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ds8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錦衣血途 起點-第886章 聖旨讀書-uk9qy


錦衣血途
小說推薦錦衣血途
再说城内,在家门口遭遇刺客后,陈啸庭被校尉们护送回府,杨凯则带着人亲自追凶去了。
一家之主被抬了回来,可把陈府上下闹得鸡飞狗跳。
府里的女主人们更是心里急得不行,陈啸庭可就是她们的天,是她们的一切。
“是哪些天杀的混账东西,竟然害了夫君你!”
一直温良贤淑的沈怡,此刻也忍不住骂出声来。
而一旁的郑萱儿,则流泪哭泣着,让徐有慧不得不先安慰她。
陈啸庭的四个女人中,只有梁嘉慧没有过来,沈怡怕血腥味冲撞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此刻,校尉们全都退了出去,陈啸庭命他们守卫在府中。
“行了,都别哭了!”陈啸庭苦笑道。
只见他一把抓住箭杆,深吸一口气后,一咬牙将其拔了出来。
随后便听陈啸庭一声闷哼,在他胸口上的两支箭竟被他拔了出来,这一幕看得房内众人目瞪口呆。
两支箭被陈啸庭扔到了地上,便可简单见到箭头上还血迹。
只听沈怡冲外面吼道:“还都愣着做什么,赶紧请大夫去!”
事实上,从陈啸庭回来那一刻,府中就派了人去请大夫,但一来一回也是需要时间的。
陈啸庭可不能干等下去,只见他自顾自解开了腰带,然后将衣服徐徐脱下。
见他行动艰难,沈怡立马靠到近前,帮着丈夫解下衣服。
脱下外套之后,便可见到陈啸庭身上的软甲已被戳破了两个小洞,里面的此刻正有血丝渗出。
“幸好穿了软甲,夫人……今日是你救了我一命!”陈啸庭笑呵呵道。
这套软甲是早晨出门时,沈怡极力让他穿在身上的,却没想到真的起了作用。
沈怡此刻也庆幸无比,若是她早晨不坚持己见,家里的天可就真要塌了。
“夫君,这可该如何是好!”沈怡面带泪花道,虽是一家主母,但她也只是个小妇人罢了。
“夫人不必担忧,小伤而已!”陈啸庭宽慰道。
此时徐有慧却在一旁问道:“老爷,谁这么大胆,竟敢对您下杀手!”
陈啸庭脸色凝重起来,朝中两个派系都在拉拢他,这两个派系都有可能对他下手。
虽然杨凯带人去追了,但陈啸庭心里明白,追到的可能微乎其微。
所以,目前看来他还是不安全,至少待在这府里是不大安全的。
于是陈啸庭正色道:“你们简单收拾一下,这两天随我去衙门住!”
除了基于安全考量,陈啸庭把家搬到北镇抚司衙门的另一层目的,却是为了将手里的权力牢牢握紧。
只有牢牢掌控权力,才能给陈啸庭带来安全感。
被陈啸庭告诫之后,府上的女人都忙碌了起来,开始上上下下收拾起来。
其实也没太多可收拾的,除了一些衣物,其他的全都不会带。
而陈啸庭本人,则命人取了铁钎,他要用这个东西给自己伤口消毒。
消毒的办法很简单,就是把伤口上接触箭头的部位灼伤,这样一来即便箭头被下了毒,最后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这需要莫大的勇气,只见陈啸庭一手拿着铁钎,在将箭头烤得通红之后,直接就往伤口上怼了去。
只听“滋”的一声,空气中传来烧焦的气味儿,陈啸庭则痛得面容扭曲,恨不得破口大叫。
就用这个办法,他连续给自己两个伤口消了毒,以至于最后他瘫倒在床上。
没一会儿,外面响起了杨凯的声音道:“大人!”
“何事?”陈啸庭问道。
“卑职无能,把人追丢了,请大人惩处!”
“丢了就丢了把,你让下面人准备好,一会儿护送本官回衙门去!”
如今天已经快黑了,为了更大程度保护自身安全,陈啸庭得尽快返回北镇抚司。
房间内的人都被他挥退,所以此刻陈啸庭只能自己把衣服穿上,这是他有生以来穿得最艰难的一次。
没一会儿后,沈怡等人就赶了过来。
除了换洗衣物之外,她们各自只带了一个丫鬟负责照料孩子。
“夫君……什么时候出发!”沈怡面带担忧道。
她嫁给陈啸庭这么多年,从未见丈夫如此大动干戈过,沈怡以此便能推断出眼下局面有多危险。
随后沈怡等人一一上了轿子,陈啸庭也一样,今晚这种情况骑马肯定不合适。
于是陈家上下十来口人,就在校尉们的护送下,徐徐往衙门方向赶了去。
当来到北镇抚司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一个个轿子被抬进了北镇抚司,陈啸庭把家人安置在了自己指挥同知所属大堂,并调了一个二十多人在外防守。
陈啸庭本人则去了指挥使大堂,这两天他将一直待在这里,有任何变动都可以从容应对。
“去传令,让每个千户所调两百人到北镇抚司!”陈啸庭发布了命令。
虽然他已掌控锦衣卫,但实际上手里的机动力量却不多,所以他这道命令就是为了补足这个短板。
每个千户所出两百人,那他直接可以动用的人手就有八百人,在京城内足以自保了。
“再让钱帛司的人回来,把咱库里的钱拨出两万两银子来,等会儿召过来的弟兄没人发二十两辛苦费!”
每人发二十两银子,陈啸庭出手可谓阔绰,但花的是公家的钱,所以也不心疼。
更何况,想要人家尽心做事,本来就该下足够本钱。
陈啸庭的命令迅速传达了下去,整晚他就靠在了大堂椅子上睡了一觉,但第二天还没亮他就被惊醒了。
外面被召集来校尉们的谈话声比较大,陈啸庭也没法子继续睡了。
于是他把官服穿好,直接往大堂外走了去,来到最外围的大院子时,便看到了满满当当都是人。
“参见大人!”
一路上都有人向陈啸庭行礼,而陈啸庭则一一点头示意,并问他们是否领到了二十两辛苦费。
果然还是银子好说话,校尉们都对他感恩戴德,毕竟二十两真不算个小数目。
而今天最受苦的,便是北镇抚司内设饭堂的人了,今天他们要做超过以往五倍的饭。
太阳逐渐升起,又是新的一天来临。
当最后一批人还在吃早饭时,北镇抚司外来了一队不速之客,为首之人赫然是刘瑾忠心腹李德义。
他的手里拿着圣旨,当他踏进北镇抚司大门后,便趾高气昂喊道:“让你们副千户以上官员全部来接旨!”
里面的校尉们全都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有人到里面去通禀。
而此刻的李德义心里也犯着嘀咕,陈啸庭怎么在北镇抚司安排了这么多人,难道是被昨晚的刺杀吓到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