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明末黑太子-第914章: 兩樁買賣鑒賞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大年初二上午,某太子与堀田正盛正式商讨了关于出兵的具体事宜,主要是做好两手准备。
其一,如果皇太鸡在开春之际不会动兵,那么倭军可在三月末再从本土出发,四月中旬抵达预定战场。
其二,如果皇太鸡发兵进攻锦州,那么倭军可在锦州外海登陆,向锦州方向推进,明军出动一万骑兵进行配合作战。
前者战场任选,但没有明军骑兵配合。
后者只能救援锦州,但有明军辅助。
实际上,某太子根本不想让倭军去救援锦州,祖大寿那里的城防还算坚固,不然皇太鸡之前也不会围而不打。
救援锦州的真正目的是要让倭军与辫子再火并一次,以消耗辫子的有生力量,毙伤一万人就算圆满完成任务了。
去年干掉辫子一万人马,这次守城加天花算干掉五万,开春再干掉一万,总计便是七万,几乎等于辫子总兵力的三分之一了。
根据俘虏交代的情况,皇太鸡手里最为精锐的两黄旗还没多大损失,十一个旗的檬古骑兵以及两白旗也没参加攻城。
只要皇太鸡手里还可动用超过十万骑兵,那便可以持续对大明的辽西地带形成实质性的威胁。
某太子不是不想打,而是现阶段钱粮均有限,在被限制后勤补给的情况下,只能选择经济实用型的战争方式。
那就是请倭军代劳,反正不用给倭军月薪,全靠提成,不与辫子发生大规模交战的话,发点粮食和海鲜就足够了。
选择四月份出兵也是为了同时出动大量渔船,捕捞海产品,这样可以极大的减轻后勤压力,就近运送上岸,喂养十万倭兵。
祖大寿会提前得知援军的事情,锦州城内的守军在了解到援军就在沿海地区之后,肯定会拼命死守。
前世在洪承畴的援军被辫子击溃之后,城内守军方才投降,现在应该也差不多。
更何况将可能反水的檬古裔兵马调防到了山海关,而且耗费粮食的百姓也一并迁走了。
战神联盟之四季晚宴 幽黎蝶雪
锦州城内的粮食足够吃三年的,如果在城内在种些蔬菜的话,那就完全无须为吃喝发愁了。
尽管不用救援锦州,但明清双方多半都会以锦州为着力点,围绕锦州进行作战。
不论是对大明还是辫子,锦州都是用来钓对方上钩的鱼饵。
某太子也想凭此城吸引辫子主力过来,然后押上倭军上去一顿“啪啪”……
锦州城修建之前,选地就有问题,虽然大致位置在海边,但并不滨海,与山海关截然不同。
只要山海关的守军不主动投降,且大明水师还掌握着制海权,辫子出动三十万大军也打不下这座滨海的战略重镇。
因为援兵只要下船就进城了,士兵能进去,武器、弹药、粮食、战马自然也都能源源不断的运进去。
锦州由于距离海边还有一段距离,用这个方法也就行不通了。
不打通陆路通道,就无法给锦州解围。
“将军阁下,此为我大明仙界军师刘伯温所拟前世锦州战役之概况,请过目!”
为了让堀田正盛做好准备,某太子不但提供了辫子的编制、人员、武器等情况,还将松锦大战的梗概送给对方,以便做好知己知彼。
倭军输了不要紧,可战败的话,那是要死伤很多人的,也就意味着某太子要从兜里掏一大笔抚恤金,最好不要发生这种恶心事。
“多谢殿下!”
对于仙界之事,堀田正盛此前还一笑了之,但昨天看过蔚为壮观的飞艇部队升空表演之后,他也不得不信了。
能得到这份重要战报,当然要好好端详一番,至少万不能重蹈覆辙,再说也不能比阿部重次那家伙打得更差,让大将军失望。
“是役王师战败主要有三个致命缺点,其一,朝廷催战,以致前线部队不得不主动进攻。其二,陆路救援锦州极易遭到敌军伏击与阻击,中了敌人围城打援之计。其三,粮草均放在笔架山,此消息被敌军得知,便趁势偷袭得手。此番出兵,将军阁下可扬长避短,随机应变。”
某太子还得点明上次战败的主要原因,以免面前这货再来个昨日重现,那就彻底完犊子了。
“殿下,从海上登陆,鄙军自然没有后顾之忧。只是粮草之事……”
堀田正盛十分担心这方面,自古便是无军粮则乱军心,没了粮食供给,别说给锦州解围,便是向锦州方向推进都成问题了。
“本宫业已告知郑芝龙,由其全权负责大军补给之事,一切物资给养均从海上运输。更何况东虏水师所辖多半战舰,在前番便已被我军摧毁,是役必然不会重蹈前世之覆辙。”
这次全都走海上,老子就看你还怎么断我粮道!
宁远到锦州之间,从南至北,分别是塔山、杏山、松山。
在战时,这就是大明援军要闯过去的三道鬼门关。
某太子不会傻到再犯同样的错误,直接绕开陆路通道,连宁远都绕开。
因为不相信吴三桂那货的人品,主要补给均由南方各港口出发,次要补给由天津与登莱出发。
物资就堆在滩头,辫子敢过来抢就行,不敢抢,那就只能瞪眼瞅着。
从山海关出发的只有渔夫,某太子可以负责任的说,供给大军四个月的海产品,之后至年前都可以歇着了,赚地钱足够过年的了。
本时代的倭兵比后世的灰色牲口还不挑食,只要有饭团,就能坚持战斗,根本不要装备烈酒。
如果能有海鱼供给,那战斗力还能提升百分之五十,装备板甲的话,战斗力翻倍!
为了对抗辫子,某太子就是想要把倭兵的的战斗力提升到峰值!
即便装备板甲也在所不惜,起码人家是真能弄死不少辫子。
“殿下思虑甚妥,考虑周全,在下极为放心!”
堀田正盛对郑芝龙的实力是非常了解的,几乎垄断了倭军的海上贸易,由他负责运输粮草,那大军行动便高枕无忧了。
得到了大量火炮,还有上万明军骑兵助阵,加之粮草供给妥当又安全,堀田正盛这下算是对明国太子的安排非常满意了。
凌 豹 姿
“对了,本宫还会向贵军提供十万件胸甲,由于是仓促赶制的,做工粗糙,还望将军阁下不要见怪!”
就是前后两块铁板,用布袋装上,再辅以布绳捆绑,简陋是简陋,但的确可以完全无视箭矢攻击。
有了蒸汽式锻造机,在不追求工艺的情况下,造这玩意是很快的。
一块半软的铁板压个五六次就成型,可以投进水里进行冷却。
这就是成品,再也不需要加工了,反正是给倭军用的,量大管饱就行了。
“不敢!不敢!殿下对鄙军关怀备至,在下真是受宠若惊,多谢殿下厚礼相送!”
堀田正盛知道上次阿部重次领兵是没这个待遇的,这下自己白得了这么多甲衣,真是意外之喜,高兴到心花怒放。
看过明军士兵所穿着的甲衣之后,堀田正盛知道自己只有羡慕的份,根本装备不起。
哪怕德川大将军,也只能给麾下兵马最为精锐的一部分配备铁甲。
而倭国所制之铁甲,防御箭矢的能力远逊于明国出产的同类产品。
原因在于明甲虽然在躯干以下部分防御力逊于倭甲,但躯干部位的防御力是超强的,可谓无可匹敌。
倭国最厉害的弓箭手用和弓辅以穿甲箭,在近距离都完全无法射穿甲衣,那就是一整块铁板,半点缝隙都没有。
“本宫只希望贵军多杀敌兵,少死己方士兵,为此只能尽一点绵薄之力,微不足道!”
板甲再贵也贵不过高达一百两银子的抚恤金,某太子可是很害怕倭军出现大规模伤亡的,主要是赔不起啊!
挂掉一万人,一百万两银子就没了!
用这笔钱干点啥不好?
实在不行,还能买五千只辫子披甲兵的脑袋呢!
那可是相当于三个多甲喇的兵马,等于半个多旗的兵力,能把旗主心疼死。
“臣郑芝龙……”
“免礼平身!本宫与堀田将军适才正谈起你,爱卿便到了,之豹爱卿一并免礼,坐下议事!”
郑芝龙之前已禀明某太子,此番还是由其弟郑芝豹领舰队前来助战,连同运输大军所需粮草。
此前郑芝豹已经与辫子水师打过两仗了,结果均是大获全胜,有了经验积累,其兄长也觉得没必要换人指挥了。
欲 拒 還 迎
“此番由两位爱卿负责一南一北这两处战场,本宫极为安心。不瞒堀田将军,本宫已命郑爱卿择时向东番岛上的西班牙守军发动进攻,以图收复失地。由于驻吕宋的西班牙军队屠杀上万明商,本宫便在不可熟视无睹了。”
某太子早就惦记上东番岛北部的西班牙守军了,但还要给汤术士的同事一点面子。
这下菲律宾总督塞巴斯蒂安?科奎拉先发制人了,某太子也就可以出兵有名了。
等把吕宋岛上的明人都杀光了,看你还杀什么!
到时候就是你们的死期!
有一个算一个,都别想跑掉!
“竟有此事?真乃人神供愤之恶行,委实罪不容恕!”
死多少明人,堀田正盛可以不管,但要作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表达自己的愤慨之意。
“是啊,总有人觉得大明好欺负,大明的子珉可以随便杀。本宫觉得这样的想法不好,这样的举动更不好,故而才请郑爱卿帮助这些人认识错误。在多数时候,认错不是嘴上致歉那般简单。犯了人命错误,便须用人命来还。退一步说,元凶用哪只手杀的人,便须将哪只手剁掉。不但要帮助其改邪,还得帮助其归正!”
西班牙人还不知道自己捅了多大的篓子,不过相信过不了多久便可以知道了。
小村魅影二 独眼河马
没有一个西班牙驻军士兵是无辜的,不论是吕宋还是东番岛上。
在万历年间的那次屠杀倒不是科奎拉下的命令,但很抱歉,也得算到你头上!
“殿下所言极是!”
尽管明国太子像是谈笑风生般地说完了这番话,可在堀田正盛听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阿部重次说明国太子聪明无比,堀田正盛对此不以为然,十岁的孩童能聪明到哪去。
等真见到本人了,堀田正盛方才觉得阿部重次说的太对了,简直比德川大将军还要聪明。
“殿下,臣此番还带来了三百多红夷俘虏,自称为雇佣兵,欲为殿下效力!”
“好,让几个带头的进来吧,本宫要看一看!”
“是!”
郑芝龙已经将带队的军官带到东华门了,这算是一份大礼,因为这伙红夷当真是很能打,可是让己部折损了好些士兵。
由于路上没有虐待,反而顿顿有肉,好吃好喝,故而这些人也不跑,就等着实现自己的东方发财梦!
前来觐见的三名军官是范·德·威廉斯上尉、哈肯·迈尔上尉、维克托·加齐上尉,外加这三百多人里最能打的士兵汉斯·布鲁克。
“有会说明语的么?”
“……”
擅长倭语、荷语、西班牙语的语言天才郑芝龙只好代为传达太子爷的意思,不过得到的答案却刚好相反,让场面颇为尴尬。
“有会说德语的么?”
“我会!”
汉斯·布鲁克看着身材矮小的明国太子,听到熟悉的母语,感到极为不可思议,没想到在遥远的东方也有人会说德语。
“你是德意志人?”
“是的!”
错位的相亲 春风语
“无需惊讶,你的同胞汤若望先生受罗马的委托,很早就来到了这里。”
“原来如此!”
“打算为我大明效力?或者说赚钱?”
“如果您允许的话!”
“想在这里赚钱的人有很多,但有赚钱本事的人并不多,你有没有本事,最好可以证明一下!”
“如何证明呢?”
“不久的将来,也就是两或三个月之后,我军将在北方沿海地带采取一次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敌人就是东虏,也就是你们所说的鞑靼人。之前这座城市被三十万鞑靼人围攻,所幸我军将其击退,也俘获了不少鞑靼士兵。不如你与其中的一个较量一番。如果你能将其杀死,那本宫就相信你和你的同伴的实力,还会为你们配备全部武器装备。否则,那就要存疑了!”
“好,没问题!”
“这次证明不会让你白干,进朝!”
“是!”
某太子让杨进朝拿过来一大袋子新式银币,总计三百枚,直接拿给对方。
等杨进朝走到这名雇佣兵的面前,瞧见对方如山的身躯,不禁吓得腿都软了。
“我们的悬赏标准是每杀死一名鞑靼士兵,总价二百两银子,折合三百枚银币。我军士兵可得六成,即一百八十枚银币。军官可得三成,即九十枚银币。将领可得一成,即三十枚银币。不设上限,多杀多得。这种银币类似西班牙银币,一百两银子可兑换一百五十枚西班牙银币或大明银币。你可以选择这种大明银币,或者同等数量的西班牙银币。”
某太子相信先付钱可以得到更好的服务,就给对方稍微展示了一下。
“好,我收了!敌人在哪?”
汉斯·布鲁克掂了掂手里的钱袋子,觉得这价钱非常之高了,勃尔格那个吝啬鬼可是不会这么大方,这趟算是来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