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jtrs都市言情小說 何日請長纓笔趣-第四百章 就別裝什麼聖人了閲讀-554pl


何日請長纓
小說推薦何日請長纓
“我们原来低估了这项技术的难度,等到做起来之后,才发现原来的设想太乐观了。其实,最早我判断投入不超过500万,花费不超过1年,就能够拿出机床成品。现在投入已经是2000多万了,时间更是花了5年,还没成功。
“因为整个公司的利润都投到这个项目里去了,我们公司现在没有新产品,盈利能力已经大幅下降了。如果这个项目在短期内不能突破,我们公司可能就真的要关门大吉了。”
夏振发用沮丧的语气说道。
“那么,夏总的打算是什么呢?”唐子风问。
对方已经低头了,他也就不必再开嘲讽了。老夏是个自尊心挺强的人,打击太多会导致他逆反的。
夏振发说:“我的确是想引进一些资金,以便在最短时间内把这个项目完成。目前,国内在超硬曲面加工技术方面还是空白,所有的机床都是从国外进口的。如果我们能够推出国产的超硬曲面机床,肯定会有市场,而且利润率是非常高的。”
唐子风问:“可是,我和韩总巴巴地上门来给你送钱,你却把我们拒之门外,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这个嘛,……其实我前面也说过了,临机集团是个大企业,我们不太敢和临机集团合作啊。”夏振发说。
“大企业小企业,大家合作都是有合同的,你有什么不敢的?人民银行的实力比你大出一万倍都不止,也没见你不敢用人民币吧?”唐子风说。
“这,这不一样吧……”夏振发被唐子风的歪理给噎着了,想了好一会,他才理清楚唐子风话里的逻辑陷阱,辩解道:“人民银行和我之间,没有利害关系。我又不印钞票,人民银行也不造机床,我当然不用怕它害我。可是,我们和临机集团之间……”
说到这里,他停住了,后面的话已经不用说出来,唐子风自然是能够听懂的。
“你担心我们会抢走你的技术?”唐子风问。
夏振发下意识地点了一下头,旋即又赶紧摇头,不过,摇了两下,他又停住了,看着唐子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老夏,你有啥话就直说吧,买卖不成朋友在,咱们就权当是朋友聊天吧。”唐子风说。
夏振发说:“这件事,我也说不好。临机集团这么大的企业,凭空抢我们开发出来的技术,应当是不可能的。毕竟,就像唐总你说的,如果我们双方要合作,肯定会有合同的,我想临机集团也不会做出公然违反合同的事情。”
“然后呢?”唐子风问。
“然后……,我担心的就是然后的事情。这个项目结束了,我们肯定还要开发其他的项目,到时候我们双方是合作关系,如果临机集团要参与我们的项目,我是接受好呢,还是拒绝好呢?”夏振发说。
韩伟昌听不下去了,插嘴说:“夏总,你这个担心就太没必要了吧?我们临机集团的研究实力,比你们强出十倍都不止。如果你们有好的项目,我们参与进来,大家一起开发,不是比你单独搞要强得多?反正公司的大部分股权还是在你手上的,公司赚了钱,你分大头,我们临机集团拿点小头,你也不乐意?”
“不是钱的事!”夏振发赶紧声明道,“如果只是分钱的事情,我不在乎谁多分一点,谁少分一点。现在大家不都说做蛋糕的事情吗,蛋糕做大了,每个人都能分得多一些,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那你说是什么事情?”
“就是……我不想让别人参与我的项目,我觉得,自己开发技术更有乐趣……”
“就因为这?”韩伟昌有些傻眼了,难道这位夏总真的是个技术痴,爱技术胜过爱金钱,就为了能够享受独自研发技术的乐趣,甘愿放弃赚钱的机会?
想到此,他忍不住扭头去看唐子风,却发现唐子风的脸上风轻云淡,没有一丝的惊讶或者其他异样。
“那么,夏总拒绝我们临机参与,又打算从什么地方找到投资呢?”唐子风换了一个问题,似乎是已经放弃入股弘华公司的打算了。
夏振发露出一些愁容,说道:“这就是我现在头疼的事情啊。我原本以为,能够在武营找到一些投资者,结果大家都喜欢投那种看得见、能够赚快钱的项目,对我搞的项目不感兴趣。”
“恐怕也是不懂吧。”唐子风说。
“他们的确是不太懂。”夏振发承认了。
“你没有到京城、浦江这些大城市去找过投资商吗?”唐子风又问道。
夏振发点点头:“去过,也接触了一些投资基金。不过,有些投资基金对机床行业不了解,不愿意投。还有一些倒是表示可以投资,但条件上太苛刻了。”
“条件好的,你又不乐意接受,这能怨谁?”韩伟昌没好气地呛道。
夏振发知道韩伟昌的所指,但这个话题是他不打算谈下去的,于是便低着头,装作没听见这些话,算是给了韩伟昌一个软钉子。
“我明白了。”唐子风说道。他端起面前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大口茶,赞了一声茶叶,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和老韩就不打扰夏总了。我留一句话,临机集团的门,还会为夏总保留一年,一年之内,夏总如果想通了,愿意和我们临机合作,我们随时欢迎。
“至于夏总的顾虑,我们也理解。我在这里预祝夏总能够很快找到好的投资商,尽快把超硬曲面这个项目做出来,这也是填补了国内的空白,算是为国内机床行业争了一口气。”
“谢谢唐总的鼓励和好意,关于和临机集团合作的事情,我一定会认真考虑的。”夏振发说着场面话,但唐子风和韩伟昌都能听出他并没有任何想合作的意思。
话说到这个程度,唐子风和韩伟昌已经没有再留下的意义了。二人起身告辞,夏振发则热情地表示要留二人吃饭,这个表示倒的确是有七八分诚意的,可惜唐子风并不领情。
以唐子风的身份,与夏振发一起吃饭,完全可以用上“垂青”这个词了。夏振发是个挺无趣的人,唐子风没有任何想与他尬聊的愿望,所以随便编了个蹩脚的理由以拒绝夏振发的邀请,然后就与韩伟昌一道扬长而去了。
“唐总,你看这个夏振发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离开弘华公司之后,韩伟昌开始向唐子风求证。
“他的确不想和咱们合作,并不是做什么姿态。”唐子风说。
“我也这样觉得。刚才他的表现,明显是不愿意和咱们谈条件。可是,他不想和咱们合作的理由,我听着有点不靠谱啊。”韩伟昌说。
唐子风哈哈笑道:“当然不靠谱。这家伙如果真的对技术那么痴迷,应该去考个博士,然后踏踏实实呆在学校里搞科研,这不比他把时间花在经营上要强得多?在商言商,他既然开了公司,就别装什么圣人了。都是千年的狐狸,他还在我面前演什么聊斋。”
“那依唐总看,他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呢?”韩伟昌问。
唐子风说:“他说不希望临机集团插手他的项目,这话是真的。但他说是因为他想自己搞科研,这就是胡扯。他不希望我们插手的原因,在于他觉得自己未来可能会发现一些更有前途的方向,他怕和我们合作之后,我们会抢走这些机会。”
“原来是这样……”韩伟昌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又恨恨地骂道:“这个姓夏的,心也太脏了,他怎么会往这方面想呢!”
唐子风咧了咧嘴,想说点啥,最后还是忍了。只有心很脏的人,才能理解这种脏事,韩伟昌骂夏振发,却是连着唐子风一块骂了,这让唐子风情何以堪。可要让他去纠正韩伟昌的话,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没准还越描越黑了。
以唐子风的理解,夏振发是一个极度自负的人,他坚信自己有超前的眼光,能够找到许多很好的方向。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弘华公司与临机集团合作,他的许多想法就会不可避免地被临机集团获知。
比如说,他看好一个项目,要投资进行研发,这样的事情当然是要和合作伙伴商量的。临机集团也是做机床的,夏振发看中的好项目,对于临机集团来说,必定也是好项目,届时临机集团就有可能会“劫胡”,利用自己强大的实力,抢在弘华公司之前把技术开发出来,以便吃独食,不给夏振发留下任何一点残羹冷炙。
临机集团会这样做吗?
连唐子风都不敢打包票,说自己肯定不会去抢夏振发的创意,最起码,他不能向夏振发做这样的承诺。
道理也是很简单的,有些创意,可能临机集团自己也能想到,如果夏振发先说一秒钟,临机集团就不能再染指,那岂不是给自己找了个大爷侍候着?临机集团有必要做这样的让步吗?
可如果不做这样的约定,从夏振发那边来说,就无法保证临机集团不会见财起意,届时他的好点子一个接一个地被临机集团套走,他岂不是亏了?
这种两头都有顾虑的事情,强势的一方是可以不在乎的,但弱势的一方就不能不琢磨了。夏振发反复说临机集团是大企业,自己是小企业,其实就是在说明这个问题。
唐子风在此前因为地位的局限,想不到夏振发的这些小心思,与夏振发谈了一通之后,自然也就想明白了。毕竟,小唐也是一个极其卑鄙的人,对于各种卑鄙的事情有着天然的领悟力。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