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最初進化 線上看-第三十八章 斬殺與收穫分享

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等到基沙斯重重的摔落到地面之后,它整个人都在剧烈抽搐,并且疯狂流血。
但此时基沙斯那强大的求生欲望依然支持着它重新站了起来,然后踉踉跄跄的快速逃走,关键是它头上的光柱也随之消失了,庞大的身躯迅速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而方林岩在打出了狮王乱舞之后,则是解除了合体的状态,两只金色的狮爪形手套又重新化成几团光芒,重新聚合成了狮王修玛的黑色雄狮的形状。
这时候,方林岩才感觉到异常的虚弱和疲惫,一屁股就坐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这种连一根手指头都不能动弹的感觉真的是非常糟糕。
不仅如此,秃鹫和山羊都收到了警告提示,两人仔细一看,这次解除合体以后,方林岩居然直接进了需要队友救助的虚弱状态!
“我去!”
两人同时都吐槽了出来。
当下也顾不得去拦截基沙斯了,直接就过去帮忙救人先。
好在这一次两人的药物准备十分充分,秃鹫负责放风保护,山羊救人,三下五除二就将方林岩从虚弱状态当中拉了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使用药物的时候,他们发觉了之前半人马瓦登赠送过来的那只草药袋居然非常有用!
山羊之前试探性的将一瓶小型治疗药水丢了进去,结果现在发现在草药袋的强化下,这药水居然出现了变异,连名字都变成了:被调制的小型治疗药水。
这玩意儿本来可以恢复40点生命值,不过现在的属性则变成了,使用以后会立即恢复30点生命值,然后在接下来的15秒内持续恢复30点生命值。
这样的话,一次性恢复的生命值减少了10点,可是总恢复生命值却增加到了60点。
同时,也多出了限制,那就是出现了一周的有效期,若是过了有效期的话,这瓶小型治疗药水很可能失效,甚至是变成毒药。
不过,草药袋也变成了皱巴巴的一小团,看起来很是萎靡的样子。
此时三人正要再去追击基沙斯,却听到了后方百余米外传来了吉尔吉斯半人马独特的战号声,顿时懊恼无比的长叹了一声,知道失去了追杀基沙斯的机会。
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战斗的时间一旦拖个几十秒,吉尔吉斯半人马的追击队伍就会循着声音和血迹赶过来,那时候不要说是干掉基沙斯,怕是底牌尽出的三人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但是就在三人都十分懊恼准备跑路的时候,方林岩的视网膜上却忽然收到了提示:
“契约者ZB419号,你们杀死了双头丘陵巨人精英,石锤基沙斯!”
“石锤基萨斯在死前将一切都通报了丘陵巨人的祭司,你们成为了丘陵巨人一族的死敌。在正常情况下,无论你们置身于任何场合,丘陵巨人都会以你们为攻击目标。”
“石锤基沙斯对你们施展了噩梦诅咒,此诅咒将会持续存在,直到被解除或者你们死亡。”
看到了上面的提示,三人当然是又惊又喜又怒,惊喜的当然是基沙斯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直接死掉了?
怒的则是这混蛋居然死前还给自己三人下了诅咒!好在仔细一看,发觉那诅咒也不算是特别厉害,就是让人一睡着就做噩梦。
这样的诅咒说厉害也非常厉害,拖个一年半载的,人不死也直接废掉了,得上什么精神分裂神经衰弱不要太容易。
不过,再厉害的诅咒回到空间也就是耗费一些通用点的事情,所以三人并不担心。
倒是方林岩查看了一下战斗记录之后,这才发觉了基沙斯的死因,他竟是死于失血过多!
最夸张的是,在基沙斯死前的十几秒内,战斗记录居然是这样的:
“基沙斯主动移动了5米,你的狮王乱舞的持续效果割裂对其造成了500点伤害。”
“基沙斯主动移动了8米,你的狮王乱舞的持续效果割裂对其造成了800点伤害。”
“基沙斯主动移动了3米,你的狮王乱舞的持续效果割裂对其造成了300点伤害。”
网游之红警战队 谷梁
“基沙斯疯狂奔跑了11米,你的狮王乱舞的持续效果割裂对其造成了1100点伤害。”
“基沙斯陷入了濒死状态。”
“你的狮王乱舞的持续效果对其造成了25点伤害。”
“基沙斯死亡了。”
方林岩仔细的再次看了看战斗记录,发觉出现伤害说明的频率是5秒一次的,并且出现的伤害居然很巧合的与移动距离开始挂钩。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那么几乎可以推断出来,狮王乱舞的这个割裂效果估计和传说中的五步倒蛇毒类似,会根据中招的家伙移动距离来扣除生命值。
恩,应该就类似于传说中的五步蛇原则,走一步扣20%的生命,五步走完断气。
虽然没那么夸张,但也很霸气了。
基沙斯估计当时也是过于慌乱,只想着逃得越远越好,却不知道找个隐蔽位置坐下疗伤才是最优选择。
想到这里,三人的心中顿时一热,虽然半人马的追兵已经撵了上来,但现在过去捡一把钥匙逃走,顺带将基沙斯的脑袋割掉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了。
方林岩还会顺带看看樱龙之握能不能吸收基沙斯的灵魂,
咳咳,至于收集暗黑食材,方林岩想一想还是放弃了,毕竟基沙斯还是人形生物,若是去给他来个开膛剖肚的话,他觉得有些恶心,就更不要说是入口了。
此时三人二话不说,直接迅速朝着基沙斯死掉的地方撵了过去——牙签鸟哀木涕这时候很机智的直接飞了出去,停留在了百余米外的基沙斯的尸体上,直接为方林岩三人担任路标。
可以见到,基沙斯死掉的时候,身体下面乃是大滩的鲜血,甚至堆积成了一个小水池,它的表情彻底扭曲,痛苦当中带着不甘,甚至主脑袋上面的眼睛都没有闭上,真的是堪称死不瞑目!
在基沙斯的右手上,还握持着一支诡异的蜡烛,空气里面也飘荡着一股难闻的怪味。
这是它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活下去,动用了尸油蜡烛与族内的大祭司联系,将方林岩三人的影像传输了过去。
当然,这也耗尽了基沙斯最后的精力。
不过,最吸引三人注意力的,还是基沙斯尸体旁边浮现出来的那一把暗金级颜色的钥匙!
要知道,与方林岩他们之前战斗的基沙斯还并非是最佳状态,已经与吉尔吉斯半人马一族大战一番,虽然他没有出全力,但也肯定是受到了一些影响。
所以,其掉落的钥匙应该是降了一个档次的,也就意味着基沙斯实际上正常情况下掉落的应该是代表套装的深绿色钥匙!
套装的单件和暗金装备同级,然而一旦搜集成套之后,就比暗金装备高一个档次了。
很显然,山羊和秃鹫此时也想到了这一点,山羊拿起了钥匙忍不住道:
“基沙斯的这掉落……似乎有些不合理呢。”
方林岩道:
“恩?你也感觉到了他的掉落貌似比实际实力高一个档次?”
秃鹫道:
“是的,这是很明显的。”
方林岩道:
“我想了想,应该是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就是基沙斯是得到了丘陵巨人一族的祭司和长老的承认,很可能觉得他是下一代的继承人之类的,很显然,干掉一个王子得到的奖励肯定要比普通的人要高一些。”
“其次,我们遇到的基沙斯,搞不好并没有发挥出来他的真正实力。”
秃鹫道:
“这怎么说?”
方林岩道:
“比如,他之前利用那条黑曜石项链施展出来的可怕紫色电球,他就没有用出来过,更重要的是,基沙斯被合体奥义:狮王乱舞击中以后,直接丧失了斗志,他搞不好还有好几张底牌都没用出来。”
“或者这么说吧,当他感觉到自己活不了,想要捞几个垫背的家伙的时候,身边已经只有岩石和草丛了。”
听到了方林岩的分析,秃鹫和山羊都微微点头,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方林岩于是做了总结:
“所以,这两个原因加起来,就会让我们有着之前的错觉,觉得基沙斯貌似掉落比较超水准,其实我觉得是正常水准。”
此时远处已经有被半人马驯养的座狼的嚎叫声,显然是追踪着新鲜血液气息而来的,不过搜索到这里还有一段距离。
方林岩先试了试樱龙之束,发觉这家伙看不上基沙斯的灵魂,估计它的最低标准都要求是首领级别的生物,这个勉强不了,没办法。
而方林岩也说了就算是基沙斯身上有暗黑食材也不要,于是秃鹫动手将其两个脑袋都割了下来,当然,鞭也没有忘记。
然后三人就快速跑路,迅速离开,他们现在说实话,对与半人马大战一场也没有什么兴趣了,于是就匆匆走掉。
结果刚刚逃走了不到十分钟,忽然见到前面的小道上有亮光闪耀,紧接着,好几头半人马从前面走了出来。
可以见到,它们正在骂骂咧咧的驱赶着一头身形庞大的丘陵巨人,而这家伙的身上被捆绑着好几条粗大的藤索,肩胛骨处也是被刺穿出血肉模糊的伤口。
这头丘陵巨人一路上都不甘的咆哮着,可是却没有什么用处,反而换来了更多的鞭打。
不过见到这一幕之后,方林岩却迟疑了一下道:
“这家伙好像有些眼熟呢。”
秃鹫道:
“当然会觉得有些眼熟了!这是考洛克啊!”
山羊佩服的道:
“在我眼里面,所有的丘陵巨人啊,黑人啊几乎都是一个样,你怎么能一眼就认出它来的?”
秃鹫道:
“其实我也觉得考洛克的脸和其余的丘陵巨人没什么区别,我是看它身上的刺青,你们没发觉吗?考洛克这家伙胸口的刺青有些古怪,纹上去以后看起来居然像是有三个柰子。”
被秃鹫这么一说,其余两人都惊呆了,同时仔细看去,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去,你这个方法厉害,话说还真的有点像呢。”
在聊天的时候,秃鹫已经探测到了这群押送考洛克的半人马的情报,发觉最强的也就是一名半人马杀戮者,这家伙是个精英,并且其情报当中还附有:中度伤势的说明。
道战之轩辕
其余的都是普通战士,这样的防御力量用来押送考洛克都是堪堪刚好,要是考洛克发狂的话,甚至能与之拼个同归于尽。
由此可见之前一战,吉尔吉斯半人马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打得有些精疲力尽,以至于押送战俘的兵力都有些捉襟见肘了。
在这种情况下,方林岩他们也没打算大开杀戒,让牙签鸟哀木涕射了一发闪光弹,一发烟雾弹,然后大喊着冲了出去,直接就吓跑了好几头半人马战士。
剩余下来的那头受伤的精英还想要负隅顽抗,被修玛一爪子按在地上动弹不得,没过几秒就因为窒息直接昏迷了过去。
方林岩也很是惊奇,自己与修玛的亲密度已经掉落到了警戒线,并且饱食度也直接滑落到了20点(合体奥义非常消耗饱食度),这高傲无比并且怪癖多多的家伙按理说早就应该高冷走人,并且将自己拉入黑名单当中,没想到居然肯出手帮忙?
不过现在时间紧迫,逃掉的半人马随时可能会叫追兵过来,所以三人三下五除二就将考洛克身上的那些枷锁,藤条取了下来。
考洛克这时候非常感动:
“啊!人类朋友,你们真是够意思,考洛克决定将新熏出来的蜥蜴干和你们分享!”
听到了考洛克的话,方林岩三人都眼前一黑,急忙道:
“考洛克不用了,我们三个最近都生了病,不能吃蜥蜴干。”
考洛克愣住了,显然他无法理解居然有人会拒绝蜥蜴干的魅力!
这时候一干人匆匆来到了一个交叉口,方林岩三人草草辨认了一下,便随意选了一个路口走了过去,结果考洛克立即大声道:
“嘿,不能走那边,那里是死路。”
方林岩闻言大喜道:
“你认识这里的路?那就太好了,带我们去安全的地方吧,考洛克。”
考洛克正要说话,山羊立即补充道:
“也不能带我们去你们族人多的地方,我们刚刚和你们族里面的基沙斯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它对你们的长老告了我们的状。”
考洛克瓮声瓮气的道:
“考洛克也不喜欢基沙斯,他经常抢考洛克的东西吃!”
“考洛克更不喜欢长老,他们老是看不起考洛克,羞辱考洛克,考洛克喜欢一个人呆着。”
三人对望一眼,发觉这家伙真是个异类,在它简单的心里面,仇恨值最高的事情就是抢它的东西吃……
考洛克显然对这里的地形十分熟悉,要知道,这鬼地方就像是迷宫一样,到处都是大型回廊一样,并且到处都还笼罩着浓雾。
本来以为前方没有路了,但是考洛克掀开一片藤蔓走进去,几米之后又到了一条新的山谷当中。
走出二十几分钟之后,方林岩忽然闻到一股难以形容的香味传来,有着沁人心脾的感觉,他急忙朝着香味传来的地方看过去,发觉在草丛当中,居然有一株植物正在开花,其花朵乃是白色的,有些像是菊花,又仿佛是牡丹。
“难道这就是宁神花?”方林岩在团队当中道。
“很有可能!”山羊道。
秦陵惊魂
这时候,考洛克忽然转头,也看向了这株植物,立即满脸惊喜的大步跑了上去,然后肥壮的身躯直接做出了一个足球门将飞身扑救的动作!
粗大的双手猛的按向了这株白色花朵……..旁边的草丛。
紧接着,考洛克笑逐颜开的将双手举了起来,可以见到有一只既像是蟾蜍,又像是娃娃鱼的生物被它抓了起来:
“啊哈哈哈,考洛克真的是好运气,考洛克居然抓到了哇呱!”
然后这只生物估计是被捏得有些难受,痛苦的叫了一声,这叫声果然和其名字对应,就是“哇呱”的声音…….
看得出来,考洛克在取名方面也果真是个天才。
接下来这家伙就一口将“哇呱”的脑袋咬了下来,然后满脸满足的大口咀嚼着,那表情和饿了两天的卷土,拿到了麦当劳板烧鸡腿堡后用力的咬了一口相当类似。
方林岩三人看着考洛克的满足表情都很是有些无语,不过考洛克这时候反而误会了三人的表情,咬了咬牙,然后左手抠了一下胯下,很是有些肉痛的道:
“好吧,你们是考洛克的朋友,我会请你们吃哇呱的,来来来,但是每个人只能咬一口喔!”
面对考洛克的盛意邀请,方林岩三人斩钉截铁的谢绝了他的好意,纷纷表示自己已经吃饱了,就不夺你所好了。
见到方林岩三人这么够意思,考洛克立即眉开眼笑的就朝着旁边一屁股的坐了下来,方林岩也是眼疾手快,见到这家伙肥大的臀部居然是对准了那株很像宁神花的植物坐下去,果断冲了上去,托住了考洛克的屁股大叫道:
“等等。”
考洛克愕然道:
“怎么了?你为什么要摸我的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