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笔趣-第696章 大宋要出聖人啦!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事实证明,在做学问上,李逵的态度是认真的,主要是不认真,他真憋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出来。
《传习录》他看过,记忆太模糊了。主要是这本书太散,都是对话。说是对话,更像是回忆录,是王守仁的一帮弟子通过回忆,拼凑起来的集子。
这样的书有一个很不好的地方,说到哪里是哪里。
明日记 月之河
好在儒家的书,颠来倒去就那么点东西。
归纳总结这事对李逵来说很不容易,但也仅仅停留在不容易上。将阳明先生的思想提炼出来,就是按照心学的四句偈语:无善无恶是心之体,有善有恶是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去琢磨,扩充,总是能够凑出几篇像模像样的文章,然后他心虚的琢磨着:虽不中,亦不远矣……
可这个过程是非常艰难的,至少对李逵来说确实如此。
回到家中,李逵当即吩咐阮小五:“闭门谢客,老爷我要著书立言了!”
阮小五眼神中流露出惊恐的表情,但还是在大门口贴上了一张大大的字,上书两个大字——谢客!
而后院里,刘清芫带着两个同样身材没有走样,却被御医安道全认定了有孕在身的孕妇,聚在一起议论。
“老爷这是憋得慌了?”
“看着不像啊!他在延安府的时候整日像只大马猴似的上窜下跳,后来实在憋不住了就去西夏国。”
“姐姐,你知道原因吗?”
刘清芫摸着并不起眼的肚子,眯起丹凤眼,若有所思道:“可能是憋着坏要害人吧?”
“老爷不会这么坏吧?”
张贞娘觉得刘清芫和聂翠翠肯定是对李逵有了不该有的误解,当即为李逵正名。
刘清芫摆摆手道:“你们也别猜了,一起去看看不就行了吗?”
当三个有孕在身的傻女人看到李逵面色呆滞,双目无光,躲在自家后院的阁楼上,把自己弄的像是个被禁足的疯子的那一刻,惊吓不已:“老爷,您这是魔怔了?莫要想不开呀!”
就算是有青梅竹马之情的刘清芫,也从来没有见到过李逵如此狼狈。自从她认识李逵之后,这家伙总是闲不住。
李逵抬头,看到是自家老婆和小妾,没好气道:“老爷我在做学问,莫要打搅。”
说完,脑袋又耷拉进了书堆里。口中还念念有词:“孟曰:人善。荀子曰:人恶。善恶发乎于心,知善而行恶,知孝而逆行,非善非孝。行乃心之所属,知乃行之所为……善,大善!”
整了这么一句酸词,李逵立刻伏案疾书。
吓得三女不敢靠近,深怕李逵癔症了,连孕妇都不放过。
聂翠翠拍着越来越伟岸的胸口,一副被吓住了似的说道:“这大概就是读书人的疯癫吧?”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聂翠翠小时候就家破人亡,但也有过锦衣玉食的经历,可惜是将门,不知道读书人的奥义;张贞娘,父亲是禁军教头,恐怕也没机会见到读书人。她生活的那片坊市,都是武夫,长的最斯文的就是林冲了,可惜还是个武夫;就连正妻刘清芫,虽说见过几个读书人,但也不敢笃定,其他读书人是否都和她熟悉的大姐夫那样,穿着件儒衫,就冒充文化人。
紧接着,李逵连衙门都不去了,这等偷懒的行为,竟然在官场没有一个人对李逵不满。甚至皇帝也苦等着,时不时的问身边的亲信宦官郝随:“李逵的书写得了吗?”
“没听说啊!官家,要不让奴才去问问?”
“速去,速去!”
神墓
萌 萌 站 起來
郝公公领命出宫,来到了保康门外。阮小五苦着脸对郝随道:“说不见人就不见人,我家少爷说了,不成功便成仁。”
郝随惊恐万分,苦劝道:“不至于如此,这是何苦来哉?活着岂不是更好,为何要寻死觅活?”
“人杰可有不妥当之处?”
阮小五回忆道:“除了脾气越来越坏,倒没什么变化。”
郝随闻听大惊失色,李逵的脾气之前就足够坏了,如今更暴躁,岂不是要失心疯了?急忙回宫复命,不久之后,太医院擅长治疯病的太医眼巴巴的赶来,却差点阮小五用棍子打出来,连滚带爬的逃似的离开了。阮小五还站在大门口的台阶上,振振有词道:“我家少爷没疯,也没病。”
不仅郝随,就连范冲。
马昱。
苏颂。
……
京城和李逵关系有点近的人,要么亲自赶来,要么派门人赶来。不过,很不凑巧,李逵都在发奋图强,接待他们都是阮小五。
才几天呢?
就都急着要催更,写书对于郝随来说,比憋屎都要难的多。他可想象不出来,李逵什么时候能将众人期盼的书给写出来。
可他也担心啊!
谁让郝随,郝公公是李逵的好哥们呢?
兴汉 被判上网
万一李逵写出来的书太次,让苦苦等待地人大为失望,岂不是要糟糕?
说起来,李逵不过是放了狂言而已。回到家里,查阅典籍,寻找思路,并没有任何狂躁的迹象。
可是随着之后几天来询问的人越来越多,他心虚了。
他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偷偷摸摸的写不好吗,非要大张旗鼓,如今不成功真要成仁了。
好几次,阮小五在门口打发来探口风的人,李逵其实就躲在门房里。每每听到有人赞扬他的才华,期盼能够早日见到他的著作的时候,他总是面红耳赤,羞愧难当。他真有种轻松爬上了树,却下不来的窘迫境地。
直到此时,他老婆刘清芫也看出来了,李逵这是夸下了海口,却临了怕丢脸的心思作祟。
忍不住劝道:“夫君,你这样躲着不见人也不是个事,总不能你学司马君实,刨个坑将自己丢地下,一呆就是十来年吧?”
李逵摸着自己的脸颊,古怪道:“你也看出来了,很明显吗?”
李逵是个要脸的人,一两句话震慑人心,他肚子里有的是。可问题是,让他长篇论述,写出皇皇巨著,几乎没有可能。至少二十年内,想都不要想。这还得日日苦读的情况下。
好不容易凑了几篇像样点的文章。
李逵决心去找个嘴上有把门的,水平够高的人看看。
苏辙算了,这位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主要是苏辙不仅不期盼他能够写出巨著来打压二程,却派着小儿子来训斥了他了一顿。虽说被训斥的人是阮小五,但李逵当时就在耳房里,听得真真的,一个字都没落下。恨得他当即掏出随身的小本本记上了年月日……
马昱?
这家伙住在璐国公府中,他去不方便,人多眼杂的,要是写地不怎么样,岂不是要散出去?
范冲?
行了,就他了。
黑不溜秋的小巷里,一个年轻人迈着东倒西歪的步子,傻傻地唱着:“我辈岂是蓬蒿人,仰天大笑出门去……呕……”
立刻趴在墙根边吐了起来。
他根本就没有觉察到,身后有个张开的麻袋,正在一步的靠近。只觉得脑袋突然被什么东西蒙住了,这才让他紧张起来。
可是嘴上也被破布堵住了,连喊话都喊不出来。
车辚辚而行,它听到了过桥的声音,也听到了过瓦子的巷子,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车突然停了下来,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扛着送进了一处府邸。
好不容易听到有人说话声,他吓得尿都快出来了。
当新鲜空气从麻袋口传来,口中的禁锢被彻底解开之后,范冲惊叫起来:“好汉饶命!”
李逵古怪的看着阮小五,他心说让他偷偷的,不要让人知道,将范冲,范老爷请来。没想到是这么个请法。
可惜,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李逵也认了。当即压着喉咙道:“范兄,是我,李逵。”
“人杰,你这是做什么?”
范冲刚想说话,却立刻惊叫起来:“快送我去如厕,要出来了,憋不住了!”
大宋文人酒量都还行,喝着低度的水酒,如厕不便的话,很容易憋着。范冲就是这样,他能不尿在车上已经很不错了。
好不容易放松了身体,范冲这才埋怨道:“人杰,你这是闹哪出啊!”
阮小五急忙躬身告罪:“范老爷,是小人擅作主张。还请您老降罪。”
范冲这才抬眼看清楚,是阮小五,嗔怒道:“你小子够愣的,请人哪里有这等请法。不过你比你哥好一点,你兄长更愣,我得谢谢你没有给我后脑勺上来一棍子。”
小乡长的动物世界
“不敢,不敢!”
李逵挥手让阮小五离开,脸色紧张的摸出数本折子书,羞涩地对范冲道:“还请范兄赐教!”
“赐教不敢当……”范冲突然愣住了,随即正色地问李逵:“人杰,写好了?”
“拙作,拙作!”李逵讪笑着,自从认识李逵之后,范冲从来没有见过李逵如此心虚过。
他还真煞有其事的整理了衣襟,让人取来冰水,敷在脸上,好让自己冷静起来,这才开始读了起来。
可以说,这几篇文章,比李逵参加会试都要煎熬。这是他读书这几年来,最费心的一次。如果是寻常对手,他倒是不虚。只要论述足够,条目新奇,足以让人惊叹。可是对手是二程,这可不是一般人。李逵这段日子也研读过所有二程的文章,越读,心里越没底;越是深入,心越虚。这可是历史成名人物,折服天下不知道多少饱学之士的奇才。
他能怼的过吗?
突然,范冲大笑了起来,吓得李逵脸上的肉都抖了起来。随即大喊道:“秒,啊!妙不可言。人杰,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按你说的,知在前,乃本心;行在后,乃心印。此法可解天下万物。”
李逵仔细辨认了范冲人的样子,警觉道:“范兄不是说的醉话?”
“不是!”
“你刚才喝酒了。”
李逵虽开口闭口不说他绑了范冲,但是整整三天,范冲都没有离开李家。
等到马昱被请来,得到了同样的解释。之后他有偷偷趁着天黑去了苏颂老爷子家里。
回来之后,李逵信心大振,吩咐阮小五:“让京城最好的书坊,开印五百,不,咱家里不差钱,直接印五万本。我要让京城识字的人,人手一本我李大官人的开山之作!”
即便信心恢复,李逵也放弃了和洛学门徒的论战,很可能遇到打不过的对手,到时候就麻烦了。万一遇到二程不要脸,亲自下场,他多半要输地很惨。没别的,他肚子里的墨水不如程颐肚子里的多。仅凭借这一条,李逵就有可能被程颐打到没有还手之力。
随后的几天里,李逵,不仅仅是李逵,连李府上下有一个算一个,都推着小车,在全城各处乱跑,并且遇到人就送出李逵的著作。
李逵也收到了无数赞誉。
仿佛他才子本质,终于被人发现了似的。
可惜,李逵还是没敢完全放心,因为苏辙没赞过他。不是苏辙吝啬,而是这些天李逵根本就碰不到苏辙。
李逵还将书通过驿站发给了苏轼,因为太远,恐怕苏轼看都没看有看到,无法评价好坏。只有连苏轼都认可了,李逵这次著书立作,才算成功了。不过就算是获得了苏轼的认同,李逵打定主意,这辈子都不写书了,太折腾人了,他都廋了十来斤。印好的书却轻飘飘的连一斤都不到,太不划算了。尤其是内心的焦虑,更是能将人逼疯。
这日,天色将晚。
京城的大街上,走过一个住着拐杖的老人,老人身后跟着十来个年轻的士子。老头走的很快,奔走如飞,但是脚底下没根,脚腕子都是软绵绵的,从后面看起来,仿佛有点连滚带爬的意思。一行人风尘仆仆的赶到一处大宅院的门口驻足。
身后一年轻士子上前叫门。
不久之后,宅子的主人邢恕从宅子内赶到门口,打开中门恭敬地走下台阶,道:“二先生为何风尘仆仆而来?”
“要是闻达不说,老夫岂不是要受这不白之冤?”程颐一脸的疲倦,脸色很不好。
邢恕苦着脸,只好将人迎了进门。宾客落座之后,老头这才问和邢恕:“最近李逵可有消息?”
“回二先生,最近李逵印了一本叫《传习录》的书,京城满大街的送。如今不少茅房里都有这本书。闹出不少笑话。”
“你可看过?”
“弟子还没有。”说到这里,邢恕未免有些尴尬,随即补救道:“不过,家里应该能找来几本。”
邢恕说到李逵开印五万本《传习录》顿时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他甚至之前还因为忧虑,而嘲讽自己的憨傻。读书人印书,哪里有这等不着边际的做法。即便是苏轼这位文坛宗师,刊印文集也不敢过千。亲朋好友之间赠送,也送不出一两百。可是李逵倒好,一口气印了五万本,还满大街的送。这不是莽夫,还能是什么?他不成李逵耗费一个月,就能写出捣毁二程两位先生话费数十年的心血的著作不成?
只不过,这几天他正在奉承皇帝,为此他潜修上了道典,没来得及看李逵的书。只不过,邢恕已经认定,李逵不过是贻笑大方而已。等那天得空了,邢恕琢磨自己也好好琢磨一番李逵的书,找机会反击回去。
只是最近最好不要惹李逵,毕竟他背刺在先,万一李逵恼羞成怒和他动手的话,他一个文弱书生,还是个老头子,可打不过李逵这等莽汉。
不过,邢恕根本就不当回事。真要是好书,茅房怎么可能用此书代替树叶和厕筹?
不一会儿的功夫,邢恕真的找来了三本《传习录》。
李逵的这本书,和真正的《传习录》来比,简直就是单薄的不成样子。好在,这时代,没人见过真书。
邢恕和程颐各自拿起一本,翻看起来。
其他弟子合着看一本,都凑在一起。
没翻几页,邢恕的脸就变得很难看。他原本真的只是认为李逵整出四句偈语来羞辱他,没想过李逵发狠,竟然真的开篇著书。能够这么做的文人,那个不是耗费无数光阴水磨功夫斟酌出来的文章?一个月就能写出一本立意深远,还是附和当下圣人言诠释的著作,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可寥寥几行,邢恕就感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这等巨著,怎么会沦落到茅房如厕用?我大宋真堕落至此?
当程颐站起来的那一刻,硬朗的身体踉跄了两步,感受到了无穷的压制。李逵的论述,就像是天生为了欺负理学而生的,程颐就是满心的不服,也找不出太好的反驳手段。就像是苏格拉底和柏拉图之后,两千年的西方哲学界,硬是让宗教曲解了太多的思想。直到笛卡尔的出现,并用一句话奠定了他现代哲学之父地位——我思故我在!
而王守仁也通用四个字,彰显了他自孔孟之后,无法动摇的地位——行知合一!
至于孟子之后的另外一位大儒荀子,因为不仅仅是儒学,还是集法学,道家大成者,学问太好,反而并不被儒家看重。
江湖地位已分高下,继续争,难道就一定能赢吗?
程颐悲怆道:“大宋要出圣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