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2dvg精华小說 《前方高能》-第八百七十七章 往事展示-2d5hu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仅凭猜测,还不确定‘月’贤者的心脏是不是宋青小与四号所需要的‘纯洁的心’的情况下,真的要帮忙这些人出力封印‘月’贤者?
先不说这‘月’贤者的力量能控制得了君主级的黑暗生物,又可以密布迷雾森林,造成如此大的影响,就可以看出这‘月’贤者绝非十二圣徒这样的弱鸡。
同时还有道士等人虎视眈眈,等着给他们搞破坏呢。
青魔蜥群中宋青小祸水东引,已经与道士他们结下死仇了,双方恐怕不死不休。
宋青小的实力虽说有可能已经达到了分神境后阶,可一个尚且不知道实力的‘月’贤者,以及在此地力量可能不受多大影响的‘黑暗’派系圣徒。
还有三个对手,其中道士被迫‘剃度’,恐怕已经气疯。
相比之下,己方除了自己与宋青小,拖着六个大废物及一群小废物。
更别说‘光明’派系的领头人‘日’贤者如今伤重,龟缩在神廷不出。
双方实力悬殊如此之大,趟这浑水真是吃力不讨好了。
这样的情况下,四号发出灵魂拷问:
“我们真的要帮他们封印‘月’贤者吗?”
“到了深渊领地再说。”宋青小并没有正面回应四号的问题,而是给了一个笼统的答案,四号就不再说话了。
反正他已经尽到了提醒的义务,此次任务他已经跟宋青小站在同一联盟,到时宋青小怎么决定他就怎么做。
如果情形不对,他撤身开溜就是了。
他的灵力损耗不小,奥格村、坠龙山谷及青魔蜥群中他虽说没出多大的力,但他体内的力量却在之后被混沌青灯吸走。
到达深渊领地后可能还会面临恶战,无论如何他得调整自己的状态保持巅峰。
四号不说话后,宋青小则是趁此时机再一次整理此次任务的线索。
试炼任务要求获得纯洁的心,她一开始在火车上的时候,听修士等人提及当年封印‘月’贤者的始末,说‘月’贤者的心脏不见下落之后,其实第一时间也曾怀疑过这颗心脏是不是任务要求的那一颗。
但随后宋青小就已经否认了这种猜测,因为钩太直了!
任务需要获得纯洁的心,很快就得到了‘心脏’的线索,无论怎么看,这也实在太过巧合。
六个试炼者,除了那至今暂未露面的紫发女外,分为两队。
宋青小的脑海里一一浮现出其余四位试炼者的外貌,从外形看来,无论是一号女人、表现飒爽的三号大汉,还是英姿勃勃的五号道士,都看起来正义凛然。
相反之下,四号外表凶恶,身材壮硕,眼珠一转,看起来心机就多,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没料到自己竟然沦落到与四号这种神态凶悍的坏人为伍,一时之间宋青小内心深处什么滋味都有。
“……”她沉默了半晌,突然开口:“我看起来不像好人么?”
她这话自然不是问圣徒们及四号的,‘听’得到她这问题的,就只有暂时寄居在她神魂之内的苏五。
四号修为还不到家,哪怕近在咫尺,但她与苏五交流,四号是感应不到的。
“嗤。”神魂之中传来苏五一声毫不掩饰的嘲笑,感觉自己原本阴郁的心情都被她逗乐了:“没料到你也会有在意这种问题的时候。”
苏五笑完了,又顿了片刻,才淡淡的道:
“好人坏话,谁又看得出来呢?”
他这话意味深长,像是触感颇深:
“有些人是好人,可是干的事却未必是对的。”
对于苏五来说,宋青小的性格是很有意思的。
她谨慎而细微,冷静得近乎冷漠。
试炼之中,她心狠手辣,该出手时就出手,绝不犹豫含糊。
苏五看她一路从踏入修行之门走到如今,她胆大心细的性格绝对占了主要作用。
但狠辣之余,她又像是留了一分余地。
这丝与她性格并不相符的温和,冲淡了她身上的戾气,使她整个人哪怕看起来并不好亲近,却在放下心防与她相处之后不由自主的信任她,将她当成真正的盟友。
“你是什么样的人,又哪里轮得到别人来评论呢?”苏五冷淡的道,“说你不好的,杀了就是了。”剩下的自然就是说她好的了。
“……”宋青小好像又明白苏五为什么会惹上杀身之祸的原因了,他行事太任性,太过随心所欲没有束缚。
如果不是他实力强大,可能早就被人干掉了,根本不会轮到后面天外天武道研究院的人动手。
这个问题问他不是很适合,宋青小识趣的转移了话题:
“你跟四号认识?”
“不认识。”苏五前一刻还慵懒冷清的嗓音一下阴沉了许多,话音里一副山雨欲来之势,仿佛原本好不容易雨过天晴的心情,又阴沉下去了。
“他说的那个人,不是你吗?”
宋青小没料到苏五竟然会说不认识四号,在青魔蜥群中的时候,四号召唤出的那头火鸟幻影,分明引起了苏五的关注。
她这会儿看似以这样的话题与他闲聊,实则也是在借此机会看苏五是不是‘醒着’。
在自己没有以神识强行将他唤醒的情况下,仅凭一句意念就能令他快速现身,就证明他根本一直都在。
应该是青魔蜥群中意识苏醒之后,就再也没有隐匿过,而是一直在窥探着。
再结合四号所说的话,宋青小本来还以为四号口中的‘那个人’就是苏五的概率已经十拿九稳了,哪知他竟然否认了。
“不是我。”苏五的语气阴沉了许多,他像是又有些想逃避,这话说完之后,沉默了许久。
这样的态度一下就令宋青小顿悟,看样子四号口中的‘那个人’就算不是苏五,应该也跟苏五的过去有关了。
她不是好奇心强烈的人,可此时却不由对于苏五的过往感到有些好奇了。
只是这个念头在她脑海之中一闪而过,很快又被她按捺下去了。
“他召唤出来的火凤,是长离世家所特有的本命秘术。”
两人神魂共居一体,宋青小这样的小念头苏五自然也感应到了。
她是个聪明人,猜得出来他的过往复杂,却从来都没有开口问过。
知情而识趣,从不碰触人的伤口。
可能是因为她独特的成长环境,养成了她这样‘体贴’的性格。
恰恰这种无言的包容,又正好是苏五所需要的。
所以两人相识多年,他指点过她修为,告知她一些天外天的情况,偶尔教她一些常识,但涉及到各自私隐的那一面,却谁都没有聊过。
兴许是他实在太寂寞了,从出事之后一直到现在,知道他还‘活着’,可以与他聊天说话的,这个世界上只有她了。
也有可能是有些话埋藏在他心中太久,日夜折磨着他,让他需要一个宣泄的渠道;
亦或者今日四号的出现,召唤出他熟悉的火凤,所以令他难以平静,想要找个人说话的缘故。
宋青小对他来说,既是熟悉却又对他的一切陌生至极,开了这个头后,苏五发现有些话并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么令他难以启口。
“长离世家拥有凤凰血脉,先天就是强大的火系灵力修炼者,嫡系血脉完全进化之后,能召唤出不死鸟,甚至进化到极致,可以化身返祖凤凰。”
可能是陷入回忆之中,苏五原本清冷的嗓音有些低沉。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愿意提及过往,但他既然说了,宋青小自然也就听进心里了。
他提到长离世家的时候,宋青小就想起这个世族了。
苏五当年曾经说过,长离氏已经被他屠杀殆尽了,不知后来他被太康氏驱逐,有没有这个缘故。
不过她并没有贸然开口打断苏五的话,而是听他接着说道:
“数千年前的长离氏,实力鼎盛之时,是有入圣之境后阶巅峰之境的老祖坐镇的,子孙之中出现返祖现象的血脉也多。”
千多年之前,长离世家人才辈出,是天外天中甚至隐隐压盖过了太康氏、梵音氏的超强宗族。
他们占了血脉的便利,修行尤为迅速,且火系威力及本命秘术强大的威力,也使得他们的宗族子弟实力不弱。
“但据闻长离氏的血脉也并非没有弱点发,越是精纯,修炼到后面便会进入一生中最大的关卡。”
这样的关卡如同一个诅咒,随机的会出现在长离氏的血脉每一个修行的阶段之中。
“一旦这样的诅咒出现,若不能破除,长离氏的子弟终其一生就只能止步于此。”
且之后的时间,中了诅咒的长离氏血脉会以飞快的速度掉落修行、境界,并如昙花一现般迅速衰老,直到陨落。
不管多么强大的天赋血脉,不管多么深厚的资源堆积,不管怎么样的勤奋努力,以及修为达到什么样的通天地步。
只要这个诅咒出现在长离氏的人身上,那么他此前的修为便是他将来一生的巅峰了。
幸运而又不幸的是,这种诅咒在长离氏那位已经达到入圣境后阶巅峰的老祖身上出现了。
“讽刺么?”苏五冷冷的笑了一声,问道。
长离氏的人修炼一直以来顺风顺水,旁人遇到的瓶颈不会有,修炼的速度也比一般的修行者快得多。
这位坐镇的祖宗当年号称天外天的第一人,已经达到入圣之境,再差一点儿,就能窥探到传闻之中的大道之境了。
“从混沌灵力的时代过去之后,数千年来,这个界位之上再也没有出现过大道之境的强者。”
当年的长离世家的老祖,是已经半步入道。
大道之境,是属于传说之中的神之境,进入大道之境,甚至可以分享神狱话语权,获得更多。
若是可以突破星域的封锁,从此可以遨游星际之间,脱离肉身、年纪的枷锁,实现真正的成神之梦。
可偏偏时也命也,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位长离氏在恰好即将临门一脚突破的刹那,被禁锢了。
说来既是幸运,也属不幸。
“如果没有品偿过修行的美妙,没有碰触到更高的天空,兴许被禁锢的时候,便不会感到那样的难过。”
苏五有感而发,这样的话不知是在说长离氏的老祖,还是联想到如今自己的情况了。
对于普通人来说,长离氏的这位半步大道之境的老祖已经是许多修行者修炼的顶峰。
不少人终其一生,恐怕也难以达到他的地步。
宋青小听到这里,点了点头。
修行越到后面,便越难进阶,这一点她是深有体会的。
她如今即将突破合道之境,已经是幸运至极,万中无一了。
而合道之境相较于入圣来说,又算不得什么。
这位长离氏的老祖在即将突破大道之境的刹那,偏偏因为血脉天赋的影响,从而止步于大道之外,这可谓是成也血脉,败也血脉了。
“长离世家的隐患终于爆发,他们急于想要突破这种血脉带来的枷锁。”
从那以后,长离氏翻阅古籍,想尽一切办法,“最终他们从‘神’的口中,得到了一个解决的方法。”
“哦?”宋青小听苏五说到这里,终于第一次出声回应了。
能被苏五称之为‘神’的,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掌控神狱的幕后之主。
“解铃还需系铃人。”苏五感应到了她的念头,虽说并没有回应她的猜测是否正确,但他默认的态度无疑是已经表明了许多:
“长离氏当年的血脉来源好像有些古怪,所以这血脉之中带着诅咒。”
他对于长离氏的秘辛了解也并不多,毕竟这关乎人家族群的性命,自然不会与他一个外人讲解得特别清楚。
“总之最终的结论是,上古大妖凤凰血脉需要涅槃重生,唯有如此,才会获得永生的生命。”
苏五说到这里,不由笑了:
“可是性命只有一次,哪怕可以夺舍重生,可那都已经面目全非,不是自己了。”
长离世家为了破除诅咒,也曾想过各种各样的办法,其中包括夺舍再重。
但夺舍之后,新的问题同样来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