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aje優秀都市小说 校園修仙武神笔趣-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蒲文淵分享-i48u6


校園修仙武神
小說推薦校園修仙武神
霍婷婷看到一众人如此反应,冷哼一声,道:“怎么,你刚说的话就想食言?”
“不敢,不敢!”
牛满山吓得满头大汗,浑身直哆嗦。可终究是看着霍婷婷胡搜新中国你的噬心丹不敢向前挪动。
“敬酒不吃吃罚酒!”
霍婷婷没有心情和牛满山继续废话,今日她以雷霆扫穴之势杀了江夏市修仙界第一任夏侯徽,此时其他人都是跪倒在自己面前,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
“咻!”
屈指一弹,手心中那枚噬心丹直接钻进了牛满山的口中,反手一巴掌将牛满山打的倒在了一个大跟头,噬心丹就那么被他硬生生的吞下了。
“这里还有三十一颗,吞下它,我将他视作自己人,否则,格杀勿论!”
霍婷婷将第一颗噬心丹以强制的手段让牛满山吞下,随后手腕一抖,手心里竟然是整整齐齐的三十一颗噬心丹。
此时,目睹了霍婷婷击杀夏侯徽的场面,又看到了牛满山的下场,哪里还有人敢退缩,尤其是霍婷婷说了,这噬心丹只有三十一颗,而他们每个人都清楚,今天只是这个小岛上便有四十人,这便意味着有九个人将必死无疑。
一时间,所有人一拥而上。
明明知道霍婷婷手心里的是剧毒的噬心丹,可他们却像是拼了命在抢灵丹妙药一般,甚至不惜动武来争夺这仅有的三十一个名额。
一番乱战,终于,九个实力最低的人当场被击杀,霍婷婷手心中三十一颗噬心丹没有一颗剩余,全都被他们给吞下了。
“好,很好!”
“你们的态度我已经看到了,很满意!”
“不过,我没有时间管理你们,所以我要找出一个人来掌管整个江夏市的修仙界,你们说说吧,谁合适?”
霍婷婷满意的点点头,淡淡一笑,道。
“这个……”
一时间,有些人的心思有活络起来了。
牛满山的脸色也是顿时恢复了荣光,一把推开身边的几人,冲到霍婷婷对面,道:“主人,如果您绝对我这条老狗还有用,我愿意担当这个重任,一定给您将江夏市修仙界管理的妥妥当当的!”
“蒲文渊怎么没有来?”
霍婷婷根本没有理会牛满山,而是淡淡的道。
“主人,蒲文渊就是一条丧家之犬,我们江夏市修仙界早都将他除名了,您为何要问他呢?”
有人见霍婷婷根本没有搭理牛满山,心思顿时有活络起来,马上上前恭敬地道。
“好,就你了……”
霍婷婷看了一眼说话的人,淡淡的道。
可是,未等她将话说完,那人已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匍匐着爬到自己的脚下,喜极而泣的道:“多谢主人,我马文元誓死效忠主人!”
“砰!”
马文元话还没说完,霍婷婷直接一脚将他踢开,环视众人,道:“以后,谁敢再抢着说话,我杀了他!”
“你,现在去把蒲文渊给我找来!”
霍婷婷看着马文元冷冷的道。
这个时候,众人才明白过来,刚才霍婷婷的那句话并不是将江夏市修仙界的管理大权交给了马文元,只是让他去将蒲文渊找来,一个个都乐开了花。
马文元挨了霍婷婷一脚,魂都吓掉了,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可听到霍婷婷后面的话,顿时觉得活了过来,哪管别人嘲笑自己,爬起来一溜烟跑了。
霍婷婷看马文元跑了,也懒得在和其他人说什么,一个人踱步走到夏侯徽的尸体旁边。
刚才一招击杀了夏侯徽,也不知道他身上有没有什么宝贝。
此时来到尸体旁边,却是惊奇的发现夏侯徽虽然死了,头也被自己一拳打爆了,可是地上却是一滴血都没有。
“这还奇怪了!”
霍婷婷用神识扫了一圈,却并未发现夏侯徽身上有什么像样的宝贝,心里有些诧异。
“主人,这夏侯徽原本是江夏市一个不入流的小混混,根本不懂的什么修仙,可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一天他突然就变成了无人能敌的修仙者,我觉得他的身上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所谓人来成精,牛满山虽然一连吃瘪,可他所经历的事情终究是要比其他人多了一些,心眼也比别人多了一些,看到霍婷婷站在夏侯徽尸体旁,面露惑色,马上跑过来小声道:“要不要我把这家伙大卸八块,看看他的身上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不用!”
霍婷婷终于是第一次打理了牛满山。
哪怕只是两个字,也让牛满山的内心激动的不得了。
“多谢主人!”
“他以前擅用什么武器!”
霍婷婷淡淡的问了一句。
“一把刀,一把魔刀!”牛满山怕别人强了先,马上答道:“他有一把魔刀,削铁如泥,只是,除了当年血洗蒲文渊家族的时候,再也没人见过了!”
“不过,我觉得他的实力提升一定和那把刀有关系!”
“我听几位老前辈以前议论过,有一种魔刀,可以吸食被杀者的仙力,然后通过某种邪功来转化为自己所用!”
“夏侯徽一个穷小子一夜间有此成就,一定就是那把魔刀!”
牛满山的确是抢了先,可别人也不慢,一个个纷纷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霍婷婷没有理会这些人的七嘴八舌,但是她已经找到了线索。
她的实力足以扫荡江夏市修仙界的一群乌合之众,可她在到江夏市后还是做了一些准备工作,一开始,她就听说了关于魔刀的事情,只是,牛满山等人所说的显然和她所了解的还有些出入。
“主人,蒲文渊那条老狗不识抬举,他竟然不来!”
众人看着霍婷婷不言语,顿时也不敢在啰嗦了,生怕触犯了霍婷婷的心思,可这个时候马文元回来了,登岛以后第一句便是扯着嗓子喊,生怕说慢了小命不保。
“这条老狗,如此不识抬举,主人,让我去吧!”
牛满山一看马文元没有完成任务,心里倒是一乐,马上道:“我一定将这条老狗的尸体给您拖回来,任凭您处置!”
作势,就要冲出小岛。
“不用了,我亲自去会会他!”
霍婷婷喝住牛满山,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视线中表消失了霍婷婷的身影。
此时,霍婷婷离开了,众人终于是可以长出一口气了,有的直接是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有的则是直接冲到岛边,将头深深的埋在水里,让自己平静片刻。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只怕她不是真的为了统一江夏市修仙界,而是为了让我们当炮灰吧!”
牛满山看着隔江的江夏市,淡淡的道。
“牛老,您说这个疯女人行事作风出人意料,会不会让蒲文渊那条老狗来管我们?”
“不会吧,这可不是开玩笑,自从蒲家出事,我们可是没少摆弄他,万一他真的成了主人的看门狗,那我们岂不是要遭殃!”
有人提出这个大胆的说法,众人瞬间又炸开了过,前一刻还为了一颗噬心丹打的不可开交的众人瞬间又抱在了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起来。
……
……
江夏市郊区的平民窟,一位老者嘴角流血,脸上却是挂满了笑容,跪在地上遥望东方,激动的道:“父亲,那个该死的夏侯徽终于是被人给杀了,我们蒲家的大仇也算是报了一半了!”
“只可惜我如今实力定型,无法在继续突破,没办法将当年羞辱我们的所有人全都杀了,文渊愧对列祖列宗啊!”
“父亲,您能听到我说话吗?”
此刻,衣衫褴褛,满头白发的蒲文渊哭的像个小孩子一样。
“你想要报仇?”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是谁?”
蒲文渊猛地一惊,擦干眼角的老泪,虎视着对方。
当看清楚对方只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顿时又放松了戒备。
“夏侯徽是我杀的,让马文元来请你的人也是我,可似乎你并不想给我这个面子!”霍婷婷淡淡的道。
“是你!”
蒲文渊大惊,本来心有疑虑,但细细看来,霍婷婷和传闻中的那个以一人之力挑战了整个江夏市修仙界的人模样差不多,心里是又惊又喜。
喜的是对方替自己报了家仇,恨的是对方竟然让马文元来羞辱了自己。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