未接触过的领域:人工智能文明领域。
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从蛛丝马迹里找出天枢的行动规律,分析他下一步的行动。
理所当然的,每一个猜想都是有依据的,而每一个行动都很有道理,所以每一个人都信誓旦旦,造成的结果就是会议室里吵翻天了,也没拿出一个靠谱的结论。
当然,李力领导下地危机应对小组并没有参与这场辩论,他们对于如何跟天枢谈判一点兴趣都没有,而是做好了一开始就谈判破裂的准备,在此前提下如何抵御天枢的进攻,以及如何反制。
自人类莽出中陆洲大草原后,还没有怕过谁。
来自全球各个学校和研究机构的报告陈列在每个人的办公桌上,每个人都在仔细浏览,这些报告里总结了机构现有的技术架构,以及一些基于现有技术的方案。
只不过大部分方案都是臆想,里面充斥着不靠谱的设想和结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某科幻小说作家代笔。
李力揉了揉眉心,把手中的报告放到一边,这位想象力丰富的魔导师准备把地球掏一个穿过地心的管道,然后在管道上安装满加速器,变成一个超级大炮,然后一炮轰碎金星,一劳永逸。
看着面前还剩的厚厚一叠,他头大如斗,将笔一扔,撂下一句“我出去走走。”便离开了办公室。
中岛是天临阵控制中心所在的岛屿,位于天临阵正下方的海面,并不想元素海群岛一样浮在半空,而是一个真正的海岛。
岛屿不小,不然也不会容纳数万名科研工程人员,以及十万后勤保障人员,这里与其说是一个据点,倒不如说是一个新兴城镇。
他有时会想,如果这里就这么发展下去,有一天会不会变成另一个海上之国安图恩?
走在海边的礁石上,迎着海风,李力出了一口闷气。
面对天枢,所有人都有种无力的感觉,李力也不例外,当人类面对巨大如星球般的拟生物时,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感难以释放。
天枢还会有怎样的手段,人类又该如何反制。
他不停的自问,却怎么也找不出答案。
突然,一双小手从后方捂住他的眼睛,一个老男人的声音响起:“猜猜我是谁?”
李力心中好像突然被注入一汪清泉,郁闷感瞬间释放,笑着说:“我猜是我最可爱的大宝贝。”
“什么大宝贝,明明是小宝贝!”身后的声音恢复了清脆,不满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李力转过身来,抱住樾樾,笑着说道:“虽然一氧化二氮能降低声带震动频率,但是小手还是嫩嫩的,怎么可能猜不着。”
樾樾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纤纤玉手,“那下回我带双手套。”
“可以试试。”
并不久别而重逢后,两人安静地站在礁石上,望着近处翻腾的浪花和远处的海平线,沉默不语。
还是李力先打开了话匣子。
“家里二老还好吧?”
“还好,有师姐在照看,之前差点被暴乱卷进去,幸好治安队来的及时,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樾樾看着李力,温柔地说道。
“学校呢?”
“魔武道社组成了保卫队,在和城市民兵一起保护学校。”
“那就好。”
她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李力,眼眸中倒映着他的映像,看得他有些莫名其妙,摸了一把脸,“我脸上有东西?”
樾樾微微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我帮你擦干净。”
然后,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
看到樾樾如此主动,李力自然也不甘示弱,紧紧地抱住樾樾,回应这一热吻。
波涛拍岸间,两个人沉浸在彼此的爱中,无法自拔。
良久,唇分。
李力低头看去,樾樾水汪汪地眼睛映入眼帘,依旧在述说着缠绵的情话,他轻轻抚摸着她秀丽的长发,调笑地问道:“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主动?”
樾樾没有回答,依旧看着李力,浓郁地情愫索绕,她轻轻地说:“亲爱的,我想要个孩子。”
李力诧异,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个,于是小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亲爱的,我想要个孩子。”樾樾重复道,不知为何,她的眼中逐渐蓄溢出泪水。
“好好好,等事情过去了,我们就结婚,生他个十个八个,没事生着玩。”李力赶忙哄道,从来没见过这么脆弱的樾樾,让他有些慌了手脚。
听到李力的承诺,樾樾使劲点了点头,头埋入了李力的胸膛,可是不知为何,她的眼泪却止不住,逐渐打湿了李力的前襟。
“别哭啊宝贝,别哭。。。”李力顿时手足无措,“谁欺负你了?我找他晦气去,我现在可是联合国的大官,谁来咱都不怵他。咱以维护国家和人类安全的名义把丫的关到天牢里上老虎凳辣椒水,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爸。”
“。。。这个不行。”李力吓得猛一哆嗦,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真是老丈人?不应该呀,丈母不会制裁他的吗?”
“瞧你那样!”樾樾噘嘴,“不是说谁来都不怵的吗?”
“。。。但这个真不行,这是阶位压制,我拐跑了他的前世情人,他不剁了我就不错了。”
“噗。。。”
看到李力谨小慎微地样子,樾樾终于笑出声来,“放心吧,跟他没关系,只是我有些事情想不通而已。”
“那现在想通了?”
“想通了。”
“那就好。”李力舒了一口气。
“你。。。就不问问我什么事?”
“什么事?”
樾樾翻了翻白眼,“不告诉你。”
“。。。”
正在两人打情骂俏地当,应对小组的人跑了过来。
“组长,有一个方案,需要你来过目一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