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討論-第九百三十三章   匆匆十年國之大鑒賞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日复一日。
渐渐的。
钟文像是忘了自己要干的事情一样,天天陪伴在自己女儿的身边,甚至连自己与曼清的事情,都像是遗忘了一般。
而这样的日子。
一直持续到九儿到了十二岁多。
一晃,就是十年了。
十年里。
九儿在六岁之时,被钟文带到了慈航殿的那个苦寒之地。
经过那一次。
凡人 仙界
九儿也算是正式跨过了一道坎。
而这江湖之上。
在这十年里,也平淡的很。
血玉子没有任何的消息,就连灵州西部的贺兰山北山,也都渐消下去,没了动静一般。
而在这十年里。
钟文他们从几万里之外带回来的种子,也开始在整个利州全境种植了。
更甚至,与着利州相邻的几个州,也开始种植起了这些作物来。
当然。
为了杜绝种子的外流,边境一带却是搜查的极为严格。
十里一关,百里一坎。
谁也别想带出种子出去。
不要说这些农作物的钟子了,就连茶种,茶树枝,更或者任何技艺都不允许带了唐国。
而此时的唐国。
早已不是十年前的唐国了。
几年前。
李世民就把吐蕃国给打了下来,此时已是屯兵于泥婆罗边境。
据消息传至龙泉观,李世民想要攻打身毒国。
身毒国物产丰盛,如果放在钟文的身上,说不定早就开战了。
当然。
当下的唐国的强盛,早已不是当年那般了。
历经了这么多年的沉淀与发展,唐国的富足,早已是让西域之西诸国所向往之地了。
而唐国人,称这些西域之西的人,统称为边人。
而唐国人也自称自己所在的唐国,乃是中央之国,世界的中心。
论唐国的国土面积,早已是大到无边无际一般。
东到扶桑国。
北到漠北的雪境。
南到诸岛。
西临波斯。
除了身毒国之外,唐国周边所有的土地,均属于唐国。
而此时的唐国,人口的基数,也是激增了数倍。
依着钟文的估算,人口数早已是破了亿了。
如此庞大的人口数,可放在如此庞大的疆域之上,那也只是少的可怜。
为此。
李世民这才想着要把身毒国攻打下来,好给唐国增加人口,同样,也好增加一些奴隶,好建设唐国。
此时的唐国各地。
到处都有着修筑官道的队伍。
而队伍的人当中,除了那些番邦人之外,更多的就是奴隶了。
此时。
龙泉观中,钟文却是在教着九儿武艺。
而龙泉观附属的田地当中,龙泉村的村民们,正在忙碌着。
“二水,你家今年可是又要发财了,你看你种的这些南瓜,个头又大,这养猪都能省去不少的粮食了。这南瓜的种子,还能留起来卖不少钱。二水,今年你家的收入,肯定不会少于一百贯钱了吧,哈哈。”一村民向着二水高兴的恭唯道。
“你家不是也一样,你看你家今年种的花生长势,就连我都想明年种花生了。我可是听说,明年花生要往着更远的州县推广了,你家种了五亩地,比我种南瓜养猪可赚钱多了。”二水高兴的回应道。
龙风星缘 星爱的杰缘
如此这般的话语。
在龙泉村可谓是经常在上演着。
从钟文带回种子回来后的第二年。
龙泉村的村民们,各家就开始被安排好了。
你家种这个,他家种那个的。
这不。
到了如今,二水家种的就是南瓜加养猪。
南瓜味甜,除了能当食物之外,种子那是绝不可能被浪费的,那可是能卖不少钱的。
而利州的官员们,每每一天丰收之时,那必定是大量出动,下到各村去开始收种子。
而此时的龙泉村,就连那些荒地,全部都开出来种植新作物。
有道是。
附属于龙泉观的龙泉村,自然而然的,也就挣上了前几桶金。
近水楼台先得月嘛,更何况这些新式的农作物,还是钟文他们带回来的呢,又是在龙泉村开始培育种植的呢。
经过十年的培育种植。
这些农作物除了在利州推广,以及就近的几个州也开始在推广了。
而远在长安的李世民。
听闻这些农作物之事后,更是不顾年岁高的因素,再一次的来到了利州视察。
为此。
李世民一回到长安之后。
直接封了钟文一个利王的亲王爵位,而且还是世袭罔替。
当然。
钟文的女儿女儿,也是不可能被落下的。
公主爵位,同样也是世袭罔替。
而钟文也是来者不拒。
至于钟文的家人,到是没有什么改变,以前是什么,现在还是什么。
龙泉观中。
李道陵来到空地前,看着自己的这个弟子,在教着九儿武艺,脸上呈现着疼爱之色来,“九首,让九儿歇一会吧,这都练了一个时辰了,可别把她累坏了。”
“大祖父,我不累的。”九儿见李道陵来了,赶紧停下,小跑了过去,伸手扶了扶李道陵。
对于这个大祖父,九儿可谓是粘的很。
说来。
也是因为李道陵疼九儿,九儿这才经常粘着李道陵。
而九儿也都十二岁了,出落的也是亭亭玉立一般,美艳无方物的。
比起她的母亲曼清来,甚至要更胜一筹。
李道陵伸手摸了摸九儿的脑袋,“大祖父还没老到要你扶的地步,不过,我听你四祖父说,最近你越发的冷了,记得要多穿件衣裳。”
“大祖父,你放心吧,我现在可是武道之境的身手,这点冷,我还是能抗得住的。”九儿没所谓一般的说道。
可是。
九儿不在意,可站在一旁的钟文,却是担忧了起来了。
钟文随之一想,这才想起,九儿已经十二岁多了。
而下次的发病的时间,估计也就是在几个月后了。
一想到这事后,钟文眼神突然变得凝厉了起来。
血玉子十年没有消息,就连火蛟之事,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除了术门之外,任何之地,都没有传来有火蛟之事。
而钟文七八年前,还曾去过白山黑水,特意找墨离打问过火蛟之事,可得到的消息,依然是空无。
“九儿,你现在虽说是武道之境一层,但你发冷之事,为何不跟父亲说?”钟文走近九儿,担心的伸手摸了摸九儿的脉象。
九儿甜甜一笑道:“父亲,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九儿罢了,而且,母亲最近有身孕,我怕我说了之后,母亲一担心导致身体不适。”
“你啊你,要不是你四祖父时常关注,我这个父亲都差点忘了大事了。你衔陪着你大祖父说会话,我去见你四祖父去。”钟文点了点九儿的额头,随即丢下一句话后,找鬼手去了。
而不远处。
曼清挺着个小肚子,听着这对父女的对话后,会心一笑。
曼清最近有了身孕。
心里也随之多了一丝羁绊。
可在她的心里,自己的女儿依然乃是她的骨肉。
虽说。
她也知道,自己怪不得钟文,也恨不起钟文来,要不然,这肚中,也不可能再怀上一个钟文的种了。
几年前。
龙泉观来了一个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
而那时。
曼清一见到那女子之时,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可随着交谈之下后,最终确定,她与那女子乃是同母同胞。
那女子,就是果果。
至于青青。
果果也是向着曼清道明了。
为此。
曼清还特意与果果离开了龙泉观一段时间,去寻找属于她们的身世。
自从那次回来之后,曼清就对钟文渐远了些。
要不是九儿在其中周旋和搓合,说不定曼清还会恨起钟文来,更甚者,还会带着九儿离开龙泉观不可。
而这样的关系,在最近一年之内,到也调和的很好,至使曼清也有了身孕,可以说,这样的日子,估计是谁,也会渐忘很多杂事来。
这不。
钟文沉浸于温柔乡中,差点把九儿的大事都给忘了。
此时。
远在千里之外的长安城中。
王府上,徐福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儿子和儿媳,眼中闪动着怒色,“你自己说,我该怎么罚你!以前小,我到是不想多计较,你现在到好,都开始学着别人,跟着那些勋贵们乱来,你们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还有没有主家!”
“他爹,茂儿还小,这又成亲不到半年,待过几年,他这心性自然也就会渐长的,你也莫要怪他了,反正那人也没死,依着咱们王府的能力,只要花点钱就能摆平的。”徐福的妻子坐在一旁劝慰道。
徐福一听,这怒色更甚。
自己因为忙,导致自己疏于教导自己的儿子,这才惹下了这么大的祸事来。
徐福看着自己的这个妻子,心中暗恨,慈母多败儿,“就是你,天天宠着,现在到好了,宠到天上去了,你当你是王妃吗?我们只是王府的下人,别人看也是看在利王的份上,要不是有着利王在,就你们这样的作风,早就投胎了,哼!”
徐福很是知道自己的位置。
而如今。
自己的儿子惹下了这么大的祸事来了,把一个百姓打残了。
依着唐国律法,他那儿子,不死也得流放。
而当下,要不是官府看在利王的份上,他那儿子可回不来,说不定此时早已是下了大牢了。
徐茂战战兢兢的听着自己父亲的话,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自己的母亲,随后又是看了看站在他身旁的妻子。
正当此时。
王府的门房小跑着过来,“管家,县衙来人了,说是请管家前去万年县年走一趟,还有,小郎君也要去一趟。”
好嘛。
刚才徐福还在教训着自己的儿子,这一转眼,县衙就来人了。
而当徐茂听闻县衙来人了,身子抖动的更是厉害了,“爹,娘,我不想死,我不想死,爹娘救我,爹娘救我。”
“现在知道害怕了,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根本不知道在长安城中,你什么都不是。”徐福恨铁不成钢似的看怒瞪着自己的这个唯一子嗣。
谁不疼自己的儿子呢?
可当下又有什么办法?难道就这么宠着上天吗?
捅了篓子,那就得摆平。
至于教育,徐福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让县衙的人稍待一会,我这就去。”
门房得了话后,小跑着离开。
而后不久。
徐福拿着一封信,交给了一个下人,“把这信送到商团,让他们务必以最快的速度送到龙泉观去。”
随后。
徐福带着徐茂,跟着衙役前往万年县衙去了。
到了很晚。
徐福托着疲惫的身子,独自一人回到了王府。
当他那妻子见徐福一人回来,又是哭又是闹的。
几天后。
龙泉观的钟文正计划着要不要去灵州之时,一差役快马加鞭似的奔到了龙泉观,说要见钟文。
不久后。
钟文看过信件后,也是摇了摇头,“徐福不福啊,生了这么一个儿子,唉!!!”
“九首,徐福也算是帮你了这么多年了,他那儿子出了事,你也确实该去长安看看。徐福那儿子我也见过,为人并不坏,这伤人之事,我是觉得是不是背后有人怂恿的。”一旁的李道陵,看过信后说道。
钟文闻话后,细想一下,心中也是不明,“师傅说的是,那我明天就离开龙泉观,顺便去一趟长安。对了师傅,一会我回家一趟,你可有什么话要交待的吗?”
独家追妻:帝少老公不离婚
“没有什么话交待的,九儿的事情重要,一切以九儿为重。你父母那边,帮我代句好。”李道陵笑了笑说道。
钟文也没再多话。
带了些东西后,钟文就离开了龙泉观,回三斗村去了。
小武已是成了亲。
就连小娃都有好几个了。
钟文这个大儿子长年不在家,就连小花也是常年不在家中,自然而然的,小武就成了侍奉双亲的唯一人选了。
快穿病娇与反病娇 洛亦不绝
“伯父,伯父,你回来了,你吃,这是我刚从地里摘来的。”一回到三斗村之时,钟文就碰上了自己弟弟的女儿。
钟文蹲下身来,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玉儿乖啊,你自己吃吧,伯父可不好吃你的东西。”
小名玉儿,大名钟玉。
四岁大的小娃娃,但却是跟钟文这个伯父关系甚好。
钟文每隔十天半月,就会回三斗村一次,而玉儿也是每次见到钟文时,总是会粘着自己的伯父。
毕竟。
玉儿在龙泉观中,可是生活了半年。
因为,玉儿出生后身体不怎么好,所以在龙泉观中养了半年的病,这才使得这个小丫头,与着钟文的关系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