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8bnq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戲鬧初唐討論-第二二四五章推薦-v2x8p


戲鬧初唐
小說推薦戲鬧初唐
“启奏陛下,最近,关于杨家的飞机上天的问题,在外界纷纷扰扰的,这是好是坏,没有一个一统的建议,臣在这里有个提议,在没有建议之前,是不是先在长安城,以及周边,给禁空,就是说,不让这飞机进入长安外城边界。”
这天早朝,李绩首先出来上奏。
其实,这个意思就是,飞机,不管是什么建议,他,算是同意有这个东西了,可就是不同意,怎么跟杨乔说,你,不要发展这个飞机了,好像,没有先例的。
这不,就把杨乔这个所谓的领空给拿出来了,不过是以禁空的形式出来的,本来么,这也是杨乔的意思。
“嗡!”
“爹爹,来了,来了,飞机来了。”
两个小丫头抱着蹦在了一起,嗯,早就通知好了,今天,飞机经过庄园上方,这不,人们都出来看飞机了。
杨乔一家在这里看飞机,可此时,长安城里,以及周边的外城,一些手艺人也都很兴奋,如果细说的话,是木工。
这事情,还要从宝儿的宝宝扔掉的那个四柱榫卯结构的玩具说起。
这个,这榫卯结构也没有一个漂亮的名字,如,人家的孔明锁,鲁班锁啥的,为啥到了杨乔这里,就没有一个名字了。
不是不想起,而是要看看再说,这个,明显,小宝宝临时还玩不来的,益智益智,也要有个过程不是么,所以,临时还是以卖机械为主的。
好了,先说那老太太捡回去的这玩具吧。
“娘亲,这个东西,我建议,还是不要给娃儿玩了。”
老太太那七品的儿子回来之后,他,是听说过这榫卯结构的,甚至,也知道鲁班锁,孔明锁,而且,在朝廷的那造作监的一些工匠,是高级工匠,会经常提到什么鲁班锁,孔明锁什么的,而最近,又在提这个杨氏机械榫卯制作机。
这是一个好观察的官员,所以,一些东西,虽然不理解,可却知道,这个东西是用在哪里的。
“不给娃儿玩,给谁啊?”
老太太不高兴了。
“娘亲,我二弟,到现在不还是一个学徒么,这都学了十年了,也没有出徒,那针线出在哪里,还不就是这个机构么,所以,我打算让他研究研究,以后自己出来开一个木工铺子好了,他的技术,完全能够担起这么一个铺子了,而且,他的师傅,也没有什么话说。”
啥意思,学了十年了,嗯,其实,这大唐,是有学徒的规矩的,各行有各行的时间限制,不过,大概的规矩是这个样子的,徒弟,交学费,第一年,跟着师傅干杂活,自然是没有工资的了,不过,吃住,是跟着师傅的,第二年,同样没有工钱,可是,会给几个小钱,嗯,去收拾收拾自己的,就是说,开始挣钱了,可是呢,这技术,也刚刚开始学习,这是第二年。
第三年,那就不一样了,徒弟开始学习一些复杂的技术了,而且,发的工钱也多了起来,嗯,马上就要出徒了么,这是三年制的学徒方式,自然了,各行业不同,这学习的进度还是不同的,会有缩短时间,延长时间的。
出徒之后,徒弟每年还要拿节礼来看师傅的,而且,还不能跟师傅抢活干。
不是很明白,那就看郭的相声收徒。
对的了,到了后世都文明了,这个三年,竟然也改成了三三制了,那个,就是此时的大唐,也没有谁遵守这个三年的,如,这个小官的二弟,学了十年,还是一个学徒,连自己都养不了,以导致这大哥的媳妇,也就是大嫂的抱怨,你整天拿钱,养着你的弟弟,还要养弟媳妇。
那个,没钱,哪里来的媳妇,这个,不得不解释一番了,此时的大唐,还是有成亲的规定的,不准不成亲,到了年龄,必须成亲,要不然,就给官配一个。
所以,再穷,也会有个媳妇的。
还是说学徒吧。
这个二弟,前三年,那就是干杂事的三年,今天给师娘洗衣服,明天给师傅的娃儿做点什么,反正,跟学徒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就是吃喝住,归师傅,可,要拿学费啊,而且,自理的费用,还要自己出的。
第二个三年,这个,倒是正规,开始学徒了,师傅也没有隐瞒,都学了,到了第三个三年,嗯,这技术,那真是不得了了,你说做哪个部件吧,就是人,略微有些笨,要不然,早就偷师成功了,可,笨,有笨的好处,一些传统的器物,额,造出来几年的,也算是传统的了。
这些东西,他能够完全记下尺寸,然后每一个部件,都会做的很好。
那个,说实话,这样的师傅,也不知道是笨呢,还是聪明,其实,到这个时候,这徒弟,已经能够出徒了,就是呢,还不会组装。
是的,这都是一些锁式的榫卯结构,学会拼装,还真不容易,这不,此时,到了十年了,徒弟还是一个土地,拿着微薄的工钱的徒弟,尽管,学费是没有了,可是,节礼,还是要有的。
额,没有地方说理去,都是这么一个意思,什么三年不三年的,三十年,都有可能的,熬不住,你就走了,不过,不能打着师傅的旗号干什么。
额,好多的千里马就这么没有了,都干别的去了。
要不,老郭师徒打官司呢,谁有理,谁无理,还是两个人做的套。
“你二弟,娃儿,你说说,这个,跟你二弟有什么关系。”
这是一个平常的老太太,嗯,虽然大儿子过的不错,可,二小子,那也是自己的儿子啊,能给扔了不成。
这不,一听跟二小子有关,就着急了。
“娘亲,你不要着急,这个呢,给二弟,让他研究研究拼装,我听说了,他们做的啊,都是一些简单的东西,这个四柱的,也就足够使用了,而那些复杂的,都是在皇家,或者是在一些世家手里呢。”
额,如,一座标准的木塔,尽管外观有各式的不同,可是,主要骨架,那都是标准件的。
“那,你二弟能学会?”
老太太急了,这二儿子,可一直是她的一个心结啊。
“应该可以的,此时,二弟就是这个组装不会了,别的,那都是很厉害了,我听说,二弟的手艺,都超过他的师傅了,这也是他师傅一直不教他的原因所在了,为他挣钱啊,可如果他看了这个学会了,那么,到时候我给出钱买台机器,然后,在城外再租一处铺面,趁着现在城外的铺面还很多,所以,我们要抓紧了,说不定,用不一年,都能够把铺面给买下来呢。”
这个,就是所说的传统的留一手,嗯,要不然,这师傅带徒弟,可是多了,为啥真正的好手没有几个的原因了,不是没有好手,而是好手没有学全了,最主要的是,没有文化,所以,就是这么一个旋转,就把人给为难住了。
而此时,也不只是这一家在发生着这个故事。
“娘子,你看,你看,我买回来了什么。”
“买回来了什么,钱呢,你这个月的工钱呢。”
这一家,正在为工钱闹呢,其实,这娘子不知道的是,她之前积攒的钱,也都没有了,为啥,都是让她的夫君,拿着去买了一个四柱玩具了。
“娘子,娘子,不要打,不要打,不要把这个东西给打坏了,四两银子呢,而且还求人帮忙买的,我跟你说,如果我学会了,以后一个月,少说也给挣十两银子回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