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8z4n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漢世祖 起點-第36章 奉宸營-3xbls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
东京禁军中,如论士卒之精锐,战力之强悍,自非殿前司下属诸军莫属。
殿前马军铁骑军万骑,集大汉马兵之精良,素以骁勇剽悍闻名。
殿前步军以下三军,龙栖军是刘承祐起家的老部队;小底军军力最强,是高祖时初次军改,便拣全军少壮康健者成军,析分侍卫司后,又经过一轮裁弱补强;稍逊一筹的内殿直,也是通过精选,方才成军的。
当然,东京皇城之中,战斗力更强的,还得数更名后的大内军。这支军队,最早是当初刘知远称帝之时,刘承祐奉命遴选河东马步精锐以成的控鹤军。
到东京后,也一直作为宫中禁卫打造,国初的“御林军”,绝不是样子货。乾祐元年冬军改,成立殿前司时,以“控鹤军”为步军军号,刘承祐后遂改宫中禁卫为大内军,算是“大内侍卫”了,兵额上升到了四千。宣武门的五百侍卫,便为大内下属。
原本的统帅是国舅李洪殷,被刘承祐去职夺权之后,刘承祐换上了亲信之将高怀德,算是给禁宫之内,加上了最后一层保险。当然,是刘承祐自以为是的。
不过在高行周调入东京,充任侍卫军统帅后,朝中便有不和谐的声音冒出来了,说高氏父子,一掌侍卫禁军,一掌宫内侍卫,权力过大。
这是一次风波,并且起于后宫,刘承祐及时察觉,将之控制在小范围之内。虽然心中微微有些不愉,但刘承祐却是不得不承认,高氏父子既为外戚,确实不便同为禁宫内外统帅,这不管对于哪方来说,都不是件好事。
于是,刘承祐果断将高怀德撤了,以赵延进为大内指挥使,大舅子高怀德则调往龙栖军为第一军指挥使。
刘承祐此番到宣武门,除了巡巡阙守,看看李俭之外,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察看另外一支军队:奉宸营。
就在宣武门侧,隔着两道壁墙,原为一片广场,后被改造成一座军营。地方并不大,但异常神秘,其间有不少新奇的训练设施,都是皇帝刘承祐亲自参与设计的。
在一年前,刘承祐便下诏,自两司禁军中,再度简拔勇士,独置一营。
这一次,比起以往,有着明显的区别。在选拔标准上,就设置极高的门槛。
应拔士卒,皆需三十岁以下,身长六尺,负三石之力,善骑射,长搏击,有三载以上从军经历……
条条框框下来,从内外禁军十数万人间,也不过挑选了千人。千兵成营,而这千人,可谓集三军之拔萃者,大部分人,都是有军职在身的。可以说,这些士卒,放与外军,最次都可为一队长。
奉宸营成立之初,刘承祐亲临,做了一番激昂的演讲,并给所有士卒定了一个目标。那就是奉宸军士,要成为大汉最精锐的甲士,上山擒猛虎,下海伏蛟龙,无所畏惧,全能战士。
而对于奉宸营的训练,可以用严苛而繁杂来形容。除了将士气力之熬养之外,马战、步战、水战、单兵、阵战的训练,无一缺失,刀剑、弓弩、骑射,亦需精通,文化兵法、忠义品行的教育,也是重中之重。
一名满装齐备的奉宸士卒,武器标配则是健马两匹,弩一具,箭五十;弓一把,箭三十;剑一柄,长短刀各一柄;另有盾、短枪、斧子、短锄、柴刀、绳索等。
奉宸营,名义上,是一支集汉军精英的军队,实际上,刘承祐是将它当成培养军官的摇篮。
训练计划丰富且繁重,又配合着淘汰制度,让上下士卒不敢懈怠。一年的时间下来,已然淘换下了两百多名士卒。这些人中,或是骑射、刀剑技艺难再精,或是阵战配合难达到要求,或是难以适应水战,要么干脆就是触犯军纪……
而自奉宸营中出者,调配禁军,除触法犯纪的,至少都职升一级,连升两三级的也不少。
为了打造这么一支军队,投入的钱粮与精力,是普通禁军的十倍有余,也只能是小规模培养,仅训练成本,就高昂得让人意外。
奉宸营的指挥使,刘承祐选了一个名叫王彦升的人。此人,在原本的历史上,还是很有名气的,不提性格上的缺失,但论勇武,无他说的。奋起于行伍,膂力惊人,作战经验丰富,与当初在相州携军马投刘承祐的罗彦瓌是好友,后又随其来投,有这层关系在,于刘承祐这边还是挂上了号。
王彦升本人,也是个狠人。奉宸营成立之初,被拜为指挥使,因不识水性,为求服众,王彦升硬是在水中泡了数日,据说差点淹死,方学会游泳,到如今,已可以用善泳来形容了。
奉宸副指挥使,名叫史彦超,是郭威的旧部,尤为剽悍,郭威旧部之中,论骠勇无过于此人者。在营中,与王彦升撞在一起,是两不相服。
奉宸营分左右,王、史二将各领一营,既互为争斗,也起到了互为激励的效果。每一月大比,为全军表率,最先对上的,就是王彦升与史彦超。
刘承祐是悄然而来的,原欲悄然入内,根本做不到,还未靠近营门,便被发现了。
没让人通知迎接,着一切如常,入营门,在一名奉宸军官的带领下,直趋校场。
校场上还很热闹,除执行岗哨看守职责的士卒,足足九百人,四散于各处,成双、成仨、成阵,执实木刀盾,拼杀训练,这是在进行小阵作战训练。
不过,刘承祐更感兴趣的是,校场边上,约四十名士卒,光着膀子,分散蹲着马步,有的人身上还有瘀伤。而王彦升,则手里拿着根鞭子,在行列间来回走着,嘴里不停怒骂着,一个轮着一个地,踹向士卒屁股。
没有留力那种,每个人都被踹倒于地,摔得看着都疼,但皆不敢有怨言,爬起来便继续蹲着。
“陛下,这是今日阵练作战,各队之中,表现不佳的士卒!王将军,正在处罚!”旁边的军官,向刘承祐解释道。
刘承祐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觉得体罚有什么不对,这不是个讲人权的时代,尤其还是在军队中。
奉宸营享受着全军最高的待遇,相应的,也当享受同样的痛苦与磨砺。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