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寂滅道主 txt-第1400章 牛頭的算計推薦

寂滅道主
小說推薦寂滅道主寂灭道主
趁你病要你命,王邵可不是善男信女,眼看老钟稍稍出了点力气,好歹也算是帮他扭转了下战局,毕竟对方不是普通修士,而是实力强悍的剑修,想想也是个道理,老家伙虽然嘴硬说不相助,可那是同境界的大道紫丹修士战斗,需要公平公正,因为两位紫丹修士的战斗,必然会引起冥冥中的关注,除了某些缘由外,担心被关注也是正常。
现在,韩城明显的以大欺小,要是大修士都这样无耻的话,肆无忌惮打压低阶修士,那无论老钟跟着谁,最终都会成为无主之物,稍稍帮手也就可以解释清楚了。
这个老家伙从陨落凡尘到了现在,他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何事,却明白这货为了恢复当年的实力,绝对不会看着他轻易陨落。
话句话说,他已经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眼看就要看到了九天之上,半途而废绝不是这货的风格,换成他也绝不会坐着等窝憋事,所以说相助是必然的现实。
好在自己的寂灭意境,已经玩的出神入化,让自己拥有主场战斗的优势,又能够压制对方相当的实力。
却见勾鸠斩过,在幽冥黄泉空间留下道道匹练。
韩城不能不稍作闪避,实在没有办法,这鬼地方对他的压制太狠了,剑气火焰已经不敢奢望,能够自保已经算是不错了。
当铜钟第三次砸下来,韩城根本就避无可避,只能用天火剑硬抗,却被砸的剑芒黯淡,飞剑几乎脱手而去,他的伤势再次加重,哪怕铜钟直接飞回王邵的腰间,他依旧是惊魂未定。
当堪堪避开了刀芒,这才有些慌张起来,被三次重击已经负伤,实力下降下很厉害,再加上客场战斗,可以说是两者差不多处于比较公平的状态。
涅槃之从前上海篇 山森samson
原本,他的实力对比云千寻,就根本不够看,如果不是剑修的话,恐怕根本无法成为云千寻的跟班。现在可是好了,眼前这个家伙能够斩杀云千寻,他还能凭借对方对他的不熟悉,以天火剑杀个我措手不及,争取到最短时间内击败,尚有几分胜算。
可是,幽冥黄泉空间的出现,彻底折损了他的优势,让他失去了胜利的机会,让他憋屈的不能再憋屈了。
“哼,现在,还要说拿我吗?”王邵感觉对方的脆弱,有感于老钟的目地,虽然说出手相助了,可那也是点到为止,将对方击伤实力下降。这样也是有心了,符合老钟常说的不能以靠外物的观点,自己还要抓住来之不易的机会。
此人能灭杀云千寻,又有着能够主动攻击的铜钟,自己实力大损,再战下去恐怕有些不妥,韩城升起了这个想法,实在不愿意再打下去了,现在最想的就是赶紧脱身。
战意丧失,从这刻起他输了!
先天一元重水,王邵已经没有打算使用,那玩意是在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才不得不使用的杀手锏,既然自己已经取得优势,岂能为这个家伙浪费珍贵的真水。
老婆老婆,我爱你
勾鸠脱手而出,点出了阴阳指,然后欺身而上。
“算是不错了,这小子赢定了,只可惜咱们兄弟也算帮了忙,最后连好处都没有捞到,想想实在是不甘心。”牛头撤去了稳固空间的防御,好歹这次打斗局限在小片空间,震荡穿的不算太远,这样是经常来个大动静,就算上面想要无动于衷也不行。
毕竟上峰的还有上峰,有些事不能做的太过了。
马面撇撇马嘴,不自然地道:“要不,等会再问问这小子,能不能讨得些许好处,最近修炼资源又有些紧了。”
“你个孬货,让你省这点,非得要拿去交易,这下可好了,便宜了二爷,我看你如何是好?”牛头鄙夷地瞪了眼马面,神情相当不屑。
马面的马脸红了,诺诺地道:“那不是巧了,谁想到二爷也去了,又没脸没皮地讹诈我。”
活色逍遥 红尘已惘然
“哼,你这头蠢驴,也不想想二爷那么个大忙人,竟然会那么巧去交易坊市,分明是讹诈你的彼岸花,早知道老子就留下了。”马面说着气就不打一处来,可谁让人家是自己的上峰,也只能在私下发发牢骚,看看能不能从王邵身上多捞些东西。
马面实在是理亏,低头不言不语。
“这小子简直是个妖孽,原本投机取巧战败返虚修士,现在已经可以实打实的正面硬抗,看那人迟早会败在他的手里,成长速度太快了!再过段时间的话,恐怕已经能和你我比肩,到那个时候就不是你我能够约束得了的,二爷必然出来亲自打交道。”
“到时候,就算有好处,恐怕大半都要被二爷拿过去,以二爷那吝啬的性子,恐怕我们兄弟连个汤水也喝不多,不行,要想想办法。”
天 蠶 土豆 元 尊
牛头好歹有点脑子,明白王邵成长速度恐怖,成就不可限量,随着能够开辟的幽冥黄泉路不断增大,甚至能直接变换阴阳,到那个时候打交道的恐怕是更高层次,他们必然沦为小角色。
这个时候,应该趁机多合作几把,多捞些好处才是,只是太贪婪了,恐怕会破坏双方的这段善缘。
这个时刻,面对被铜钟砸伤,又丧失再战勇气的返虚大修士,王邵已经胜券在握,他绝对不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必须要彻底灭杀对方才行。
完全复制云千寻悲剧的过程,阴阳指被躲了过去,强劲的拳头砸了过来,韩城没有躲得过去,脸上重重地挨上了,那可是肉身强度的抗衡,拳头和脸高下立判,那就是打脸。
整个黄泉路都在颤动,王邵用纯粹的力量战斗,完全就是个武道战修,全身散发着强大的血气,以至于幽冥黄泉更加晃动,幽魂遇到了血气顿时烟消云散,仿佛是天地的末日那般,好在幽魂能够重新组合。
“我的爷来,你怎么能在幽冥爆发血气,这不是没事找事嘛!”牛头马面无奈地出现,只是不敢轻易靠近,他们虽然是阴神,却依然是幽冥的生灵,最惧怕的就是强大的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