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i6z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匠心-700 理論與實踐-cjbgi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小楼。”
坐在那辆红旗车上,荣老先生沉默良久,突然招呼了一声。
“我在。”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楼先生即刻转身,仿佛早有准备一样。
“去查一下这宅子的来历,写份报告给我。”荣老先生又沉吟了一下,吩咐道。
“是。”楼先生很快回答。他只应了一声,一个字也没多问。
“倒也不是不信任他,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确实是太凑巧了一点。”荣老先生望着窗外看了一会儿,自己却解释了起来。
近年来,他越来越不怕说错话了,于是也就说得更多了一点。
“当然,如果真是凑巧,这就是他……是这宅子的运气了。”
暮色已至,但天还没黑,盛大的红光照在周围的景物上,绚烂得惊人。
他们刚从曲河路出来,还在万园市区。
四周都是不超过四层的房屋,清一色的粉墙黛瓦,包括车站在内的其它细节也全部古色古香。
这不免看上去有些陈旧,不够现代,偶尔也会有人诟病,觉得万园市的城市建筑太过落后。
但荣老爷子却很清楚,为了维护这样的环境,多少人做了多少努力。
而那韵味十足的建筑、街边横曳而出的碧藤翠柳夹竹桃,共同构成了这座独特的城市,延续着自古而来的历史与乡愁。
如今,夕阳的红光笼罩其上,仿佛把世界拉回了千年之前,但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与车辆,又让它拥有着现代的繁荣风貌,荣老爷子专注地看着,目光几乎是有点痴迷的。
…………
第二天,荣显和高小树一大清早就到了,表现得非常积极。
四时堂二层从地板到楼梯全部都是柚木所制,许问正式教他们柚木巧,他不像连天青对他那样先让他们练习,完全练会了再上手练习,而是直接给他们成品柚木,让他们一边工作一边练习。
这一方面是因为处理木板是比较简单的工作,四时堂楼梯也一样;另一方面,许问其实认为,练习结合工作,学习起来会更有成就感、更有动力。
“竟然用柚木做地板,这屋主可真是太有钱了。”荣显一边回忆曾经学过的关于柚木的知识,一边感叹。
即使是现代,柚木也是地板里的名贵木种,这还是因为交通便利了,国外的木材能比较方便地运进来的缘故。
从很早以前开始,柚木就被誉为万木之王,在缅甸、印尼等地更被称为国宝。
它是一种相当完美的木材,木质坚硬、纹理清晰、光泽感强,不易干裂,耐水耐火耐腐,容易加工,切削面光滑。
它还有一种特殊的香味,能驱蛇、虫、鼠蚁,用来制作地板再合适不过了。
柚木用途广泛,但产量并不高。它主要产自泰国和缅甸,泰国柚木现在已经禁止砍伐,而一株缅甸柚木从生长到成材最少要经过五十年,可见其质地细密,也可见其珍贵的程度。
现在市场上打着柚木的名义以次充好,初级木工班上课时讲到这个,老师还专门强调了一下,痛斥无良商家,荣显的印象非常深刻。
这还是因为在现代,泰国柚木也好、缅甸柚木也好,都能比较方便地运进来。
换了在古代,交通不便资讯不发达,南方的珍稀木种要运到江南一带来使用,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四时堂用来制作楼梯的这些柚木材料接近木心,虽然由于时间过于久远、被灰尘与裂纹侵蚀,但熟悉它的人都知道,它原本应该是一种相当美丽的金色。
“这里面还有一些木头可以用啊。”高小树琢磨着,试图把其中比较完整的部分打理出来。
“对,咱们干活之前先统计一下,一共需要多少木头,尺寸大小如何,有多少是老木头清理之后可以直接用的,有多少是需要新木头来补充的。全部算好之后,才好调配材料,一样样地来做!”荣显想得很有条理。
“对!是应该这样。”高小树非常赞同。
“那你来算,我去看看我的亭子。”荣显最惦记的还是这个。
“嗯!”
结果荣显还没走出四时堂,高小树就愁眉苦脸地把他给叫住了,“这没法算啊,楼梯是坏的,根本就上不去,数不出来!”
荣显过去一看,果然,楼梯间非常暗,上端没入了黑暗中,看不见尽头,根本无法像平常那样把木板的数量数出来。
“……也好办!把四时堂的高度、楼梯倾斜的角度、每一级楼梯的高度全部都测出来,然后一算,不就算出来了!”荣显眯着眼睛思考了一下,很快想出了办法。
“还要学数学啊……”高小树嘴上在发愁,手上已经把尺矩等东西拿出来了。
经过这三个月的学习,他已经明白了数学物理在木工以及建筑上用途是非常大的,而当理论与实践结合之后,他就像是开了窍一样,学得比以前快多了。
当然,由于以前留下的心理阴影,提到这个他还是下意识有点回避,只能靠时间来解决。
荣显离开四时堂,到了“荣显亭”旁边。
亭子残了一半,还有一半支棱着,上面的雕刻装饰依稀可见。
“有点麻烦啊……”荣显戴着安全帽,摸着下巴,喃喃自语,“不过,还挺有意思的!”
与此同时,另一支队伍到达了万园市,准备参与初级技工的学习以及考试,也是班门的。
班门人很多,现在还有遁世博物馆这样一个活在做,当然不可能所有人一起考证,只能分批进行。
这次来的也是二十多个人,带队的两个人许问都很熟悉,一个是陆存高,一个是真名叫荆用的荆三叔,都是上次去五岛时见过的,都是班门最老、地位也最高的长老师傅。
这两人比陆阿猫还大了近二十岁,这个年纪和身份,还能到这里来从最初级的证书开始考,足可见班门的决心,也是真的很了不起。
同时来的还有另一个熟面孔,一个平头小年轻。
上次在班门宗地,这年轻人非常活跃,给许问留下很深的印象。
他不知道他本名,只知道外号叫刨子,不是班门的陆荆两家传人,是外面拜师进来的。所以许问来之前,他在班门有点边缘化,学的东西总是会对他藏一手。
不过他热情勤奋,在班门人缘非常好,还是多少学了些东西。
许问去过宗地后,班门公开宗正卷,很多东西平头也能学习了。
“我来考中级木工证和中级瓦工证!”平头见到许问,骄傲地宣布。
他之前就拿到这两项的初级证书了,现在班门急需升级资质,需要有证书的人,他突然变成了考试中坚。
“不错啊,我接下来也要继续考,大家可以一起。”许问说。
“啊?”平头有些犹豫地看他,“但是从初级到中级,要有两年的工作时间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