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1625冰封帝國討論-第四十章 皮薩切克之五:兩支小分隊(1)臨行相伴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1625冰封帝国
七月中旬,尼堪将一帮人又招进了他的南书房。
其中,他现在最大的女儿,依琳卡公主孙德惠,那位毕业于瀚海大学生物专
业,曾带领小分队去了一趟亚马逊河上游寻找金鸡纳霜和橡胶树的也在座,除了她之外,上次跟着孙德惠一起去热带雨林探险的刘文静、布鲁坎、林泽垢、费扬塔珲都在。
刘文静,大夏国学识仅次于李光宗的教授刘文献之弟,现任皮萨切克省农林牧渔厅厅长。
布鲁坎,孙德惠的同学,尼堪大舅子阿克墩长女,也就是孙德惠的表妹。
林泽垢,前东江镇三游击之一林茂春的长子,也是孙德惠的同学,林泽垢虽然年纪不大,不过已经是皮萨切克省农林牧渔厅下属的林业处的骨干。
费扬塔珲,眼下皮萨切克省灰衣卫头目,自从尼堪准备长待美洲后,他事实上成了类似于本土灰衣卫大头目噶里的角色,灰衣卫执行组的头目,官衔少校,年仅二十一岁,阿林阿长子。
除此之外,王文慧、陈子云、李承嗣,尼堪的第四子、年仅十五岁的孙德静也在。
自从与陈牧之一起带领小分队成功在皮萨切克湾站住脚跟后,陈子云已经升任游隼号的舰长。
李承嗣,现大夏国本土枢密院枢密使李延庚之子,原本是柳川忆兴分舰队的录事参军,不知为何这次也将他叫来了。
“诸位”
正在说话的是尼堪亲卫军神武军统领孙秀澜兼“大秘书”的孙秀澜在说话。
“眼下皮萨切克省诸务已经告一段落,该出发去四周探索了,根据陛下统筹安排,决定分成两个小组”
“其一,由按察司都指挥使,内务总管王文慧带队,带领两艘雨燕号、一艘信天翁去墨西哥湾,登陆后北上,寻找阿帕奇大酋唐霍克,与其接洽、修建从南金州到墨西哥湾北岸的道路”
“这一支小分队由王文慧大人亲自带队,陈子云担任分舰队指挥使,李承嗣
担任录事参军,有一百海军陆战队、一百骑兵组成,这两百人统一由库尔哈指挥”
“其二,由皮萨切克省农林牧渔厅厅长刘文静带队,由费扬塔珲等参与,前往阿巴拉契亚山脉探寻动植物、矿产等资源,与土人接触,看能不能迁移一部分土人到山脉以东来”
“根据陛下得到的秘密消息”
众人赶紧竖起了耳朵,所谓“陛下得到的秘密消息”连王文慧这样的人都不知道来源是什么,实际上就是后世的尼堪作为一个穿越小说爱好者,研习了美洲的历史,加上审问荷兰俘虏后所得。
根据荷兰俘虏范霍恩介绍,在阿巴拉契亚山脉北端、西边,伊利湖以南的广袤地区,有几大部族正在争斗不休。
最大的一个部族叫易洛魁,是五大湖区域最强盛的部族之一,而在伊利湖以南的大山里,活跃着一个叫做肖尼人的部族,也非常强大。
而夹在这两大部族之间的是一个叫做伊利人的小部族。
此时,后世加拿大魁北克省的开发远没有美国东海岸成熟,不过已经有法国人进驻了,法国人为了分化瓦解易洛魁部,支持其它部族共同对付易洛魁人,易洛魁人为了对付法国人,便来到荷兰人盘踞的新尼德兰,从他们那里得到了一些火器和铁制兵器。
重温抗日
肖尼人与易洛魁人自然不对付,不过他们之间夹着伊利人,暂时相安无事,不过易洛魁人在得到白人的武器后,便开始向伊利湖以南进攻了,按照尼堪脑海里残存的记忆,就是在这几年,易洛魁人就要大举进攻伊利人,从而将整个安大略湖、伊利湖控制在自己手里。
伊利人丁口不多,不过肖尼人却是一个强大的部落,至少有几千户,加上窜入大山的萨斯奎汉纳人,加起来五千户是有的,从本土移民费时费力,如是能将这些土人全部招募到大夏国旗下将事半功倍。
另外,大夏国工业发展需要的树脂、栲胶、药材、木材等都需要对阿巴拉契亚山脉细细探访,按照尼堪残存的记忆,山中应该应有尽有,萨斯奎汉纳河穿过的地方正是后世阿巴拉契亚山脉资源最丰富的地区,只要沿着河流往上游探访,总会得到满意的结果的。
去阿巴拉契亚山脉山脉由于有孙德惠的参加,具体情形孙秀澜没说,实际上,
是由费扬塔珲率领三十名精通土人语言的灰衣卫以及七十名精锐的海军陆战队队员组成。
其实,一百人依旧不保险,在真正的历史上,西班牙人在探索委内瑞拉内陆
时,也有一百多人,还有战马和火器,依旧不敌印第安人大败而归,他们能站稳每一处美洲领土,那是经过了长期的厮杀和经营得来的。
不过由于是小分队,人数太多的话,消耗实在太大,由于路况不熟,沿途山
林纵横,携带马匹也不方便,干粮和衣物、帐篷等只能靠自己携带了,当然了,孙德惠、布鲁坎两人的物资自有人帮她们携带。
而尼堪的第四子,十五岁的孙德静这次是要跟着王文慧去阿帕奇部落了。
按照尼堪的安排,十五岁,该出去见见世面了。
孙德静是阿茹娜的长子,蒙古名叫巴特尔,从小也是按照骑射无双来训练的,尼堪自己在十五岁那年(1625年)就能起兵于林中,自己的儿子也不能太过怯懦,何况孙德静此子长得一点也不像他,完全是一个虎头虎脑的蒙古小子,与他相比,机敏、见识自然远远不如,不过勇悍却胜之,这次去阿帕奇部落,正是恰逢其会。
孙德静,是尼堪准备将来一劳永逸解决外喀尔喀的重要人物,自然要提前历练。
至于孙德惠,自从她上次在热带雨林中被土人毒箭射中后,尼堪也是心有余悸,不过这一次还是不顾她母亲哈尔额敦的劝阻,依旧将她派出去了,当然了,这也是她自己要求的。
对于孙德惠来说,她已经十九岁了,若是放在以前的大明,早就过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不过尼堪依旧让她在外面漂着,至于何时嫁人,那就要看缘分了。
其实在尼堪心里,费扬塔珲、林泽垢、陈子云都是一时之选,不过她似乎对这三人都没有那意思,只得再机缘了。
当得知还要派一支小分队去阿巴拉契亚山山中后,陈子云顿时意识到那位大夏年轻俊杰无不翘首以盼的依琳卡公主也是要去的,而自己还要带着船队去墨西哥湾,这心里自然有些酸楚。
而林泽垢、费扬塔珲却是高兴得很,特别是林泽垢,他与孙德惠是同学,父亲又是大夏国军团级指挥使,也算是门当户对,上次去热带雨林时他就时不时大献殷勤,至于费扬塔珲就更不用说了,按照他老子阿林阿的想法,自己的儿子若是能娶到依琳卡公主,将是他这一生最大的成就。
因为在尼堪心目中,最重要的地方一个是尼布楚,一个就是依琳卡,尼布楚公主是孙德昭,孙德惠能拥有依琳卡公主的名号自然也是非同小可。
妖孽 兒子
这一点,作为尼堪的核心嫡系,真实重要性还在之上的阿林阿非常清楚。
新喜剧之王 黯然销魂
与主动的林泽垢相比,已经在灰衣卫里浸淫了好几年的费扬塔珲就沉稳得多,谁也不知晓他的心里想着什么。
一想到费扬塔珲的身份,林泽垢的心情立时便黯淡下来。
“他的父亲是大夏国开国元勋之一,又出身乌扎部,论起亲贵,还是比自己强多了”
于是他便将目光投向了一直坐在孙德惠后面的布鲁坎,布鲁坎是当今国舅阿克墩的女儿,自然比不上依琳卡公主,但在大夏国也算是显贵之家了,何况,与孙德惠一向对任何人都不冷不热相比,布鲁坎倒是颇有林中女子的豪迈,对任何人都是热情有加。
林泽垢的父亲是身材高大,擅使长枪的林茂春,毛文龙手下有数的大将,母亲是东海女真大酋加哈禅的女儿,故此,虽然林泽垢阴差阳错成了瀚海大学的“大才子”,不过依旧继承了他父母强悍的身体和气质。
加上他父亲的日常提点,他也继承了林茂春的一身武艺,别的不说,一手雁翎刀的功夫以及百步穿杨的步射在瀚海大学一众“天之骄子”里依旧是独一份的存在。
不过林泽垢心里一直有一个阴影,他这个名字是大夏国有名的道长冲虚子起的,当时给他起一个这样的名字就是预测到他在成年后会有一个大波折,当时并没有说起这个波折具体是什么,为什么给他取这个明显带有贬义的名字,但自从他长到二十余岁后,一直平平安安,但年纪越大,他的内心愈发不安。
直到这次他跟随陛下来到美洲,他才接到他父亲林茂春的一封信。
“孩儿,冲虚道长是真正的得道高人,连陛下都推崇备至,以前为了不让你担心,有些事情一直没对你说,现在你要去美洲,并要在那里常驻,为父不得不将有些事情说与你听”
“当时给你起名字时,还有一个欧洲传教士,也是瀚海大学的副校长,叫毕方济,你肯定认识,已经去世多年,在你满月那天他也在场,他曾经给你起名保禄,当时为父也没在意,以为是一个普通名字,后来才得知这是欧洲人一个有名的教名,有时候也叫保罗”
“冲虚道长给你起名林泽垢,只能保你平安长大,但长大之后如何,他并没有说,不过在为父的孜孜请求下,他还是透露了一些,说你不能从军,不能杀人,于是为父便让你进了瀚海大学,还学了最不起眼的生物学,就是为了让你平平安安过一生”
“这次你要去美洲,为父再次请教了老道长,孩儿,他已经八十岁了,依旧健步如飞,显见得是真正的得道高人,这次他也没藏私,将所有的话跟我说了”
“说在你成年之前,那个带着污垢的名字可保你平安,因为你姓林,带有木子,你的名字中有一个泽字,就有了水,你生辰八字带有明显的火、金痕迹,唯独却土,于是便取了垢字”
“这是在你满月的时候他说的,但现在他又说了,你这一生若是没有经过金火之劫,也不能平安长大,为父便问他,何为金火之劫,他却说天机不可泄露,为父不敢强求,只得请教另外的人,最后也精通道家的韩大人说道,金火之劫,就是刀兵之祸,可眼下你干的事文官的活计,大夏国如此强盛,怎么也轮不到你出马打仗”
“但凡事没有绝对,若真有大事发生,你也别躲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就……好自为之吧”
想到这些,林泽垢心理一凛,“难道这一次要出事?不过既然自己有刀兵之祸,公主殿下也不能避免,我一定要保护好公主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