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n6d精彩都市异能 學魔養成系統 起點-344 大多明知不對的事情……都沒法改展示-qnujt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李峥深知,以学取人是不对的。
但没法改。
正如以貌取人一样,俊美的外貌就是会在第一时间获得众人的欣赏,这是生物性决定的,再多道德上的倡导也是徒劳。
李峥的以学取人也是同理,磅礴的学力就是会在第一时间获得他的敬重,这是魔性决定的,再多客观的解释也是徒劳。
神奇的是,虽然李峥尽力表现得尊重谦卑。
但楚佑华,竟然感受到了些许轻视。
别人是一定感受不到的,但楚佑华可以。
正如一个顶级美女,早已习惯了周围人那种惊艳、垂涎或是嫉妒的目光。
突然遇到了一瞥厌恶、恶心、难以理解的眼神。
于美女而言,这一瞥必定格外刺眼,甚至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没穿衣服。
于楚佑华而言,亦早已熟悉了那些尊重、谄媚与嫉妒。
李峥眼里那转瞬即逝的轻视与怀疑,他已经很久没遇到过了。
恐怕上一次还是几年前在实验楼初见解其纷吧。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解其纷一个字都没说,连步速都没有改变,只是嘴角歪了一下。
楚佑华理智上并不想在乎这件事,但却始终无法忘记那勾子一样的嘴角,那不是因为嫉妒而产生的不屑,而是骨子里的不认同,好似看破了一切。
你懂什么?
楚佑华想这样说,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反是引着李峥和解其纷一同坐下,看着不言不语的李峥笑道:“一看就是踏实做事的人。别紧张,有什么说什么就是了。”
“嗨,李峥就是性格太内敛,不会表达。”解其纷在旁调侃道,“大概是碰到最崇拜的科学家,紧张得说不出话了吧。”
“也只是科研工作者罢了,没什么崇不崇拜的。”楚佑华转而问道,“李峥,我看你五科竞赛都是稳进国家队的实力,怎么一个国际比赛都没去过?”
李峥忙答道:“当时忙于工作实习,不便出国。”
“就是航天一院抓总的黄二项目。”解其纷主动补充道,“当时他主要做的是模拟系统、算法类工作,也找我探讨过,都是比较深的数学命题了。另外他在发动机团队也待过,这一系列丰富的工程经验非常适合楚所长这边的项目。”
楚佑华点头回笑,这段简历当然是优秀到流油的,但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似乎过于梦幻了一些。
楚佑华当即问道:“如此年轻,又表现得如此突出,航天系统一定有相关报道吧,新闻采访或者内刊什么的?”
李峥点头答道:“航天系统是一个强调集体荣誉的地方,一般都是以团队为单位进行公开表彰的,而且我确实年轻过头了,放出来宣传恐遭社会质疑,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嗯……”楚佑华点了点头,思索片刻后问道,“那你走的时候,系统内的人……有没有评价一下?”
“有有有!!”解其纷连忙拍了拍李峥,“推荐信。”
李峥摸着书包口,有些为难。
解其纷之前交代过推荐信的事,毕竟航天工作这段有些隐晦,有些不可思议,需要领导背书以作证明。
李峥也确实带了,却并不情愿掏。
倒不是他想刻意低调。
主要是他现在实在是太不了解楚佑华了。
把推荐信交上去,相当于请求拜入门下。
这个门不是不能拜,但李峥至少想多了解一些。
毕竟他又不是那种求师无门的人,多少个周毅等着和他成环呢。
楚佑华见李峥犹豫,只当他掏不出,连忙抬手打起圆场:“没事,没带就下次,都是物院的,又不是只见这一面。”
“楚老师,我选的英培。”李峥解释道。
“哦?”楚佑华转望解其纷,一脸不可思议,“李峥不是物院的?”
“啊啊啊……是我没说清楚,英培,英培。”解其纷赶紧扭过头冲李峥狂递眼色,“反正你将来也是要转物院的,对吧?”
“不一定。”李峥如实答道。
“哎呀,你就别装啦!”解其纷焦急起来。
“可真的不一定。”
“哈哈哈。”楚佑华大笑道,“没关系,没关系,是我先入为主了,想着李峥既然来找我,那一定是确定了物理学方向才来的。”
“这个是确定的。”解其纷绝处逢生一样附和起来,“李峥对于楚所长这边的研究一直非常感兴趣,您的论文也都一篇不落的学习过。”
楚佑华抬手一笑,转望李峥道:“那你有什么感想么?意见也可以。”
“感想就是……”李峥想了想,选择诚实,“完全看不懂。”
话音刚落。
“噗……”
对面看报纸的老师突然笑了,拿着报纸的手晃个不停。
解其纷痛苦捂头。
楚佑华也略显尴尬,硬着头皮笑道:“毕竟都是博士在搞的东西,你看不懂也正常,其它呢?你既然搞过火箭又懂计算机,对于论文中涉及工程的部分有什么感想?”
李峥继续诚实:“工程设计上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地方,至于凝聚态和量子材料,我完全看不懂。”
解其纷越听越绝望,脸色可见地暗了下来。
你小子有必要这么实诚么!
楚佑华倒是没什么表情变化,接着问道:“那说大的方面,你对我们团队进行的研究有什么直观看法,如果参与进来希望做哪方面的工作?”
“我十分尊重您的研究,甚至到敬畏的程度。”李峥点头道,“不过我还需要时间去学习、了解它,因此我根本没有资格提出看法,基于同样的原因,现阶段我必然无法胜任您团队的任何工作。”
“引领你去学习,了解它,这不就是导师的作用么?”楚佑华苦笑道,“李峥,你的才华是有目共睹的,但恕我直言……我首先得确定你有决心去学习、了解它,我所在的领域十分专一,远没有解老师那样广识博才,如果你还没决定在量子工程方向深耕,跟着我只会耽误你。”
楚佑华说着摊手道:“但没关系,我愿意等你,也欢迎你选我的课。”
李峥听到这个话,心里立刻松了口气。
巨佬就是巨佬,心胸与涵养都很到位。
虽然有学不配资的嫌疑,但应该不至于德不配位。
“谢谢楚老师的赏识。”李峥这便起身颔首,“耽误您这么久时间与我见面,万分抱歉。”
楚佑华也起身与李峥握着手说道:“想清楚是应该的,你先去忙吧,我跟解老师再谈点事情。”
“好。”李峥笑着与解其纷点了点头。
解其纷却是狞着脸,恨不得要吃了李峥的样子。
李峥这一出门。
就撞到一个肚子。
“???”李峥关上门瞪着张小可道,“你不是做卷子去了么?”
“嗨呀,这谁能忍住不偷听啊。”张小可赶紧又贴到门前,“你够刚的啊,这么不给大佬面子?”
“我也不想啊,解其纷不跟我商量就把我塞过来了。”
“不,我倒是觉得是你的问题。”张小可回头道,“对方怎么看都是一个大佬,还很有涵养,而且你难道不相信解老师的判断么?我实在找不到理由不拜这样的大佬。”
“我有我的考量……”李峥也不好多说什么。
毕竟他是以学取人的。
这就像男女相亲一样,对方条件再好,如果第一印象不好,总会咯噔一下。
当然,如果对方是个亿万富婆,多数人怕就是忍了。
只是,他李峥也不是个穷小子……还是有些追求的。
想着想着,张小可拽起了李峥:“说话了,说话了,快来。”
“我不听。”
“嗨呀,他们聊的好劲爆啊。”
“那……就听一耳朵……”
想不到的是。
休息室内,楚佑华气场骤变。
“怎么回事?你在羞辱我么?”他皱着眉瞪向解其纷,“李峥想法都没确定,你拉他过来干什么?解其纷你什么意思,难道还要我求着他加入么?”
“楚所长……这个事有点急……”解其纷僵僵低下头,攥着拳头支支吾吾说道,“我以为您这个水平,所有学生都会珍惜见面的机会。”
“嗯……”楚佑华看着解其纷,沉吸了口气,靠在沙发上,“抱歉,我以为你特意找了一个与你相当的所谓‘天才’来羞辱我,是我想多了,不过你们有些地方真的很像。”
解其纷僵坐原地,并没有说话。
“不用这样,我知道你怎么想的。”楚佑华叹道,“看不下去有才能的学生走你的老路,想扶他上正道,我很理解。”
“谢谢……”
“好了,不用这么绷着劲儿。”楚佑华摇头笑道,“我们两个又没仇,只是互相瞧不上罢了。你能为李峥低头,我个人是很敬佩的,今年评职称你去一下,我帮你说两句好话。”
“不用了,我就这样挺好的……”解其纷也揉了揉额头,靠在了沙发上,“我回去再跟李峥说说,这不离定导师还有三个多月呢么。”
“我其实比较好奇他在航天系统的经历。”楚佑华抿嘴道,“如果是真的,那他就是横跨知识理论、计算机和工程三方面的全才,我这边确实很缺这样的人才,不……整个科研界都缺。只是,我不相信一个人18岁就能做到这一步。”
解其纷又连忙直起身来:“这是真的,我能证明。”
“你?能证明什么?”楚佑华调笑道,“几何形统一场论?规律的不均匀性?用数学模型诠释物理规律的演化?你以前说的这些哪个证明了?”
“………………”
“不过这些也不需要你来证明。”楚佑华摇头道,“他能拿出个推荐信就够了,都不用说上面的航天院,下面某个所的副总工或者部门领导都够用,不然我就只能理解成实习镀金去了……不过这也有些奇怪,航天系统再怎么走关系,也没听说过高中生就去镀金的……”
想至此,楚佑华突然眉色一扬,转望解其纷:“他……”
话刚问出一个字,他又忽然住口。
解其纷则僵僵起身:“那我……还是先去找李峥了。”
“不急,你先坐。”
楚佑华将解其纷按下后,独自走到了休息室窗边,给招生办打了一个电话。
要到李峥的档案后,只一扫家庭关系。
瞬间爆炸。
不过也只爆炸了一瞬间,很快又将情绪收了回来,快步回来拉起了解其纷。
“这样。”楚佑华当即拉着解其纷起身道,“你辛苦一下,再叫李峥过来,我跟他谈谈。”
解其纷疑道:“你刚刚打的什么电话?”
“航天系统的朋友,确认了一下李峥的工作经历。”楚佑华拍着解其纷连连点头,“成绩斐然,货真价实,你快去叫李峥回来吧。”
“可他的意向……”
“没关系,我放低姿态。”楚佑华当即点头,“他是真正急需的人才,我三顾茅庐都未尝不可。”
听闻此言,解其纷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对面看报纸的老师倒是哼笑一声,翻了个页。
报纸挡脸,也不知道是谁,反正也够牛逼的……
紧要关头,楚佑华也懒得管他是谁,就硬推着解其纷去找李峥,一边推一边悄声道:“你也为自己考虑考虑,差不多该当个副教授了。”
“我说了不用。”
解其纷摇着头出了休息室,还没拐弯就撞见了正在商量对策的李峥和张小可。
“呵。”解其纷看着李峥的样子,不自觉地又摸出烟来,眯眼晃着烟盒骂道,“我也看明白了,你小子就是看丫不顺眼,其实我也是,实在受不了就算了,我再给你找别人。”
“别。”李峥忙上前拥着解其纷道,“我还能对付一下,不如这样,我先假装跟他学习,等你评上教授再说。”
“???”解其纷一愣,“偷听来着?”
“就没忍住。”李峥笑呵呵拍了拍解其纷,“就这么定了,瞎学几天而已,你赶紧评教授,走走走。”
解其纷越是看李峥嬉皮笑脸的样子越是来气,只一把甩开李峥,砸了烟盒骂了出来。
“我他妈说多少次了,我不在乎什么狗屁教授!”
这突如其来的大怒,也莫名其妙勾出了李峥的无名火。
李峥一个瞪眼,也是一脚踩烂了烟盒。
“我他妈也说多少次了,我就要选你!”
解其纷气得扯起了衬衫领口:“选你妈选,我就一傻哔!”
“我就喜欢傻哔!”李峥狞目怒骂。
“你有病吧!”
“你有药啊!”
“这……这他妈哪年的老梗了……”
“我喜欢老梗。”
“你他妈的……”解其纷抓了抓头,走到李峥面前,低头看着地上二维化的烟盒,吐了口吐沫,“赔我。”
“活该!”李峥甩头。
“嗨呀。”张小可赶紧上前抓过二人的肩膀,“不要打架,不要打架,我光明第一小红娘看不下去啦,明明互相深爱,何苦互相伤害。你也不要给他介绍老师了,你也不要帮他当教授了,在一起就对啦!”
李峥扭头瞪眼:“谁要你把红娘技能用在这上面!”
解其纷心疼低头:“能不能去给老师买包烟。”
“哈哈哈,好说好说。”
正说着,楚佑华也出了休息室,满脸笑容地迎来,拥着二人便朝着休息室走去。
“怎么?吵架了?怪我怪我怪我。”
李峥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解释道:“楚老师,我还有事……”
“就5分钟,难得见面,再给我5分钟。”
“……”
最终,三人又像最开始一样,坐回了休息室的沙发上。
只是姿态有些改变。
楚佑华原来是正襟危坐,此时的身体却明显倾向李峥。
“是我不对,因为我不太了解你在航天系统的经历,又没看到推荐信,就有些怀疑你在工程方面的才华。”楚佑华一边说一边使劲点头,“刚刚跟航天系统的朋友打电话问了一下,你的表现确实首屈一指。别的不说,你这个学生,我收定了!”
“……”李峥有些尴尬地低下头。
本来,他一直在努力尊重巨佬,不敢驳巨佬的面子,更何况自己只是以学取人,还完全不知道巨佬的深刻内涵。
但刚刚偷听到的一幕,已经让他意识到,自己跟巨佬100%不是一路人。
天下巨佬,又不是仅此一人。
若是志同道合,跟周毅成他个百环千环又如何?
若是互不欣赏,与巨佬共处一室都会煎熬每时每刻。
对,就是现在这种煎熬。
“楚老师,我水平有限,真的无法胜任您那边的任何工作……”
“没关系,我可以亲自教你。”楚佑华却像是没听见一样,依旧满脸笑容,“我这边还有很多方向的教授博导,各方面的实验室也是国际一流的。对了,三天后就有一个量子论坛,你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带你去多认识一些人,都是顶尖学术和投资人士。”
这个态度,让李峥有些怀疑起来。
惜才,三顾茅庐什么的,可以理解。
但堂堂巨佬,如此低声下气,突然就要带着去论坛了,难免过于古怪。
李峥低着头,想了想问道:“楚老师,您问的是航天系统的哪位朋友?”
楚佑华一愣:“这重要么?”
“很重要,理解我工作内容的人不超过100个,而航天系统的人员规模是以万记的。”
“就是……一院的那个领导。”楚佑华有些慌乱,“嗯……王什么……”
“我不认识一院的王姓领导。”李峥冷冷道。
“人家认识你啊。”
“那他如何评价我的工作?”
“非常优秀,贡献杰出。”
“具体那部分呢?”
“……”楚佑华僵了一下,有些动气,但还是咽了,“李峥,我非常希望你来我的团队帮忙,你要知道,我所做的事情,虽不比黄河二号壮阔,但其历史意义堪比10个,100个黄二。”
李峥不作多言:“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这重要么?!”楚佑华费解地抓了抓头,“我知道我们搞理科的较真是应该的,但这重要么?”
“非常重要。”李峥冷冷点头,“诚恳是最基本的品质,您是如此大的人物,如果对我这么一个无名小卒都要说谎,那我又如何相信您说的更重要的话呢?”
“………………”楚佑华瞪目张嘴,凝滞了足足数秒后,神色才又逐渐收紧,“李峥,我欣赏你的坦诚,但不要扯到这个高度,这不是一回事。我知道你在特意冒犯我,但我不会为此生气,我珍惜你的才华,看好你……”
说到一半。
对面的老师突然合上了报纸。
“小楚啊,差不多得了。”
报纸一合,才露出那张棱角分明的老帅脸。
李峥眼儿一瞪。
干你妈的,是沈越岑!
而且……
【沈越岑】
【学力:5009】
【学资:27210】
学资雄厚不说,这个涨学力的速度明明只能出现在张小可身上吧!
“珍惜什么才华?”沈越岑摇了摇头,根本不需要扶手,身子一挺便直起了身,拿着报纸稳稳走向报刊架子前,“这小子好歹是全科翘楚,真要搞量子,一年之内就能比你明白,你当他傻么?”
把报纸原封不动放好后,沈越岑不忘回身笑道。
“还什么推荐信,人家手都捂在书包上了,只是不想给你看罢了,这都看不出?”
此时,楚佑华的脸色已经沉到不能再沉。
但……
还是起身颔了个首:“沈……沈院长说的是……”
没办法。
沈老资源太多。
名望、级别和资历自己也跟沈越岑差了两个级别。
面对数学院的老院长……
也还是要怂的。
就连平日谁也不鸟的解其纷也小鸡子一样颤起了身:“沈院长……早说是您啊……我给您敬茶……”
李峥也是怂得要死:“沈老师……”
沈越岑哼了个声,看着李峥也不怎么满意:“你也是,磨磨唧唧的,不想就说不想,哪儿这么多场面话,华而不实,就你这个形象,我真是越看越不顺眼……”
然而说到最后,沈越岑还是舒了口气。
“不过好歹是守住了原则,也算是我以貌取人错怪你了吧。”沈越岑一步步走来,没有负手而立,但是真的不怒自威,“我就直说了,解其纷做老师,水平够,但一没方法,二不会说人话,因为经历的问题,现在谈起学术的事情,行为和思维难免有些矛盾,偶尔还会混乱。”
解其纷听得连连点头:“您说的非常对。骂,接着骂!”
“没工夫骂你。”沈越岑这便冲李峥努了努嘴,颇有些挑衅意味地说道,“李峥,我虽然对你整体上保留评价,但在学习和为人原则上是认可的,如果你愿意,可以随我学习。”
“……”李峥面色一狞。
这学力,这学资,这逼格……
其实,是有点想的……
但……
就这么答应了。
岂不是很没面子?
好像考虑到了李峥的想法一般,沈越岑抬手轻咳了一声:“这个……你书包里的其中一封推荐信,应该也是一位沈姓的人写的。”
“?!?!?!?”
李峥想也不想,腰杆一软,当场就鞠了个大躬。
“沈老师,我要跟您学习!!”
“嗯。”沈越岑转望解其纷,“可以么?”
“一万个可以!”解其纷也跟了上来,“带我一块,我也跟您学习。”
“好了。”沈越岑甩了甩手,“我去上课了,开学选导师的时候再联系。”
沈越岑,就这么走了。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李峥与解其纷则依然沉浸在震惊之中。
“沈老可以,真的可以!”解其纷抓着李峥的胳膊道,“超算……不说别的,跟沈老混……是能玩超算!!!”
“妙啊!!”李峥瞪眼狂跳,“数竞颁奖的时候,我还以为他讨厌我呢。”
“你以为的没错,他好像真的讨厌你。”解其纷苦思嘟囔道,“很怪……就像是情人被你抢走的那种讨厌。”
“我觉得你有问题……”李峥想了片刻,忽然也觉得说得通,便也哈哈一笑,“不管了,反震他也没得选了。”
几分钟后,当他们反应过来屋子里还应该有一个人的时候。
那个人早已消失不见。
李峥顿时有些慌。
“不好……真的得罪大佬了……”
解其纷一甩手:“怕鸡毛,我是整个量子界的敌人,不也活的好好的。”
“不,你活的并不好。”
“那是因为我没抱到沈老这样的大腿。”
“有道理,哈哈哈。”
“是吧,哈哈哈哈!”
当张小可进来的时候,只看见了两个相抱傻笑的神经病。
另一边。
沈越岑探头探进了一个只有一个人的小教室。
一改之前的严肃,好像突然变成了一个大娃娃一样说道:“小静静,猜猜谁来啦?”
后排的林逾静一抬头,立刻笑哈哈地扑了过来:“姥爷!!”
“嘿嘿!!”沈越岑与小孙女抱在一起,完全就是一副花痴的样子。
没办法,林逾静基本是他带大的,虽然名分上是姥爷,但其实一直在扮演爸爸的角色,可以说林逾静跟他比亲妈还要亲。
沈越岑抱够之后,才美滋滋地揉起静静的头来:“小静静又长个啦……都快比姥爷高啦……今后是不是该叫大静静啦?”
“长不了了长不了了,永远都是小静静。”林逾静撒开姥爷埋怨道,“约好了时间,姥爷迟到了,惩罚!”
“哎呦呦,那可要手下留情啊。”沈越岑的脸不觉间都红扑扑的了。
“先说原因,是之前拖堂了吗?”
“没有,别的事情。”沈越岑摇着头抿嘴道,“遇到了几个讨厌鬼。”
“谁啊?”林逾静满脸好奇问道。
“其中有一个,姓李……”
“啊……”
“静静啊,咱就不能找个普通点的么?”沈越岑无奈落坐,“你也是,你妈也是,这种男的可没几个好东西啊……”
“……”
“不过李峥……勉勉强强吧。”沈越岑忽然挑眉道,“姥爷已经把他收了,帮你好好调教调教。”
“哈!真的假的?”
“没办法,本来不想收的。”沈越岑摊臂道,“这小子见了我膝盖都软了,就要下跪叫姥爷,我说这刚哪儿到哪儿啊。”
“噶哈哈,讨厌!!”
“哈哈,李峥应该还在休息室那边,你不去过去看看么?”
“不去,不去。”林逾静使劲摇了摇头,从书包里掏出了没人看得懂的英语数学书,“闭关学习!”
“哇,这本啊,这本可难了。”沈越岑颇有兴致地拿过数学书,“但肯定是难不倒我们小静静的,小静静是全世界最聪明的小公主啦。”
“啊……姥爷,这个过分了……”
“那……小静静是聪明人里最漂亮的,漂亮人里最聪明的?”
“这个可以,符合事实!嗯嗯!”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