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k65s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陽壽已欠費討論-第四百一十一章 化爲山河相伴-73qpj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
李闻交给钱院长一张卡,密码就是卡号。
钱院长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李闻:“真的假的?这次你怎么这么大方?”
李闻叹了口气:“看来院长你还是不够了解我啊。我以前不是小气,是单纯的没钱而已。”
钱院长呵呵笑了一声:“没钱?之前不是动辄几千万几千万的捐出去吗?”
李闻说:“对啊。都捐出去了,这不是没钱了吗?”
钱院长:“……”
他研究了一下手里的银行卡,很警惕的问:“里面该不会没钱吧?”
李闻笑了:“院长,咱们之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了吗?”
钱院长很诚实的点了点头。
李闻叹了口气,十分伤心的说道:“我把院长当亲人,没想到院长是这样想我的,伤心了……”
随后,他溜走了。
钱院长摸了摸自己的人中:“原来念力和这个地方有关系吗?”
他正在思索的时候,王萌和老刘进来了。
王萌关心的问:“刚才李闻来了,有没有送钱?”
钱院长把银行卡攥的紧紧地:“没有。”
老刘:“院长,你就别装了,刚才我们都听见了。李闻说,这里有一张银行卡,密码就是卡号。”
钱院长有点无奈的看着他们两个:“你们既然已经知道了,还问我干什么?”
王萌笑嘻嘻的说:“院长,咱们要不要去查查,看看里面到底有多少钱。”
钱院长有点犹豫:“不用了吧?这不是显得信不过李闻吗?其实我不想要钱,我要的就是他的一个态度,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心系医院。”
王萌翻了翻白眼:“算了吧,你是那么关心李闻心情的人吗?”
老刘也说:“就是,你真的不想要钱,那李闻已经表明态度了,你怎么不把钱还给他?”
钱院长干咳了一声,忽然说:“我的钱,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出去出去。”
王萌冷笑着说:“院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平时你总说,我们是医院的主人,要有奉献精神,腰围医院做贡献。”
“现在可好,这卡里的钱,又变成你的钱了?”
老刘幽幽的说:“你真的不怕李闻用一张空卡骗你?”
老刘的话,让钱院长有些警惕。
他终于点了点头,说:“那行吧,咱们去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钱。”
附近很偏僻,没有取款机。
几个人出了医院之后,东张西望了一会,选择了附近的大学。
三个脑袋凑在取款机跟前,眼睁睁的看着钱院长把银行卡塞进去了。
然后,钱院长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呆愣楞的站在那里不动了。
“院长,你又搞什么鬼?”王萌有些不耐烦的问。
钱院长挠了挠头说:“我忽然想起来,李闻说,密码就是卡号。可是密码是六位,这卡号却很长。这个……”
王萌和老刘都愣住了:“对啊。”
这时候,他们身后有个声音说:“这还不简单?后六位呗。”
三个人回头,发现是王苛,正一边吃冰棍一边看着他们。
王萌纳闷的问:“你怎么在这?”
王苛笑嘻嘻的说:“跟了你们一路了,你们忙着讨论钱,一直没发现。”
钱院长问:“为什么是后六位?不能是前六位?”
王苛说:“这还不简单?银行卡的前六位,不知道有多少张卡是一样的。”
钱院长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有道理。”
随后,他把卡取出来,看看后六位是什么,然后郑重的输了密码。
密码不对。
王苛有点尴尬:“那有可能是前六位。”
还是不对。
王萌说:“会不会是中间六位?”
还是不对。
然后卡被锁了。
老刘说:“咱们是不是被耍了?”
钱院长气呼呼的拿出手机,要给李闻打电话。
以往打电话,总是很难打通,但是这一次倒是很顺利,李闻把电话接了。
钱院长问李闻:“你给我的卡,到底怎么回事?密码不对。”
李闻说:“不能吧,密码就是卡号啊。”
钱院长说:“试了,都不对,你直接告诉我,是哪六个数就行了。”
李闻说:“我也不知道是哪六个数。”
钱院长:“……”
李闻说:“真的,当时我从卡上随便挑了六个数,设的密码。时间长了,忘了。”
钱院长:“随便挑的?”
李闻:“是啊。”
钱院长:“打乱了顺序之后的?”
李闻:“是啊。”
钱院长破口大骂:“这特么的和没有密码有区别吗?你马上回来,咱们去银行,把密码找回来。”
李闻叹了口气:“不行啊,我忙着拯救苍生。”
然后,电话被挂断了。
钱院长握着电话,欲哭无泪:“特么的,这个理由还真是无法反驳啊。”
他问王萌:“你是年轻人,你会不会做排列组合的题。”
王萌:“啥?”
钱院长对王萌说:“从这卡号上随机挑六个数,这六个数按照不同的顺序排列,一共有多少种组合?”
王萌:“……”
“被耍了,肯定是被耍了。”老刘说。
王苛使劲点了点头:“连我都看出来了。”
钱院长叹了口气:“人心,坏了啊。”
…………
狗仙看着李闻:“你这么干,是不是不太合适?”
李闻幽幽的说:“有什么不合适的?行了,咱们先把大能找出来再说吧。”
狗仙问:“怎么找?”
李闻笑了:“其实很简单,你帮我护法,别让人打扰我。”
狗仙哦了一声,守在李闻身边。
而李闻坐在那口井旁边,把意识慢慢的散出去了。
他们找不到大能,不是因为大能藏起来了,而是因为大能没有藏。
大能把自己变得很大,大的像是一片山。
而处在山中的人,当然不知道他在哪了。
李闻把自己的意识散出去,慢慢的笼罩了这片山。
在这一刻,李闻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变大了无数倍。随后,他看到了一个同样巨大的人。
这人就躺在泰山中。巨大无比。
李闻笑呵呵的说:“老兄,别装了,发现你了。”
这人缓缓地睁开眼睛,他看了李闻一眼,露出来一个无奈的微笑。
这人幽幽的说:“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何必苦苦相逼呢?”
李闻说:“只是好奇,想要找你问一些问题罢了。”
大能向周围看了看,谨慎的说:“这里说话不安全,咱们换个清净的地方吧。”
随后,大能的身体急剧缩小。
李闻同样缩小自己的身体,勉强跟上了大能。
两个人进入了地下世界。
李闻发现,这里布满了禁制,像是生怕被人发现一样。
他看着眼前的大能,明明有十分强大的实力,但是做事的时候这么小心,不由得有点无语。
大能的实力不弱于女娲,甚至认真动起手来,李闻都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大能很谦虚,甚至可以说是谦卑。
他冲李闻干笑了一声:“请问,尊姓大名?”
“李闻。”李闻简单地说了一句。
“哎呀呀,原来你就是李闻。真是如雷贯耳啊。久仰久仰。”大能很客气。
李闻好奇的问:“请问你叫什么?”
大能说:“我无名无姓,你叫我泰山君好了。”
李闻点了点头。
泰山君拿出茶壶来,倒了一杯茶,递给李闻了。
但是李闻没有喝。
这大能看起来确实很客气,谁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防人之心不可无。
泰山君好像很敏感,注意到了李闻没有喝茶,表情有些失落,有些委屈,有些自卑……
李闻不由得挠了挠头:“这家伙……是宅的太久了,不太和人打交道了吗?怎么内心世界这么丰富?”
泰山君搓了搓手,有些紧张的问:“李兄,你大费周章的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如果有事的话,你直说就行,只要我能办到的,绝不推辞。”
李闻嗯了一声,对泰山君说:“其实很简单,我是想问问你,这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泰山君苦笑了一声:“这个问题就有点太大了,这让我从何说起呢?”
李闻笑了:“从哪说起都行,你随便说。”
泰山君开始念叨:“这个世界吗?嗨,这世界我也弄不清楚,我这一辈子,都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
泰山君很谦虚,他快把自己贬低成单细胞动物了。
李闻打断他的自谦:“这样吧,我来提问,你来回答,如何?”
泰山君使劲点了点头:“那样最好不过了。”
李闻说:“请问,还有多少和你一样躲藏起来的人?”
泰山君说:“还有很多。几乎所有知名的山都藏着这样的人,尤其是有信仰的山。”
李闻好奇的问:“这个有信仰的山,是什么意思?”
泰山君说:“比如少室山,上面就住着和尚。比如峨眉山,比如武当山,这上面都有出家人。”
“这些人为什么选择了这些山呢?因为下面住着大能。大能在吸收念力的时候,会有一部分散逸出来。修行人在这山上建立庙宇,修行起来会很快。”
“那些开宗立派的祖师或许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他们误打误撞,做了正确的事。”
李闻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
随后,他又问泰山君:“那么你们放着大能不当,干嘛要藏在这里?这样很舒服吗?”
泰山君苦笑了一声:“怎么会舒服呢?龟缩在这里,不敢乱动,不敢释放出气息来。”
“偶尔有风吹草动就要害怕。而且最近这些年,凡人的活动越来越频繁,虽然不至于要了我们的性命,但是对我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李闻说:“那你们还要躲在这里?”
泰山君叹了口气:“无非是保命罢了。我们这些胆小鬼,只想保住自己的一条性命。”
李闻说:“你说的保命,是从那片云手中保命吗?”
泰山君点了点头:“没错,就是从那片云手里保命。”
他沉默了一会,对李闻说:“你知道我们是怎么保命的吗?”
李闻摇了摇头。
泰山君对李闻说:“你既然知道那片云的存在,那应该见过了它是如何毁掉世界的吧?”
李闻嗯了一声:“我见过。它先抽走了能量,然后是念力,最后是生机。”
泰山君点了点头:“无论哪个世界的修行人,以功能分成三类人。”
“第一类人,有点像你,苦苦寻找真相,想要弄明白那片云究竟是什么,然后拯救苍生。”
“第二类人,已经放弃挣扎了。他们像是女娲,只求找到一个落脚之地,加速修炼,提升自己的实力,然后继续逃跑。”
“第三类人,是我们这种人。我们已经彻底心灰意冷了。不仅放弃了挣扎,连逃跑都放弃了。因为我们知道,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早晚会被那片云追到,到时候无论你有多高的实力,终究不免一死。”
李闻惊奇的说:“怎么?你们打算等死吗?”
泰山君笑了笑:“等死……那倒也未必。我们其实想到了另外的办法。”
“我们和你一样,也对被毁掉的世界认真观察了一番。”
“最后我们发现,那些世界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生灵已经全部消失了,但是没有生命的东西,却留下来了。”
李闻哦了一声:“有机物和无机物。”
泰山君说:“差不多吧。”
“所以我们开始思考,既然我们没有办法战胜那片云,为什么不利用它的特点,改造我们自己呢?”
“我们用了很长时间研究这些东西,最终达成共识。我们打算,与山河同化。”
李闻目瞪口呆:“你的意思是……”
泰山君点了点头:“就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打算把自己改造成无机的。就像是这山一样,就像是这河一样。”
“如此一来,那片云就什么也吸收不到了,我们就可以安心的幸存下来了。”
李闻挠了挠头:“不是,我有点没明白。那样的话,你们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泰山君笑了:“有区别,那样的我们,其实保留了意识。这是我们用了很多年参悟出来的方法。你如果喜欢的话,我可以教你。”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