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4pd2超棒的都市异能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第三百七十章 發動機尾噴管噴火(加更,求訂閱,求月票)分享-t5a23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小說推薦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徐清为什么刚才在四点十分联系机坪管制,因为这是非常不专业的行为。飞行员不是机器,只会机械地重复管制的指令。
他能在四点十分联系机坪管制吗?可以!
没有违反规定,只是显得很不专业!作为职业飞行员,如何能容忍做出不专业的事情呢?
显然从结果上来说,成镇能够容忍!
徐清不知道他是因为一直在玩游戏而没有注意到隔壁东方的飞机已经推出,还是他就是看徐清不顺眼,借机找个茬,亦或是两者皆有。
在徐清已经解释了自己的想法后,依旧不依不饶,徐清有理由怀疑成镇不仅眼瞎,还有点儿耳聋。
见到徐清的态度之后,成镇几乎气笑了:“你是哪个中队的,你的师父是谁?”
徐清耸了耸肩:“我还没有分机队,也没有分教学组。”
徐清来公司还没有多久,现在还没有下文定岗,更别说指派师父了。其实,分机队无所谓,指派师父的话,徐清想着还是算了,他这辈子就常教员一个师父就行了,不想要第二个师父了。反正他现在根基已经够牢了,骨架也搭建得差不多了,只需要时间慢慢填充自己就行,他觉着没有师父也无所谓。
“什么?”成镇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没有所属中队,没有教学组的情况,愣愣地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徐清可不会跟着他一起发呆,不管他,拉开座椅,就去找手机。
手机直接掉到了最里面,徐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手机拿回来。期间,在东方的飞机申请滑出之后,机坪管制主动联系了徐清他们:“星飞8563,你们时间又往后推了,现在显示的时间是六点整,还是没有锁定!”
徐清就回了三个字:“知道了!”
说完,徐清将耳机挂在脖子上,开始闭目养神。他现在从生理和心理上都拒绝和成镇交流,之前遇到的那个签派员说得对,除了工作的事儿,其它的话不要跟成镇说,他的脑回路是有问题的。
徐清眼睛刚闭着没多久,就听见成镇在说话:“8563机组成镇,我们时间又往后推了,再往后推,我们明天的航班就飞不了!”
他们这个航班只有两段,班不大,就算再怎么延误,很难超过执勤期。但是考虑到第二天还有一班,那就要顾及到休息期的问题。再往后延误,他们的休息期就不够了,明天的班就飞不了了。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排到这么好的班,真的不想因为休息期的原因,取消了明天的航班计划。
“我们会尽力协调的,如果协调不好,我们会关注你的休息期的。现在局方查休息期查得比较紧,要是休息期不够,明天的班还是要取消的。”签派说道。
“那时间提前的可能性还有吗?”成镇问道。
签派想了想:“提前应该不可能,我们只能尽力保证不再往后推了。”
成镇又跟签派交代了两句,就挂了电话。转头瞥了眼还在闭目养神的徐清,怒意又是上涌,想想之后,拨了调度的电话:“8563机组,我是成镇。”
“机长,有什么事?”调度奇怪道。
成镇说道:“我们现在起飞时间推到六点了,给我换个副驾驶,时间来得及吧!”
徐清眼睛瞬间睁开,他当时并没有睡着,只是小憩片刻,成镇跟调度说的话,徐清听得一清二楚。
“换副驾驶?现在?为什么?”调度灵魂三问。
成镇说道:“我觉得他的职业态度有问题,身为机长,觉得副驾驶不适合飞行,有要求更换副驾驶的权力吧。”
“这……”调度有些犹豫,这种理由是真的操蛋,关键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临起飞了,要求换副驾驶,这事儿全公司也就是成镇干得出来了。
这架子比教员都大!
“没问题吧。”成镇咄咄逼人起来。
调度沉默半晌,心里早就在问候成镇的家人了。这不就是在疯狂增加他的工作量吗?真是事儿精一个。
成镇下一句是什么,调度不用想都知道。不换副驾驶,就把我换了!这把戏他以前干过很多次,在调度圈子里早就是出名了。
“机长,我先去找一下人,安排好了,再答复你!”这是调度最大的让步了,他不可能现在就答应成镇,不然找不到人,倒霉的就是他了。
“行,我听你电话。”成镇满意地笑道。
挂了电话,成镇还挑衅似的转头跟徐清说了句:“听到了?”
徐清此时眼睛已经睁开,也不说话,默默地将耳机都拔下来了,摘下平板往箱子里放。
徐清竟是开始收拾东西了,一副准备走人的架势!
刚才成镇故意将手机扬声器调得很大,就是想让徐清听见,加上驾驶舱很安静,徐清应该是听得清楚的。
可是就在调度还没有正式答复的时候,徐清就已经做好离开的准备了。成镇压迫徐清的手段在徐清眼中幼稚可笑。
不让我飞了,那我就不飞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成镇也蹦跶不了多久了!
“将死之人”没必要跟他一般见识!
“你什么意思?”成镇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副驾驶,以前他要求换副驾驶的时候,哪个不是诚惶诚恐地道歉,希望他放自己一马。怎么到了徐清这儿,这算什么?巴不得离开?
徐清将耳机,平板收好,舱单,油单和任务书都夹在一起,一切的交接工作都安排得井井有条。
“什么意思?机长不是要换副驾驶吗?那不收拾东西干嘛?”徐清不解道。
成镇被徐清理所当然的回答搞得都噎住了,虽然他很不爽,但是就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你不知道还在等调度答复吗?可能找不到人,这样……你就不用下去了,你不知道吗?”成镇被徐清不按套路的行为整懵了,奇怪的立场转换了。
徐清则是淡然:“这两天又没有什么大规模的危险天气,又没有什么特殊事件,备份怎么可能用得完,肯定能找到人的。”
备份人员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用完的,除非出现大规模的危险天气,导致很多航班备降延误,比如台风之类。亦或是,有大规模的空域临时调整,这样也会使得航班变化极大,这样就可能出现超执勤期或者休息期不够的情况,这样的话,就需要大量更换人员了。
像近两天,天气这么好,也没听说什么台风登陆的新闻,通告中同样没有什么空域限制的问题,备份人员是没道理用完的,所以调度是肯定找得到人的。
“所以,你是想下去了?”成镇是真的第一次遇到这种副驾驶,就算以他奇特的脑回路都搞不明白徐清在想什么。
徐清笑道:“应该是很明显了吧,需要问吗?”
“你……你什么态度?”成镇真是抓狂了,遇到这么个人间精品的副驾驶。
这时候,成镇的手机又响了,一看电话号码,是调度的号码。成镇接了电话,真的就跟徐清说的一样,调度很快就找到了替代的人选,说三十分钟之后能到。
徐清都不用问,光是看成镇的脸色就知道电话里说的什么了。
“机长,那我先撤了。”徐清提着箱子,直接就出了驾驶舱,留下还是一脸懵逼的成镇。
延误的事儿乘务组是知道的,后面再往后延的消息,刚刚徐清也告诉乘务组了。乘务组看延误时间还加长了,帘子都没有拉,就是为了让空气流通些。因而,徐清出来的时候,头等舱里的人都看得见。
这次头等舱里没有其他乘客,只有飞行部的工作人员。他们一看到徐清提这个箱子出来,各个都是面露疑惑之色。
“什么情况?怎么副驾驶就出来了?”
“难不成延误太久,航班取消了?”
“那我们怎么办?”
飞行部的工作人员唧唧咋咋地议论,他们很少加机组,基本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之间,不禁有些慌神。
徐清出来之后,跟乘务长小声交代了两句,说清了事情缘由,看到方舒晴朝他这边看过来,向着她微微点点头,然后直接出去了。
方舒晴看徐清的动作,小声嘀咕道:“他这是下去了?”
跟方舒晴的反应不同,乘务长则是一脸羡慕地看着下去的徐清,徐清算是脱离苦海了,她还要再煎熬一段时间。
没错,跟成镇一起飞,不说同处一室的驾驶舱,就连在客舱的乘务组也是同样的感受,成镇能同时在飞行机队和乘务队扬名,活成这样也是够失败的。
徐清直接下了廊桥,站在廊桥下面等内场车来接。刚刚车队给他来电话了,会另外派一辆车过来接他退场。
星飞航空对员工还是很不错的,换在以前的蓝天航空,肯定是送备份的副驾驶过来的车再接徐清退场,哪里还会额外派车过来接徐清。
没几分钟,内场车就过来了,徐清一上车,司机师傅就调侃徐清:“是成镇机长?”
徐清将箱子放好,坐在靠着车门的那个位子,笑道:“现在派任务连机组信息都要告诉的吗?”
“这种情况我接过好几次,都是临起飞换副驾驶,我打听了下,都是成镇机长,见惯不怪了。”司机师傅说道。
合着连车队的人都知道成镇的威名?全公司还有谁不知道成镇的名声?食堂阿姨?
成镇这么活着,真的不难受吗?
徐清之所以着急着下来,一来是跟成镇共事确实恶心,二来梅婷婷似乎不舒服得紧,他想要回去看看。既然成镇这么不待见他,他顺势也就今天不飞了。
……
翌日下午,徐清还是跟之前差不多的时间去了公司。
原本是想着今天不飞了,不过梅婷婷说徐清这个月前面一段时间班都取消了,这个月才飞了一班,这么老窝在家里也不好,就让徐清上上班透个气。
梅婷婷还有自己的事业,如果让徐清完全不上班,很容易脱离社会的。像徐清现在一个月就上个两三次班,梅婷婷还是比较能接受的。
徐清要是有商业天赋,梅婷婷其实很想带徐清做生意的。奈何徐清一没有天赋,二没有兴趣,就飞行还能得到些成就感,没办法,只能顺着徐清的意思了。
一个月两三班的量正正好。
徐清在签派席拿资料的时候,还是昨天那个签派员。签派员同情徐清道:“昨天你被赶下去了,昨天后面又有一个副驾驶过来拿新的任务书,就是你那个航班,副驾驶换了,把你换没了。是吧,机长要换的。”
“你还真是机灵呢!”徐清调侃道。
签派员将任务书递给徐清,说着:“我还以为你要把今天的班甩了呢!这都飞得下去!”
“没办法,养家糊口啊!”徐清信口胡诌道。
恶心的机长徐清遇到过好几个了,光是以前蓝天航空的就有好几个,比如那个嗜酒如命的伍教员。
当然,恶心到成镇这种程度的,还是相当少见的。
“养家糊口……真是可怜的娃儿!”签派员想着自己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还有些庆幸。此时,徐清的背影落在签派员眼里,是那么落寞!
徐清刚来没多久,成镇就过来了。成镇一看徐清在,吹完酒测,头也不回地就出了准备室,一直到了吸烟室。
成镇拨了调度员的号码,接通之后,立马开始兴师问罪:“不是给我换人的吗?”
“机长,我是说尽力给你换,不是说一定换得了。”调度说道。
今天早上的时候,成镇打电话过来让他把副驾驶换了,他当时就是说尽自己所能,并没有明确答应,算是一种敷衍吧。
像成镇这种老提乱七八糟要求的人是真的让人烦!
“今天没备份了吗?”成镇追问道。
调度有些不高兴了:“机长,备份不是这么用得。昨天,我们已经无条件帮你换人了,今天再换,我们调度的工作很难做的。”
虽然说机长有更换机组成员的权力,但是成镇这般毫无客观理由,全凭个人喜好就提出换人的机长,没有一个调度会喜欢。
就算是个人原因要求换副驾驶,一次两次就行了,成镇多少次了?公司为特殊情况准备的备份人员就是专供他成镇一个人的不成?
“那我跟他飞不了怎么办?”成镇还是不依不饶。
调度彻底烦了:“机长,要是你还想要更换副驾驶,可以跟机队长申请,如果机队长同意的话,我们就可以使用备份人员。”
备份人员的使用是要遵循一定原则的,为了成镇个人原因动用备份人员,次数多了,被公司发现怎么办?倒霉的还是他们调度!
成镇虽然脾气臭,但不是傻子,调度语气中透露出来的强硬已经让他知道事情有些不好办了。估计再纠结下去,调度估计要发飙了。
“行吧,那算了。”成镇挂了电话,心里想着,今天飞完要跟计划室那边打个招呼了,不要再将这小子分给自己一起飞了。
满脑子不爽成镇回了准备室,在路上的时候有件事很奇怪。
一般来说,如果机长要求更换副驾驶,尤其是临起飞要求更换副驾驶。机队都要问一下机长是什么原因的,如果是副驾驶的原因,机队会视情况处罚副驾驶的。这就是为什么副驾驶这么害怕被机长临时换了的原因。
机长要编个为什么换机长的原因还不简单?心口胡诌就行,大部分副驾驶为了将来考虑也就只能忍气吞声。
成镇用这个把戏恫吓副驾驶已经很多次了,屡试不爽,他可是对其中流程了然于心的。怎么轮到徐清这里,机队连个电话也没有?讲道理,昨晚太晚了没电话还可以理解,今天都过去一早上了,又不是休息日,怎么还不来电话?
诡异!
成镇阴着脸,到了徐清所在的桌子边,将飞行箱子放在一边,哼道:“今天算你走运,飞完这次反正以后不会一起飞了,飞完就了事了。”
徐清嗯了一声,没有多说话,他跟成镇多一点儿交流的兴趣都欠奉。
成镇越来越觉得徐清这个副驾驶有些诡异,虽然他也说不上诡异在哪里,似乎这个副驾驶从心底里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即便他不知道徐清的底气从何而来,还是叫徐清的人脾气都这么大吗?
心里有这么个念头之后,对于徐清的态度,成镇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他算是明白了,之前他对其他副驾驶的那些手段,放在这个徐清身上都没啥效果。
徐清这时候才不管成镇心里在想什么,他有自己关心的事儿。
今天午饭之后,梅婷婷就准备去查B超和一些其它化验的。徐清原本是打算一起过去的,可是梅婷婷觉得这个就是个小检查,没必要他跟过去。要知道,这次小检查,两家父母一堆人都过去了,浩浩荡荡地跟个小队伍一样,在多个徐清,人着实多了些。
一个小检查而已,没必要这么看重。不过,做四维的时候,徐清肯定是要一起的,这可是一个大检查,孩子他爸肯定要陪着。
依着时间的话,现在应该出结果了才对。因而在做航前准备的时候,徐清都有些心神不属,看完所有航前资料之后,就开始专注于手机,就等着梅婷婷的消息。
要是换在昨天,徐清在航前准备的时候,光天化日之下,在成镇面前这样看手机,成镇不修理徐清才怪。现在不一样了,成镇隐约感觉这个副驾驶估计比自己还要豪横,反正是最后一班了,就当遇见一个脑残,今天班比昨天还小,忍一忍就过去了。
带着这种想法,成镇也就懒得管徐清了。
徐清焦急地等了一会儿,心中愈发后悔没有坚持自己的想法在家陪梅婷婷,搞得他现在也没有心思工作。
终于,在千呼万唤中,徐清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徐清连忙点开信息,是梅婷婷的信息,只有一句话“一切都好,就是HCG稍微高了一点点”。
“什么叫就是HCG稍微高了一点点?”徐清心里都揪起来了。
徐清越想脑子越乱,看乘务组还没有过来,走到稍远处,直接给梅婷婷打电话。
徐清在这边急得上蹿下跳,打通梅婷婷的电话时,梅婷婷那边却是天差地别的差距,语气淡定得很。
“HCG高多少?医生怎么说?”徐清上来就问。
梅婷婷:“就一点点,没事啦,医生说没啥大事……”
“医生行不行啊,那个具体高……”徐清还想问仔细一点儿,就看见乘务组过来了:“先挂了,微信聊。”
就算徐清心里急疯了,但是总不能让其他组员等他一个人吧,只能强行压住,先去协调。
由于时间比较赶,协调完之后,成镇就立马让进场了。
孕检这种事儿徐清不好让其他机组成员听见,在车上的时候整组都在,在驾驶舱的时候成镇在,机坪下面噪声又特别大,加上成镇还是那副啥都不管的状态,徐清都是在忙活的状态,一直没有找到打电话的时机。
一直到飞机推开了,徐清都没有跟梅婷婷通了电话,只是用信息联系。梅婷婷一直说没事儿,可是徐清就是不放心,自己还查了引起HCG偏高的原因,结果网上各种吓人的说法都有,弄得徐清越来越烦。
这次没有延误,按时推开了,飞机到位之后,机务同意起动二发一发。
徐清尽力抛开杂念,专心工作。
调整好起动构型,在成镇的许可下,将起动电门置于地面位,随即开始关注N1和N2的指数变化。
在N2达到25%之后,成镇提了起动手柄,之后燃油流量,EGT,滑油压力的指示都是正常的,就跟往常一样。
忽然,徐清发现EGT的上升速度有些异常,似乎比正常的速度要快一些,而且时不时的竟然会稍微回落一下,就跟抽搐一样。
这种情况徐清没见过,有些拿不准,他看了眼成镇没有反应,就没有说话。
在此期间,耳机里忽然爆发出一声尖啸,那是一个人的声音!
“机坪,我看到一架星飞航空的飞机发动机尾喷管喷火!”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