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o6n精品都市言情 唐朝貴公子 上山打老虎額-第二百零七章:抄家閲讀-o5hte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陈正泰见李世民疑惑不解的样子。
随即道:“恩师,敢问这穿了鞋的人和赤足的人奔跑起来,哪一个快呢?”
这几乎不用怀疑,李世民毫不犹豫道:“当然是穿了鞋的。”
陈正泰随即乐了:“这就是了,那么学生若是能给马穿上鞋子呢?”
给马穿上鞋子?
李世民一愣。
其实这是一个最简单的道理,谁都知道,穿了鞋,能够保护自己的脚掌,因而在砂石路上,穿鞋的人可以狂奔。
可赤足的人不一样,在碎石路上,哪怕是腿脚再好的人,奔跑起来心里也会有阴影,不敢全力而为,这简单的道理,若是套在马上,其实也一样有用。
李世民没想到的是……这明明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结果……却被陈正泰给提了出来。
“你的意思是?”李世民瞬间明白了什么:“你所提出来的事,也不是没有人尝试过,只不过马蹄和人不同……”
“所以学生专门制了一种东西,叫马蹄铁,只要钉在马掌上,便可保护马掌,而这……也是二皮沟骠骑能够两炷香时间跑回来的原因,除此之外,学生还让人改良了马鞍和马镫,现在学生的别将薛礼就在宫外,他牵了他的马来,恩师若是有兴趣,不妨可以看看。”
李世民岂会没有兴趣,他本来就是爱马之人,兴冲冲的道:“快,叫人牵马来。”
一会儿功夫,薛礼就牵着他的大宛马进入了紫薇殿。
他第一次入宫,而且这紫薇殿已属于内苑的范围了,于是东看看,西看看,似乎什么都好奇,尤其是前头领着他的张千,让薛礼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眼睛不断朝张千缺失的部位去看,一副出神的样子。
张千想抽他,偏又不敢。
等入了殿,这大宛马一进来,蹄子磕在殿中的地砖上,发出金属与石块碰撞的声音。
李世民则背着手上前,随即眼眸一亮,当先道:“好马,这是大宛马吗?”
薛礼道:“正是,不过卑下给它取了一个名,叫赛仁贵。”
李世民:“……”
陈正泰在旁解释:“薛礼的字就是仁贵,他极爱此马,将此马当做自己兄弟一般,因而对此马有一些期许,希望这马能赛过他自己。”
李世民颔首,随即看了看着高桥马鞍,又看看马镫,随即道:“朕骑上去试一试。”
薛礼忙道:“陛下要小心,这马烈得很。”
李世民却是毫不犹豫地翻身上马,好在这大宛马虽然刚烈,可在李世民面前却无比的温顺。
李世民坐在马上,脚踩着马镫,不禁道:“不错,不错,朕为何当初没有想到……原来改进了这个……对骑马也有帮助。”
李世民爱好马,却也是知道适可而止,只是稍微感受了一下,而后便利落地下马。
他抚摸着大宛马的鬓毛,这大宛马似乎越加的温顺,随即,李世民却要去掰起大宛马的脚掌,想摸马的马蹄,顿时把所有人都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若是这马发了狠,一蹄子撩出来,陛下非要重伤不可。
可说来奇怪,这李世民却不知给这大宛马吃了什么迷魂药一般,大宛马依旧很温顺,乖乖让李世民撩了蹄子。
李世民认真地看了看马蹄上的马蹄铁,顿时眉头舒展开来:“有趣,有趣……陈正泰,有了这个,我大唐的铁骑可以增加七成。”
陈正泰先是给李世民的行为吓得心跳加速,此时却是心里震撼,陛下的算术……果然厉害啊。
根据他结合了实际上的情况,所得出来的结论,有了马蹄铁,骑兵确实可以增加七成左右。
而李世民也只是一看这马蹄铁,就得出来了?
陈正泰不无感慨,陛下这样的人才,不去学一下高等数学,实在太可惜了。
事实上,李世民毕竟掌军多年,他很清楚骑兵战马的损耗极高,其中绝大多数的损耗,都是战马失蹄引起的。
在操练和作战以及行军的过程之中,大唐战马的折损率超过了七成,以至于骑兵不得不大量的为骑兵准备备用的马匹。
可若这些备用的马匹,也能投入进骑兵之中,这骑兵的数量,将可以大大的增加。
李世民比任何人都清楚骑兵的作用,战争之中,骑兵几乎是突击以及反败为胜的关键,骑兵的多寡,和国力有着极大的关系。
想想看……突然大唐三万铁骑,可以扩充到五万,这意味着什么?
想到这些,李世民兴奋极了,忍不住道:“朕越来越对二皮沟心生敬畏之心了,朕对马匹也算熟悉,可这么多年来,从未想过这个,唯独二皮沟居然想到了,正泰,二皮沟可以大规模地供应马蹄铁吗?”
陈正泰立即道:“恩师,只要都督府愿意出钱,二皮沟随时可以供应最精良的马蹄铁,当然……学生不会让都督府白出这个钱,挣来的这些钱,在二皮沟将建立一个机械研究所,专门用来研究改良马蹄铁、马鞍以及马镫之用,相信每隔几年,都可能出现最新式的武器,甚至学生还打算……让二皮沟研究最新的弓弩,以及甲胄和刀枪剑戟,我大唐之所以被四夷称之为中国,正是因为我中国之地,物产丰饶,技艺先进。汉朝的时候,中国有了马镫,于是骑兵可以对匈奴人产生压制。此后,这胡人们也将马镫学了去,反而大大的加强了他们的骑兵。”
“恩师,技艺的先进,对于军事有很大的影响,今日我们的领先,他日迟早要被胡人们弥平,因此,大唐要保持领先的优势,就必须不断的进行改良,哪怕百年之后,这马蹄铁就算被人学了去,我们也需有把握,可以做的比他们更精更好,我们的产量也比他们高,唯有如此,才可使中国之地,永世四夷心悦诚服。”
其实李世民原本是想说,朕要你一些马蹄铁而已,你也好意思要钱?
可现在细细听来,似乎觉得有道理,人家以后还需花钱研究改进呢,需要的是源源不断的投入,这马蹄铁若是大规模的应用在军中,表面上是花了一大笔采买的钱,可实际上却为大唐的军马省却了无数战马的损耗。
这可是花多少钱都换不来的啊。
李世民也回想起陈正泰的这些功绩,都和他的各种‘小玩意’有关系,这样的事,理应鼓励。
更不必说,在二皮沟里,宫里还有六成股份呢,国库花了钱买了马蹄铁,朕赚六成,陈家挣四成!
呃?怎么听着,好像大家在合伙从国库里套现钱财呢?
李世民倒是一个目光远大之人,很快就释然了,微笑道:“既如此,朕过几日先让都督府拟出一个所需的马具章程来,需要多少马鞍、马镫、马蹄铁,甚至还有其他马具,到时你们二皮沟再报个价,最后和民部接洽,制定采买事宜。”
陈正泰忙道:“恩师圣明,花了小钱,得了大便宜。”
陈正泰此话倒是令李世民有点哭笑不得,他也没计较,摸了摸这大宛马道:“此马很是神骏,朕听说这是归义王赠你的?”
归义王即是突利可汗,陈正泰道:“哪里是赠,其实是拿来和学生换酒喝的。”
李世民笑了:“在大漠,你卖给人酒,在这中国之地,你又卖人茶,你这陈正泰,真是什么钱都想挣啊。只是此马,你赠给了薛礼?”
陈正泰道:“学生不擅马术,这样的好马,就算给了学生也没什么用,何不如给比学生更好地发挥它作用的人。”
陈正泰的心胸,李世民很是欣赏,颔首道:“宝马赠英雄,你倒是有心了。”
说罢,他让薛礼牵着马出去,随即背着手,突然脸色凝重:“朕敕你为少詹事,你可知道原因吗?”
陈正泰知道要谈正事了:“略知一二。”
“既然知道,那就好。太子乃是储君,只是太子若是年少,尤其是少不更事,只怕要被人看轻了。这东宫,朕就交给你了,可不要胡闹,出了事,朕先唯你是问,再问太子罪责。”
陈正泰自是明白轻重的,乖乖应了。
倒是一旁的李承乾听到这里,倒是乐了,似乎总算有一次,他在陈正泰这儿没吃亏,对着陈正泰偷偷的挤眉弄眼。
李世民则对陈正泰继续道:“待会儿出了宫,就去东宫吧,将这东宫好好整肃一番,你怎么做,是你的事……朕只要结果……”
陈正泰却是道:“恩师,出宫之后,学生还有大事要办。”
“恩?”李世民诧异的看着陈正泰:“还有什么事,比你这少詹事的本职要紧?”
陈正泰郑重其事地道:“学生还要去兑奖呢,学生买了一万五千贯的赌注啊,若是再不去,学生恐怕那些赌坊的东家们要携款私逃了,不过学生在今日清早的时候,就已派人盯着了各家的赌坊,虽然不怕他们立即逃之夭夭,不过这种事,还是很怕夜长梦多的。”
今天……陈正泰恐怕要将整个关中的所有赌坊全部抄家了。
当然……是合理合法的抄家。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