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j6eu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討論-第344章 作死之路提前開啓分享-bs5yl

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
小說推薦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
344
“所以你就骗他吃下十年凡尘丹,又激他造反杀你?”
褚月恒用脚踢了踢幻真和尚那铮亮的大光头,似笑非笑的说道。
幻真和尚一脸悲凉,感情是被当成工具人了。
坏坏校草恋上丑丫头
幻真和尚恢复理智,也终于想清楚前因后果了……江沉曾说过,他不怕界王之上的神对他出手,幻真和尚留在江沉身边也只是替他解决界王而已。
现在幻真和尚也总算明白过来这是为什么了。
神君出手,必然会激发这位神帝的化身,有神帝化身在,足以横扫这方秘境了。
先前的那几位神帝,恐怕都是被这位擒下的。
陆文彬一脸激动,却也不敢直视褚月恒,只是低着头傻笑……这次没跑了,敢这样和神帝说话,绝对是神帝最疼爱的弟子了。
果然,这个大腿又粗又壮,随便拔根腿毛就够自己吃一辈子的了。
“师父,您能把这三件帝级神器变小吗?”
江沉有些不满的嘟囔道:“变得好像小山一样大,装都没地方装去。”
“为什么要变小?”
褚月恒微微的怔了一下,然后说道:“若是变小了,你丹田里的那东西一旦暴动,你还来得及拿出来吗?”
江沉一怔。
神器变小,肯定要放在狗腿子的身上,自己不能拿,一碰就没。
但若是放在狗腿子身上,江沉丹田暴动,肯定来不及说话或者干嘛,那几个狗腿子也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到时候倒霉的还是江沉。
原来自家师父早就给自己想好了!
“还是师父想的周到。”
江沉讷讷的说道。
此时,两人对话已经被褚月恒屏蔽了,也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
“说吧,这样火急火燎的叫本师父来所谓何事?”
褚月恒留下意志化身在天地玲珑局之中,但是化身与本体的思维是相通的,化身一旦被激发出来,立刻就能连接本体。
因为这方秘境的缺口已经被打开,正在慢慢融入外界天地。
褚月恒的意志也是来去自如。
“咦?不对,你怎么又修炼了一门功法?居然和本师父的《镇世冥神典》不相上下!”
褚月恒一眼就看出江沉体内多了一门功法。
江沉也没有隐瞒,说了慕长生的事情,美女师父也重生五千年,这些事情本就瞒不过她,江沉也没打算要瞒着。
“慕长生?没想到他竟然还活着……如此说来,时空长河倒流之前,在暗中助你将你彭上神帝的人就是他了。”
“可惜,他不如我,时空长河倒流,本师父可以逆流而上保留记忆重生归来,而他却只能一切从头了。”
说话之间,褚月恒得意洋洋。
江沉心中骇然。
原来前一世他能成为神帝,不仅仅是褚月恒的九龙尊天鼎,更有慕长生在暗中扶持。
江沉自己都觉得奇怪,他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纨绔,运气有多好才能成为神帝?
四爺的甜心戀人 寂靜深深
本来他以为自己天纵奇才,但是在他接触到诸神大学的那些天之骄子之后,才明白他们之间的差距。
这辈子都是如此,上辈子江沉白手起家,若是没有一个大高手暗中帮忙,没个靠山的话,他凭什么当神帝?
要知道,上辈子的事情,褚月恒还在暗中针对他呢。
你开挂了吧 白胡子徐提莫
纵然江沉自己有成为神帝的潜力,若是没有人保驾护航,他早就被弄死了。
不过上辈子的时候,慕长生并没有现身出来,将《大自在通天箓》传给他……这辈子,大约是因为褚月恒把《镇世冥神典》传给江沉,这才让慕长生坐不住了。
“不过那是你上辈子的事情,你自己都记不住了……所以,这辈子我是大师父,他是二师父,懂了没?”
褚月恒一瞪眼。
“是是是……”
江沉讷讷的说道。
全能武俠系統 太乙大真人
“徒弟乖。”
褚月恒这才眉开眼笑道:“说吧,叫本师父来所谓何事?”
“师父,我要切神帝!”
江沉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变成两个小灯泡,道:“这里这么多神帝,请师父捉来一个给本徒弟切了!”
“若是能切一个神帝,弟子一定可以突飞猛进!”
褚月恒呆呆的看着江沉,然后她才喃喃的说道:“傻徒弟,你知不知道你上辈子……不能说是上辈子,时空长河倒流之前,你是怎么死的?”
“你切了一个神帝,引发众怒,被那司马御找到借口,引神界众帝前来,把你围杀了。”
“若非如此,你堂堂铭帝,神界最为顶尖的神帝,纵然触碰到诸多神帝利益,也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围杀你。”
“难道重生之后,你的作死之路要提前开启了?”
羁绊
褚月恒用一种复杂的神色看着江沉。
江沉呆了呆,“我真切了神帝?”
“还没有……时空长河逆转,一切已经发生过的事情都被还原,变成没有发生过。”
褚月恒摇了摇头。
大时代之工业王国
两人大大咧咧大谈时空长河逆转,也不怕被人听了,因为方圆五里范围,都被褚月恒的神域笼罩,哪怕是神尊来了也突破不了这层神域。
哪怕褚月恒并未恢复到巅峰,但她那超脱神尊的境界,却依旧还在。
“这不公平!”
江沉不满的嘟囔道:“凭什么鬼河教授切了一个神帝就安然无恙,我切了一个神帝就被人搞死了?”
“鬼河教授有诸神大学校长,乃至整个诸神大学给他兜着,你有什么?”
褚月恒一瞪眼,道:“不说那个时候本师父在暗中搞你,整个神界的神帝谁没被你打过?再加上司马御那个变态,你犯一点众怒就会引起无数人针对,更何况是把神帝切片这等祸事。”
“若是没有鬼河教授也就罢了,但是鬼河教授那件事已然让切片神帝成为禁忌,你还敢去切,不是找死是什么!”
“所以……岳祖大大没有救我……”
江沉讷讷的说道。
“他出手了,被人挡下了……当然那人不是本师父,应该是司马御背后的人,那会本师父正看你切神帝看的津津有味呢。”
说话间,褚月恒吧嗒了一下嘴巴,她一脸回味无穷道:“把神帝切片啊,想想就刺激!”
“本师父也好想切一个……”
“要不就切一个?”
江沉两只眼睛再次亮起,道:“这里这么多古老的神帝,而且还没有与外界彻底连接上,咱们师徒二人偷偷切一个,也不会被人知道的!”
褚月恒的两只眼睛也亮了。
“等等,等本师父的本尊来,咱们再一块抓一个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