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御九天-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看書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御九天
被满场五万多观众盯着,对很多圣堂弟子来说就已经足够紧张了,要是再被上百个鬼级强者在近距离处齐刷刷的盯着,那压迫感可真不是一言就能轻易道尽的,能站稳就算心理素质相当出色了,可从此时王峰的脸上却看不到半点紧张,他跟在安南溪身后走得不徐不疾,各方的大佬强者们在打量他,他也是面带微笑的目视回去,别说,还真瞧见不少熟人。
德邦公国的英勇之剑亚伦、冰灵公国的代表阿布达哲别……当然,更少不了坐在第二区域的克拉拉和她身后的老海狮索拉卡,两人都是心有默契的没有打招呼,只是路过克拉拉身边时,突然一个秋波暗送,克拉拉冲他悄悄眨了眨眼睛。
这鱼媚子……王峰心中好笑,却见旁边坐席上一位老兽人冲他微笑着点头示意,老王也是略一颔首回礼,只是看了看他穿者打扮,大致也能猜出对方的身份,这应该便是南兽部族的大长老了,也是除了奥斯卡之外,老王见过的最年长者,据说已经过了一百三十岁,即便放眼九天大陆的众多高手,也算是相当高寿了,而且看起来气色还相当红润。
再往前,熟人更多,暗魔岛的鬼志才、九神那边闻其名而未谋其面的沧澜大公、黑兀凯、吉祥天……
老黑冲王峰咧嘴一笑,吉祥天则还是带着那副生人勿进的面具,倒是没有避讳自己的目光,那双闪亮的眸子里充斥着兴趣和好奇,且还带着一丝笑意,仿佛像是在提醒王峰,他还欠吉祥天一个‘合理范围内的要求’。
而在她旁边的,便是九神的隆京和圣城的圣子了,这两人倒是相当好辨认,看那表情和坐姿都能轻易区分出来,圣子给人的感觉是年轻有为,亲和大气;隆京看起来则要显得随性许多,微微带点倾斜的角度靠在椅背上,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王峰。
旁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吗?不管雷龙怎么帮他掩饰,王峰就是五皇子隆翔手下的那个蒲,代号18,早在龙城时,这些资料在九神的顶层里就已经不再是秘密了,可这只是一个蒲啊,隆翔手下谍报组织中最微不足道的一颗小零件,却竟然拥有如此巨大的潜力,符文天赋让人惊艳还可以说是雷龙帮他做的伪装,可之前和天折一封的战斗却就绝对不是谁能帮他伪装出来的了,而且……
隆京的眸子在王峰脸上停留了许久,从他刚上台那一刻起,面对这看台上百位鬼级强者、各方大佬的注视,竟还能坦然视之,不卑不亢,单单这份儿心态,在年轻辈中恐怕还真数不出一手之数来。
实力、智慧、心性……如此人才本该是我九神的,可只因一时失察,居然不能为我所用,真是太遗憾了!
隆京的看法大概也是在场所有大佬们一致的看法,别说霍克兰此时心里得意得一匹,连傅长空看向王峰的眼神里都多了份儿欣赏,一个以魂兽师身份示人,结果却是个顶级巫师的天才,更难得的是一直隐忍低调,心性非凡,雷龙真是教了个好弟子啊,让人羡慕。
主席位上是傅长空,可老王却是先往旁边微一躬身:“校长,弟子王峰到。”
“好好好!”霍克兰心里都快乐开花了,瞧瞧、瞧瞧人家王峰,就是分得清楚主次,平时虽然不着调,关键时候就很懂事!
他在这主席位上都已经坐了半天了,可周围的人就没几个真拿他当回事儿的,一切完全都以傅长空为主,搞得他好像是个陪衬,可现在万众瞩目的王峰一声校长,瞬间就扭转了局势,让老霍成为了中心……要不怎么还说是自家玫瑰弟子给力呢!
“王峰啊,找你上来呢,是有个情况要和你说明一下。”霍克兰顿了顿,心里那点气儿瞬间就平了,他笑着看向傅长空:“老傅,我做客人的就不喧宾夺主了,具体的还是你来说明吧。”
傅长空微微一笑,淡淡的将魂能防护罩的事儿略一交代,随即说道:“巫术的大面积杀伤是不用我来多说了,就看王峰你自己,如果有把握控制得住巫术的伤害范围,那就比赛立刻开始,若是不行,我建议还是推迟到明天再比赛,看你自己的选择。”
“就为了这个?你们在这里商量了半天?”
王峰一开口,这口气顿时就让周围的各大校长们皱起了眉头。
霍克兰却是感觉如沐春风,正所谓师生同心,其利断金,而且听王峰这毫不迟疑的语气,显然是已经有了对策,霍克兰坚信,以王峰的聪明,想出来的肯定是个对玫瑰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对策!
“小小年纪,口气却不小!”赵飞元冷冷的说道:“王峰,教你巫术的老师应该第一天就告诉过你,巫术是柄双刃剑,不可小视巫术之害!天灾火陨是第四秩序巫术,我看你刚才操控起来已经是十分勉强了,之前有魂能防护罩还好,但现在没有防护,满场数万观众的小命可都捏在了你手里,身为圣堂弟子,自然要把刀锋民众的生命放在第一位!”
老王无奈的摇摇头,果然是老阴阳人了,大道理真的是滴水不漏,而且还真他娘的会夸张,第四秩序确实很强,真要波及,受伤可能会出现,但当着这么多高手的面能造成死亡,那就是搞笑了,真要力量外泄,这些人不会不动弹的。
北派破灵 烛暮雨汐
当然他也知道对方的打算,“这位前辈是什么意思,让我一边交手,还要一边顾忌四周,控制巫术的范围,这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众人也知道一定会是这样,巫师面对武道家本身就要全神贯注,这一边打,还要一边想着攻击范围,这还打个毛,送人头算了。
“王峰说的没错,安南溪,你是裁判,那有这么不公平的规定?”老霍也不是傻子,白发牛魔这人性子还是比较耿直的,能拉一个同盟是一个。
但是安南溪却是面色平静,“身为裁判,并不能参与你们的协商。”
霍克兰有点错愕,周围的人则是浅笑,这霍克兰也是有意思,真把人家当傻子了,这种加赛,是都想占点便宜,哪儿有那么容易,毕竟这里是天顶的主场。
特种兵王
赵飞元一声冷笑,“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就等魂晶护盾修好,这样最公平,难道明天就不能打了吗,还是你们玫瑰非要冒着伤及无辜的危险比赛?”
霍克兰气的胸闷,他的嘴逗逗玫瑰符文系是无敌手的,但在这里是真不够看,他隐约觉得对方有什么阴谋,可是抓不住啊,倒地是什么呢?
这个时候就看影响力了,毕竟多数都是天顶请来的客人,纷纷的站台天顶这边,最公平的方法自然是等魂晶防御修好,有些说话不好听的挤兑的霍克兰想打人了。
“王峰,你说,怎么办!”霍克兰实在没办法,这小子都鬼级了,肯定有自己的判断,感觉相比控制一下威力,也比拖到明天强,夜长梦多啊,天顶的手段防不胜防,大概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会打成这个样子,一旦让天顶回过味,明天能生出N种幺蛾子。
“各位,你们似乎误会了什么。”老王打断了众人的争论,顿了顿,看了一眼天顶的校长,还有非常活跃的赵飞元,淡淡的说道:“我的意思是说……打个加赛而已,多大点事儿,既然巫术不好控制伤害,那就不用好了。”
话音一落,四周瞬间就变得鸦雀无声……霍克兰的表情瞬间扭曲……
不、不用巫术?王峰这是在说反话?开玩笑?
霍克兰瞠目结舌的看着王峰,却从王峰的眼里找不到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何止是他,旁边的圣子、吉祥天、隆京是隔得最近的,听了这话也都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个巫师居然敢说不用巫术与敌人战斗?那他还打什么?在赛场上去梦游吗?
“痛快!”傅长空猛地一拍大腿,虽说他对叶盾有信心,但这可真算是意外惊喜了:“能如此视我天顶如无物,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倒是对这一战期待起来了!”
“有骨气!”赵飞元在短暂的呆滞后也是哈哈大笑出声来:“王峰,这话可是你亲口说的,在场诸位校长、诸位贵宾都是见证,你若是战斗中用了巫术该如何?”
“违规自然是判负。”老王笑道:“这还需要多说吗?”
“好!那比赛马上……”
“等等!等等等等!”霍克兰则是捂了捂心脏,心态瞬间就有点爆炸了。
一个巫师打武道家,境界碾压原本是稳稳的,可特么的不用巫术是什么鬼?你拿小拳拳锤他胸口啊?!
可怜老霍,上次被圣堂之光上的报道气到心脏病发,这段时间好不容易才养好,可现在却感觉心脏病又快要犯了,王峰这是吃错药了吧?卧槽,见过浪的,没见过这么浪的!这不是坑队友吗!
他狠狠咽了口唾沫,刚才他已经给王峰猛打眼色了,却没得到任何回应,虽然搞不懂这小子到底是不是吃错了药,但事关玫瑰兴衰,可不能任由他胡来,他略带些许怒意的看向傅长空和赵飞元,先前的那份儿优雅已然是维持不住了,老霍也就是不会骂人,否则早都要问候这两人祖宗十八代:“我说二位,太不讲究了吧?堂堂两位校长,算计挤兑一个晚辈弟子,你们也要脸?”
傅长空微微一笑,并不搭理他,赵飞元却是大笑着说道:“霍克兰校长,堂堂一堂之尊,怎么大庭广众下骂起人来了呢?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在场诸位都是见证,我和傅校长可没说过不许他使用巫术,话是王峰自己说的,你这当校长的要骂,你该骂自己的弟子去才对,算计挤兑之名更是无中生有,荒唐可笑!”
“什么校长,还不如一个圣堂弟子说话有担当。”隆冬圣堂的校长也笑着说道:“这次我支持王峰,小伙子不错嘛,比你们校长有气魄,我们就拭目以待了,小伙子,加油!”
霍克兰瘫倒在椅子上,脑海一片空白,完了。
王峰的嘴角泛起一个弧度,打脸这东西,要么不打,打就打的彻底一点。
………………
“加赛一场,自由战!王峰对阵叶盾,请双方入场!”
等待了许久,当主裁安南溪将最终的结果在现场宣布时,全场顿时就炸了。
玫瑰的人又惊又喜,欢呼雀跃,天顶圣堂的那些支持者们却是一片哗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王峰?那可是灭掉天折一封、掌握了五种巫术的恐怖巫师,超越圣堂弟子范畴的妖孽!叶盾就算再强也还只是正常人水准,一个虎巅拿什么去打?
明明平局,却偏偏要送给玫瑰胜利的机会;真要加赛,那就应该是第六人战啊!天顶圣堂高手这么多,现场挑一个,难道还干不过玫瑰剩下的那个兽人?凭什么就要让叶盾去打王峰啊?虎巅打鬼级,那特么不是送是什么?
这不是摆明了要坑天顶圣堂吗!卧槽,在这刀锋城、在这天顶圣堂的地盘上,天顶圣堂还能被玫瑰给潜规则、给欺负了?
“反对!抗议!”有天顶圣堂的人顿时就不服的叫起来了:“加赛应该是第六人战,已经出过场的王峰凭什么还能再上!”
“哈哈,天顶的人急眼儿了,现在知道我们王峰会长多牛逼了?现在知道怕了?晚喽!”
“这不公平!”有天顶的支持者忍不住喊道:“强迫一个虎巅打鬼级,什么道理?!对方应该上的是那个第六人的兽人,咱们天顶圣堂有大把的可以虐他!”
“哈哈!”玫瑰的支持者也是立刻反驳:“你们鬼级的阿莫干打咱们虎巅的温妮就公平?双标不要太明显啊!”
“这能一样吗?王峰作为鬼级已经赢了一场了!难道还想再赢一场?要是鬼级就可以无限登场,那还打什么五人战,选一个最强的出来直接碾压其他圣堂得了!”
“对!这哪是圣堂排名,这是个人排名!以此来判定整个圣堂的排名和强弱,我们不服!”
有天顶的人觉得憋屈的,更多的人却是觉得不公平,不是说虎巅打鬼级就不公平,而是作为一个鬼级,居然想要连战两场,而且第二场还是去对位一个虎级?关键是,这还是一场事关圣堂排名的重要比赛,这绝对不能接受!
凭什么?天顶圣堂明明可以挑选个强者去打那个兽人的!规则和特权这类东西,天顶圣堂向来就已经享受惯了,今天却成了被别人享受……
嗡嗡嗡嗡的嘈杂声顿时就响遍全场,数万观众起哄、喝倒彩的声音,加上那些玫瑰弟子们激动的嚷嚷声,还有天顶的支持者们往玫瑰看台扔纸条、小旗子以及各种杂物垃圾的发泄,差点要暴乱,现场瞬间就已经乱成一团。
“音符音符!你在这里呆着!”摩童瞬间就嗨了,这种狂暴的场面他最喜欢了,通道口照顾伤号什么的根本就不适合他,有音符足够了,像他这种大哥级的人物,这种时候当然是要站到看台一线去,和那些胆敢朝玫瑰看台扔垃圾的坏蛋们决一死战!老王他们在台上打,他摩童怎么能闲着?一打五万什么的,摩童做梦都想啊!
“摩童别去!”音符急的大喊,现场就够乱了,看得到法米尔和苏月她们好不容易才安抚住玫瑰支持者的情绪,要是让摩童上去,那还不得分分钟就和现场所有人打起来?
可音符哪阻止得了他?摩童充耳未闻,脚底抹油:“我去也!”
轰!
神 級 修煉 系統
摩童魂力一爆,跟决斗似的直接往外冲,可下一秒……
啪!
一只大手轻飘飘的就拽住了摩童的脖子,然后将已经冲起来的摩童直接一把拽了回来,提着他后颈就像提一只小鸡一样。
李扶苏满不在乎的松开手,淡淡的说道:“别给我妹妹的玫瑰惹事儿,小子!”
被阻止就算了,竟然还是这么没面子的被提住后颈,摩童顿时大怒,可才刚刚捏着拳头转过头,然后就感觉整个世界一黑,眼前有一尊恐怖的黑影迅速拔高,巍峨的身躯,两只黑漆漆的眼珠仿佛正从天顶苍穹上俯视着他这只蝼蚁,还带着一种让人心悸的恐怖杀意!
股神重生之军少溺宠狂妻
咕噜……
天不怕地不怕的摩童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然后干咳了两声:“咳咳!那啥……音符?音符你在哪里?”
“肃静!”浑厚的声音在魂力的裹挟下荡遍全场。
是主裁安南溪,全场比赛都在透明的主裁,可这一出声,瞬间就压下了全场的喧嚣。
只见一股可怕的气势从安南溪的身上涌动,而那小小的白发身影瞬间就在所有观众的意识中变得巍峨起来:“在这块赛场上,从来没有不公平三个字!”
白发牛魔,曾经也是达到过鬼巅的英雄!虽说英雄迟暮,不再拥有年轻时的强盛体力,逐渐走向二线,平时也与人为善,可真要发起火来的时候,还是足够随便震慑一帮宵小的。
可怕的气势让四周无数人顿时闭嘴,无人敢于冒犯,天顶圣堂的支持者们一时间都只感憋屈无比,这不是咱们的主场吗?主裁怎么帮着外人说话?
“现在宣布比赛规则!”只听安南溪冷冷的说道:“由于现场防护罩损毁,此战禁止使用巫术,违者立刻判负!”
话音刚落,原本还有些‘嗡嗡嗡’的赛场瞬间就死寂了下来,所有人都一起张大了嘴巴。
禁止使用巫术?叶盾是武道家,压根儿就不会巫术,这明显就是限制王峰的了,王峰才是巫师啊!
瞬间神反转,刚才还欣喜万分等着庆祝的玫瑰支持者们全都傻眼了。
不让一个巫师用巫术,尼玛……还有比这更不要脸的吗?还有比这更不公平的吗?这、这天顶圣堂是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