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我的師門有點強 txt-408. 你聽說了嗎?推薦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听说了吗?”
“什么什么?”
“葬天阁没了!”
“怎么回事?”
“怎么会没了呢?”
“前几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茶摊上,随着“葬天阁没了”这话一起,瞬间就引起了哗然声。
一石激起千层浪。
玄界各宗门、世家之间的门户之见虽相对比较严重,但也并非彻底自我封闭,毫无交流。
底蕴和实力都足够强大的宗门、世家便往往会效仿第二纪元时期的情况,建立起一座能够提供各种各样机会的城池——并不仅仅只是修士的独属,同时也会允许凡人在此入住,只是会有比较鲜明的区域划分而已。
毕竟如今的玄界,除了世家传承的子嗣外,宗门想要吸纳新鲜血液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从凡俗中挑选合适弟子,又或者是从小宗门里挑选合适的弟子,便成了玄界如今各大宗门的潜规则。
当然,筑城耗资巨大,不是谁都玩得起。
哪怕就算是由好几个宗门、世家联手,也不一定可行。
因此也就有了城池的代替品。
坊市。
坊市的存在,并不仅仅只是提供法宝交易的一个平台,它同时也有着诸如情报的交流、资源的置换等功能作用。
静心坊,便是由潜心宗和静门联手建立的一个坊市。
规模不大,但因为地处交通便利之地,能够连通附近同一山脉内的七家小宗门,所以也算得上是经营得有声有色。
当然,会流入静心坊的法宝自然不可能多么好,情报也不可能是最准确的第一手情报。
但对于静心坊这里的修士们而言,依旧是属于相当了不起的程度了。
什么样的实力,决定什么样的层次。
这句话,在任何一个世界都是亘古不变的定理。
有人倒了一壶新茶——静心坊不是什么名坊,这里几十年都出不了一件中品法宝,甚至大多数交易的下品法宝都有各种各样的瑕疵和后遗症,所以就不用指望这里能出什么灵茶了,能有聚气丹十分之一的效果都算是上好茶水了——然后快速的递到了那名说“葬天阁”没了的修士面前。
“怎么回事?给详细说说呗。”
这名修士抿了一口新茶,然后姿态惬意的说道:“你们也知道,我有个哥哥的妻子的弟弟的妻子的叔叔的侄子的妻子的爷爷的孙女的丈夫的爸爸的弟弟……”
“行了行了,知道你有个远远远远方亲戚在江伯府当护卫,你直接说重点吧。”
显然有人是知道这名修士的一些基本情况,直接打断了对方每次说情报来源时都要吹嘘一遍那永远都不可能跟他家有任何往来的陌生人。
这名修士有些萎了:“他说,苏安然在那。”
场中气氛骤然一静。
下一刻,爆发的声浪更加迅猛。
“不是吧?”
“苏安然怎么跑葬天阁去了?”
“葬天阁不是秘境吧?苏安然不是只会毁秘境吗?”
“现在苏安然的天灾威力已经能够影响到玄界了吗?”
死亡名单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声、争执声,逐渐从茶摊这里扩散出去。
消息的传闻,也渐渐有了些变化。
……
“他们那边在吵什么?”
“听说是苏安然又毁了一个秘境。”
“这苏安然这么毁下去,玄界的秘境会不会被他毁光了啊?”
“你别说,要是玄界的秘境真有一天都被毁光了,我们会不会又进入末法时代啊?”
“不至于吧。”
……
“大姐,你们刚在说什么啊?谁毁了什么东西啊。”
“哦,说的是太一谷那个苏安然啊,这人不是叫天灾嘛。”
“是啊,怎么了?”
“他好像毁了一个很危险的地方呢。”
“苏安然毁了一个地方啊?他怎么这么厉害啊。”
末世之红警崛起 为情成痴
“可不是嘛。”
……
“大哥,你听说了吗?”
“你是想说苏安然毁了一个地方吗?”
“大哥也听说了?”
“哼,我何止听说了,你小舅子娘家那边的人都打听过了,说是苏安然毁了一条灵脉。”
“这苏安然也太可怕了吧!”
“天灾之名,岂是浪得虚名。”
……
“你知道吗?听说前几天,苏安然毁了一条天地灵脉。”
“苏安然毁了一条天地灵脉?在东州这里?东方世家没找他的麻烦?”
“嗨呀,东方世家的泰德山被妖族那只九尾狐给毁了三分之一,伤亡惨重呢,哪有办法去找苏安然的麻烦。更何况,你可别忘了,苏安然的背后可是太一谷啊,不说他那个师父,光是他那几个排序靠前的师姐,就够让人头疼的了。”
“苏安然这人干啥啥不行,毁东西倒是天下第一。”
“不然万事楼怎么会说他是天灾呢。”
“天灾过境,寸草不生。”
“不。是天灾过境,万灵俱灭。”
……
“我听说苏安然毁了东方世家三分之一的族地。”
“可不是嘛!东方世家厚礼相待苏安然,结果没想到这人居然是头白眼狼!”
“唉,也是东方世家自己不长眼。万事楼都说他是天灾了,还敢把人放进去。”
“但以前苏安然只毁秘境啊。”
“你修为都能增长了,苏安然这毁秘境的能力就不能增长?”
“那你说……苏安然以后该不会把玄界也给毁了吧?”
“这……”
鬼话夜谈 老尸
……
“听说了吗?东方世家好像差点被苏安然给毁了。”
……
“知道吗?要不是东方世家,苏安然好像差点毁了东州。”
……
“你听说了没?苏安然要毁了东州。”
……
情若初时我把我最美献给你 念天草
“据说苏安然想要毁了玄界!”
……
“你听说了吗?天灾差点毁了玄界……”
……
雅阁静室内,一只素手递着一个茶壶,往茶杯倾倒茶水。
如液体黄金般的茶水,自茶壶边沿冲倒而出,落入茶杯里。
但奇诡的是,茶杯内却不见丝毫的茶水,唯有袅袅烟气从茶杯上飘起。
而这股烟气凝而不散,很快就在茶杯上形成了一朵小小的白云。
不多时,便有金黄色的雨水落下。
所有的雨水准确无误的落入到茶杯中,这时茶杯内才渐渐有水迹溢起。
一朵云,便是一杯七分满的茶。
素手虚指:“请用茶。”
“居然能够喝到大名鼎鼎的烟云茶,看来我来得真是时候。”
与如玉般的小手相比,一只手臂长满了手毛的粗手直接拿过茶杯,然后却是直接连同茶杯一起丢入嘴里,咀嚼几下后连同茶水一起咽下:“好茶!好玉!”
“说吧。”洁净的小手缩回纱帘之后,然后那道轻柔的女声才再度响起,“无事不登三宝殿。”
“外面现在的谣传,你听说了吗?”
“黄梓毁了葬天阁。”
“哈哈哈,果然瞒不过你。”满是手毛的粗犷男子,大笑几声,“厉魂殿的万老鬼,与东方世家的人合谋,借东州百里地布了一个局,想要养一条三绝魂。此事牵扯到了左道七门、窥仙盟、东方世家,几者都想从中分一杯羹,算是各有所求嘛。”
“厉魂殿想要三绝魂,天人宗想要鬼花王,四象阁和唯己宗想要入魔域抓修罗,尸魂道想要所有死在葬天阁里的尸首,邪命剑宗只要那名盗天宗宗主的尸首,东方世家想要葬天阁这片魔土所诞生的那道初生意识,窥仙盟想要控制魔域之门。……那么,你们天命宗想要的,又是什么?”
“嘿,这是一个秘密。”
“哦。”纱帘后的女子,兴趣寥寥,声音平淡至极。
“你不好奇吗?”这下子,倒是轮到这名长相丑陋的男子有些惊讶了。
“我已经知道答案了。”女子声音依旧淡然如初,“葬天阁布局两千年,各方皆有所求,但此地特殊,能够产出的东西也就那么几样而已。……所以在排除了这些目标后,剩下的东西不就是你们天人宗想要的吗?”
“可葬天阁能够产出的东西,可是还有好几种呢,你又怎么知道我们天人宗想要的是哪一种呢?”
“有些回答,不是一定要说出答案的。”女子的声音始终平静如此,带有一种与世无争的淡泊气质,“你说是秘密,我就明白了。若是其他几种,你不会说是秘密的。”
“嘿。”男子有些不依不饶,“那你倒是说说看,我们天人宗要什么?”
“你知道我的规矩。”
男子略微沉默了片刻,然后才右手一翻,拿出了一块散发着炽热高温的红玉,放到了茶台上:“浇灌了千年龙血的火玉。”
“可。”
女子声音一响,茶台上的红玉顿时便消失了。
而等到红玉消失的下一刻,女子的声音才再度响起:“你们天人宗要的,是气。……这两千年来,在葬天阁形成的煞气、怨气、死气、鬼气等等所有负面之气所凝聚形成的晦气。……你们想要坏了玄界下个五百年的气运。”
男子的气势,陡然一炸。
“没用的。”女子全然无视男子陡然爆发出来的凌厉气势,她的声音再度响起之时,男子身上那股气势便被彻底压制。
这名男子很清楚,女子的小世界非常特殊,只要在她的小世界里,他就算爆发再猛烈的气势,也完全无济于事。所以纵然心有不甘,也只能压制住自己的心,将所有的气势收回。
“为什么?”他沉声说道。
“你应该庆幸,万老鬼死了,葬天阁被毁。”女子的声音再度响起,“否则的话,让黄梓循着因果线而行,不出几天他就会知道你们天人宗想要干什么,到时候左道七门恐怕就要变成左道六门了。”
男子的瞳孔猛然一缩:“惊世堂那群废物。”
能够直言葬天阁核心的人,都不是什么蠢人,自然也不会是那些什么都不懂的人。
而是一群真正知晓核心机密的高层。
或者说,幕后人士。
所以当葬天阁被毁的那一瞬间,他们也就基本还原了事情的真相,知晓“变数”就出在了惊世堂。
只是,知道惊世堂就是窥仙盟产业的人,却是不多。
所以这名也不知道在天人宗是何等身份的大能,此时也只能咒骂一声惊世堂。
若非惊世堂的多事,他们布局了这两千年的计划,早就成功了。
可惜现在。
功亏一篑。
“你知道我的来意。”中年男子吐出一口浊气,平复了内心的怒火。
“你也知道我的规矩。”女子的声音再度响起。
男子咬了咬牙,脸上露出一分肉痛,然后右手再度拿出一块紫色的玉石:“采第一缕晨曦紫气,耗时千年凝成的紫玉。”
“可。”女子又是一点头,紫玉便消失了。
片刻后,女子的声音再度响起:“没有办法。”
“什么!”男子勃然大怒,“你拿了我的东西,然后告诉我没办法!”
“我的规矩是,你先提供物品,然后我再来告诉你答案。但是,我并没有说,我的答案就一定有解决办法吧?”
“你……”男子觉得被耍了,脸色涨得通红。
雅阁内,气息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并非我不想告诉你,而是你不可能做到。”
“胡说!”男子怒吼一声,“我们天命宗,秉持天命而行,有什么做不到的!”
“唉。”女子叹了口气,“办法就是,杀了黄梓。”
男子的气息陡然一滞。
杀了黄梓?
我特么要是能杀了黄梓,我们天人宗还会是左道七门之一?
这特么是什么答案。
“所以我说了,没有办法。”女子见男子气息瞬间萎靡,又叹了口气,“你想毁了玄界未来五百年的气运,除了以两千年晦气污染减弱,并杀了所有天命之子外,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杀了玄界的镇运者。”
“不仅要杀了黄梓,我还要把顾思诚、尹灵竹、长孙青、固行禅师都杀了?”男子恼羞成怒。
我特么能杀了五帝,老子就是玄界之主了好吧!
“不是。”女子摇了摇头。
男子略微舒了口气。
回到宋朝当皇帝
原来玄界的镇运者不是这几人啊,那还好,说不定还是有点希望的?
“是除了杀掉五帝外,你还得杀了妖族三圣。”女子语不惊人不罢休,“玄界,可不是只有人族而已,还有妖族呢。当然,人族与妖族只是分管了玄界九成的气运,另外一成在鬼族那。……如果你想要彻底毁了玄界的气运,不止是人妖两族,那你还得把黄泉殿给屠了。”
男子一脸呆滞。
“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