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4al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仙宮 打眼-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幻境分享-pxecs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除此之外,棋盘的其他地方已经被棋子填满,剩余的空位也已经是死地,无法再下入棋子。
“虽然相较于先前,白棋挽回了一些目数,但依然大幅度落后于黑棋。”
卫长康知晓钟晚在犹豫着什么,抚摸着胡须说道: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子,落下之后这场棋局便再也没有回旋余地。”
这最后一子落下,棋局结束之后,若是出现了什么危险的事情,众人都有生死危机。那负责落子位置的钟晚,此刻心中必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如此多人的生命完全系于一身,钟晚一个女孩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看她那迟迟不愿开口决定落子,穿着宽大道袍的瘦小身体明显止不住的颤抖就能看出来。
不过这点场面对叶天来说就无所谓了,因此将钟晚的样子收入眼底之后,叶天便淡淡的开口说道:
“我知晓钟晚的压力很大,但事已至此,别无他法,最后一子就由我来落下吧。”
“先前的棋局你下得已经很好,你的功劳无法抹去。不论结果如何,都不要任何思想压力,接下来的一切都交给我便是。”
最后一句叶天是对钟晚说的,钟晚也明白前者的用意,
钟晚低垂着脸,默默站起来向叶天浅浅施了一礼,便退到了一边。
叶天为卫长康和黄道华等人点点头:“那我便落子了。”
几人都向叶天行了一礼,说道:“有劳!”
叶天拂袖,身形消失在露台上。
沉闷的轰鸣巨响之中,湖泊右侧的一方青山被抬了起来,棋瓮中的白子也飞出。
片刻之后,青山轰然落在那些连绵的低矮群峰之中。
棋盘上,白子落在最后的一个空位。
众人都瞪大了眼睛,全都小心翼翼的盯着棋盘,心中充满了紧张和期待。
微风轻拂,叶天也出当下了棋盘边上。
“咔嚓!”
一声让人忍不住心脏骤然一跳的声音响起。
是棋盘上裂开了!
“咔嚓!”
紧接着,又是在接连几声破碎的声音之中,整个棋盘彻底变得四分五裂!
“轰隆隆!”
一阵剧烈的天摇地动的感觉传来,露台在剧烈的摇晃!
在摇晃之中,叶天稳定身形,看见小楼,小楼后方的整片湖泊,乃至整片大地全部都仿佛烧开的热水一般,沸腾了起来!
叶天心中顿时感觉不妙,一拉南雪意,就准备如果危险来临,便飞向空中。
但叶天却骇然发现,明明刚刚还可以自如的飞行或者施展移动类术法。但此时这整片空间竟然莫名彻底凝固,别说飞行,就连移动无法做到丝毫!
所有人包括叶天在内,都只能眼睁睁的在这里看着一切发生变化。
棋盘上。
所有的黑棋和白棋全部滑进了裂缝之中,棋瓮里的棋子也全部都怦然碎裂成无数的残渣。
美男的诱惑 懒缨
大地上。
湖泊左右两侧以及对面的所有山峰在剧烈的晃动之中,一座接着一座的崩塌碎裂,全部倒进了湖泊之中!
众人脚下的小楼,也剧烈一晃,开始迅速的下沉!
山峰坠入掀起一座巨大的波浪轰然席卷而至,瞬间就扑在了小楼上!
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
……
好像只是过去了短短一瞬,但又像是过去了千年时间。
黑籃之第三視角的愛戀
景象变得清晰起来。
环顾四周,发现此地是一间巨石道殿。整个空荡荡的大厅之中,除了自己以外,就只有眼前的一方棋盘和棋盘对面的对手。
怎么又是棋盘?
棋盘之上空空荡荡,而对面那人不知晓为什么怎么也看不清他的面容。
叶天发现除了手臂之外,根本就无法移动丝毫。
对面面容模糊的人伸手从棋翁中抓出了一把棋子,紧紧握在手中放在了棋盘上。
此人竟然是在猜先,难道他要与我下局棋?
大魔王的小榕樹 我的尾聲
猜先是一局棋之中决定谁先的办法,年长者或者棋力强者抓取棋子,另一人猜单双数,若是猜赢便猜子之人选择执白子还是执黑子,黑子默认先行。
若是猜错,便由另外抓子之人选择执白还是执黑。
叶天从身边的棋翁中捡出了一粒棋子,放在棋盘上。
对面那人展开手,开始数起了手中方才抓出的棋子。
双数,叶天输了。
面容模糊之人没有交换叶天身前的黑色棋翁,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显然,他选择了白棋。
还真是要和我下棋啊。
叶天前世精力几乎全部都放在修行之上,待在太虚门空山峰数十年数百年都不见得出山。
在修行之余,唯一会做的事情也就是下棋,而且叶天都是和自己下棋,左右互搏。
所以叶天基本上没有和别人下过棋。
除了在叶天修行九百余年,刚刚渡劫成仙之后,仙秦神朝派来仙使对叶天进行册封。
那仙使修行七百余年就已到真仙境,但他唯爱棋艺,荒废修炼心思全部放在这上面,据称在整个偌大的东洲遍无敌手。
他与叶天在空山峰上下了一局棋。
后果当然是叶天输了。
但在这局棋中,那位仙使,从开局,到中盘,再到官子,让叶天见识到了完全不同的下棋思路和理念。
叶天便邀请那位仙使留了一年的时间,跟着对方学习。
叶天脑中一边想着当时与那位仙使下棋时的情景,一边取出一子,下在了右上角‘三,三’的位置。
对面那人本来已经伸进棋翁在摸子的手顿时停了下来。
叶天虽然看不清对面那人的面容,但也明白此人为什么迟疑。
当初第一次看到那位仙使将棋子开局下在这个位置的时候,叶天也很是吃惊,因为这在他先前的理解之中,完全就是禁忌的走法。
若不是对方仙秦神朝仙使的身份,叶天差点还以为对方就是个不会下棋的家伙在骗他。
因为对方的名头,叶天当时虽然疑惑,但并没有轻敌,结果还是在之后的局面中,深深的认识到了这一步的难以应付。
这个时候,对面那人终于沉吟着落子,下在了左上角‘三,四’的位置。
叶天紧跟着落子,黑子下在了左下角星位。对面白棋做出应对,下在了右下角星位下方。
随后,双方按照先后不断落子。
叶天看出来对面那人的棋力明显要强于自己,但距离那位仙使还是差得很远。
因此叶天倒是能够勉强招架得住。
棋盘之上的局势,一时间还有些焦灼。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在应变力上的不足,叶天就感觉自己越来越有些吃力。
最开时的时候,是叶天落子的速度快,但慢慢的叶天的速度越来越慢,对手的速度却越来越快。
时至中盘,两人已经下过五十余手。
这时候叶天落一子思考的时间已经基本上有对手的五倍之多。
等到两人来到下过六十余手,叶天的白子已经明显局势落后了。
这面容模糊的对手棋力高深,极为老辣,下到当下根本没有犯任何的失误,就像一个机器一样沉着冷静,一寸一寸的缓缓将叶天往绝路上逼迫。
叶天每一步思考的时间更加的长。
双方下到七十多手的时候,叶天感觉自己已经要败了。
道藏天緣
无比的寂静之中,对手又轻轻落下一子。
叶天看着棋盘,神色凝重。
此时在棋局的上方,他的四颗黑色棋子已经被白棋包围了起来,看起来非常无助,这四子的危险局面代表着整个中上偌大的一部分就会全被白棋占据。
而在开局之后,两人在整个棋盘上方位置花费了大量的精力与棋子进行拼杀布局,这一块若是真的死掉,叶天就真的可以投子认负了。
按照先前这位面容模糊的对手表现出来的棋力,他根本不可能失误,在局面占据巨大优势的情况下,一切好像已成定局。这块区域的彻底死棋,好像已经无法避免。
叶天一时间也找不到任何解决的办法,一切推演计算出来的走法,似乎都终会迎来失败的结局。
叶天将目光从棋盘上收回来,将注意力转移开。
感叹了一声,棋力上的硬性差距还是无法改变啊,哪怕他拥有着绝对领先于对手的思维和见识。
若是那位仙使来,应该轻轻松松就会赢下来吧。
思维从棋局之上跳出来之后,叶天再看向棋局,突然感觉眼前这棋盘上的局势有些熟悉。
曾经他和那位仙使在一场对局之中,好像也有类似的局面。
叶天此时能够联想起来,是因为他对那局棋的印象非常深刻,那是他唯一一次大幅度领先那位仙使的棋局。
当时本来他也一度以为自己终于要将对方赢下来。
也是到了和当下几乎完全类似的局面。
结果那位仙使突然出了一步妙手,叶天完全没有敢想对方能把棋下在那个位置,完全没有想到那个位置竟然能有棋。
但后面的情况证明那里的确能够走棋,而且还彻底破坏了局势,将叶天的领先完全翻了过来。
脑中回忆着那局棋的细节,叶天再和眼前的局势一一对照。
叶天眼中渐渐亮了起来。
两盘棋在某些棋子的位置上面还是有不同的,但这完全不影响叶天可以借用那位仙使的思路,运用在眼前这盘棋上!
照搬那位仙使当初落子的位置肯定是不行的,但叶天的思维已经被打开。
所谓,认知范围决定了做事的能力范围。有很多时候,思维的禁锢比什么都重要,当心中的限制被解开了,那将会完成很多升华。
而当下就是。
叶天眼睛缓缓比起,眼前的棋局在脑海之中出现。
一粒粒黑暗比棋子先后落下,无数种结局,无数种变化,左右互搏,穷举变化。
叶天曾经在孤独的空山峰中,一个人这样默默的自己和自己下了数百年的棋。
这样下棋,他最熟悉,最信手拈来。
过了良久,叶天缓缓睁开眼睛。
轻轻捻起一粒棋子,落在了白棋的腹地。
对手的白棋将叶天的黑棋包围了起来,就像是无数千军万马,将叶天那几颗孤零零的黑子围在其中,山穷水尽。
但叶天的这枚黑子落下,就仿佛在白棋的阵中投下了一位绝世强者,他悍不畏惧,骑着战马横冲直撞。
白棋铜墙铁壁一般严密的包围中,那一丝极为隐秘的薄弱之处被强行撕开了!
对面那面容模糊之人身体突然紧绷,如临大敌一般顿时前倾,专注的盯着棋局看了起来。
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通过肢体上面的动作,已经明显可以看出来,此人的心,正在迅速的变乱。
局势瞬间完全翻转!
将那阵中的白棋被解救出来之后,此人的黑棋面对着的就是腹背受敌的严峻情况。
就像打仗一样,白棋一方大举进攻呈包围之势,结果包围圈中的困兽和外围的援兵被从天而降的奇兵打通连接在一起。
虽然按照正常的情况下,依然还是白棋的总体占据一些优势。若是能够及时将阵脚稳定下来,也依然能取得胜利。但心理的颓势已经仿佛排山倒海一般,将白棋一方完全淹没。
这就是所谓的攻心。
心乱了,白棋一方的结果就是兵败如山倒,无法阻止。
这就是对面那面容模糊之人此时的情况。
那只骆驼瞬间被压死,他的棋力,他的计算,在这局棋上面,已经完全崩溃了。
接下来的几步棋,那人连出败着,那是在叶天的眼里,完全不会发生的失误。
而叶天则是继续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十余手之后,白棋彻底大势已去。
终于在叶天落下一子之后,对面那人低着头思索了半饷,从棋翁中摸出了几个字,轻轻的放在了棋盘的边缘。
这在规则之中,就是认输的意思!
赢了!
同时,叶天眼睁睁的看着对面那人的面容开始变得清晰,是一位面容和善的老者。
“你赢了!”
微微点着头,一脸微笑的看着叶天。
说着,老者做出了请的手势:
“请跟我来!”
叶天这时发现自己的身体能动了。
起身,跟着那老者走出了这间巨石堆砌而成的宫殿。
走出宫殿,眼前一阵开阔,是一座庞大的广场。
那广场上旌旗飘扬,张红挂彩,天空之中无数仙鹤翱翔。正中间是一座圆形的巨大石台,广场的周围是一圈圈看台,看台上,人山人海。
一眼扫过去,这无数人大都修为高深,浑身散发出无数凄厉的气势,直冲云霄,其中甚至不乏强大的仙人。
不过和方才下棋时候一样,看台上的这些人,都是面部模糊,看不清容貌。
老者并没有停,一路带着叶天绕过看台,穿过广场,在响彻云霄震耳欲聋的呼声中,走上了石台。
然后老者对叶天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便转身离去了。
叶天似乎明白了一些。
紧接着看台的对面,也走上了一个手持长枪的年轻人,那人也是面容模糊。
果然,叶天确定了,这应该是想要让自己与对面那年轻比试武力。
先是棋局,又是武力,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突然爆发出来更猛烈的欢呼声将叶天的思绪拉了回来,对面那年轻人已然摆开了架势。
叶天微微摇头,他一眼就看出来对面这年轻人此时不过是化神期修为。
那年轻人手中长枪一挺,凶悍得向叶天攻击了过来。
叶天轻轻一摆手,整个广场上的灵气被调动了过来,瞬间就将那年轻人淹没。
“当啷!”
那年轻人手中的长枪掉在地上。
广场周围的欢呼声中,那年轻人单膝跪地,向叶天抱拳行礼:
“你赢了!”
叶天向年轻人微微还礼,问道:
“所以接下来是什么?”
年轻人站起身来,露出了神秘的笑容,说道:
“接下来是你自己!”
“什么?”叶天没有明白这个意思。
但下一刻,眼前的一切画面突然快速扭曲了起来,广场,石台,仙鹤,欢呼的人们……全部都消失不见。
眼前再次一晃。
叶天睁开眼睛。
浑身一抖。
此时在他眼前的,是一处道殿。
这道殿看起来普通,但对叶天来说,这太熟悉了!
太虚门中的信石峰,讲道殿!
阴影危机 夜南星
是的,此地就是他的师傅石胜寒所在的山峰,叶天跟着石胜寒修行的时候,一直居住在这里。
此时的他穿着太虚门的弟子道袍,身后是数名其他弟子。最前方,正是石胜寒,此时正背对着众多弟子,在看着一卷摊开的古书。
突然,石胜寒转过身来,目光看向了大门之外。
这讲道殿位于信石峰峰顶,大门外就是绝壁。
下一刻,一个浑身鲜血的狼狈身影破开了缭绕的云团,摇摇晃晃的飞了过来,落在大殿门口。
那人连滚带爬的冲进了大殿之中。
石胜寒皱着眉头训斥道:“林阳?你不是外出历练去了,怎么当下回来,还成了这个样子?”
名为林阳的身影抬起脸,充满了恐惧和悲伤,眼睛仿佛在喷火,咬着牙说道:
“石师叔,我们遭到了袭击,南雪意师姐她,她陨落了!”
叶天缓缓咬紧了牙关。
果然,他方才看到大殿中一切的时候,就有些预感,没想到真的是。
眼前的,正是数百年前,南雪意死讯传回太虚门时候的场景!
“轰!”
石胜寒身体周围的灵力瞬间爆炸开来,将整个道殿掀得乱七八糟。
“你再说一遍!”
林阳语气颤抖,甚至带着哭腔:“师叔,是真的!”
“我们离开宗门之后,就和破厄宗的岳均泽一行人汇合在一起,飞出大约数千里的位置,那岳均泽突然就消失了。”
“紧跟着,数名实力强横的强者就将我们全部包围了起来,何师弟和杨师妹当时就被杀死!”
“南师姐让我们先走,她要为同门弟子报仇。我们见对方实力强横,想劝南师姐,但她将我们推走。”
“我亲眼看见,南师姐杀死了对方两人,重伤其余数人,但还是……”
“我们没想到对方还有包围之人,其余人都死了,就我拼命才逃了回来……”
“是破厄宗那些人干的,一定是他们,我亲眼看见了周勉,就是他杀死了南师姐!”
林阳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的大哭,说罢之后,竟然直接一头栽倒,晕了过去。
有几名弟子急忙上前去搀扶他,喂给他丹药。
石胜寒的脸色已经彻底苍白了下来,眼神空洞,他失魂落魄的左右看了看,嘴里悲怆的喃喃着‘怎么可能’之类的话语,身形摇晃,站立不稳。
这个时候,画面变换,外面的天色暗了下来。
一眨眼,就从白天到了夜晚,大殿之中其他的那些弟子也全部都消失了。
絕代醫神
但是多出了数名老者。
这些老者里面有太虚门当时的掌门,还有长老,除此之外,就是石胜寒叶天,还有未来的太虚门掌门陆尚。
此时大殿中的人正分成了两拨,吵得不可开交。
一部分人认为南雪意是太虚门天赋最为杰出的弟子,竟然被人杀害,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忍耐,要和破厄宗撕破脸皮。
另一部分则是认为他们已经去过现场,所有的痕迹都已经消失,当下唯一的证据是那位名叫林阳的弟子的一面之词,不够有说服力。况且若是和破厄宗撕破脸皮,死的绝对不会是几名弟子的事情。
而当时的太虚门掌门,支持的是第二种观点。
下方的石胜寒一直沉默着,一言不发。
过了良久,掌门才将目光落在了石胜寒的身上:
“石胜寒,南雪意乃是你的弟子,你有什么想法?”
石胜寒咬着牙,嘴唇微微颤抖,过了良久才缓缓的说道:
“的确,若是和破厄宗撕破脸皮,那必然将会死很多人……”
这一句话仿佛是抽空了石胜寒所有的力气和魂魄,旁边的陆尚急忙搀扶。
但石胜寒摆了摆手,示意不用,然后默默的转身,离开了道殿。
叶天急忙跟了上去。
他看着石胜寒走到了信石峰上一处石洞之中,石门紧紧关闭。
叶天站在外面,看着明月在天空之绕了一圈,然后天色渐白,太阳缓缓从东方升起。
叶天在山洞外站了一夜。