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從契約精靈開始 筆墨紙鍵-第665章 各自的戰場鑒賞

從契約精靈開始
小說推薦從契約精靈開始从契约精灵开始
血海泯灭在雷光之中。
但远处横亘前方,无边无际的血河,更为庞大。
两个瞬息前,
血河上,
血神尊望着钩龙和血海妖龙迫不及待扑出,它才慢慢悠悠地往前飞去。
却忽地睁大眼睛,权柄之力还来不及发挥,远处两道身影,就在雷芒中彻底毁灭。
这一瞬爆发的毁灭力量,它都有感到一丝丝的惊惧。
这是可以伤害到它的力量!
“带有毁灭力量、雷霆力量的高级权柄?”
“怪不得面对吾等传说也有勇气留下来。”
“但……”
“半传说级权柄掌控程度超过6%以后,才有资格升华,迈入传说。”
“虽然一样是传说级,却有着天差地别的伟力。”
“没有升华之前,你们,永远不懂什么是真正的传说。”
君宠新妃:娘子,要听话
钩龙桖和两尊半传说阵亡,对它血池并非多大损失。
然而,这却是打脸。
在它面前轰杀它的手下。
它一怒,无尽的血海归一,这一刻,无边的破碎空间中,出现一尊难以描述的血色身影,它的身躯仿佛有万万米高,带着嗜血之意。
这一刻苏皓自己的眼睛都渐渐发红。
这是受到影响。
御灵守护也不能完全保护。
嗡——
黑袍出现在他身上,苏皓的面容渐渐变化。
他跟阿阎完成了置换,进入到冥界当中。
接下来的战斗,他……
只能当场外辅助了。
轰!
一把巨大的血色长枪贯穿而下,血芒将胖熊、阿阎等等身影吞没。
化作点点星芒消失。
虚实转换!
之前飞逃的过程中,蝶小蝶早就在一个个区域留下虚幻的道标,它一个响指,小伙伴们变完成位置互换,消失在血光之中。
再出现时,几道身影出现在不同的地方。
……
逃是不可能逃的,苏皓不敢确定,如果是鬼都等精灵势力掌控了钥匙,会怎么样?
是否会组织规则抹除?
还是抹除来得更快?
他没法赌。
所以,只能抢!
只能绕着核心区域不断进行战术性转移,不能离得太远。
“希望鬼都这仨势力,能重新打起来。”
所以,
他安排呆鸦它们转移,但又没有逃得太远。
冰冷死寂的破碎虚空中,鸦展翼滑翔。
很快,
它发觉远处有几股强横的气息靠近,鸦当即就要提着羽翼剑扑上,忽然想到苏皓的叮嘱。
又想到,以一敌五……这纯属找虐。
它其实也不太介意被虐,但要是直接被打残,能够畅快淋漓战斗的时间,不就少了?
呆鸦挥出一剑,轻飘飘地斩穿空间,下一刻它便化身火焰流光往远处飞去。
它的速度比起身化法则遁行的其它精灵,很慢。
但鸦直接斩开空间不断穿梭。
一时间,几尊传说精灵竟然没能追上——也是这里的空间太混乱,错位太多,有时候朝着目标追去,距离反而越来越远。
逃的一方就没有这个顾虑,不需要辨认方向。
除非运气极差,在数百数千错位方向中,径直撞上追击者。
呆鸦的运气,还没这么差。
它飞逃了一会,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已经有血色在它视野中显现,空间变得粘稠。
当然,
它依然能轻易将空间斩穿。
它还是停了下来,扭头望去。
一颗巨大,正不断变幻着的粘稠血色球体,似慢实快地朝它飘来。
血球王。
只有它一尊。
呆鸦脸上逐渐兴奋。
它,还没有跟传说精灵,正面战斗过呢!
……
血球王身躯上,浮现出一张脸,舔了舔嘴唇,“你逃不掉了,化作我身躯的一部分吧。”
周围的血色渐渐浓郁。
不知何时,已经笼罩整个区域,龟裂的道道空间裂纹都隐没在粘稠血色中。
已经无从躲避。
哪怕那尊火鸦挥剑,剑芒将血色斩开数万米,后面仍然是无边无际的血色。
“不过,没有权柄?”
“它是最弱的一尊精灵?”
血球王晃了晃身躯,觉得可惜。
它怎么就挑中最弱的一个,一尊普普通通的冠位,完全吞掉也不够,它不满足。
它要快点吞没,吸收消化掉这尊火鸦,再去狩猎下一个目标。
这时,
火鸦不再退避,从一块踏板上振翅,径直朝着它飞来,身上明亮的火焰变得黯淡,一道暗金色剑芒斩出。
剑芒斩过之处,一切都化作最纯粹的虚无。
诸法退避!
权柄巨震!
血球王眼瞳中,尽是惊色。
……
另外一处空间,
胖熊化身雷球,不断地飞驰穿梭。
身后,
是一尊身披铠甲,手持两把血色战刀的传说精灵——血刀王。
尖兵较量 火狼
它保持着最纯粹的战斗方式,权柄之力加持在身上,一步跨出,便是数百里之遥。
它挥舞着双刀,斩出一道又一道可怖的血色刀芒。
任由远处的雷熊如何躲闪,这一道道刀芒都精准地轰击在雷熊身上。
斩开雷电。
轰得雷熊不断跌落,一块块‘踏板’也在它的不断轰击中,簌簌碎裂。
血刀王戏耍着猎物,准备等玩够了,再给它致命一击。
而此时,
雷熊依然化身雷球在逃,雷光愈发稀疏。
稀疏的雷光之下,是一个蓝紫色球体,上面布满道道血色斩痕。
蓝紫色的固化球体下,是一个稍小一号的银色球体。
而银色球体内,
胖熊蜷缩成一个球,身上裹在厚厚的铠甲。
它感受着外面的震动,略略估算,“还能再撑几天,可吓死熊了。”
……
另一地,
这里并不是破碎空间,而是光怪陆离,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气泡沉浮其中,隐约可见气泡中闪过不同的景象。
“心灵空间。”
血蚊王暗付。
心灵空间是不存在的虚假之地,只能以精神体进入。
但它是执掌权柄的传说,没有谁,能够将它强行拉入幻术空间。
它也能感受到,自己此时是实体。
一身力量运转没有受到丝毫干扰。
“让本王瞧瞧,你到底,用了什么手……”
它的神情一阵恍惚。
想到自己还是一只小小的超凡精灵,生活胆小谨慎。
想到自己突破冠位时,雄心勃勃。
想到……
一幕幕场景在它脑海中划过。
它一怔,猛然清醒,“不对……”
星轨交错,从四面八方将它笼罩。
它的身躯忽然变得不真实起来。
一道黑色身影出现在它身后,黑暗如巨口张开。
冥界内,
苏皓托了托不存在的眼镜框,“这就叫,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