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23kp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1625冰封帝國 ptt-第二十章 挺進中原之一:最後的革左五營(4)分享-s0l5z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他很快就琢磨出一件事,白鹤鸣是刘希尧召回去的,而在目前瀚海军两路大军已经南下,大军压境的情形下,刘希尧将白鹤鸣召回去肯定有问题。
不过他手底下只有五千步骑,人数与白鹤鸣差不多,想用强的话肯定不行。
“河南的右翼营多半是从各大营头抽调的人马,只对闯王效忠,我如果前往白鹤鸣那里,劝说彼等继续南下,岂不是可为大顺军保全一些力量?”
于是,他带了一百骑迅速南下了,没多久便见到了白鹤鸣。
白鹤鸣自然将刘希尧的命令以及令牌和令旗拿了出来,并与刘希尧心有灵犀地说出了“誓与河南共存亡”的话。
任继光自然知晓此人心里的小九九,他不想理会他,就走到白鹤鸣的大队面前,高声说道:“大夏势大,皇上已经做出转战江南的大策,你等就算回去了,也不是敌人的对手,何不一起南下,为大顺军保留几分薪火?”
白鹤鸣一见不禁大怒,他也催马来到大队面前高声说道:“诸位,别听他的,闯王何等厉害,还从山海关开始一败再败,如今更是了将根本之地陕西也丢了,就算到了长江以南,就能躲得过大夏国的进攻吗?”
一时,白鹤鸣手下的那些守旅、都尉、掌旗、部总、哨总等中下级军官都犹豫了,若是放在以前,这些人会毫不犹疑杀了白鹤鸣,痛痛快快跟着任继光走,不过自从发生李岩、蔺养成之事后就不一样了,何况大顺军刚刚失掉了陕西!
任继光见状,正要继续劝说,白鹤鸣却抢先说道:“诸位,瀚海军不光是骑兵厉害,水师也强大无比,我等就算成功抵达江南,想要依托大江阻隔敌人的想法多半也不会实现!”
“何况,自从大夏国掌管河北三省后,境内清除土豪劣绅,大分田地,跟我等义军又有什么分别?我等起兵造反为的是甚?还不是不满贪官污吏和地主老爷们,如今大夏国已经做到了我等尚未完全做到的事,何不投了他们?”
“大胆!”,任继光闻言大怒,他用马鞭指着白鹤鸣骂道:“翻山鹞子,皇上待你不薄,你竟敢如此大逆不道?!”
白鹤鸣不为所动,“识时务者为俊杰!”
又看到任继光身边只有百骑,心想:“我手下有千骑,干脆杀了任继光,用他的人头向大夏国邀功,再吞了他手下的兵马,届时以上万的兵马直接向瀚海军投降岂不是比跟着刘希尧投降更好?”
他脸上变了几变,最后突然放低姿态,策马奔到任继光身边说道:“老任,这样吧,你南下,我北上,咱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休想,兄弟们……”
任继光正欲继续鼓动白鹤鸣的手下,这时他的面前突然多了一抹亮光,等他反应过来时,自己的脖子上顿时多了一支短弩!
再看时,只见白鹤鸣手中拿着一把手弩正指着他!
白鹤鸣出其不意射中了任继光,接着便大喊道:“诸位,前去江南,东有明军,西有张献忠,北有瀚海军,能有几分胜算?不如投了瀚海军,我并不是为了杀人邀功,投到瀚海军后,我辞了军职回乡下种地去,只要能在陕北老家分上三十亩旱地我愿便足!”
白鹤鸣很狡猾,他知晓任继光身后的那一百骑都是他的亲信,此时若是再说什么投了瀚海军吃香的喝辣的,一定会让他们反感,不过像刚才这样一说,就好像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大家伙儿过上安定的好日子似的。
何况,此时白鹤鸣手底下一些忠于他的骑兵也围了上来。
没有悬念,最终白鹤鸣成功说服了这一百骑,并撺掇他们北上了,至于任继光,他也郑重其事朝他的尸体拜了几拜,大声哭道:“老任,不是我翻山鹞子诚心想害你,而是为了大家伙好,你去了阴曹地府,赶紧去奈何桥喝孟婆汤吧,放心吧,每年你的祭日我会为你上香的”
就这样,白鹤鸣不仅成功劝服了任继光的亲兵,还劝服了他手下的五千大军。
回到洛阳,刘希尧发出命令后,等了三日依旧没有白鹤鸣的身影,他不仅急了,因为此时喀克笃礼的大军已经开到洛阳附近了,他身边还有一万人,若是以这一万人投降瀚海军,他还是能在那边谋一个好职位的。
他可是听说了,大夏国那边,对于投过来的人,只要没有大错,比如屠城等劣迹,多半会安排继续当官,不过是要到辽东“学习”半年而已,像以前赫赫有名的吴三桂都去那里学习了半年,自己自然也可去的。
再过了两日,他终于见到了白鹤鸣的身影,在一个令他怒火万丈的场景下。
白鹤鸣带着他自己以及任继光手底下的一万步骑跟着从东边过来的阿林阿军团来到了洛阳!
此时,白鹤鸣击杀任继光,兼并了任继光军的事情终于传到了他的耳朵。
这下可好,刘希尧原本是想等到白鹤鸣到了一起向瀚海军投降的,故此,对于瀚海军的招降并没有立即答应,现在倒好,自己成了“负隅顽抗”的对象。
何况,如果是此时投降,岂不是落到了白鹤鸣这小人的后面?
又想到,“自己的家眷都在西安,此时多半随着闯王进入到了湖北,娘的,老子窝囊一世,干脆硬气一回!”
于是,他竟然下令死守,还对手下号称:“洛阳坚固,制将军李过的援军正在路上,只要坚守十日以上,必定能等来援军!”
于是,惨烈的攻城战开始了,对于阿林阿来说,让自己的步军去蚁附攻城他想都没想过,大手一挥,逼着白鹤鸣上了。
白鹤鸣也很干脆,他让自己的手下分成了五拨,每一拨两千人,不分昼夜攻打洛阳城。
不过,每次当他指挥攻城到一半时,阿林阿都叫停了进攻,然后让另外一拨人马上,就这样反反复复,周而复始,在五日之后,白鹤鸣的万人大军中所有的人都参与了战斗,不过伤亡却控制在了三千人左右。
此时,阿林阿才彻底叫停了进攻。
白鹤鸣不仅长舒了一口气,忙问道:“大将军,兄弟们再努一把力,眼看就要拿下洛阳城了,为何突然不打了?”
话说当白鹤鸣向阿林阿投降时,阿林阿就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全部经过,对于这样的人,按照瀚海军惯有的做法,肯定是不予投降的,就像以前的耿仲明一样吧,不过他在飞马禀告了尼堪之后,尼堪却接受了他的投降。
至于接受投降的原因尼堪没说,不过既然皇帝下命令了,他也不得不接受,这次让白鹤鸣跟着攻打洛阳,此时见白鹤鸣问他,他心里暗骂:“这厮恐在心里骂我,面上却装着无事似的,这样的人物,还真是了得啊”
又想到,“皇上能接受洪承畴、范文程、佟养甲等人,已经说明眼下的情形与以前大不一样了,何况眼前这位白鹤鸣?算了,不管了”
便说道:“本将看你部虽多为青壮,不过一看都是新募之卒,没有经历过战事,自然要历练一下,如今历练了三日,差不多了”
白鹤鸣心头的大石落地了,“那这城池?”
阿林阿笑道:“如果你是刘希尧,你会怎么做?”
白鹤鸣说道:“如果我是他,一早就打开城门投降了,何以沦落到如今的地步?”
阿林阿说道:“你说得对,刘希尧一开始是准备投降的,不过在得知你先他一步投降后,这心里的恼怒可想而知,激愤之下便动了意气,三日过后,他肯定知晓自己已经无路可走了,你看吧,不出两日,他肯定会主动投降的”
白鹤鸣心里一惊,“自己这点破事被人家看穿了,今后不好立足啊”
阿林阿瞧了他一眼,“将军勿忧,你可知晓是谁接受你的投诚吗?”
白鹤鸣眼睛一亮,“不是大将军您吗?”
阿林阿却摇摇头,“是皇帝陛下,他亲自批准你的投诚的”
白鹤鸣终于完全放心了,“想不到我白鹤鸣的名字竟然到了大夏国皇帝那里”
赶紧朝北跪下道:“我白鹤鸣对天发誓,从即日起,永生永世追随陛下,若违此誓,就如此箭!”
他掏出一根箭枝将它一折两段!
……
不出阿林阿所料,在几日的攻城战之后,刘希尧终于冷静下来了。
“老子这是作甚?何必与翻山鹞子那厮怄气?那厮本就是一个吕布似的人物,三姓家奴而已,与他一般见识岂不污了我乱世王的英名?”
至于投降大夏国后自己何去何从,他也懒得想了。
“自己才三十五岁,有大把机会娶妻生子”
他投降了,还是老套路,肉坦负荆而出,阿林阿自然也没有过多自怪他,痛快地接受了他的投降。
刘希尧投降后,整个河南省就只剩下正逃亡南阳府的辛思孝以及归德府的小袁营袁时中了。
而到了眼下这个光景,以前赫赫有名的革左五营便烟消云散了,刘希尧的右翼营投降后便全部转为地方部队,暂时驻守在河南,等到瀚海军拿下长江以北之地后他们才会接受进一步的整编。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