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7gjd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玩家超正義討論-第一百三十六章 於是哈士奇放棄了思考鑒賞-1n2xw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嗯,嗯?”
哈士奇一脸茫然。
他此刻的感觉就像是用尽力气辛勤复习了许久……然后正摩拳擦掌准备上的时候,却突然接到了消息——他被保送了。
明明才刚准备开始动脑子,漂漂亮亮的认真执行任务。结果任务中原定要被自己蒙骗的BOSS,却是瞬间跳反直接把身上的装备全脱了下来。
一边疯狂把自己的掉落往地上丢,一边开始以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的语速念着其他BOSS的机制……
“整个世界都在阻止我动脑子!”
哈士奇不满的嘟哝着。
我如何才能证明自己有着优秀的头脑?
他这么想着,抬头往四周看去。
——有点眼熟。
这里……依然还是203房。
“我这是,又回来了?”
哈士奇疑惑的嘟哝着。
他转头注意到,弗雷德里克还躺在床上昏睡着。
就和他最开始进入噩梦时的场景一模一样。
而与之前刚进入噩梦时的不同之处在于,弗雷德里克身上却洋溢着浓重的酒气。
哈士奇敏锐的嗅觉让他判断出,这并非是酒洒在衣服上时留下的酒香气,而是人喝下酒之后、出汗时溢出的浓郁酒臭味。
就像是醉酒的大汉,回到家中之后连衣服都没脱便倒下了一样。
他眼前再度出现了新的引入剧情。
但这次,却与之前截然不同。
他只有短短的一行,意义完全不明:
【你决定了。】
随后,它便自顾自的隐去。
也没有出现新的主线任务。
“我决定啥了?”
哈士奇一脸茫然:“我决定要开始摸鱼吗?
“话说,兄弟萌。刚刚弗雷说的是啥来着?我就听清一个‘狼教授就是灰教授’……”
“——等等,信息量太大了我还在看……”
“——我人傻了,这大腿怎么自己冲过来了?”
“——旁边百米冲刺的啥信息都没拿到,这拄拐的倒是赢了。”
“——懂了,傻人有傻福。”
弹幕一个个都看愣了。
他们甚至没顾上讨论那海量的信息,反而开始感慨哈士奇的运气。
毕竟事发突然。
除了美味风鹅手边有纸笔,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开始飞速进行会议记录。其他玩家们其实也没记住几句话……毕竟弗雷德里克的语速实在是太快了。
哈士奇还在琢磨着“原来如此,狼教授就是灰教授啊”的时候,一回神就发现弗雷德里克讲到什么谷中狼了。
当时哈士奇一脸茫然:中间是啥和啥啊?
然后在他琢磨着“谷中狼是啥,贤狼赫萝吗”的时候,就发现弗雷德里克高喊着“再见到我的时候直接说密钥”之类的话。
四舍五入就是“同学们,下课后好好复习啊”什么的。
——就是那种上高数课的时候稍微走了会神,然后回神过来就突然发现,已经啥都听不懂了的那种感觉。
中间部分是啥,别说记住了……哈士奇甚至听都没听见。
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这一关的解谜。
“……不过至少应该不会影响通关。”
就算哈士奇没有十三香那么聪明,他也能轻易的看出来,弗雷德里克突然甩了一堆信息量应该是意识到自己在噩梦中了。这就说明,他所说出的情报大概率是自己平常状态下得不到的。
如果真把通关必备的线索藏到超游才能获得的场外情报中,未免也太卑鄙了。
“哎,贾斯特斯先生——”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吆喝声。
随即,他的房门被敲响了。
这吓了屋内摆出了“沉思者”姿势的哈士奇一跳。
他一个激灵,目光望向门口。
他有些犹豫的走过去,打开房门。
发现是一个服务员打扮的年轻人,将带着食物的托盘递给了贾斯特斯。
“您点的香煎羊排、蜜汁烤鸡翅和羊杂布丁。生蚝暂时还是没有,厨房送了您一份炸鱼和沙拉。酒的话一会给您送过来。”
服务员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哈士奇,有些紧张的快速说道。
“哦豁。”
哈士奇眼前一亮,之前的疑惑一扫而空。
他开心的对服务员露出了笑容:“谢谢你啊,小哥。”
随后,他便单手接过餐盘、便要关上房门。
但就在这时,服务员却是突然急声道:“等、等等!”
“还有什么事吗?”
哈士奇疑惑的问道。
他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小费是吧……”
但我身上也没钱啊?
“什么……是小费?”
服务员茫然的复读道。
他很快解释了自己的真实目的:“您能给我签个名吗!您是我的偶像!”
说着,他递过了一段裁剪好的布条。
签名肯定不能用大页纸——这是一种礼貌。
哈士奇也明白。
毕竟这个世界情况特殊,有仪式师这种东西。鬼知道你会不会对着这名字,倒着写个什么契约啊、欠条啊之类的。
“……偶像还行。”
哈士奇咧了咧嘴:“你还知道这个词。”
他还以为这个世界既然有“偶像学派”的巫师,按说他所理解的“偶像”的概念就不该存在了。
不然人们听到偶像巫师这个词,恐怕会下意识的往“为了拯救巫师塔,我们下决心成为偶像”这种谐星的方向去想。
但和他想法稍微有些出入。
“是的,这是老师写的《论偶像崇拜》中提出的新用法!”
服务员却是得意一笑:“贾斯特斯阁下,我其实只是在这里兼职而已……如今我还在灰教授那里学习仪式知识呢!”
“……哦。”
哈士奇恍然。
想想也是……这个世界的普通人,肯定是不会了解这种不常用的词汇的。
像是诺亚王国那样和平的地方,对一些小地方的乡镇居民来说、“巫师”和“超凡者”还是只有在传说故事中才会出现,不知是真是假的东西。偶像这个词,至少目前还算是一种术语……就像是“机器”这个词一样,还尚未普及。
哈士奇又看了一眼服务员。
确实,差不多十七八岁的模样。
的确像是个学生。
原来是同门师弟。
于是哈士奇微微一笑:“成啊,纸笔拿来!”
他拿过有点像是细毛笔的签名笔,在布条上随手划拉了一下。
他当然不是药房开药的。
但反正这小学弟也不会知道,贾斯特斯的签名应该是啥样。
他就随手那么一划拉就行——众所周知,字这个东西总是写的越像、就越看越不像;写的越不想,就越看越像的。
“嗯……”
就在这时,弗雷德里克的梦呓声传来。
这是快醒了?
“谢谢您,阁下!”
那位小学弟见状非常识趣。
他很快收回布条和笔,有些激动的向贾斯特斯行了一礼:“您救过我的姐姐!虽然可能您已经记不住了……但真的,非常谢谢!”
之后,他便立刻离开并关上了门。
哈士奇则两手各举着一根羊排,蹲在弗雷德里克床边一边啃着、一边专心等他醒来。
虽然他想不明白的还有很多。
但是眼看着弗雷德里克就快醒了。
无论这个“弗雷德里克”是本人还是十三香,总之都比他脑子好使。那么他自己在这里想毫无意义,说不定反而会局限自己的思维。
不如等大佬醒了直接求问。
不过弗雷德里克也没再睡太久。
而在弗雷德里克睁开眼的瞬间。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张很大的脸盘子。
“稚狼酒,第二,雪绒花。”
哈士奇立刻严肃的说道。
弗雷德里克一脸茫然,刚睡醒的他眼中满是血丝。
“……啥?啥和啥?”
“——太好了!”
是十三香!
哈士奇顿时感动的泪流满面。
虽然两个人都会帮他思考,但是遇到自己人还是值得高兴且放松的。
于是哈士奇放弃了思考。
“十三香快帮帮我——”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