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mz57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貞觀憨婿 大眼小金魚-第212章西城扛把子-56ju8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212章
韦挺此刻非常的矛盾,不干掉韦浩,那么世家的那些官员钱财保不住了,甚至还有很多人因此要掉脑袋,可是行刺韦浩,对于韦挺来说,也有点不忍,这个可是自己族弟,在关键的时候,是能够帮助韦家的人,
而且,刚刚族长也说了,韦浩是有可能晋升到国公的,加上深得陛下,皇后的信任,同时还是长乐公主的未来的夫婿,另外一个岳父还是当朝的军队大佬。这样的人,如果成长起来,可以保护韦家几十年。
“族长,可要慎重才是,不过,有一点我要说,就是,世家消失是早晚的事情,从纸张出来后,世家的权力就一定会被分散!”韦挺看着韦圆照说了起来,韦圆照就看着他。
“现在不说其他人,就说我家的管家,他的孩子都在读书,他们去借书抄录,自己抄录,这样学习!同时,现在长安可是有很多私塾,一些读过书的落魄子弟,开办私塾,也教育了很多孩子,加上陛下还要弄书楼,韦浩还要开一个学堂,可见,未来十年后,寒门出生的官员肯定是越来越多!”韦挺看着韦圆照继续说着,韦圆照点了点头。
“既然世家早晚要消失,这个是大势,谁也没有办法,那我们还不如保住韦浩,保住了韦浩,我们韦家子弟肯定会更加有前途,陛下如此信任韦浩,韦浩以后手上肯定是手握重拳,
另外,我听说现在韦浩和太子殿下的关系也是不错的,以后太子殿下登基了,我想,韦浩的权力也不会差,哪怕是关系不好,因为有长乐公主在,太子殿下也不会拿韦浩怎么样。所以,族长,韦浩可不能轻易放弃!”韦挺坐在那里分析着,这也是他在最矛盾的地方。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保住韦浩,和世家决裂?”韦圆照坐在那里,看着韦挺问道,问的韦挺没说话,一年这么多钱呢,保住韦浩,他们这个钱就没有了。
“诶!老夫也是矛盾的,没有那些钱,以后韦家为官的子弟,就没有钱分红了,未来,他们还会不会听韦家的话,就不好说了!”韦圆照再次叹息的说着。
“族长,此事还是需要你拿主意才是,从长远看,我相信韦浩的用处更大,从短期看,当然是除掉韦浩更好,而且还有一个问题,他们是不是真的能够除掉韦浩?”韦挺看着韦圆照说着,
韦圆照点了点头,站起来,背着手在书房里面来回的走着,心里还是在考虑着到底该如何做这个决定,如果做的不好,韦家就会陷入到危险的境地当中。
“族长,你说,韦浩有没有可能已经把调查结果送给了陛下了,如果提前送给了陛下,刺杀韦浩,可是没有任何作用的!”韦挺也是站了起来看着韦圆照说了起来。
“不可能吧?现在账还没有算完呢,不过听说也就是这两天!”韦圆照扭头看着韦挺问了起来。
“这个我就不清楚,不过,各方面还是需要考虑清楚的,如果刺杀失败了,陛下震怒,到时候民部的那些人,一个都保不住,而且,京城当中,那些世家子弟,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跟着掉脑袋。”韦挺摇头说道,
韦圆照点了点头,接着一咬牙,下定决心说道:“你,把这个消息用最快的速度送给韦浩,告诫韦浩,世家要行刺他,让他无论如何保护好自己!”
“族长,是,我这就去谋划一番,不能让其他世家的人知道!”韦挺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派人去聚贤楼,聚贤楼的掌柜的,是亲自要去给韦浩送饭的,他是韦浩家的管事,是看着韦浩长大的,也是韦浩心腹,想办法把消息传给他!”韦圆照看着韦挺说道。
“是,我知道了,我这就去!”韦挺听到了,点了点头,马上就走了,接着韦挺就出了门,
回到了自己的府上,书写了一封信,交给了自己家里的管事。
“你去聚贤楼,定一桌饭菜,老夫明天晚上要请客,另外,把这封信亲手交给聚贤楼的王掌柜的,你要亲手交给他,另外对他说,这里面的东西非常重要,务必要亲自交给韦浩!如果他不相信你,你就说是我府上的下人,如果他相信你,就不要提这个,记住,此事,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否则,你的命就保不住了!”韦挺对着那个管事的说道,这个管事的也是跟了自己十多年的。
“知道,老爷,我这就去,还有什么要叮嘱的吗?”那个管事的看着韦挺继续问了起来。
“没有,记住隐蔽两个字就行,不要被人发现了!”韦挺对着他再次叮嘱着,那个管事的点了点头,转身就出去了,而韦挺则是摸了一下脑袋,很头疼?
“我的弟弟啊,你可是捅了马蜂窝了,得罪了多少人啊,如果你赢了还好,输了,以后还有好日子过?”韦挺抬头看着上面的楼板,非常感慨的说着,不过心里也是佩服这个族弟,那是真有本事。
而那个管事到了聚贤楼后,提出了要定明天晚上的一个包厢,自己老爷要请吃饭。
“好嘞,有包厢,小的给你登记一下!”王掌柜拿出了本子,可是记录起来。
“交给你家公子,非常重要,亲自交给他,不要被人知道!”那个管事的偷偷的塞给了王管事一封信,
王管事愣了一下,不过还是接了过来,塞到了自己的袖袋里面,疑惑的看着那个管事。
“鄙人是韦挺府上的,韦挺和韦浩是族兄弟!记住啊,我要包厢,明天晚上我们老爷就会过来!”那个管事说完前面那句话,后面的话则是大声的说着。
王管事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放心,登记好了呢,登记好了,那就肯定有!”
等那个管事的走了,王管事则是在那里站了一会,接着就回到了自己后面的房间,拿出了信件看了起来,上面写着:韦浩亲启!“嗯,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
王管事说着就把信件再次装好,然后出去了,
中午,府上派人送来了大米饭,王管事这边装好了韦浩喜欢吃的饭菜后,马上带着饭菜就前往民部那边,到了民部,他是直接进去的,这几天都是他来送饭菜,而且韦浩的部下,很多人都认识他,根本就不会拦着他。
“公子,用膳了!饿了吧,今天可是有大米饭!”王管事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笑着站了起来,对着那几个人开口说道:“一起吃饭!”
接着王管事就把一个篮子给了那些民部年轻的官员,韦浩可是需要在另外一个房间吃饭的,韦浩可是公爵,岂能和那些没什么地位的人一起吃饭。
王管事摆好了饭菜后,就盯着门口方向,把一封信交给了正在吃饭的韦浩,韦浩看了信件,愣了一下抬头看着王管事,发现王管事盯着门口的方向,于是接了过来,撕开口子,抽出里面的信件。
“弟,族长通报,有危险,世家准备刺杀你,切记不可单独冒险,兄,韦挺!”韦浩看完了那几个字,也是愣了一下,迅速收起了纸张,叠好,放在自己的口袋里面,脸色也是非常不好,他们居然要刺杀自己!
韦浩坐在那里慢慢的吃着饭,想着这个事情。在皇宫,估计世家是不敢动手,既然要刺杀自己,那他们肯定是要需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肯定不想把事情惹到他们身上去,估计是找死士来做这个,而自己出入都是有亲兵的,每次出门,韦浩身边都会跟上十多个亲兵,
他们要刺杀自己,要不就是趁着自己不备,要么就是想要全部干掉自己身边那些亲兵,同时干掉自己。那么,只能出了皇宫,他们就随时的有可能动手了。
“行,我倒要看看!”韦浩坐在那里,气的咬着牙说道,自己是来算账了,自己是对不起世家,可是世家对不起天下的百姓,他们要干掉自己,自己能够理解,
但是如果这次干不掉自己,那就轮到自己来干掉他们了,不过让韦浩感觉很惊讶的,这个消息是韦挺传过来,而且还是韦圆照告诉他传过来,看来,自己对韦家之前是不是太冷漠了,就如韦富荣说了,一个家族就是一个家族的,内部有竞争,但是对外是一致的。
饭后,韦浩继续让那些念着,最后一本念完了后,韦浩就让他们出去,他需要算出来,那些年轻的官员出来后,让民部的那些官员都愣了一下,怎么出来了?
“今天怎么这么早?”崔宇出来,看着那几个年轻人问起来。
“我们念完了,后面算账的事情,就需要韦爵爷来做了!”崔家的那个年轻官员拱手说道。
“哦,需要多久?”崔宇开口问道,想着,哪怕是记录完了,算账也需要几天吧。
“不用多久了,之前韦爵爷都算差不多,就是差各个项目最后一张纸,只要韦爵爷整理一下,就可以上报出去了!”那个年轻的官员看着崔宇说道
“什么?”崔宇听到了,震惊的看着那几个人,
而王奎也是盯着自己家族的子弟问道:“今天能算完?”
“肯定能,而且很快就会算完的!”王家的那个年轻官员也是点了点头。
王奎和崔宇互相看了一下,感觉不好了,现在外面可是准备刺杀韦浩的,而韦浩可能下午就要送着算账的结果上去,那么,行刺不是没有必要了吗?
但是据他们所知,现在已经就发动了,动手的时间就是晚上韦浩回去的路上,已经埋伏了好几拨人。
“老夫需要出去一趟,你们盯着这边的事情!”崔宇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接着就出了民部,而王奎也是很快出去了。
“你说什么,已经算出来了?这么快?”崔雄凯看着崔宇震惊的问了起来。
“不是算出来了,是今天肯定能够出来,现在,要不要刺杀?”崔宇看着崔雄凯开口问了起来,现在这个情况,好像不能刺杀了,刺杀已经没用了。
“要,此子不能留,留了就是一个祸患!”崔雄凯坐在那里咬着牙说道。
“可是,这个事情,族长还不知道,族长那边会不会同意还不知道,而且一旦行动失败,后果可想而知!”崔宇有点担心的看着他说道,他心里现在也是不希望刺杀了,
如果还没有算出来了,他是赞成刺杀的,可是算出来还去刺杀,到时候李世民会震怒,自己这些人,一个都保不住,有可能都会死,而如果没有刺杀这回事,他们的命可能还能够保住,只要族长过来,进宫和李世民那边商量一番,也许自己就是坐牢或者流放,但是家人是能够保住的。
“怕什么,我爹过来了,他也赞成,韦浩害了我们多少事情?之前炸了我家大门,我还没有找他算账呢,都已经骑在我脖子上拉屎了,我都忍了,但是现在,这是要断了大家的财路,这个能行吗?如果断了财路,以后我们世家还怎么生存?”崔雄凯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那,你要不要和其他人商议一番,看看大家的意见!”崔宇还是担心的说着,眼看着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了,这个事情,不管成功失败,自己都活不成了。
“不用,他们知道了消息了,会来找老夫的!”崔雄凯坐在哪里开口说着,而崔宇则是点了点头,自己阻止不了那个事情,而在王家那边也是如此,王琛也是执意要干掉韦浩,不干掉韦浩,未来还不知道要给他们带来多大麻烦,现在已经启动了,那就不能停,钱都已经交了,
而在西城这边,一处民宅当中,一些突厥穿着大唐人的衣服,正在院子里面坐着,太冷了。
“孩他爹,不好了,我刚刚听他们是,要等韦浩过来,韦浩,不是韦爵爷吗?韦憨子!而且他们都磨着刀,看来是想要对韦憨子不利啊!”一个妇女拉着一个中年汉子到了旁边的一个角落里面,小声的说着。
“什么,等韦憨子过来,真的?”那个中年汉子非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老婆。
“真的,我一开始以为我听错了,但是,我听的真真切切的,他们说了好几次,也提到了韦浩,我就记得,韦憨子也叫韦浩,而我们前面那条街,就是韦憨子每天上下朝要走的路,
孩子他爹,如果是这样,那可要告诉恩公一声啊,那韦憨子可是我们西城的骄傲,而且,书楼要建设可听说也是韦浩弄的,还有一个专门对寒门子弟的学堂也要建设,
另外,咱娘当初病重,没钱看病,可是人家恩公给拿的钱,娘走的时候,人家还送了一份礼过来,没这份礼,咱连娘的棺材都买不起的!”那个女人对着中年男子小声的说道。
“你真的听到了?”中年男子也是咬着牙说道。
“你瞧他们,早上花3贯钱租我们的房子一个月,你看看,都是突厥人,面带凶相,都带着刀!”中年妇女肯定的对着中年男子说道。
“成,你小心点,我去一趟韦府!想要对韦浩不利,那我们西城的百姓能答应吗?”那个中年人马上就要出门,
韦金宝在西城是扛把子,那真不是胡说的,在西城,韦金宝不知道做了多少好事情,就是为了积德,希望老天看在自己善心的份上,让自己家开枝散叶,可不能继续单传或者绝了,到时候自己就愧对祖宗了。
所以,在西城,不管是谁,哪怕是三教九流,就没有人敢不给韦金宝面子的,很多混街上的,家里都曾经受到过韦金宝的恩惠。
那个中年男人很快到了韦府。
“我要找韦老爷,我有急事,需要见到韦老爷!”那个中年人敲开了韦家的小门,一个门房下人打开门,看着那个中年人。
“你,你不是那个街口买早餐的吗?找我们老爷有事情?”门房下人认识他,马上问了起来。
“有,事关你家公子的安全,快点!”那个中年男子着急的说道。
“什么?那个,你等等。我去和我家老爷说一声!”门房一听,马上就进去通报去,韦富荣一听,那还了得马上就往门口这边跑来。
“恩公,我,齐二郎,恩公,我家里今天早上来了二三十人,租了我家的房子,我一开始没在意,毕竟也有胡商租房子不是,而且他们这伙人当中有突厥人,也有我们大唐人,可是,我媳妇听到了他们想要对付韦爵爷,这个可不行啊!恩公,你可要想办法才是!”那个中年人看着韦富荣,着急的说着。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韦富荣听到了,着急的看着齐二郎说道。
“真的,恩公,这样的事情,我敢说假话吗?”齐二郎也是点了点头。
“恩公,恩公,不好了,有人要对付韦爵爷!”这个时候,远处一个中年妇女也是跑了过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