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8b7优美小說 天唐錦繡 線上看-第九百一十章 宮門深深-neyu1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所谓宫门深深,一入宫门深似海。
隋唐之时固然不如明清两代礼教昌明、伦理森严,但是一个已经开府建牙的成年皇子想要进宫却依旧规矩重重,需经过无数道的手续方才可以得到同行腰牌,且进宫之后随时随地都要有内侍在一旁监督,稍有行差踏错,便要遭受责罚。
即便是探望自己的母亲亦非易事。
晌午的时候李慎来到太极宫,到了未时末方才得到准许入宫……
内侍总管王德亲自过来,引着李慎进了宫门,一边往韦妃的寝宫走去,一边笑着说道:“纪王殿下当真孝顺,距离上次入宫这才几天,便又来问候韦妃娘娘,这份心思难能可贵啊。”
皇室子弟富贵堂皇,平素里各种诱惑非常多,一旦开府建衙便会有各种各样的新鲜玩意,定力略微不足,便沉溺其中,整日里流连忘返,哪里还有心思入宫问候自己的母亲?
再者说若非皇帝召见,寻常时候进宫一次需要在宫门前等候两三个时辰是常有的事儿,也导致皇子们轻易不愿入宫,太麻烦。
似纪王李慎这般三天两头进宫,的确很是稀奇。
当然,王德这样七窍玲珑的人精,说出来的话若仅只是听表面的意思,那李慎得有多蠢……
李慎尴尬一笑,顺着王德的话风道:“左右闲着无事,父皇又不在京中,便多入宫陪陪母妃,尽一尽孝道。”
明明听懂了,却只能装着没听懂。
如今韦妃给娘家子弟韦正矩求取晋阳公主的事儿,早就在宫里传开了,多有嘲笑韦家不自量力,想要娶了金凤凰跟着飞上枝头。谁不知道晋阳公主乃是李二陛下的心头肉、掌中宝,众位皇子更是对晋阳公主宠溺有加,娶了她便是一生富贵,无论现在亦或是将来,都注定要成为皇室之中最受瞩目的那一个,政治资源通天?
很多人认为韦家配不上晋阳公主,所以都是一副瞧热闹的心态,等着韦家被李二陛下驳斥拒绝,大家也能狠狠的嘲讽一番……
王德话里话外,未必就没有嘲讽他这个纪王殿下整日里入宫撺掇韦妃为晋阳公主提亲的意思。若是在往常,李慎自然不会在意,谁爱笑谁笑,只要最终能够将这件事运作成功,韦家娶了晋阳公主,那整个家族都水涨船高,连带着他这个韦家的外甥亦能受益无穷。
然而早晨出了韦弘光那一码子事儿,他哪里还有这等奢望?
且不说韦正矩那个蠢货跑去挑衅房俊,导致房俊将他记恨上势必会对这门亲事从中作梗,但只是韦弘光之死,搞不好就会使得韦家遭遇一场极大的风波。眼下不知有多少人家都觊觎着晋阳公主,抱着与韦家同样的心思,这个时候若是继续运作亲事,必然会被那些人家落井下石,成为众矢之的。
王德不知道外面的事情,见到李慎一口咬定入宫只是为了尽孝道,便笑呵呵的再不多言。
想吃肉又怕烫嘴,这等性格明显缺少魄力,陛下诸子之中,怕是就连那恣意妄为的蜀王殿下都比这位纪王强上一些……
走了一炷香的功夫,到了韦妃的寝宫。
王德在寝宫门外停步,恭声道:“殿下可径自入内,老奴就在这边等着,待会儿送殿下出宫。殿下也不必着急,大可一尽孝心,多陪陪韦妃娘娘,只需在宫中落钥之前出宫即可,不必在意老奴。”
李慎感激道:“多谢总管,哪日总管下值回府,本王请总管喝上几杯。”
王德一脸微笑:“老奴最是好酒,只是在宫里当值,却是一滴都不敢沾,若是出宫的时候能跟殿下喝上几杯,那感情好。”
说到底,这也是陛下的亲儿子,更何况京兆韦氏如今声势渐盛,打好关系不亏。
李慎也喜不自禁:“那咱可就说好了!”
这可是太极宫的内侍总管,父皇第一等信任的心腹,能够多亲近亲近,好处不要太多。
王德笑得慈眉善目,鞠躬道:“时辰不早,殿下先去探望韦妃娘娘吧,老奴在这里候着。”
“那行,本王先进去,有劳总管。”
“分内之事,理所应当。”
李慎这才拱手与王德暂且作别,抬脚进了韦妃的寝宫。
……
宫内有些昏暗,墙壁燃起宫灯,墙角处的青铜兽炉里燃着檀香,香烟袅袅升起,盘旋飘忽。
韦妃正坐在一张软榻上,秀发乌云一般高高盘起,满头珠翠,一直金步摇插在发髻上,上面镶嵌的珍珠被灯光映得璀璨夺目。
四十岁的女子依旧眉目如画,蛾眉婉约秀眸剪水,光洁的脸颊不见一丝褶皱,丰腴的身材穿着一件绛红色的宫装,腰肢纤细,风姿绰约,较之二八年华的少女更多了几分水润的韵致,曲线起伏之间,荡人心魄。
不愧是以孀居之身嫁给李二陛下,却依旧数十年荣宠不衰的绝代佳丽。
李慎走进殿内,赶紧上前跪地施礼,说道:“儿子见过母妃!这两日儿子没过来,母妃身子可好?”
“好,母妃有什么不好?十郎快快上前,尝尝这城外温室之中采摘的葡萄。”
李慎在诸位兄弟之中排行第十,所以至亲一般都亲近的称呼“十郎”。
韦妃见到李慎牵来,登时喜上眉梢,一迭声的让李慎上前,又让一旁的宫女将茶几上的葡萄端给李慎面前,让他品尝。
虽然儿子已经成年,但是在母亲眼中却似永远也长不大,这般时常入宫来问安,心存孝道,自然愈发欢喜。
李慎却神思不属,吃了两颗葡萄,急切说道:“母妃,孩儿有事启禀。”
韦妃能够得到李二陛下宠爱,自然心思灵透,一看李慎的神情便知道有大事要说,急忙挥手,将身边的侍女赶到门口。
这才问道:“十郎有什么事要说?”
李慎眉头紧锁,将韦正矩挑衅房俊,之后韦弘光死在京兆府正堂,且“百骑司”已经插手调查的事情说了。
韦妃惊得花容失色,失声道:“韦弘光那个混账到了甚么事,要到不惜以死保密的地步?”
李慎苦笑道:“孩儿哪里知道?就连其兄韦弘表也不知道。不过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毕竟咱们并未指使韦弘光做任何大逆不道的事情,就算‘百骑司’彻查,大抵也牵连不到我们。但是母妃意欲给韦正矩求娶晋阳公主之事,只怕要暂缓施行,甚至是干脆打消这个主意为好。”
韦妃雪白的纤手抚着额头,姣好的面容满是愁绪担忧,气道:“房二这个棒槌,怎地哪儿哪儿都有他?他霸着长乐也就罢了,毕竟连陛下也不管,可晋阳那可是陛下的心头肉,他难道也有什么龌蹉心思不成?”
她是真真的气到了。
一个女人无论在皇宫之中如何受宠,终究还是要依靠娘家给予底气支撑才行。红颜易老,娇恩易逝,最终的地位还是要指望着娘家。然而她父亲虽然一世豪杰,却唯有她这一个女儿,使得她并无其他兄弟姊妹帮衬,难免势单力孤,底气不足。
韦正矩算是京兆韦氏近些年最为出类拔萃的子弟之一,本想着将他与晋阳公主的这门亲事促成,不仅京兆韦氏一举成为皇亲国戚,更会让韦正矩对她感恩戴德,成为她在宫外的奥援。
亦能帮衬李慎一些。
却没料到韦正矩居然与房俊发生了冲突……
即便她身为皇帝宠妃,在后宫的地位数一数二,却也对房俊甚为忌惮。尤其是自己的女婿周道务与房俊龌蹉不断、极为敌对,这更令她忧心忡忡。
毕竟如今的储君依旧是太子,而房俊更是太子的肱骨心腹,若是以后太子顺利登基,她的儿子、女婿、娘家都势必要受到压制。
还有韦弘光那个混账,也不知道到底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闹得要在京兆府的大堂之上撞柱自尽,令她愈发心惊胆跳,又惊又怒。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