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ytdu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非洲酋長 txt-第三百七十章 切割讀書-e1al8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等沈济过来再开这个会,你们先休息一下吧。”
丁肇强将一叠材料扔会议桌上,就径直走出会议室,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的坐在那里;最后除了董成鹏跟出去外,其他人只能在会议室里干等——陈蓉掏出一本美容杂志,坐会议室的角落里看起来。
许欣并不清楚一些事的内情,但沈济称病不到公司以及丁肇强公然对他表示如此强烈的不满,都说明沈济是跟曹沫站一起的。
而要说曹沫对东盛翻脸无情却也罢了,但沈济是丁肇强的嫡系外甥,还是东盛创始人丁学盛的外孙,他不管怎么样都是丁家的一员,他怎么会帮着曹沫对东盛趁火打劫?
许欣默默观察会议室里其他人的神色,也搞不清楚除了陈蓉外,还有谁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干人等干坐了半个小时,沈济才赶到东盛大厦,头发凌乱、看上去真像身体有所不适的他,推门走进来就声音沙哑的抱歉:“身体有些不舒服,连累大家久等了,真是过意不去。”
“许欣,你去通知一下董事长。”抽着烟的郭广信跟许欣说道,随手将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
许欣走出会议室,往斜对面的丁肇强办公室走去。
丁肇强的助理不在外间,里侧的办公室没有关严,能清楚听到丁肇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韩少荣也是吃肉不吐骨头的主,他要是知道我们的状况如此窘迫,不可能比曹沫、钱文瀚这些人还心慈手软——先不要急着催促韩少荣,今天的事等会儿你要跟每个人确定一下,确保不泄漏消息出去,先看韩少荣对我们开出的条件有什么反应再说,我们这点耐心应该要有……”
许欣心里一惊,丁肇强、董成鹏早已经有跟韩少荣谈融资的事,紧追慢赶的请曹沫回国仅仅是备选?
许欣不动声色的走过去将虚开一条缝隙的门稍稍拉住,继而敲门相唤,告诉丁肇强、董成鹏说沈济已经赶到公司了。
…………
…………
“你是不是已经提前知道这份方案了?”丁肇强怒气冲冲的将方案扔到沈济的跟前,高大身体直接站在会议桌旁,双手撑在桌面上,虎视耿耿的质问道。
“天悦的资金另有用处,暂时筹不出足够的资金回股科奈罗能源等三家公司的股权来缓解东盛的资金紧张问题,这才想到联手钱文瀚、葛军进行回购。这份方案是钱文瀚一手敲定的,也明确说了天悦要联手新鸿搞回购,这事上就得由他主导——我也是昨天夜里才知道内情,”沈济不可能跟自己的舅舅翻脸,便拿想好的说辞应付道,“我还想着亲自去找钱文瀚谈,但又想着钱文瀚跟东盛没有太多的交情,又不是轻易为人说服的,昨天夜里翻来覆去没睡踏实,一早身体也有些不舒服。”
不要说丁肇强,在场所有人都不相信曹沫会受钱文瀚要挟,天悦才会同意联手抛出这份苛刻到极点的方案。
“曹沫真不在国内?”丁肇强显然不相信陈蓉的话,这时候又问沈济同样的问题。
“卡奈姆临时发生了一点事情,需要曹沫赶过去处理,应该是今天早上的飞机。”沈济说道,但见众人一脸期待,他也只能遗憾的摊摊手——东盛资金紧张,他作为丁家的一员,有义务为东盛出谋划策、牵线搭桥,但也不可能事无巨细的将天悦的一切都坦白说出来。
郭广信等人则是一脸的冷漠,同样不相信沈济的说辞。
许欣注意到丁肇强眉头直皱,似乎很是克制才没有质问什么,会议室里沉默了好一会儿。
“你是怎么看这份方案,曹沫是真以为东盛没有办法为这些股份找到其他买家了?要知道天悦只有在同等条件才有优先回购权,第三方出价更高,而天悦不能接受第三方给出的报价,也就意味着天悦放弃优先回购权!”
曹沫不露面,丁肇强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烦躁,质问自己的亲外甥沈济。
“天悦跟新鸿、东江证券在回购科奈罗能源等三家公司股权这事上,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目前确实是新鸿在主导这事,东盛能接到出价更高的买家,当然是最好,但天悦要不要行使优先回购权,还是以新鸿的意见为主!”沈济说道,“在当下的局面,我觉得东盛还是以回笼资金为主,当然也不必由天悦回购——不过,倘若最终还是由天悦回购,我作为天悦的合作方,也有一定的认购权,我也计划先找人挪用一笔钱将我的认购权用足,等到东盛资金宽裕了,这些股份都可以原价转回东盛。我这两天还在找葛军谈,看东江证券能不能给我单独做一项信托,要是能谈成,我个人能拿一个亿先给地产公司顶一顶……”
临时只能将东盛在家的高层召集起来开个碰头会,除了陈蓉作为执行董事以及另外一名董事股东尚文东正好在附近办事赶过来碰头,其他董事都没办法仓促赶过来。
除了陈蓉身家较为丰厚外,像郭广信、唐敬、徐志等东盛老将,跟着丁家父子打拼二三十年,在新海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还真没有谁能像沈济这般,能拿一亿人民币的现金借给地产公司先解一下饥渴。
尽管一个亿对此时的东盛地产也是杯水车薪。
央行新的通知,无益是在东盛头上敲了一记闷棍。
以往东盛看似很难再从银行新增贷款,但有个别关系极密切的银行,还是可以拆新还旧,虽然规模不大,却也将不断到期的短期债务腾挪到两到三年的中期债务。
另一方面,虽然国务院出-台文件要求所有的楼盘预售款放入专项账户,禁止挪用,但各家银行的监管都是有松有严。甚至预售款放入专项账户内禁止挪用,但有些银行为了拉住大客户,基本上都会根据设于其行专项账户的资金规模,放一些授信贷款。
这一次的通知,实际上将东盛那些不怎么正规的渠道给堵死了。
当然,对沈济这时候拿一个亿出来,并非所有人都是领情的。
许欣就注意到董成鹏都将不屑的神色表露出来,似乎沈济的表态,是对丁肇强、对东盛的一种示威,甚至有一种还尽恩情、划清界线的意味;许欣再看丁肇强太阳穴露出的青筋在隐隐跳动,似乎也被沈济的这话给刺激到了,此时正极力遏制心里的怒气不发作出来。
会议室里的气氛就像是浓云密布,过了好一会儿,丁肇强才用突然间变得有些吵哑的声音问其他人:“你们怎么看这事?”
丁肇强的反应大家都看在眼里,这时候心里有什么不满,也不再掩饰:
“说什么出国,说什么钱文瀚想要主导谈判,不过都是对东盛趁火打劫找借口——这些股份即便要卖,我们也要另找买家,绝不能轻易了白眼狼!”
“其他投资机构对西非情况又不熟悉,不管多廉价,都不大会接手这些股份吧?”
“这么苛刻的条件,我们真要答应,消息传出去,不是更引起外界的恐慌跟胡乱猜测?“
“新海也不是找不到第二家机构愿意接手这些股份。”有人说这话时,拿眼往陈蓉看去。
当时的高尔夫球场事件,丁肇强、董成鹏身边还是有其他东盛的工作人员,他们不会随便将事情往外面传,但内部高层对球场上的冲突都颇为清楚。
再加上西非分公司,他们对韩少荣夺得卡特罗钢铁厂项目,以及联手泰华集团在卡奈姆扎根的事情都非常清楚,相信找韩少荣出售他们所持科奈罗能源、科奈罗食品以及天悦工业,很有机会谈。
沈济也很清楚尚文东说这话的意思,找韩少荣兜售这些股份,让曹沫跟韩少荣去竞价。
沈济昨天接过曹沫的电话,他很快也意识到这个问题。
优先回购权是指同等条件下的优先,断不可能第三方出价十亿,东盛还一定要作价五亿出售给天悦及一致行动方。
沈济夜里又跟曹沫联系谈了这个问题。
曹沫却没有这些担心,现在能明确华茂资本主要资金还是锁住那些参与股权分置改股的多家上市公司股票里——其中仅新钢联一家就锁住华茂资本五十多亿的资金——又有资金埋伏在泰华的股票里,韩少荣即便对东盛还有觊觎之心,也应该是盯住东盛最优质的地产项目,不大可能会再分散实力,去承接三家公司的回购股份了。
再说,以韩少荣的尿性,得知天悦跟东盛撕破脸,除了表面客气外,暗地里只会加倍的压榨东盛,怎么可能三五天内就拿出数亿乃至十亿现金,去解东盛的燃眉之急。
退一万步说,就算这些股份落到韩少荣的手,也完全不会影响到曹沫对这三家公司或直接或间接的控股权。
沈济相信他舅舅就算暗中有跟韩少荣接触,也应该对韩少荣的为人有清醒的认识。
想到这里,沈济心里也只有轻叹,然而他又能说什么?
在场包括他舅舅在内,有一个算一个,几乎都没有人愿意去正视曹沫在非洲取得的耀眼成就,他舅舅更多是将曹沫当作向韩少荣施压的筹码,又怎么能怨曹沫这时候将计就计、翻脸不认人?
“行,我知道大家什么意见了,我下午再召开董事会讨论这个。”丁肇强挥了挥手表示散会。
“丁总,我为东盛服务也有十多年了,能力有限,全靠丁总跟诸位老总海涵,但也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了,”陈蓉拿起文件夹,趁大家都没有离开会议室,站起来说道,“我先在这里跟丁总辞去集团一切管理财务,下午的董事会上,我也会辞去董事一职……”
大家都是一惊,但随后心想这并不应该叫人感到意外,天悦这是要跟东盛彻底切割了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