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獵魔烹飪手冊 線上看-第三十六章 我向你奔赴而來,你就是星辰大海!看書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武馆学徒散去后,两个粗手老妈子也手脚麻利的把练武场快速地打扫了一遍,又将木人桩、武器架子、手巾架都擦拭了,再把水盆里的污水全都倒了之后,这才和杰森、豆包打了声招呼离去。
在山城一个月三块大洋的活计虽然不少,但是能够这么空闲的,当兼职类的,却是没有多少。
两个老妈子自然是十分珍惜。
关好武馆大门的豆包走进后院厨房旁的小库房里,挑出了一根品相不错的人参开始炖汤。
晚餐早已经在下午的时候,豆包就准备好了。
现在,豆包做得是宵夜。
杰森之前询问有宵夜没时,豆包就记住了,每天都会做宵夜,尤其是李德尚送来的这些人参,虽然年份一般,也只是树下参,但是搭配着黄芪、黄精、枸杞来熬汤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她妈妈每天就是这样的给她爸爸熬汤。
从来不间断。
仙侠道
不过,汤的肉料却是会变换的。
今天自然不用说,就是牛骨和牛肉。
晚餐也是牛杂汤和烧饼。
烧饼是两个粗手老妈子帮忙烙的,足足有上百个。
巴掌大小的烧饼,常人一个就饱了,码头上卖苦力的也就两个,而杰森则是全吃完了,剩下的半个饼子还把锅擦了一遍。
看得豆包嘴角上翘。
她就喜欢杰森吃饭的模样。
尤其,饭还是她做的。
牛棒骨一根根的下过,些许牛肉也在翻滚的汤汁中,迅速变色,柴火加了一批后,豆包擦了擦汗,盖好锅盖,拎起烧开的水壶就走出了厨房。
熬汤就是这样。
只要料放好了,火头足够,剩下的就是时间。
这个时候,吃得舒服的杰森正坐在小桌前。
桌上有着一个茶壶,两个大碗。
揭开壶盖,豆包将热水注入。
顿时,香味扑鼻。
既有茉莉的花香,还有乌龙的甘味,期间绿茶的清香更是弥漫。
“这是我在武馆街口买得高末,一分钱一大包。”
“以前学徒少,喝水没事,现在人多了,还是得煮茶。”
豆包说着。
来武馆学武的学徒,虽然是不管饭的,但是茶水却是会管的,尤其是练起来大汗淋漓,下午的时候,那真的是口干舌燥。
喝上一杯茶水,润润喉,真的是很好的。
以前沐式武馆单纯的供应水就行。
现在人多了,名声也上去了。
白开水肯定不行了,至少也得是茶水。
那高末就是相当不错的选择了。
至于最好的选择?
自然是凉茶。
不仅解渴去火,还适合当地的气候。
不过熬制凉茶实在是太费功夫了,得请专人来熬制,豆包有点舍不得那个钱。
毕竟,她家馆主太能吃了。
不说其它,今天的两头牛,就吃了四十块大洋。
虽说现在钱宽裕了,但是以她家馆主的肚子,不节省一点的话,金山银山也都能够吃光,所以,能省一点就是一点。
反正也就是学徒,不是入室弟子。
大碗茶,也不错了。
杰森喝着这大碗茶,也感觉不错。
“下次咱们用大茶缸子。”
杰森提议道。
“行,完了我去找两个大茶缸子,之前在北都的时候,我看很多人就这么喝。”
豆包笑着一点头。
“豆包你还去过北都?”
杰森则是讶异,他虽然没有详细的询问过豆包的来历,但是他记得豆包应该是从州府另外一边过来的,距离北都还是很远的。
“是小时候我爸妈带着我去北都拜访他们的好友,一个个凶巴巴的老爷子。”
“不过,北都的烤鸭、豆汁、卤煮火烧、炒肝、爆肚、门钉肉饼、麻酱烧饼、杏仁豆腐、豌豆黄、驴打滚、面茶好吃啊。”
“可惜我完了之后想去,我爸妈说他们的好友一家子得瘟疫死光了,没啥可去的了。”
豆包脸上满是失望。
“烤鸭吗?”
“完了有机会,咱们一起去吧。”
杰森说道。
“真的吗?”
豆包惊喜的看着杰森,杰森十分肯定的一点头。
“真的。”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实话,杰森此刻主线任务获得的声望过了200后,增涨已经变得十分困难了,显然是进入到了一个瓶颈。
想要突破这个瓶颈自然是要更大的舞台。
只有他的名声扩散到州府、北都、蜀都等地,才能够获得突破。
而待在山城就想要将名声扩散出去,显然是不现实的。
除非是,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绝对不是因为他听到豆包说北都的烤鸭、豆汁、卤煮火烧、炒肝、爆肚、门钉肉饼、麻酱烧饼、杏仁豆腐、豌豆黄、驴打滚、面茶好吃才动了念头。
听到杰森的承诺,豆包雀跃不已,笑起来眼睛都变得弯弯的。
她看着杰森,就仿佛是回到了两人在山城街头初见时的模样。
‘饿了吗?’
‘这个烧饼给你。’
‘要喝水吗?’
‘你身上钱不够吧?’
‘我的大衣给你吧。’
‘他们欺负你?’
‘我帮你。’
自家馆主的眼神从来都是那么的清澈,如同以前一般,没有一丁点儿的杂念。
宛如是星辰般璀璨。
她越是靠近,越能够感受到其中的光辉。
走向自家馆主时,就像是奔赴星辰大海。
杰森敏锐的察觉到豆包的眼神似乎有点不对劲了,他轻咳了一声。
“这个给你。”
杰森将之前留下的那六粒一瓶的‘培元丹’递给了豆包,而且,不等豆包开口,就继续说道:“练成‘筋肉’也只是武者的初步,在山城不错,但是出了山城还是不行,起码‘筋肉’大成才有些许的自保之力。”
“嗯。”
豆包点了点头,将拒绝的话咽了回去,接过了瓷瓶。
她在来山城的路上,见过太多太多了。
妖魔人生
她知道,这是馆主为了她好。
只有实力强大了,才能够自由自在的想去哪就去哪。
和她的……爸爸妈妈一样。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豆包不禁再次笑了起来。
那笑容中带着回忆和甜蜜。
惨痛的世界 魂冥S小天
杰森看着怪怪的,端起茶杯开始喝茶。
而豆包则是在一旁开始练拳。
呼呼呼!
仅仅是几招后,后院就是拳风呼啸,豆包更是气势凶猛,宛如一只下山猛虎。
‘沐家.虎拳’本身就是象形拳,注重的就是气势。
此刻,豆包真的是习得其中的精髓了。
如果有人闭上眼站在豆包身边,就会产生有一只母大虫正在低声呼喝的错觉。
然后,这声音越来越响亮。
豆包的拳也是越来越快。
当达到一个极致时——
吼!
一声虎咆从豆包的嘴里响起,她全身的肌肉随着这一声虎咆开始了连连颤抖着,这些肌肉迅速的撕裂、重组,即使是一些细微之处的肌肉,也是这样。
当一切完成后,豆包全身的肌肉变得更加紧密,尤其是背部的肌肉,更是有种棱角分明的感觉,其完全的和全身肌肉‘联’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种动一发而牵全身的感觉。
劲力!
这就是武者所说的劲力!
一拳一脚,就能够集合全身之力打出。
当然,这是武者最完美的表现。
事实上,因为习练武技不同能够调动的全身肌肉力量也不同,大都是能够调动一半,这已经是主流的秘传武技了。
能够调动六成以上的就是一流。
而连三成都无法调动的则是不入流。
一拳一脚打出,全身肌肉随之发力,也会变得肌肉虬结。
而且,随着‘筋肉’大成、‘锻骨’大成、‘练皮’大成,一些特殊的武技还能够带来特殊的效果。
例如:‘沐家.虎拳’。
练成‘筋肉’就能够拥有虎力,传闻中是一头老虎的力量,且不失敏捷。
其中自然有夸张的地方,但是杰森看着豆包打拳时虎虎生风,宛如猛虎低吼的模样,却有些猜测。
‘也许到了‘练皮’的程度,真的能够和一头老虎一样。’
以杰森现在对‘神秘知识’的了解,已经能够发现所谓的‘秘传武技’就是一个改变自身的过程。
‘秘术’传承之类的也是。
不过,‘秘传武技’是从身体开始,而他之前接触的‘秘术’则是从更深层的内部的心脏开始。
一个由外而内。
一个由内而外。
孰优孰劣?
杰森还分不清楚。
但有一点,杰森却是肯定的。
不论怎么改变,他都是人。
一个正常的人。
呼!
豆包重重的吐了口浊气,站在原地她默默的感受着身躯的变化,然后,抬手就把后院的石锁举了起来。
武馆前院有着练武的家伙什,后院也有。
前院是给学徒们用的,后院是之前的沐白所用。
因此,不光做工好,也更重。
之前豆包试过,这个100斤的石锁,她最多只能够拎起来,达到腰部,然后就无以为继了。
而现在?
轻轻松松的举过头顶不说,还能来回翻着腕子。
甚至,将其抛起个两三米后,也能稳稳的接住。
连着几次后,豆包看向了杰森,兴奋地说道。
“馆主我练成了!”
“不错。”
“再接再厉。”
杰森夸奖着,目光则是看向了前院。
早已经熟悉杰森行为习惯的豆包立刻就明白,这是有客人来了。
拿起手机摸了一把汗,就向着前院走去。
刚刚练成了劲力的豆包,走起路来也是变得虎虎生风,不单单是快,而且省力。
梆、梆梆。
拎着食盒子敲门的李德尚,还在等着开门,哪知道敲门声刚落下,武馆的大门就开了。
这让李德尚一愣。
可随即看到了开门的豆包时,却是一惊。
“豆包姑娘,你成武者了?”
李德尚是有相当见识的人物,看到豆包眼中精光四射,气息沸腾的模样,立刻就想到了什么,但正因为这样,他才越发的不敢相信。
武者不易。
既要天赋,又要坚持,还要金钱。
真的是缺一不可。
李德尚不缺坚持,金钱也还好,但是没有天赋,他的身体糟糕至极,如果不是家中老人在年幼的时候,尽心尽力的照顾,早就夭折了。
但对于武者的向往,让他忍不住的去打听,查询。
然后,越发的无力了。
他不可能成为武者。
或者说,大多数人都无法成为武者。
随着年纪的增长,李德尚也早已经认清了现实,可看着眼前的豆包时,依旧有着一丝恍惚。
豆包练武才多久?
就算有着沐兄弟的悉心教导也实在是太快了。
对了,沐兄弟拿到的秘药,是不是分给豆包不少?
想到这,李德尚心底微微感叹了一声,泛起不少苦涩。
不过,马上的,李德尚就调整了心态。
“豆包姑娘你遇到沐兄弟真是好福分,千万不要辜负他才对。”
李德尚叮嘱着。
“当然了。”
豆包一点头。
她怎么会辜负自家馆主。
就算山河破碎,天地倒转都不会。
他是她的星辰大海。
是她所期盼的生活。
关好门,豆包带着李德尚向着后院走去。
“苟胜兄。”
杰森站起来打着招呼,目光却看向了食盒子。
“醉仙楼的‘醉仙鸡’,之前那顿太匆忙了,根本没有吃到正宗的,我特意提前向那位大厨给你订好的。”
说着,李德尚就把食盒子放在了桌上。
杰森马上打开了食盒子。
内里是一只看似普通的烧鸡,但是当把鸡撕开时,一个软糯的猪蹄就露了出来,还冒着热气。
杰森毫不犹豫的抓起猪蹄就啃。
看着杰森一点不作假的模样,李德尚不由笑了。
最近的相处,李德尚早已明白了自己这位沐兄弟的喜好。
不爱金银,也不爱华服,更不爱娇妻美眷。
唯独好吃。
这样的爱好,实在是淳朴。
也让人欢喜。
可也正因为这样,李德尚越发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这位沐兄弟了。
立刻,这笑容就变得苦涩了。
没有打扰杰森吃饭。
直到杰森把最后一根鸡骨头都嚼碎咽下去后,李德尚这才再次站起来,一躬到底地说道:“沐兄弟,当哥哥的对不起你,北都、北都李家拒绝了……”
李德尚的话没有说完,脸就通红了。
既是羞愧,也是气愤。
因为,他可不是空口说白话的求助,而是以自身所在的一地主事官位置作保,然后,还把珍藏的两个古董花瓶一并送了过去。
经历了之前的事件,他成为山城主事官是早晚的事情。
是主事官,可不是主事官之一。
不单单是权利增加了,而且运气好,肯下工夫,经营个十年,说不定就可以窥视州府主事官的位置。
也正因为这样,李德尚自觉够分量了。
所以,才会给‘北都李家’写信求助。
而那两个古董花瓶也算得上是珍宝,是李德尚最珍贵的收藏,卖上万块大洋是不可能的,但是五六千大洋却是只多不少。
有着这样的前提,李德尚觉得‘大药’他不指望,但是换来一些‘参蟾丸’之类的‘秘药’却是足够了。
可别说‘参蟾丸’了。
就连‘虎血壮元散’都没。
有着的只是一份‘强健身体’的‘养生拳’。
闪婚魅少 罗小舒
不是什么秘传。
就是大路货色。
很多地方,会个两手的,就都会。
唯一拿得出手的,可能就是这卷‘养生拳’是早起的拓印。
“他们是不是太过分了吧?”
“就这么打发人吗?”
旁听的豆包气呼呼的。
被杰森搀扶起来,重新坐下的李德尚则是越发无奈。
“在北都李家看来,不是武者,终究无用。”
“我?”
“能够送来一份‘养生拳’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
李德尚说着,脸上的苦涩越发的浓郁了。
杰森则是不在意。
在李德尚求助北都李家的时候,他就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对方如果真的在意李德尚,李德尚之前的处境也不会那么窘迫了。
而现在,只不过是证实了罢了。
不过,那‘养生拳’杰森很好奇。
“苟胜兄,我能够看看那份‘养生拳’吗?”
杰森问道。
“当然。”
“不过沐兄弟不要有太大的期望,这份‘养生拳’流传极广,但是效果却是甚微。”
李德尚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养生拳’。
这是一份记载在羊皮卷上的‘养生拳’。
看年代,已经十分久远了。
而当杰森接过‘养生拳’后,不出意外的,眼前的文字闪烁而出——
【发现特殊传承之物‘养生拳’,判定中……】
【判定徒手格斗达到大师级别,判定通过!】
【是/否消耗200饱食度,将其列入额外选项?】
……
小人物的日常
200饱食度?
杰森看到这个数值,忍不住的双眼一眯。
按照饱食度需求越多,额外选项就越可能强大的规则来看,这个‘养生拳’看起来就不简单。
“苟胜兄,能借我参悟一段时间吗?”
杰森询问道。
虽然获得额外选项是一刹那的事情,但是这个经过却是不宜更多人围观。
死亡,而又复活。
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
他打算返回房间中再学学。
“没问题。”
李德尚感动的看着杰森。
他知道,这是这位沐兄弟再给他一个台阶。
担心他太过难堪,这才选择了‘养生拳’做为报酬。
看着杰森,又想了想北都李家。
李德尚越发的感到了自家这位兄弟的亲近。
什么北都李家。
根本不如自家兄弟。
想着想着,本就委屈,这个时候又加上了感动的李德尚眼圈都红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再次响起——
梆、梆梆!
“沐爷在吗?我贾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