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nav1火熱言情小說 滄元圖 愛下-第22集 第14章 追蹤鵬皇讀書-hfmr9


滄元圖
小說推薦滄元圖
洞府大殿中。
高方、赵红袖、青古尊者恭敬无比。
“近期我要出去一趟。”孟川淡然道,“我会留下元神分身坐镇千山星,只是从今天起,你们三个不得离开千山星。”
“是。”高方、赵红袖、青古尊者都乖乖应道,不敢丝毫违逆。
孟川微微点头。
自己的元神分身,借助千山星的阵法,是占据绝对地利的,就是数名‘五劫境大能’联手也休想攻破千山星。
可离开千山星,元神分身就弱了些,因为孟川至今,仅仅炼制了一件世界秘宝,由域外真身携带着,实在是炼制代价太大,一件就耗费了三千多方域外元晶的宝物。
肉身劫境大能,耗费域外元晶最多的是自己的肉身!将肉身修炼的媲美强大秘宝,代价可比炼制秘宝要高十倍不止。
元神劫境大能,耗费代价最大的就是‘世界秘宝’。
肉身五劫境,修炼出强横无匹的肉身,少则两三千方域外元晶,多则不定。孟川是帝君极限绝学为根基,直接吸收‘原初之石’修炼而成,前前后后,家乡真身、域外真身加起来也耗费了超过五千方了。平均一尊真身才两千多方,算付出代价少的了。
像黑龙老祖等一个个,修炼强大肉身,都是走了很多弯路,付出很大代价的。
“五劫境大能,虽然堪称不死,可若是损失一尊分身,代价也是极大。”孟川暗道。
自己这一尊域外真身。
肉身、元神秘宝、七劫境秘宝‘十三寰宇珠’、血刃盘等数件六劫境秘宝、七劫境黑暗孔雀的一块血肉、数千方域外元晶、虚空挪移符……种种加起来,若是战死一次,损失就是约两万方。
不过敌人想杀也难。
作为肉身劫境、元神劫境双修,又有沧元祖师宝藏的宝物,论保命能力,孟川绝对属于五劫境中的佼佼者。
“走了。”
嗖。
孟川已然离开了千山星,很快进入时空长河,先是直奔雪玉宫。
片刻后。
孟川来到了雪玉宫所在的那片虚空,看着前方空荡荡一片虚无:“雪玉宫,不在了。雪玉宫主带着洞府离开了?”
“看来,的确如我推测的那样,雪玉宫主带着鹏皇等手下,离开了三湾河系。”孟川循着因果感应,锁定鹏皇位置,“他们到了虞方河系?”
身影一动。
当即行走在时空长河,朝虞方河系赶去。
******
在孟川成元神五劫境的大半年前,雪玉宫主就早抵达神女河域的‘虞方河系’境内了。
在一片寂静虚空中有两道身影并肩而立。
雪玉宫主一袭浅蓝衣袍,面容冰冷,自然散发着寒气弥漫周围。而在一旁则是一名驼背老者,驼背老者有着灰色眸子,咧着嘴笑着,只是无形黑雾却以他为中心弥漫周围。
尊者级、帝君级大多都有自己的领域!雪玉宫主和驼背老者作为肉身五劫境大能,同样有自身领域。
就像孟川修炼成原初帝君时,混洞领域也进化为更强的‘原初领域’。
肉身一脉便是如此,身体仿佛世界核心,自然辐射影响四方,形成领域。帝君的领域一般是千里范围,肉身劫境大能的领域,则是在数千里到数万里不等,像沧元祖师的领域也仅仅只有六万里范围。范围都是比较小的。
元神劫境的‘元神世界’范围大多要大得多。
“雪玉老弟,洞府位置没算错吧?我们在这也等了半月了,什么都没有。”驼背老者微微皱眉,手持残缺令牌,仔细探查着周围虚空
“我算过至少十次,绝不会错。”雪玉宫主淡然道,充满信心。
“那怎么还找不到洞府?”驼背老者道。
“这座洞府,游走于不同时空,只有在特殊时间点才会在这里显现。”雪玉宫主淡然道,“洞府近期就会出现,而且会在这里待足足一年时间,耐心等就是了。”
驼背老者一听不由露出笑容:“还是雪玉老弟你厉害啊。”
雪玉宫主懒得理会。
若非对方也得到一半令牌,他根本不会让对方加入进来。
就在双方耐心等待时,忽然一道身影也出现在这一片虚空,并且朝这里飞来。
“嗯?”驼背老者、雪玉宫主脸色微变。
“你外泄情报了?”雪玉宫主皱眉,盯着驼背老者。
“没有,你我都立下约定,我怎敢违背承诺?”驼背老者连说道。
雪玉宫主眉头紧锁。
到了他们这境界,越加在意因果。一旦承诺,是绝不会轻易违背的。
“我俩隐藏这片虚空,他找不到我们。”驼背老者说道。
话音刚落。
撕拉——
那位神秘人破开阻碍,直接飞向驼背老者、雪玉宫主。
这神秘人有些瘦小,直接飞了过来。
“你们俩怎么在这?”神秘男子有些疑惑,瞥见驼背老者手中的残缺令牌,恍然道,“你们俩刚好凑上了一份完整令牌?”
“你是谁?”雪玉宫主、驼背老者盯着神秘男子。
神秘男子微微一笑,身后却是显现出了一尊庞大的血色异兽虚影。
“修罗界的?”雪玉宫主、驼背老者暗暗吃惊。
修罗界,乃是高等世界之一。
即便时空长河中,高等世界都无比之稀少。因为每一座高等世界,都是历史上诞生过八劫境大能的。
修罗界的肉身修行体系,被称作是‘修罗一脉’,在时空长河中都属于肉身诸多体系中排在前几的,像‘修罗一脉’‘星空一脉’的优势在于具有普遍性,并且从弱小到劫境都是有详细指引的。孟川的混洞境、原初境看似更强大,但那是以极限绝学为根基,不具有普遍性。
“你们俩能找到这里,也算你们和这里有缘。”瘦小男子淡然道,“进入洞府后,能有多少收获,全看各自手段了。”
驼背老者、雪玉宫主相视一眼,也微微点头。
一位来自于修罗界的五劫境强者,又没有击杀把握,他们俩只能暂时忍了。
论背景,驼背老者和雪玉宫主并不是太在乎。以他们俩实力,自然早加入了时空长河中顶尖势力,高等世界的劫境大能对他们并无威慑力。
“这位是雪玉宫主,我则被外界称作是‘黑风老魔’,不知该如何称呼你?”驼背老者咧嘴笑看着神秘男子。
“我?叫我闼古就行了。”神秘瘦小男子随意道,“从洞府出来后,我便会离开神女河域。我们今后或许再也不会见面。”
雪玉宫主冷漠的很,神秘男子‘闼古’也懒得多说,驼背老者再热情也只能闭上嘴巴。
这一等,便是大半个月。
“哗。”
这片虚空有些扭曲,若是境界足够高,透过扭曲的虚空是能窥见一扇青色大门的。
“出现了。”雪玉宫主、驼背老者眼睛一亮。
神秘男子闼古却很淡定,他早就确定了洞府在这里现身的时间。
嗖嗖嗖!
雪玉宫主、驼背老者、神秘男子‘闼古’在简单探查后,都穿过扭曲虚空,飞向那扇青色大门。
……
在他们三位进去的大半年后。
哗。
追踪因果的孟川,也来到了这片虚空。
域外无边无际,找到一小片扭曲虚空比大海捞针还难。可孟川因为追踪鹏皇因果,却是一直追踪到这一带。
“嗯?”孟川飞到了这里,略有些疑惑,“我明明感应到鹏皇的因果就在这一带,怎么找不到?周围难道藏匿着一片虚空?”
一个念头。
元神世界弥漫四面八方,浩瀚的画卷世界笼罩这里,也笼罩了那片扭曲虚空。
“那是什么?”
孟川身影一闪,看着眼前扭曲的虚空,甚至元神世界感应到藏匿着的一扇青色大门。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