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jg87超棒的言情小說 搶救大明朝 ptt-第2148章這就是海權!看書-i6168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大,大番头,他们都穿上了板甲……我们该怎么办?”
问话的是益田四郎时贞,他跟松仓重利前后脚上的定海号,上来以后也一样傻眼了,因为他也和松仓重利一样没有披甲——他们其实是给不知耻的海军给坑了,是伊豆号上的海军告诉他们打跳帮战最后别披甲。
因为水兵在跳帮战中落水的概率很大,跳帮的过程中一不留神就掉水里,如果跳帮打不赢要撤退,那也是跳海而逃。要披上几十斤的甲,那就是跳海自杀了!
另外,战船上的火器很多,不仅由可以用来打击敌舰的舰炮,还是专业“扫甲板”的甲板炮,还有水手们使用的各种火枪。披甲可以防刀防剑也许还能防枪扎,但是防不了大炮火枪啊。不仅防不了,还会妨碍负伤后的救治。
所以在海战中披上甲和不披甲相比,一命呜呼的可能性或许还更大一些。如此一来,各国海军的披甲率也就越来越低。
而日本幕府海军则一律规定船战不披甲,根据幕府得到的确切情报,明国御海军的条例也明确规定了海军军人在海上交战时不得披甲。
因此松仓重利和手下的250个岛原武士全部都没有披甲,而且也没有携带破甲的钝器,他们中的200人都携带了可以在野战中使用的大太刀(就是很长的武士刀),余下的则携带了铁砲和普通长度的武士刀。
包括松仓和益田在内,第一批攀爬上定海号的日本武士,全都是带着大太刀的……而用大太刀,要怎么破明军的板条铁甲啊?
现在这情况,该怎么办啊?
信仰天主教所以不能自杀的益田四郎时贞(和眼前的明军甲士肉搏等于自杀啊!)现在正焦急的等待着松仓重利的答案!
还不知道大明御海军坏了规矩的岛原武士们,还在不断攀爬上来,爬上来后,也都和益田四郎时贞一样,看见不守规矩,披甲作战的明国水军甲士,全都不知所措了。
不过松仓重利这时已经从震惊当中缓了过来,大声道:“岛原武士……有进无退,冲啊!”
大喊一声之后,松仓重利就一下抽出了大太刀,大喊着朝一个特别长大的明军甲士扑去。
那甲士看见松仓重利扑上来,一点都不紧张,只是不慌不忙的挥刀格开松仓的大太刀,然后挥动藤盾,用足力气照着松仓的大脑门上就是一击!松仓重利惨叫一声,就瘫软在地,动也不动,也不知道是晕了还是成神了?
下面的一帮岛原武士看见自己的老大那么勇敢,眼睛都红了,全都嗷嗷叫着挥舞着大太刀向穿着板甲,持着刀盾的明军甲士冲了过去。然后就被对面的明军甲士如砍瓜切菜一样,转眼之间就砍翻或打晕了一甲板的日本武士……
“哈哈哈……”定海号的后甲板上,辽西副将祖宽已经笑道合不拢嘴了,对身边的汉斯.普斯特曼说,“这些日本小矮子太可乐了,上阵打仗哪有不披甲而且就带把细刀子的?打仗啊,不是混江湖的大侠砍人啊!他们这样当个海盗顶天了,上阵打仗哪儿行啊!”
汉斯.普斯特曼听了他的话,只是连连摇头,海军跳帮能还披甲?不怕掉水里?而且跳帮战也不是海战的主要模式,海战主要还得靠大炮,就算靠近了也还有火铳和甲板炮。今天之所以让陆军这帮土包子上,是因为祖宽吵着要立功,要不然那边日本人早就被火铳和甲板炮打死了……如果没有这样的把握,汉斯.普斯特曼根本不会给日本人的小船靠上来打跳帮的机会!
这个时候定海号甲板上的战斗已经差不多了,跟着松仓重利登船的武士,除了一部分跳海自杀(他们不是海军,没那么好的水性,游不到皮岛),余下的不是战死就是被俘!
汉斯.普斯特曼将目光从甲板上收回,又看了看周围的海面,两边的战舰已经搅和在了一起,一场北洋水师最拿手的海上混战,已经全面打响了。
而混战只要打响,北洋水师就必然会大获全胜!
因为无论装备、训练、指挥,甚至人数的优势,都在北洋水师这边,就连荷兰教官也比西班牙教官强太多了!
而北洋水师一旦重创甚至歼灭免幕府海军的主力,那么东北亚的海权就尽归大明所有了。
有了海权,大明陆军在东北亚这边,哪儿还去不得?
想到这里,普斯特曼就对祖宽道:“祖副将,打完这一战,你们还去旅顺口吗?”
祖宽一愣,“普提督,您这话什么意思?不去旅顺口能去哪里?”
普斯特曼抬手一指朝鲜半岛方面的铁山半岛,“那里是铁山……如果你的10000人在那里登陆,向北可以攻占朝鲜国的义州,向南可以攻下朝鲜的西京平壤!”
“这个……”祖宽咽了咽口水,收复平壤可是封侯的大功啊!
不过风险好像也不小!
“普提督,”祖宽说,“义州、平壤可是奴贼两白旗的地盘。多尔衮、多铎一定不会见死不救,如果他们率领骑兵疾驰而还……我只有10000人啊,而且都是步军!”
“疾驰而还?”普斯特曼大笑道,“奴贼的骑兵还能比我的战船跑得跟快?从盖州到平壤有多远?”
“1000余里……”祖宽道,“骑兵日夜兼程,最快5日开以走完。”
“从铁山到旅顺不过500里,我的舰队一天就能走完!”汉斯.普斯特曼说,“从铁到笔架山也不过1000余里,我的舰队两天就能走完,四天可以走一个来回!
两条腿的步兵跑不过四条腿的骑兵,而四条腿同样跑不过使用风帆的战舰……在目前的风向和风力情况下,我的战舰一个时辰就能走40里开外,一天12个时辰差不多就是500里……而且骑马赶路日行200里会把人和马累垮,坐船日行500里只需要躺平不动。
而且骑马日行200里必须轻装,而乘坐大明海军的战船,甚至可以带上够吃几个月的兵粮,还可以带上大炮和马匹!
所以皮岛海战之后,东亚的战争结局和霸权归属,都已经没有悬念了!”
这就是海权的优势!
虽然在三洋舰队成军前,明朝这边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制海,但是却没有将数以万计的军队运往朝鲜和日本登陆的能力,所以不能算是拥有真正的海权。
而现在的大明已经拥有了真正的东亚海权!东亚乃至东北亚的每一片海滩,现在都处在大明海军和由海军护送运输的大明陆军的威慑之下。
祖宽已经被普斯特曼说服了,一咬牙道:“他N的,博一下吧……就说我手下的10000辽西精锐晕船晕得厉害,不得不在铁山登陆休整!登岸之后,本官又发现平壤空虚,而且更适合大军休息,所以就移师平壤……”
“行啊!”汉斯.普斯特曼笑道,“根据条例,我有权中止运输行动,并且让搭乘的陆军在必要的时候下船。”
他的确有这个权限!海军一出海就没办法和上面保持联络了,而且遇到了各种突发情况又多,如果不放权,海军根本出不了远洋,只能在近海当个海防军。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