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走在為愛奮鬥的路上 起點-第一九九章 洛冰現原形少強回公司讀書

走在為愛奮鬥的路上
小說推薦走在為愛奮鬥的路上走在为爱奋斗的路上
北林越想越气,就将洛冰的所有联系方式删掉,将他从读书会成员中删除。
第二天早上八点,北林刚打开办公室的门,洛冰就来了,他质问北林为什么把他的联系方式都删了,北林说她不想再看到洛冰,并且告诉他,他被开除出读书会了。
洛冰就非常生气,说北林太绝情了,他指着北林鼻子说:“北林,就算你不承认是我女朋友,也不应该删我联系方式,赶我出读书会呀!好歹我也帮你忙了!你怎么这样绝情?”
北林说:“你帮忙了,我请你吃饭了,两不相欠,怎么啦!你再敢指着我鼻子说话,我就掰折你的手指!”
洛冰就又用手指指着她,北林真的来掰他的手指,洛冰看她真的来掰手指,就抽回手打了北林一巴掌。
北林当场懵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她直接给语舒打电话,说她公司员工来书院打她,她直接喊救命。
语舒也才上班,她赶忙让郭秘书带人去青梅书院,有人行凶。郭秘书不敢怠慢,马上带人去了书院。
洛冰打了北林,自己也吓了一跳,他赶忙哄北林,北林从小北森娇惯长大的,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委屈,认他怎么哄,就是哭。
郭秘书赶到时,洛冰就说他们是恋爱,是闹着玩儿。郭秘书那管他说什么,直接命令将洛冰带走,然后问了问北林具体情况,做了笔录,安慰了北林几句就走了。
郭秘书刚把洛冰押回保卫处,司法部经理包正刚就来,然后说,洛冰是他外甥子,是凤凰集团董事长的儿子,放在他们公司锻炼的。
郭秘书就说事情有点不好办,他将一圈关系说了,又说了事情的具体情况,说这是宋总裁亲自交办的事情,是要去汇报的。
包正刚就训斥洛冰:“你没事跑到书院去干什么?还有怎么能随便打人家姑娘的脸呢?这下问题就大了,她可是秦总的小姑子,你看着办吧!”
洛冰也有点吃惊,怎么就打的是秦总的小姑子,他说:“我原本没想到打她的,她做事太气人,我就打了她,我也后悔了,要不,让她也打我一巴掌,还回去,怎么样?”
包正刚说:“儿子呀!有那么简单吗?他亲哥就是联合公司副经理,你打了他妹妹,他也不答应的,这回必须告诉你爸,不然,摆不平这件事情。”
正说着,语舒的电话就来了,问是什么情况,郭秘书就说是两个年轻人开玩笑,弄翻脸了,没有什么大事,语舒就挂了电话。
包正刚也不想这件事情影响他的前途,就给洛冰父亲打电话,把具体情况说了,他父亲答应马上过来。
很快洛冰的父母就来了,包正刚就将青梅和北森也请来,把北林也接到保安处。
洛冰父亲五十多岁,又矮又胖,见人一脸笑,一副商人嘴脸。他母亲四十来岁,长相漂亮,穿着讲究,说话和善。
洛冰父亲说:“前两天,还说遇上了天下最好的姑娘,长相漂亮,性格温和,不爱钱财,今天怎么就闹翻了?北森先生不要生气,我们孩子喜欢你妹妹,你妹妹也喜欢他,有可能是两个人拌嘴了,劝劝就好了。冰儿,你打人就不对,赶紧向北林姑娘道歉。”
洛冰说:“我当时就道歉了,她不接受,说要把我当流氓送到警察局去。”
家有小虎妻 飘草琉馨
洛冰父亲说:“这是跟你说着玩的,你现在再跟她道歉,保证以后对她好好的。”
洛冰就走过去说:“北林,对不起,我不该打你,向你认错,要不,你也打我一耳光,再不行了,让你哥哥打我一耳光,怎么样?”
北林还是不理他,洛冰的父亲就对北林说:“北林姑娘,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一定满足你的要求,比方要多少钱,你说个数目就行了。”
北林说:“您可别提钱了,您儿子可是个铁公鸡,一毛不拔,每次一起吃饭,从来不付账。”
洛冰妈妈说:“北林姑娘有可能误解了,他就是想试试你,不是爱财,你一直请他吃饭,我儿子可高兴了,他说他找到了最不爱钱财的姑娘,他喜欢你,昨天还说他要给你一笔钱,让你定期去养护头发,买漂亮衣服,早上他从我这里要了一张一百多万的银行卡,说是给你呢,怎么就打起来了?”
后半句显然是问洛冰的,洛冰也哭起来了,他指着北林说:“她把我所有联系方式删掉,还把我赶出读书会,我就说她不该这样做,她就让我滚,然后要掰我手指头,我就打了她,也没舍得使劲儿。”
北林也就噗嗤一下笑了,红着脸说:“就不让他参加读书会,他太粘人了!”大家看北林笑了,一天的乌云也就散了。
北林说:“你那一巴掌,先记着,以后我想什么时候还你,再打回来。”洛冰一家人赶忙说:“行行!”
洛冰母亲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北林,笑着说:“来,姑娘,你受委屈了,这儿有一点儿钱,你先拿着,以后有什么,你就告诉阿姨,阿姨给你出气。”
北林当然不要她的钱,然后,洛冰母亲说:“梁山好汉,不打不相识,他以后不敢再惹你了,儿子喜欢读书,你就将他加进读书会,将来有事情,你就罚他,让他做,以后吃饭,你就让他出钱,他手上有钱,不怕花钱的。以后,你要强硬一些,不让他欺负你。”北林点头,大家都笑了。
那边洛冰父亲已经跟北森夫妇又说又笑,北森最后说:“年轻人在一起,闹点矛盾,没事的。”也就算了。
这时候,洛冰母亲从自己手上取下一只镶着钻石的金手镯,死活要给北林戴上,说以后洛冰再敢欺负她,就让他看看这个手镯,见到手镯,就像见到他母亲。北林就看着北森,北森认为再不收手镯有点驳了人家的面子,就点头让北林收下。
洛冰父母就说请大家一起去吃顿饭,算是赔罪,北森不知道北林怎么想的,所以,坚决推辞了,洛冰父母就反复道歉后,带着儿子走了。
这里,郭秘书就将北林交给北森夫妇,北森带着北林去了语舒办公室,向语舒道谢,说是打扰她的工作了。
语舒笑着说:“北林,过来,从今天起,我就喜欢你了,有事知道第一时间给姐打电话。”
北林不好意思的笑了,说:“对不起语舒姐,当时,我有点懵,想到只有你能给我出气,就给你打电话了。”语舒就笑了,让她好好的。北森就带着北林去了青梅办公室。
青梅就问她是怎么认识洛冰的,北林就把过程说了,青梅才知道,原来是有洛冰的帮忙,北林才干得那么好。
青梅就问北林对洛冰印象怎么样,北林说:“别的没有啥,就是他特别扣,人还是不错的。”她这样说,北森就知道北林还是喜欢洛冰的,不然也不会一再请他吃饭。
北森就说:“如果你喜欢人家,你就好好的跟人相处,不要搞得一惊一乍的,让哥嫂和朋友,都为你着急。”北林就答应一定好好的。
可儿与陈少强分手后,陈少强就专心专意谋划他的事业,他终于说动她妹妹同意投资建立北京分公司,暂时委任了一个副总经理,正经理的位置就给他空着。
他频繁的跟很多操着南方口音的人来往,引起了黄正栋的注意,他马上将陈少强的不正常表现报告给语舒,语舒马上让郭秘书暗查他,看他想干什么,陈少强还不知道,郭秘书他们暗查他。
很快郭秘书他们就查清了陈少强的真实身份,也查实了他真正的目的,他们把情况汇报给语舒,语舒就认为陈少强恩将仇报,她也知道了可儿辞职彻底离开北京的原因,估计可儿无法说服陈少强,害怕惹火烧身,所以,提前躲回东北去了。
郭秘书找人将陈少强给鸿运总公司的报告复印出来,递交给语舒,语舒就打电话,要陈少强来总公司。陈少强就赶来了。
语舒一句话不说,就将他的报告复印件扔给他,让他自己读。陈少强一看复印件,当时就蔫了,脸红心跳的。
语舒就笑着说:“陈副经理不简单啦!想跟秀城集团一叫高低呀!但是,所用手段有些卑劣,不是正人君子所为。这样吧!我们共事一场,好说好散,你把工作交接一下,你回你自己公司吧!”
陈少强小声说:“你们不追究了?”
语舒笑着说:“有什么追究的,我向来相信多行不义必自毙!愿陈总以后好自为之。以后,遇到项目,如果竞争希望各凭势实力,不要弄些下三烂手段。”
陈少强答应一定把手续交接清楚,然后,起身告辞。陈少强尽管没有受到秀城集团的惩罚,但是,他亲自充当卧底,想搞垮别人公司的事情,整个业界都知道了,也就没有人愿意跟他合作和往来,他一直在北京接不到项目,公司也就没有业务。
可儿听说语舒放走了陈少强,就非常感激语舒,她顺利产下一个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