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76f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映麗桃花-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撞日分享-99gcv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其实从小到大,梁破锃亮的光头里的起伏的想法其实很少,因为他也无需去想太多。
大多时候,他的脑海里除了站在赵御身侧,守护扶摇大帝安危之外,其余的便只有烹饪。
或许还要加上这几年,情不自禁浮现于脑海之中的那一道白色倩影。
赤金色的大日耀光,裹挟着焚山煮海般的炽热之力,自上方滚滚笼罩而下,照耀在梁破向前奔袭的魁梧身躯之上,并没有让这位在城墙之上向前迈步的年轻人,感觉到有丝毫不适。
梁破那锃亮的光头,直接反射出了一轮越来越浓郁,化作庞大红日的六龙天车的倒影,犹如脑袋之上开出了一朵鲜艳红花,显得极为怪异。
同时那无数道自太玄之地修士注视而来的目光之中,种种情绪来回交织,不屑者有之,讥讽者有之,敬佩者亦有之。
无论什么时候,胆敢对着煌煌大日,毫无畏惧发起冲锋的,哪怕是敌人,还是会让人自心中升起一股敬畏,无论是曾经的龙伯国巨人,还是现在的梁破,这撞日的举动在世人眼里或许极为可笑,但是谁又敢说自己有如此勇气?
“脚踏大地,向日冲锋,追寻光明,我现在甚至有些敬佩起这位大夏人族了。”
带着些许感叹的声音,自太玄之地战船上的一些年轻人口中传出,随后一旁的年长修士,面色微微一变,有些不满的张嘴呵斥道:
“收起你们心中所想的英雄气概,这举动就是不自量力的找死,是明知必死的飞蛾扑火。”
语毕之后,这些年长修士猛地一甩修士长袖,继续冷冰冰的开口:
“在太玄之地,想要活命,就收起所谓的英雄气概,还有之前这仙岛大夏为了区区三个人而自毁结界的举动,在我看来是愚蠢至极,就为了区区三个修士,而搭上全部人的命,简直是自掘坟墓!”
这些修士的言语,毫不留情,毕竟在整个太玄之地的观念之中,大夏之前的抉择,他们着实难以理解,不过令这些人感觉不满的是,当他们说完之后,周围的年轻修士并没有附和,而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这让他们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恼怒,刚想继续开口训斥,却猛然抬头望天,因为南天王西流的煌煌声音,再一次自狂暴向前的红日之中滚滚而出:
“就一人冲锋向前,尔等仙岛大夏人族方才为三人自毁结界的血性去哪里儿了?”
圣庭南天王如今的声音之中,已经没有了之前还属于少女的一丝清脆,完全就如同羲和神母附身一般,威严霸道,浩荡回响,伴随着飙升的大日威严,让人直接产生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随后北海中央上空的金红大日,划过一道撕裂虚空的轨迹,急速逼近大夏人族在北海之上构筑的天地要塞,紧接着南天王西流的声音继续响起:
“在本王驾大日的冲锋之下,尔等退缩了么,那太让吾失望了,本王以为尔等这些重回太玄之地的人族国度,会有所不同。”
南天王西流的言语之中,有着浓浓的失望之色,接着其轻轻摇头,握紧五火七翎扇,向前一指,神音再一次缭绕于天际:
“天地之下,万物生灵的劣根性就是如此,本王座下的六龙天车,不单单召唤了真正的神母天车之影,更集合我南行宫十万火府天兵全部修为之力,你们应该惧怕,你们有什么理由不惧怕?”
南天王西流此时开口吐出的言语,就好似在说服自己一般,随后愈发炽热的大日神焰,在其金色眼眸之中熊熊疯狂燃烧,向前发出一声怒啸:
“既然畏惧,那便被本王直接碾碎好了,去了那阴间地府,也好过在这尘世间受苦受难!”
南天王西流的话语刚落,其身下的由六龙拉拽的金红大日天车,就如同瞬移一般,直接出现在天地城墙的正上方,狂暴落下,随后浩瀚无尽的神日之威浩浩荡荡下压,几欲将下方无数大夏将士直接轰成齑粉。
下一息,滚滚向下坠落的大日金焰之间,却直接响起了王井那依旧自信的滚滚怒吼回应声:
“南天王西流,有一点你错了,错的很离谱。”
说完之后,王井的身影直接消失于点将台之上,再一次出现,已然到城墙之上的巨大战鼓旁,随后王井自士卒手中接过鼓槌,双手用力,直接锤在面前的韧鼓之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咚!”
惊天动地的鼓声传出之后,王井的吼声继续直冲云霄:
“吾大夏,从圣上重臣,到贩夫走卒,皆无所畏惧,别说大日压顶,纵然是天倾地陷,世界崩灭,何曾看到我等皱过一丝眉头?
“大夏荣耀之下,无所畏惧!”
彭木的怒吼一出,继续重重擂面前的战鼓,紧接着列阵的一位位大夏将士齐齐仰天齐吼:
“大夏荣耀之下,皆无所畏惧!”
齐吼声连同犹如心脏般跳动的战鼓声,共同交织出了一首属于战与血的猩红乐谱,与此同时,王井那苍劲有力的宣告声,伴随着这首战火乐谱响起:
“或许明日后,人间已无我,但吾之大夏,依旧五岳向上,一切江河滚滚东流,人族意志无所畏惧,去撞向侵犯而来的太阳,跟梁大人一样!”
王井擂重鼓,伴歌声的宣告声一出,无数前线将士锤甲高唱:
“人族意志无所畏惧,去撞向侵犯而来的太阳,跟梁大人一样!”
不单单是前线,后方所有目睹这一切的大夏子民,无论男女老少,同样放声高歌,声震云霄,向外扩散之后,甚至跨越了海面,使得修罗域前线皆可清晰听闻。
下一息,在缭绕天地间战歌的伴随之下,梁破的嘴角忽然间露出了一个极为难得的笑容,虽然这笑容只是稍纵即逝,便被前者收起,但还是震撼了无数目光。
随后奔跑中的梁破往城墙上重重一踏,伴随着一声轰响,其天辉军大袍炸开的身躯直接飞入天穹之上,化作黑线一头撞向上方坠落而下的九天神日。
一人一日,正式于北海上空轰然相撞。
梁破撞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