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ledu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奧術起源討論-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震懾相伴-d290q


奧術起源
小說推薦奧術起源
俄日勒和克心中下了某个决定,下一瞬间,阴风乍起,周围各个角落中的阴影好似活了过来一样,游鱼一样的在俄日勒和克身上汇聚,然后一头扎入了他的身体中。
俄日勒和克本身就有点消瘦的身体,似乎更消瘦了,脸色先是一片煞白,随即被一层朦朦胧胧的阴影所笼罩,整个人似乎变得有些虚幻不实,一个个诡异的文字,在他肌肤下面汇聚成型。
“不要这么做!”斯坎巴日出声阻止俄日勒和克,但是已经晚了。
“愚蠢!”
一声冷哼在众人的心头响起,声音虽然不大,却如同炸雷。
正在引导阴影力量注入自己身体的俄日勒和克,更是如中雷击,狂奔了一口鲜血。
只是被其喷出来的鲜血不再是鲜红色的,而是一片黝黑,落地后立刻如同怪物一样,扭曲钻动,试图逃蹿。
下一瞬间,其便被一道夺目的金光所笼罩。
那团污血吱吱怪叫着,被金光汽化,消失得无影无踪。
吐出那口污血后,俄日勒和克的精神明显有些萎靡,但是先前那种诡异的模样,却不复存在。
“领主大人。”
“领主阁下。”
肯塔纳野蛮人队长与斯坎巴日同时躬身施礼。
不知道什么时候,大树下面多了一道半透明的翠绿身影,刚刚的冷哼就是他发出来的。
翠绿身影的模样,不是别人,正是永夜军领的领主肖恩。
虽然在这里的,仅仅是对方的一个承载着灵魂意识的能量分身。
但是从他展现出来的那一手,斯坎巴日对他不敢有丝毫的轻视怠慢。
对方的实力已经深不可测,远远超出了他能够评估的范围,若不是对方主动出声,他根本就没有察觉对方的存在。
对方很可能是在俄日勒和克主动出拳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到了。
“将阴影力量灌注到自己的身体中,亏你们想得出,难道你们在这上面吃的亏还不够大,还想要再吃一次不成?像他这种没脑子的蠢货,不可能想得出这种方法,这不会是亲王阁下的杰作吧?”肖恩根本没有多看俄日勒和克一眼,直接将目光锁定了斯坎巴日。
那种冰冷的审视目光,让斯坎巴日从里到外都冒着一股寒意,那是审视不可饶恕敌人的目光。
斯坎巴日有一种直觉,若是自己胆敢对对方说谎的话,对方很有可能会扒开自己的灵魂,直接窥视里面的秘密。
斯坎巴日硬着头皮解释道:“没错,这件事情确实是由我主导的,只是我们研究阴影力量的初衷,并不是利用它,而是为了对抗它,毕竟这种力量曾经一度肆虐大半个大草原,只有足够的了解它,我们才能更好的对抗它,这种运用方式,纯粹是误打误撞,研究的过程中,我们发现,阴影能量无处不在,大部分阴影能量是不具备自我意识的,只要自身意志足够强大,就能够凌驾在它之上,掌握它,将其纳为己用……”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愚蠢。”肖恩冷冷的打断了斯坎巴日的辩解,“阴影能量自身确实没有自我意识,但是它与人的灵魂接触多了,吸收了足够多的负面能量,就容易产生自我意识,进而影响使用者的神志,最终导致其性情大变,更被说,负面力量对肉体的侵蚀性,说吧,你们究竟用这种方法,改造了多少士兵。”
“没有,我们没有用这种方法改造士兵。”斯坎巴日漱口否认道,“领主阁下所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所以,即便是掌握了这种方法,我们也一直是严格保密,只有俄日勒和克这种值得信赖的勇士知道,作为他们关键时刻保命的手段,绝对没有滥用,我也不想看到,我们自己人自相残杀的惨景再次出现。”
“你所说的都是真的?”
“若是领主阁下不相信,我可以以奥丁大帝的名义起誓,若是我滥用这种方法,我就是奥丁一族的罪人,永世受到族人的唾弃。”斯坎巴日郑重其事的宣誓道。
“希望你们不要做出这种自绝于人民,自绝于这个世界的事情来,有一些力量能用,有一些力量,就算是看起来再诱人,也不能碰,因为一旦碰了,毁灭的绝不仅仅是你一个人,很有可能你的亲人,你的族人,都会受到牵连,甚至有可能对这个世界造成伤害,一旦让我发现了你们正在滥用这种力量,我一定倾尽全力,将你们灭掉。”肖恩言辞刚烈的道。
这绝不是趁机敲打斯坎巴日这么简单,而是告诉他自己的底线所在。
因为人是一种非常容易被力量自身诱惑的生物,为了获得强大的力量,明知道会有副作用的情况下,依旧会忍不住动用。
牵扯到势力之间军备竞争的时候,往往更不择手段。
尤其是今日不同往日,随着天地异变,无论掌控术士还是冠军骑士的数量,都不像以前那样凤毛麟角。
永夜军领的战技体系,教廷的神术体系,更是对旧有力量体系,产生了毁灭性的冲击。
别说是三十年前,就算是放在十五年前。
像肯塔纳野蛮人队长挑衅西奥丁帝国第一勇士,若不是中途被打断,很有可能成功的事情,做梦都不敢想。
作为阿沙恩大陆上的第三方势力,西奥丁帝国以前引以为傲的类术法能力,不再为他们提供武力优势,从上到下自然压力山大,努力寻找突破自身武力捷径的方法。
没想到西奥丁帝国竟然慌不择路的情况下,打起了阴影能量给的主意,这倒是大大出乎了肖恩的预料。
毕竟西奥丁帝国当初在断口血堡前,已经吃过阴影能量的大亏,知道这种背后隐藏的是怎样的恐怖存在,一旦让它们侵蚀,又有怎样的严重后果。
肖恩潜意识的以为,只要是聪明人,绝对不会再妄自碰触这种能量。
但是他忘记了,聪明人还有另一个特点,那就是自负。
认为自己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坑中跌倒两次。
斯坎巴日无疑就是那个自认为能够找到彻底掌控阴影能量的聪明人。
对于斯坎巴日所谓的起誓,肖恩压根就不相信,这种事情,就不能寄托在一个人的品性和誓言上,而是实际的追查上。
肖恩也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对斯坎巴日展开追责的意思,而是转头对俄日勒和克道:“酋长应该不是第一次使用这种阴影能量灌注的手段,你身体的暴瘦,不仅仅是源自食物的匮乏,还因为阴影能量对你肉体的侵蚀,若是不想有朝一日,变成性情扭曲,六亲不认的嗜血怪物,就老老实实将这杯生命之水饮下去,随盖尔团长前去休息。”
说话间,一团翠绿的,闪烁着丝丝缕缕金芒的液体,从肖恩身后的那棵大树中钻了出来,元素能量汇聚,形成了一个半透明的大号马克水杯,飘到了俄日勒和克面前。
一切看起来理所当然,但是在斯坎巴日这个懂行的人眼中,却有点惊世骇俗了。
肖恩的这一手,不仅展现了自身出神入化的元素掌控能力,同时还对身后的那棵大树,有着绝对支配权利。
若是肖恩的本尊在这里也就罢了。
偏偏本尊还不知道在几千里开外,一尊分身就不费吹灰之力做到这些,本尊得强大到什么程度?
“多谢领主阁下好意,今日所赐恩情,来日必然相报。”这一次俄日勒和克没有疑神疑鬼,接过半透明元素杯子,将里面绿中带金的可疑液体一饮而尽。
就算他对能量再不敏感,也能清晰的感受到这杯液体中蕴藏的旺盛生命力,以及源自身体深处发出的对它的渴求。
永夜军领的那明肯塔纳野蛮人团长,冒光的双眼,也从侧面证明了,即便是在永夜军领,这也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即便是他这个位子上,也没有办法轻易的享受的到。
而肖恩展现出来的实力,想要谋害他,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更不需要拿这么好的东西出来。
生命之水被饮尽,元素杯子便重新化成了元素,回归天地之间。
生命之水刚刚进肚,俄日勒和克神色立刻出现了异样,脸色比阴影能量灌注的时候,还要苍白,豆大的汗珠密密麻麻的涌了出来,身体不由自主的抖动,但是这名铁打的汉子,硬是咬着牙根,不肯哼出声。
眼见俄日勒和克的表现,斯坎巴日到嘴的质问,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俄日勒和克现在的模样,不像是中毒,更像是排毒引起的疼痛反应,尤其是随后从他身上丝丝缕缕飘溢的阴影能量,进一步印证了这一点。
肖恩先前从俄日勒和克身体中震出来的阴影能量,只是其中一部分,还有一部分蛰伏在俄日勒和克身体,乃至灵魂深处。
肖恩向着斯坎巴日投去了意味深长的一睹,将他看的又是一阵心惊胆战。
瞬间明白了肖恩送给俄日勒和克这杯生命之水的深意,他并不是完全好心的帮助俄日勒和克驱除疾病根源,而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探知俄日勒和克被阴影能量侵蚀的程度,从而推测出,他们掌握这种技术的时间。
这位年轻领主比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更老谋深算了,稍微不慎,就会掉入他设下的陷阱中。
肖恩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讯息后,冲着盖尔团长摆摆手道:“还等什么,还不快点带俄日勒和克酋长下去休息,他现在的情况,是刚刚开始,后面的反应会越来越强烈,等一下找块毛巾给他咬住,顺便让厨房那边,多准备点营养足的食物,事后他会需要。”
“遵命。”盖尔团长躬身领命,前来搀扶俄日勒和克,等到手碰到他,才知道这位奥丁兽人第一勇士已经疼痛的近乎虚脱,浑身发软,一碰就倒。
盖尔团长是直接架着他离开的。
盖尔团长不仅自己离开了,还将闻讯赶来的士兵,一块带走。
“亲王阁下,让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希望你不要介意,我们用这种方式展开正式会谈。”肖恩一招手,元素再次凝聚,两张座椅和一张桌子在两人的面前凝聚成型。
只是这一次凝聚出来的,不再是临时产品,而是真真正正的实物——纯粹的元素制品。
“领主阁下说笑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介意,毕竟这为我们省去了数千里路的奔波之苦,也让我们双方避免了更多流血冲突的可能。”斯坎巴日对肖恩神乎其神的元素操纵能力已经麻木了,在对方摆出请的姿态后,就坦然的落座。
“亲王阁下能这么想,再好不过。”肖恩身形前倾,露出了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只是你们现在做的事情,可就有些无耻了,亲王阁下这边打着和谈的名义求见我,另一边却起举国兵力,逼近我们的草原,你们这是想做什么?武力威胁?还是说我们之间没有谈妥,你们就准备大举武力入侵?”
“首先,我在这里,需要纠正领主阁下的一个错误观点,在我身后,确实有着上百万的奥丁人带着自己的家眷属、牧群东移不假,但是他们并不是前来掀起战争的,而是为了求活的,既然领主阁下对于我们部落行踪如此了解,不应该不清楚,我们族人现在所面临的处境?
五年的战乱,五年的自然灾害,已经榨干了我们所有人的元气,很多孩子从生下来到现在,就没能吃过一顿饱饭。
这种情况每持续一天,就会有数以千计的奥丁人死去,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族人困死一地,就算没有我们的命令,那些牧民们,也会主动的踏上东迁之路,追寻肥美的水草,生存下去,那是他们延续的本能。
而且领主阁下的问题,根本不成立。
奥丁草原一直是我们奥丁人放牧的家园,我们的牧民到自己的土地上放牧,何错之有?
反倒是领主阁下的军队、牧民才是不折不扣的入侵者。
当然了,出现这种情况,有着深刻的历史原因,这种灾年年景,东奥丁草原远要比西奥丁帝国繁茂,领主阁下功不可没。
正是鉴于这种原因,才有了我的今日之行。
只要领主大人能率领自己的军队撤出奥丁草原,我们愿意对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永结友邦……”
还没等到斯坎巴日说完,肖恩就忍不住失声大笑,只是笑声中听不到丝毫的欢悦,只有浓浓的冷意和嘲讽。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